后宫春色 第117章香艳救亲确实香艳,无耻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最让他感到小命就算丢了,也不虚此行的是,此刻他被一具绵软丰满的娇躯紧紧地搂着,一只硕大却绝不令人反感的挤压着他的胸膛,其美妙跟刚才揉抚母亲的子一般,给了他无法消受的艳福。

  扑通!两人扎进水波之下时,韦小宇听见仙姑的嗓音里发出了一声隐忍的痛楚轻哼,但被岸上的一声惨叫掩盖了……

  凉爽的河水浸泡了韦小宇身体的刹那,他才突然想起,自己几乎就是个旱鸭子,而岸上有阻击枪,就算被仙姑保护着他们也势必不能露出水面换气啊!

  随着潜水的深度增加,韦小宇有点慌了,却不是刚才那种心悸的心慌,而是自己生命受到威胁的慌乱。

  他刚一张嘴,一口水便灌了进来,在他连灌了两口水的时候,他的嘴被堵上了,是两片冰凉柔软的唇瓣。

  他瞬间便开始热血涌动,立刻在心底鄙视自己,如此危急关头自己居然心生绮念,实在该死。

  但当嘴里的水被仙姑吮吸走后,便是无比充裕的檀香之气度了进来,他贪婪地用嘴呼吸着仙姑口腔里的生命之氧。

  韦小宇听见一声沉闷的枪声,同时是一道子弹进水的弹道从从身边划过,两人的身体顺着河流在向下游而去,几分钟之后,便听见了警报的声音响起。

  危险一去,韦小宇紧张的神经放松下来,情不自禁地便开始享受这样香艳的际遇了。

  河水的浮力,托着两人的身体上浮出水面,柔软销魂的唇瓣离开了他的嘴唇,他张开嘴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

  而借着月光,他大惊失色,仙姑跟若烟姐姐怎么那么像啊?难道……他简直不敢想下去了。

  看见绝美的仙姑出水芙蓉般的脸庞似有苍白的迹象,似乎感到有什么不对,但胸口紧紧压着的一只丰满酥胸让他暂时忽略了仙姑脸色的苍白,而尽情地享受着丰满的弹软,怀揣着不良的心思,他双臂紧紧地搂住了仙姑的娇躯。

  哇,在凉爽的水流中,这具娇躯也是如此销魂蚀骨,要是脱离水面的话……

  “别勒的太紧……”

  仙姑提醒他,同时一只手臂划着水面,朝对岸靠近。

  哇,仙姑的声音好动听,湿漉漉的脸庞有着水珠挂坠,看起来就像出浴的仙子。而两条长腿在水中蹬摆,不时摩擦着韦小宇。

  他硬了,可耻地硬了。

  明显,仙姑也察觉到了怀中少年已经,有些诧异地朝他望了一眼,唇角微微一笑,圣洁又嗔怪:“老实点……”

  “阿姨,你真美……”

  韦小宇由衷地称赞道,双臂紧了紧。

  虞欣桐抿嘴浅笑着摆摆螓首不理他,但单臂划水的速度和力度渐渐变缓,当韦小宇感觉仙姑似乎已经脚下踩在了沙泥上时,看见仙姑的一双美眸失去了神采,单臂也停止了划动,却大口大口主动地喝着河水。

  他连忙奋力让自己的双脚落到实地上,一只手臂搀扶着仙姑丰腴柔软的娇躯,一手奋力划水,但仙姑像渴极了般仍旧在争分夺秒地喝着河水。

  他将她托出水面,抓住岸边一撮芦苇,将仙姑拖上泥沙松软的岸边。

  “阿姨,阿姨,你醒醒啊?”

  韦小宇慌了,摇晃着仙姑一动不能动的娇躯,已经无暇享受这具弹软销魂的了。

  “我……中了……毒刺……”

  虞欣桐艰难地说完,再次闭上了眼睛,匍匐在韦小宇身上。

  “啊,毒刺?不是吧,在哪里啊,阿姨,阿姨?”

  韦小宇再也摇晃不醒怀中瘫软的仙姑了。

  虞欣桐的半截身子还在水中,两条长腿完全淹没在水面之下,纤细的腰部也浸泡在水中,但月光中,她丰隆的臀瓣却凸出了水面,勾勒出一道完美的弧形。

  韦小宇看见了一丝丝鲜血从那隆起的左臀上流入水中,呈现出一道深色的水流,连忙从仙姑身下挪出身体来,奋力将仙姑修长丰腴的身子拖离水面,跪倒她的臀边,听见自己的心跳骤然剧烈。<

  p>

  靠,自己是不是太禽兽了点啊,看着仙姑受伤的臀部,还在品论她的美臀弧形。

  他狠狠地鄙视着自己,看着完美的臀型,估计仙姑在水中时已经拔掉了毒刺,但他却有点无从下手。突然想起冰山美人恐怕会这些江湖救治吧,便要打电话问陈若烟,却立刻想到,裤袋里的手机恐怕已经不能用了。

  “阿姨,我该怎么做啊?”

  韦小宇摇晃着虞欣桐的娇躯,却得不到回应。

  他看见对岸上游七八百米的地方,警灯闪烁,几辆警车停驻在那里,更搅的他心烦意乱。

  不管了,既然是毒刺,当然是有毒液的了,自然是用嘴吸咯,能吸出来多少是多少了。

  不再犹豫,他伸手开始扒仙姑的裤子:“阿姨,别怪我啊,我没有经验的哦,只能扒你裤子帮你吸毒了,我是个小孩子嘛,你千万别见怪哈……”

  黑色的七分裤此刻紧贴在虞欣桐完美性感的长腿上,一小段小腿袒露出来,月光中氤氲着夺目的白皙光泽。

  大腿紧绷浑圆,线条更是不能再完美了。

  特别是两瓣月臀,浑圆丰隆,连接着她纤细的腰肢,看的韦小宇心猿意马。

  虞欣桐的意识并没有失去,中的是血循性毒液,影响了她的行动,而不是神经性毒液会麻痹她的思维神经。

  是那对手在她转身逃离现场的时候丢来的毒刺,幸好她在入水后便拔掉了,而且用功力逼出来不少,一路都喝着河水,以求稀释体内的毒液,此刻她已经是胃里灌满了水,但要等到排泄的时候,还要点时间。

  她很想说话,但舌头几乎已经完全僵直,不受她思维控制了。

  听着少年嘴里喃喃自语,又感觉自己的裤腰在被往下扒去,尽管她知道自己的年岁足可以做他的母亲了,但仍旧是一阵阵心紧的羞涩。

  她不去想这些没用的了,事急从权,再说了,韦小宇不过是个懵懂的少年,虽然不知道他怎么大半夜的跑过来给自己报信,也能看得出他品性不坏,应该不会对自己有别的心思。

  但她心里很清楚,此刻吸毒效果已经不大了,最重要的是稀释体内的毒液浓度便可,在这种条件下,大量替她喂水才是正道。

  虞欣桐感觉自己的后臀已经被少年完全扒开了,可中毒刺的部位早已经露出来了,他还在死命地朝下面扒,这就让虞欣桐一阵阵无可奈何的责怪了,可惜她一动也不动能。

  韦小宇感觉自己的鼻血有要喷出来的趋势了,眼珠子在突突地跳动,似乎要夺眶而出。仙姑居然穿这么性感的呢,还花边,这么小。

  好完美的月臀啊,雪白滚圆,肥大却一点不夸张,与仙姑的身材是搭配的那么完美无缺。

  细腰,圆腿,中间是丰隆如锅底的臀瓣,在臀瓣和大腿的结合处,肥嘟嘟的,还微微有一道皱褶,更增添了这美臀的诱惑力。

  肥美的臀瓣紧紧地挤在一起,中间是一道深不可测的臀沟,真想扳开看看里面美妙的春光。

  咕噜咕噜,韦小宇吞了几口唾沫,再不耽搁,一口对着那冒着血丝的部位吸了下去。

  听见少年贪婪的吞咽声音,虞欣桐羞恨的简直想秒杀他了,但此刻自己动弹不得,只能由他摆布,心颤的难以自制。

  感觉少年的嘴巴已经凑到她一丝不掩的臀瓣上吮吸了,虞欣桐不禁又是一阵好感,这家伙一点不嫌弃那儿的“脏”血循性毒液并不迟缓她的神经,被少年的嘴巴吮吸着,她能清晰地感觉自己紧绷的臀肉都被少年吸进了他的嘴里,一种痒痒的酥酥的感觉,撩拨的圣姑一般的虞欣桐也心湖起了涟漪。

  啵——的一声,韦小宇感觉自己的嘴里确实吸出了一些腥味的血液,嘴巴离开丰美臀瓣的瞬间,看着眼前那丰隆的弹起一阵果冻一般的臀浪,他一激动,咕噜一声将嘴里带着毒液的血水咽了下去,连忙朝外吐,却哪里还吐的出来。

  “呸呸呸,啊……呕……啊……呕……完了,完了,我也中毒了。”

  韦小宇一阵惊叫,但不耽搁,又趴下去吮吸起来,一口一口地吐着色泽越来越鲜艳的血液,一次一次地

  欣赏着不住荡漾的臀浪。

  终于,在他最后吐的都是血色正常的血液后,他感觉大功告成了,邪恶的心思不禁再也按捺不住。

  他双手按在两瓣丰隆的臀瓣上,像揉面团一般地揉动着,试探仙姑的反应:“阿姨,阿姨,你醒醒啊,毒液我都帮你洗干净了呢,你没事吧,不要吓我啊?”

  仙姑毫无动静,他不放心,又邪恶地揉了一阵,渐渐地双手分别按着两瓣丰臀朝两边扳开。

  偶的神啊!韦小宇湿漉漉的裤裆已经被倔强有力的大鸟高高顶起来了,像个千斤顶一样强悍有力。

  擦,今晚已经跟逸秋嫂子大战了一场了,又在妈妈的小嘴里完美地喷一次,此刻大鸟还应声,奶奶的,老子这条大鸟跟金刚钻也有得一拼了啊,哈哈!

  而被他邪恶地撑开的臀沟之中,美色无限美好!

  仙姑的臀沟,不像他在爱情动作片里所看到的东方女人那样,臀沟里往往都是色泽渐深,而是无暇的白嫩。

  那朵无限期待的娇艳香菊,犹如处子的幽门一般,安静祥和地承受着他的顶礼膜拜,一条条迷人魂魄的褶皱,像紧紧抿着的羞涩笑容一般,挑逗的他高涨。

  “阿姨,阿姨,你醒醒啊?”

  韦小宇一边任由高攀,一边又担心仙姑发现,怀着剧烈忐忑的心,伸手手背到虞欣桐的琼鼻下试探,能感受到均匀的呼吸,便更加放肆起来,“哎,既然这样,我挠挠阿姨的痒痒,看能不能唤醒她了……”

  说完,韦小宇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朝着仙姑完美的丰臀趴了下去,伸出舌头,在那朵娇艳的香菊上一舔。

  不——要——啊!虞欣桐简直要羞愤欲绝了。

  虽然她不能动弹哪怕一根手指,但身体的敏感神经却清晰地传来敏锐的触觉,而菊花眼是那么的敏感禁区,居然被这个臭小子用这样的借口作践,怎么不让高洁如仙姑的虞欣桐娇羞不堪啊?

  等我醒来能活动手脚了,一定要杀他灭口,哪怕他是韦家的宝贝,也绝不能手下留情,小小年纪,就这般邪恶了,以后还不是祸国殃民的坯子啊?

  啊——这个小混蛋啊,居然凑在她的菊眼上连续不断地舔起来了,还一边津津有味地咂着嘴,似乎吃到蜜汁一般的享受,世间怎么有这样变态的人啦?

  虞欣桐哀羞不堪,焦急不禁,渐渐感觉自己的腹胀越来越强烈了,有排泄的冲动了。

  哇,这可是一点不输于市长母亲的极品仙姑呢。无论是相貌和身材,都各有千秋,完美无缺。

  都有冷艳脱尘的高贵气质,只是一个身居高位的不容侵犯,一个清高和寡的不可亵渎。

  同样无可挑剔的五官长相,同样前凸后翘的极品身材,就连身高都是如此的接近,要是将她们两个都摆到一张床上……啊呸,自己怎么能这么邪恶无耻啊,禽兽都比自己高尚。

  韦小宇双手撑开着仙姑的臀瓣,对着鲜嫩娇小的香菊贪婪地吮吸舔吻着,忙碌地发出啾啾的声音,在静寂的河边,是那样的肆无忌惮。

  可惜的是,不能听到仙姑被他亵渎而忍受不住发出的呻吟,美中不足啊。

  仙姑究竟有没有意识呢?韦小宇还真不敢肯定,但他仍旧拉开裤子的拉链,掏出了雄赳赳的大鸟,怀着就算死了也值了的无赖本性,色胆包天地握着火热粗硬的大鸟,将已经渗出一滴露珠的大戳到这完美的丰臀上摩擦起来了。

  “阿姨,你可醒醒啊,你教教我该怎么做吧,我六神无主了啊我?”

  韦小宇自自语着,自以为这样表明自己的心路历程,就算仙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丑事,事后也不至于对他下狠手。

  虞欣桐腹胀得几乎无法控制了,可又下不了决心让这个邪恶少年眼睁睁地看着她不定他立刻好奇了,将她翻过身来,查看她最神秘珍贵的花园,那她就不要活了,抑或是只有杀了这个家伙才行了。

  听着他那样焦急无措的喃喃自语,虞欣桐又认为他并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真忍心杀一个天朝举足轻重家族的后人么?

  突然,虞欣桐感觉自己的美臀在被一样坚挺的硕大的

  东西戳弄着,她绝对无法想到会是少年已经掏出了他丑陋的在作践她,却顾不得猜测那究竟是什么东西了,因为腹胀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看着玉体横呈的极品仙姑,韦小宇一边用戳弄着仙姑圣洁的,一边快速地撸动着肉管,终于激情难耐地用在仙姑的丰臀上拍打了几下,以缓解自己无处发泄的:“阿姨,你既然有呼吸,还那么匀称,生命肯定是无忧的,可你也要醒过来啊,我又不敢报警,你都惹到了什么人哦,连阻击枪都扛出来了……”

  听着少年前不搭后语的自自语,虞欣桐在最后憋着要破体而出的猛烈小便,再也无暇管他用什么在拍打她的美臀了。而羞急不堪的她,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一根玉指动了一下。

  “哎,是不是要摸摸你最不该摸的地方你才能惊醒呢?”

  韦小宇突然自自语地道,一只手再也按捺不住,顺着仙姑的臀沟颤抖着摸了下去,直达仙姑两条浑圆美腿尽头之间,他的声音十分颤抖,“阿……姨,我可要……摸了啊,别怪我哦……我真……真的是为了……唤醒……你啊……反正,反正,小孩子又不懂啥……而且,而且我也有点好奇……阿姨,你千万别怪我……”

  哇,好肥美,好柔软的花瓣啊!韦小宇只感觉自己眼前闪着金光,一阵晕眩。

  触手处是一片柔软肥美的,丝丝芳草在指间滑过,撩拨的他心都要了。

  已经不是吴下阿蒙的他,轻车熟路地将手指滑进了仙姑柔软的两片唇瓣之间,居然是潮湿的温暖,但一片紧凑的腻滑被他感觉到了时,他脑子里轰然巨响:仙姑被自己挑逗的湿润了?

  “啊……”

  虞欣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一声凄厉的娇啼迸发出来,孔再也不受控制,一道湍急猛烈的液柱喷出来,完全击打在韦小宇的贼手上,发出啪的声音。

  虞欣桐发现自己能出声了,已经顾不上羞耻愤恨,双掌撑着泥沙,奋力而缓慢地撅起了丰臀,让路更加顺畅起来,洪流决堤一般的,迅猛有力地喷:“韦——小——宇——”

  韦小宇惊恐的一跌进了水里,正好从仙姑的臀后完全地观察到仙姑的花园春色。

  只见一片雪白的丰臀之间,一道刀劈斧砍般形成的臀沟里,一朵娇艳美丽的香菊盛开着。

  而在香菊下面,是两瓣肥美的黑黢黢芳草丛生的大,而在大之间,一道凶猛的黄色液冲体而出,全了仙姑身下的泥沙里。

  他完全被如此销魂绝美的美景所迷惑了,震撼了,完全没有注意自己被水流的浮力正在朝深水里拉去。

  “阿姨,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呜,阿……救……”

  韦小宇连呛了两口河水,顿时惊慌失措地拍打起水面来,嗅着腥味浓烈的仙姑圣水,他越陷越深,最后水面完全吞噬了他的头颅。

  虞欣桐已经起了杀心,只等稀释了毒液的小便排尽,便要下手。

  却听见身后少年落水呼救的声音,本性善良的她也不等提起裤子遮掩春色了,虽然身手还不够灵活,她还是纵身扎进了水里,轻易地就将抓住了韦小宇的衣襟将他拖出水面。

  “啊呜……”

  韦小宇大口地吐着河水,双脚已经站在了水面下的软沙里,却执拗地哀求着,“阿姨,别救我了,让我淹死吧……”

  53“想死,没那么容易,”

  虞欣桐拧着他拖到泥沙上一丢,却发现少年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顿时惊羞不堪,一边提着裤腰,抬脚就朝他腿上踢去,“今天我不好好替你妈教训你,你会把你们韦家的脸都丢尽的……”

  “踢吧……哎哟……踢死我吧,我这救你也错了啊……”

  韦小宇无耻地替自己辩解着,但仙姑雪白的下腹上一丛黝黑的芳草,已经深深地印在了他的灵魂深处,再也不可能忘记了。

  “谁要你救了,你这样救人还不如让我死了的干净。”

  虞欣桐说着就感到羞愤无处发泄,又看见这厮裤裆居然还高高地隆着,更加不能饶了这个小混蛋,却一时又拿不定主意怎么泡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