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13章市长想仔了又续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妈,”

  母亲是高贵的女市长,不可亵渎的女神,却被自己纠缠的再次做出如此令她羞窘欲绝的事情来,确实自己有些色迷心窍,韦小宇捧着母亲吹弹可破的脸蛋,盯着她秋水波动的眼眸,动情地说,“你对儿子的爱有如海深,儿子是世间最幸福的人……”

  “那你还这么不尊重我?”

  陈飞扬被儿子动情的话所感染,声线也柔美起来,小手竟然主动地拉开了儿子的拉链,玉手灵巧地钻了进去,拨开,握住了一条火热滚烫的粗壮棍子,半闭着眼眸,轻柔地抚摸着,“小宇,别逼妈妈做别的好吗,妈妈只能做到这样了,别让妈妈难过,妈妈不能让别人指责是个坏妈妈,好么?”

  “嗯……哦,妈妈,好舒服,”

  韦小宇将头顶在母亲的脖子上,感受着母亲体态的柔软芳香,“妈妈,你能再快一些么?”

  “嗯……”

  陈飞扬一边在心底自责着自己又一次向儿子妥协了,一面又发现自己居然乐于为儿子,看着俊朗的儿子陷入了迷醉,身心得到极大欢乐的满足,她也十分满足。

  手中这条实在是太大了,小手都握不住,火热,又这么坚硬,跟铁棍子一样,有些令她爱不释手了。

  “妈妈,你真好,你是世间最好的妈妈了。”

  韦着,用脸颊厮磨母亲的鬓发肌肤,更加情难自禁了。

  “别说好听的,还不是想让妈妈不责骂你,真是个小滑头……”

  陈飞扬感觉自己简直不是那个威风凛凛雷厉风行的女市长了,更像一个有着恋子情节的坏女人一般,坏就坏吧,天下之大,谁知道此刻在某些角落里,没有同样违背伦理的事情在发生呢,只是大家不知道罢了,她也轻柔地跟儿子厮磨着脸颊,无限呢喃地说,“小宇,让妈妈看看你的……你的东西好不好,上次妈妈都没有来得及仔细看呢……”

  韦小宇心底明镜似的,母亲绝对不是如此不顾脸面讨儿子欢心的女人,她是高贵的母亲,不容侵犯亵渎的女神,她所做的和所说的,都是在迁就他,这是对他的爱。

  “妈妈,你什么呀,我听不明白呢……”

  韦小宇故意逗母亲,一双手在母亲的香肩上迷恋地抚摸着。

  “小宇,你怎么变的这么坏了呢,妈妈真不敢相信呢……”

  “因为儿子长大了啊,可还是想躲在母亲的羽翼下,这里是最安全,最温暖的……”

  “仅捡好听的说,那妈妈你的……小宝贝,行不行呀?”

  陈飞扬感觉自己的脸蛋滚烫,如此闺房夜话,没有跟丈夫说过,却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儿子说出来了,难道自己真的饥饿太久了么?

  “什么是小宝贝啊,我可只有大宝贝哦……”

  “你故意逗妈妈是不是,那妈妈不管你了,哼……”

  陈飞扬说着,便抽回了玉手,并且佯装生气地扭过身子,背对儿子了。

  门外的楚芸香将耳朵贴到书房门上,也几乎听不见里面的对话了,怀着满腔的疑惑,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心情却久久难以平复。

  她怎么也无法单纯地认为两母子在书房里就是互诉母子亲情,绝对有越礼的行为的,这是一定的。

  但她既愿意相信那是真的,又不敢相信这真的发生了。飞扬啊,你虽然苦,可也不能这样跟

  儿子之间发生悖伦的事啊,若是让有心人察觉了,可不光是你一个人身败名裂,会有更多的无辜的人受到牵累的啊!

  难道,性的真的这么具有吞噬一切的力量么,飞扬这么目的明确的高官,也承受不住煎熬?

  楚芸香百思不得其解,无意间,突然发现自己的有些潮湿的凉意,禁不住伸手进去一摸,惊的立刻坐了起来,展开玉手,灯光下,纤细白皙的手指上透明的液体一片,甚至在玉指之间,还拉着出顽强的丝线来,一根卷曲的黑色,带着一点白色的毛根,赫然在目。

  天啦,自己不过就是听见了一些禁忌的对话罢了,怎么就春水泛滥了啊?13丰熟的美妇颓然倒在床上,羞窘不堪,自责不已,翻身趴到床上,立刻感觉自己酥胀的双峰被压迫的快感,灵魂深处的一根紧绷的弦似乎被拨弄了,一个很久不曾试过的隐秘事涌上心头来,自己要自渎么?

  眯着双眸,丰熟的美妇将一只玉手伸进了自己的睡裙,握住了,真是圆啊,比小姑年的自己更加挺拔,比少妇的自己更加丰盈,全是脂肪的堆积,柔软,又充满着弹性。

  “嘤咛……”

  丰熟美妇拨弄了一下自己已经挺立的,一声抑制不住的娇啼迸发出来,更加刺激了她自渎的迫切,另一只手滑入了,爬过一片凌乱的芳草地,进入了沼泽,柔软娇嫩的唇瓣已经浸泡在了一汪春水之中,这令美妇抑制不住的羞怯,拨弄,按压,“哦……”

  又一声舒畅的呻吟迸啼出来,她沉迷了,多年不曾自渎的熟妇重拾了往日的指法,两根玉指钻进了那眼山泉,激情澎湃地起来,眼前开始恍惚着韦小宇那高高隆起的暗器……

  “妈,”

  韦小宇眼见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从身后张开双臂将母亲的娇躯搂在了怀中,两只贼手赶巧不巧地捂在了母亲丰满的一对玉女神峰之上,“我错了,别生气了好不好啊?”

  “你……臭小子你……”

  陈飞扬酥胸被抓,顿时有了窒息的快感,娇躯都颤栗了起来,朝后尽力地仰着脖子,哀鸿道,“这……这就是你今晚的目的吗?”

  “妈,妈,我爱你,你不知道我这些天做梦都是你啊,妈,让我看看,让看看吧,妈,求你了,我都快要疯掉了啊,妈?”

  韦小宇哽咽着,疯狂地抓揉着母亲的,硕大的两团,就是世间最珍贵的宝藏。

  “别,别……别这样啊,,”

  陈飞扬被儿子的贼手揉的娇喘涟涟,话都无法连续了,双手按着儿子的手,不知道是在阻止他,还是在怂恿他,“妈不能再让你进一步了,再……再这样下去……会铸成大错的啊,小宇,小宇乖啊,别对妈妈这样好么,妈妈帮你,妈妈帮你弄出来就好了……”

  是执着地要求把玩母亲的呢,还是胁迫妈妈用小嘴帮自己呢?韦小宇纠结不已,感觉母亲是世间最好的妈妈,而自己却是世间最邪恶禽兽的儿子了。

  “妈妈用小嘴……”

  “不,不可以,”

  陈飞扬立刻挣脱了儿子的怀抱,却并没有逃跑,而是转身盯着儿子邪欲炽烈的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他,“小宇,你这是爱妈妈么,你让妈妈情何以堪啊?”

  “妈,我错了……”

  韦小宇从母亲的眼睛里看到了失望和遗憾,顿时浑身发凉,真懊悔,不该挑战母亲的底线,“我也痛恨自己啊,怎么变的这么禽兽了……”

  陈飞扬看儿子似乎并非作假作态,更是看到儿子

  被自己盯着,从裤缝里钻出来的硕大紫红色的大渐渐地软了下去,芳心百结,有些失措了。

  儿子该不会从此不举了吧?陈飞扬一想到这里,顿时愧疚不已。她也弄不明白,自己无论怎么样,总是这个家伙在占自己的便宜,可自己就是忍不住要替他着想,命中注定的么?

  “好了,小宇,别自责了,青春年少,对很多事都充满了好奇并没有错,只是,你要尽快懂得什么事是可以做的,什么事是不能做的,知道吗?”

  陈飞扬伸手在儿子头上摩挲着,无限怜爱,贤淑的神韵令人心颤。

  “嗯……”

  韦小宇红着眼圈,低着头,不敢看母亲的眼睛,但内心却在急切地期盼母亲能被自己的忏悔所感染,给予他想要的一切。

  哎,自己没救了,利用母亲的心软和慈爱来为自己蒙求邪恶的满足,真是禽兽不如了。

  可,谁让妈妈这么风华绝代,叫他按捺不住,宁愿做禽兽啊?

  “好了,别哭哦,”

  陈飞扬挤出一点笑意来,心底却哀叹,自己都是怎么了,铁娘子变成了柔娘子了,伸出纤纤玉手,主动地捉住了儿子那条几乎要缩进裤裆的肉虫,抚摸了几下,却毫无动静,一时有些慌了,“小宇,你,你还有感觉吗?”

  韦小宇咬着牙让自己分散注意力,控制住一动不动:“没了……”

  28“真的?”

  陈飞扬急了,双手慌乱地解开了儿子的皮带,像个欢场女子般替他将裤子和脱到膝盖上,真正第一次好好地看到了儿子的。

  好大,尽管软哒哒的,在那丛茂盛杂乱的黑色丛中,赫然生长着一条暗黑硕大的,特别是那只,里面两颗椭圆形的架着一座软哒哒的巨炮,何其撩人啊!

  “真丑……”

  陈飞扬故意逗儿子,清婉地小声娇笑着,期盼儿子能雄风再发,并伸出一只玉手托着儿子的轻柔地抚摸起来,“有感觉了么?”

  韦小宇忍的实在是太辛苦了,浑身的血液控制不住地朝涌去,眼看就要抬头了,故作胆怯地朝母亲望了一眼,目光落到了母亲高耸饱满的胸部。

  “臭小子,你可不要吓妈妈……”

  陈飞扬对儿子的目光心领神会,拉过他的手来,颤抖着一把按在了自己高耸丰满的上,隔着睡裙,她也立刻感受到了儿子的激动,“小宇,这下……有感觉了么……”

  “一……点点……”

  韦小宇尽量克制自己的冲动和,以蒙求更大的收获,“妈妈,你的……奶……子好大啊……”

  “嘤咛……”

  陈飞扬顿时羞窘欲绝,娇躯软软地倒向了儿子,螓首藏在了儿子的脖子上,交颈厮磨起来,“别说……奶……,妈妈羞死了……”

  “那应该叫什么呀?”

  韦小宇不用正面面对母亲了,脸上立刻换之以邪恶无边的笑,贼手隔着睡裙贪婪地揉捏起来,饱满的神峰真是世间最销魂的玩物啊。

  “叫……”

  陈飞扬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这个邪恶的儿子了,总是能说出令人羞愤欲绝的话来让人难堪,感受着儿子抓捏把玩的力量,嗅着儿子身上雄性的味道,她感觉自己有些把持不住了,“叫咪咪……嘤咛……小宇,你让妈妈多难为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