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16章救亲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虞欣桐在对话器里吩咐属下们继续搜索城中村一切可疑的迹象,她下了车,跟着佝偻的背影不疾不徐,若即若离。

  佝偻身影也不回头,步履依旧,闲庭信步,转过一个又一个巷口,拐上一个又一个偏僻的路径,越来越偏离城市的道路,终于来到了洛河边大堤。

  随着人烟的稀少,明月之下,垂柳之畔,两大高手正面相对了。

  相距三十步距离,两人久久审视,沉默中提升着警惕和战意。

  无须废话,只有制服对方,才可能得到各自想要的信息。

  这是一个枪支管制严厉的国度,不会像电影电视里动不动就掏枪互射,况且是活动在一线城市之中,而且对于艺高胆大的自信高手来说,枪支是累赘。

  月光如浩,皎洁的银盘高悬在苍穹,银色的光芒普照大地,为虞欣桐国色天香的身影镶嵌着一层圣洁的光芒。

  长发挽髻,玉颈似鹤,高挑窈窕,风华绝代,高贵不可方物,令万物心生膜拜之意。

  青纱薄衣,在和风的吹拂中,飘然若仙,更让她完美火辣的身材若隐若现,为静寂的洛河增色良多。

  两条夸张的修长美腿,笔直驻地,被黑色的七分裤包裹着,性感浑圆的轮廓令人喷血。

  脚上是一双中帮的黑色多系带凉靴,半高跟的造型,让她走路行动起来毫无不便,这是一双特制的凉靴,其中名堂可不少……

  佝偻的身影开始动了,一步一顿地朝人间罕见的极品圣女走来,面部平淡无奇,一双鹰一般的眼睛死死地留意着圣女背着的双手,他走的有些艰难。

  虞欣桐并不主动向对手靠近,她很少以静制动,因为她的灵识在这对峙的时间里,感受到了一丝不安,这是危险的警告。

  一路上,她都万般留意了路径的轨迹,可以确定对手并无事先的周全安排而引她来到河边的,也就是说,这完全是高手的自负,造成了此刻的单独相对,公平竞技。

  但她还是感到了那一丝不安在缓缓地加强:难道对方有后援在赶来?

  若是如此,只能速战速决了。虞欣桐突然动了,长腿一崩的同时,妙曼完美的身姿滑过一道残影,飞速地朝对手接近……

  ******************************女市长犹豫再三,美眸一闭,樱唇轻启,伸出一条柔软鲜嫩的香舌来,在那硕大的,俗称的地方充满诱惑地舔了一下。

  雄性的味道弥漫在女市长的香舌的味蕾上,鲜嫩的樱唇和粗俗丑陋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亵渎高贵端庄!

  “哇,爽……死……我……啦……”

  韦小宇仰着上身,眼睁睁地看着母亲的香舌舔舐自己的情景。

  从手机镜头里,看见母亲惊羞不堪的模样,他准确地扑捉到了这世间最美最销魂的画面,五连拍之中,他将手机朝沙发的那一头一摔,朝前一冲,感觉自己的大猛地进入了一个温暖惊慌的檀香小嘴之中,母亲香软的舌头抵着他的,他喷!

  “啊呜……”

  女市长突然听见儿子激亢的低吼,立刻意识到儿子的大肉肠戳进自己的小嘴瞬间便控制不住地,立刻在嗓子里呜呜做声抵抗,一双玉手拍打着儿子的光。

  但女市长蝶首被儿子死死地按在自己

  的大肉肠上,甚至还畜生一般地前后着,让喷射的大在市长母亲的湿热温暖的小嘴里起来,子弹一排排地喷射着。

  “呜呜呜……”

  女市长被儿子的激情折磨的方寸大乱,琼鼻嗅着儿子的雄性味道,口中被一股更比一股猛烈有力的喷射,击打的心颤神奕。

  火热滚烫的,钻进了她的喉咙,射满了她的口腔,浓烈的味道熏的女市长阵阵迷醉。

  小嘴里已经容纳不下儿子的了,但因为他硕大的直径,几乎将她的樱唇撑到了最大的限度,那么,满则溢,溢不出来,就只能朝另一个出口钻了,那就是女市长的喉咙。

  “咕噜……”

  女市长再也憋不住了,喉咙一松,咕噜一声,吞进了一小口儿子的,顿时疯狂地拍打着儿子的,的声音响亮得能钻出书房。

  “对不起对不起,妈妈……”

  韦小宇一边道着歉,一边准备抽出喷出最后几滴的肉肠。

  “你……咕噜……”

  女市长羞愤欲绝,儿子的大肉肠一离开她的樱唇,满口腥味极浓的又被她吞下去了一口,连忙朝外呕,但大部分的都进入了她的食道,进入了她的胃,只呕出来一小部分,从唇角流了出来,雄性的味道醉的她颤栗不止。

  韦小宇这一喷,是他一生中最彻底最猛烈的一次,几乎将他的存货都喷完了,浑身一阵虚脱的无力,一跌坐在沙发上,无意间手碰到了他的手机。

  望着羞愤的市长母亲,高贵端庄依旧,又有哀羞的神韵,眸光又羞又恨,粉脸潮红欲滴,尤其是两片鲜艳娇嫩的唇角上,乳白色的溢流了出来,看的韦小宇幸福欲死。

  咔咔咔咔咔,他用手机飞快地来了个五连拍。

  “滚!”

  陈飞扬双手捂着自己无颜面对的脸蛋,背转身对儿子低沉地吼道。

  “妈……”

  “你还有脸叫妈?”

  陈飞扬玉手抹掉唇角的乳白色液体,气不过,更羞不禁,反身全抹在了儿子的身上,娇羞万端妩媚动人的姿态,简直令人欲念又生。

  韦小宇看的眼睛都直了,的火苗刚刚熄灭,瞬间便被点燃了,作势要扑。

  “你敢动!”

  陈飞扬玉指朝儿子一指,冷艳的气质顿时恢复,羞容与妩媚荡然无存。

  韦小宇立刻犹豫了,心中估摸着,自己真扑上去的话也许也能得逞,但之过急,母亲恐怕再也不会给他机会了。

  “穿好,滚回去睡。”

  陈飞扬说完,担心自己冷艳的神韵在儿子面前不能坚持太久,起身“气呼呼,羞怯怯”地离开了书房,似乎出了房门,见外面一片静寂,刚才的荒唐无人知晓,潜意识里安心了一些,回头对沙发上穿裤子的儿子叮嘱道,“明天我过去接你,起早点。”

  韦小宇正要嬉皮笑脸调侃几句,陈飞扬的脚步声已经回到了她的主卧,一声不轻不重的关门声,让韦小宇彻底断了今晚绮丽的念头。

  韦小宇很想去扰一下冰山美人的,但想想夜太深,自己已经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了,慢慢来,等自己冷静一些再说,冰山美人正在融化,可不能太猴急了。22刚上出租车

  他就感到一阵莫名其妙的心悸之感,这种心悸,最近几天已经出现过两次了,顿时让他心神镇定不下来。

  正在他浑身不安的时候,看到旁边一辆吉普飞速地超了过去,他鬼使神差地跟司机说:“师傅,追上去看看。”

  “这……”

  司机回头好生望了他一眼,似乎对一个少年的吩咐不以为然。

  “我给你双倍车费。”

  韦,他立即感到身体有了顿挫感,看来金钱是个好东西啊。

  吉普车拐上洛河大道,直奔洛水河边,似乎发现一辆出租车在追踪,吉普车终于在一处柳荫下停了下来。

  “超过去两百米再停。”

  韦这话的时候,心悸之感已经十分强烈了,背脊上隐隐有汗水渗出。

  是际遇,还是危险?韦小宇不知道,但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掏出二百元给了司机,他下了车来,连忙隐入河堤边的隔离带,密切地注视那辆吉普。

  出租车调了个头远去了,吉普车却毫无动静,而韦小宇却隐隐听见河堤下有异样的声响。

  尽量让风景树的树干遮住自己的身体,韦小宇已经控制不住剧烈跳动的心脏了,他移动到了河堤栏杆边探头朝下一望,视线里,在防波堤一米半宽的台阶上,两个身影在月光下斗的正酣。

  同时,韦小宇灵识里突然一惊,他单手撑着栏杆朝外一跃,几乎在同一时刻,一声尖锐的枪声中,石栏杆被击中了,他的手都感觉得到剧烈的震动。

  我擦,这不是演电影吧?韦小宇惊出一身冷汗,这是阻击枪的威力,他很清楚。

  等脚一沾上堤坡,他连忙松了手,顺着斜坡朝缠斗之际被枪声打搅而分开的两人跑去,一边敞开嗓子大喊大叫:“快跑啊!”

  虞欣桐几乎能笃定这阻击枪声是对手的援助来了,但西京市长的儿子怎么跑来了?不容她多想,此处无法隐蔽,她已经看到河堤上出现了人影,而且正在把持枪械,她顺手一抄,便将韦小宇拦腰抱起,疾步分登,朝着宽阔碧波粼粼的洛河水纵身扎了进去。

  在她绝美的身影滞留空中的瞬间,单手朝岸上连挥了两下,空气中似乎有微微的嗡鸣声。

  啪!又是一声枪响。

  阻击枪无法连发,但求每击必中。

  这一阵的连番际遇,已经完全超出了韦小宇的认识范畴。

  朗朗乾坤之下,天朝之地,居然被自己遇到了如此劲爆的场面,不知是福是祸啊?

  而更超出他预期的,是如此一个天仙般的仙姑,一眼就看出自己是友非敌,危急关头还不忘了救自己一命。

  最让他感到小命就算丢了,也不虚此行的是,此刻他被一具绵软丰满的娇躯紧紧地搂着,一只硕大却绝不令人反感的挤压着他的胸膛,其美妙跟刚才揉抚母亲的子一般,给了他无法消受的艳福。

  扑通!两人扎进水波之下时,韦小宇听见仙姑的嗓音里发出了一声隐忍的痛楚轻哼,但被岸上的一声惨叫掩盖了……

  凉爽的河水浸泡了韦小宇身体的刹那,他才突然想起,自己几乎就是个旱鸭子,而岸上有阻击枪,就算被仙姑保护着他们也势必不能露出水面换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