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11章市长想仔了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陈飞扬和楚芸香打闹一阵,都默契地住了手,陷入了端庄的沉默。

  今时不同往日了,身份和地位已经发生了改变,尽管情谊仍旧,但世俗的等级制度,决定了她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一阵柔和的手机铃声响起来,是陈飞扬放在书桌上的手机,她起身走过去一看,是方晚秋的来电。

  “姐……”

  陈飞扬似乎心情很好,选择这样亲昵的称呼。

  “……”

  方晚秋倒诧异了,一时险些没有反应过来,“呵呵,飞扬啊,睡了吗,没有打搅到你吧?”

  “没有,这么早能睡的着么?”

  “那就好,明天有安排了吗?”

  “……姐你说吧,有什么最新指示,属下定当……”

  “拉倒吧,咯咯,萌儿过来了,她有心让我们放松一下,明天你带上小宇一起,我们去青山玩一天如何?”

  “是么,萌儿什么时候过来的?好几年没见了,恐怕都长成大姑娘了吧,有男朋友了么?”

  “这么关心,明天见面后你直接问她不就是了。”

  “那好吧,我们给自己放放假……”

  又说了些别的,但没有涉及工作,陈飞扬自然不会认为方晚秋邀约她是为了放松,她们这样地位和级别的高官,随便一句话都是关乎政令呢。

  还真想那个臭小子了,都不主动打个电话来问候老妈,不知道在干些什么。陈飞扬随手拨了儿子的手机号。

  而在檀香苑,徐逸秋对韦:“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可,可我的心……已经在……你身上了……”

  韦小宇感动的眼圈都湿润了,更是看见了厨房门口久久一动不动的冯新民像霜打了的茄子一样,少年的心得到了抚慰,不快全都烟消云散,郑重地回答道:“姐,我从来就没有当冯哥是外人,你放心吧,有我在一天,冯哥就是欺负人的主,别人不能惹他的,嘿嘿。”

  这话主要是说给冯新民听的,绿帽油亮的冯大才子背着沙发上衣衫不整的两人,露出了苦涩的笑。

  “哥哥心中一条弯弯的河,妹妹胸前一对大大的波……”

  韦小宇的手机铃声仍旧是这么下流。

  听了韦小宇的手机铃声,徐逸秋嗲恨地瞪了他一眼,逃进了卫生间,冯新民听着韦小宇打电话,落魄地走向了阳台,望向万家灯火。

  “啊……呜……老妈,”

  韦小宇装着沉睡被吵醒,“这么晚了还不睡啊?”

  阳台上的冯新民立刻尖着耳朵听韦小宇跟市长大人通话。

  “你少跟我打马虎眼,这么早你睡了才怪,说,在干嘛呢你?”

  陈飞扬坐到楚芸香身边。

  韦小宇心情大好,很想挑逗一下老娘的,但碍于冯新民在,他只好出卖滕舒嫂子了:“刚刚给舒嫂子搓了背,等下还要给潇嫂子揉肩呢……”

  冯新民的背影又是一阵晃动。

  “你……臭小子,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啊?”

  陈飞扬也不敢太过严厉,怕这出令她下不了台的话来。

  “我不正经么?”

  韦小宇反问,一边走向阳台,化解尴尬,是在不知不觉之中进行的。

  “不跟你说了,明天你方阿姨请我们去游玩,早上八点我们就过去,你准备好,别耽搁了,你干脆一会过来吧……”

  “方阿姨?哪……哦,你的对头啊?”

  &nbs

  p;“你说话给我漏嘴了,当心我……饶不了你。”

  “别饶我啊老妈,最好像上次那样惩罚我……喂喂喂,老妈老妈,”

  韦小宇无奈地摘了手机,对冯新民说,“哎,她真没有礼貌,我话还没有说完呢。”

  冯新民怎么敢插呢,尴尬地笑笑,他不会天真地认为韦小宇是在他面前炫耀家世,更多的应该是韦小宇真的对他有了“愧疚”愿意把他当朋友,或者,兄弟,共妻的兄弟。

  “方书记跟陈市长明天要碰头啊?”

  冯新民看似随口一问。

  韦小宇答非所问:“冯哥,你是要再熬熬资历呢,还是现在就外放出去主政一方啊?”

  冯新民望了望韦小宇,但韦小宇望着黑夜的远方,冯新民脑子里急转弯:这厮是要赶我走么,以好他方便“行事”但又一想,他如今的级别,不熬上三五年,难以熬出资历来,因为他目前距离陈飞扬这样的级别实在是太遥远了,总不能让陈飞扬破格提拔什么的啊,天朝的官场都是走曲线,登高梯的,要想快进步,那就是要成绩,哪怕是华而不实的成绩。

  眼不见,心不烦,冯新民打定主意:“我现在不过是个副科,就算是个镇长也要正科享受副处待遇的呢……”

  “去芙蓉镇吧,那个镇长估计几天之内就会被拿下了,”

  韦,这些都是陈若烟那里打听来了,“级别问题,明天我争取给你磨到手,你看如何?”

  芙蓉镇,是北城区的中心镇,因为区长倒台而跟着遭殃的小鬼,如今正在紧锣密鼓地拆迁规划,所以这个位置也是烫手的山芋,既是给予冯新民机会,更是挑战。

  冯新民心热了,看着韦小宇少年老成的样子,既感叹又激动:“那拜托小宇了,哥不会让你和市长失望的——明天就回去住,老父亲需要照顾。”

  韦小宇几乎哑然失笑,冯新民这话的意思是在给自己挪窝呢,自己真要鸠占鹊巢了?忒坏了,嘎嘎。

  韦小宇从裤袋里掏出两张卡来,是堂哥和表哥送他的,递给冯新民,并告诉了他密码:“为官一任,我母亲最看重的是清廉甚至超过能力,冯哥,你不要多想,就当是我借给你的,别的用不着我多说了,相信你更有分寸。”

  冯新民犹豫再犹豫,毅然将卡收了起来……

  韦小宇回到家,他总要给冯新民两夫妻最后的话别机会的,人不能太过分嘛。

  滕氏姐妹居然一个都不在,他给滕舒打电话:“嫂子,你们……”

  “我们在逛商场,你逍遥快活够了?回家了?”

  “额,”

  听了舒嫂子似乎毫无芥蒂的玩笑话,韦小宇心花怒放,真想一下飞到舒嫂子身边去,“嫂子,我的心你还不明白么?”

  “什么?要吃冰淇淋?要吧,一会记得的话就带给你。”

  滕舒挂了电话,见妹妹滕潇似笑非笑地望着她,她无法控制自己脸红了,伸手在妹妹手臂上揪了一下,“死妮子,有话就说,别这么疑神疑鬼的。”

  “可是我有疑神疑鬼的理由和证据哦,能怪我?你还在自己坦白吧。”

  “死妮子,你都想哪里去了,你我可都是他的嫂子呢?”

  说这话,连滕舒自己也没有底气,不敢看妹妹的眼睛。

  滕潇挽上姐姐的手臂:“姐,那家伙的鸡鸡怎么就那么大啊,你看他是不是有病哦?”

  “我又没有看到,哪里知道?”

  滕舒感觉自己的嗓子都干涸了,隐隐有些空虚的饥荒了般渴望。

  “真没看到?”

  滕潇认真地回想昨晚按摩房里的情景。

  >

  “要不,一会回去让他给我们再看看?”

  滕舒留意妹妹的反应。

  “咦,我们可是他嫂子呢……”

  听出妹妹话里似乎并不是太坚决了,滕舒吞了口唾沫:“哼,嫂子们,他还敢推拒不成?你不敢看就算了吧。”

  滕潇被姐姐将了军,盯着姐姐姣好的脸蛋,突然说:“姐,你今天的皮肤似乎好了许多了呢,多有光泽啊。”

  “是……是么?”

  滕舒情不自禁地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25但韦小宇没有给她们机会,至少是今晚,他遵从母亲的安排,打车到了西京二号别墅。

  老妈该是想仔了吧?他这么认为,于是赶过来了,而且今晚就要睡这里了。

  “妈,老妈,我来了。”

  他大喊大叫地上了二楼,潜意识里朝右手方向的甬道望去,正好看到一片裙摆一闪,一具妙曼绝美的身影消失在了拐角处,冰山美人。

  韦小宇看见左边甬道尽头的书房门打开了,楚芸香娇小却散发着无边诱惑的身影出现在书房门口,朝着他淡然而笑。

  “楚姨,我想死你啦!”

  韦小宇飞奔过去,看着那个丰熟美艳的妇人似乎面露怯色,不禁更加刺激了他要将那具三弹娇躯搂抱在怀的冲动。

  “咋咋呼呼的干嘛,生怕大家不知道你这个混世魔王来啦,哎呀……放手呢,臭小子……”

  楚芸香毫无防备地被韦小宇紧紧地搂进了怀里,有力的拥抱让她这个身手不凡的高手都一时难以挣脱,不禁苦笑无奈。

  好丰满啊!韦小宇搂抱住这具温香软玉,立刻感受到了三弹元勋胸口这对滚圆坚挺的酥胸的弹力,简直跟充足了气的气球一般无二,让他在瞬间就热血沸腾起来。

  “楚姨,还在跟老妈商量国家大事啊,真辛苦你了。”

  韦小宇不由衷,将怀中的成熟娇躯紧了紧,邪恶地揩着楚姨的油,两只贼手居然落在美熟妇的背上隔着睡裙揉了揉。

  “哪有你辛苦,来回奔波,可累坏了吧,呵呵……”

  楚芸香禁不住娇笑起来,却不知道自己胸口的两团滚圆玉兔在少年的胸口上揉蹭着的销魂。

  她只见少年的脸色渐渐涨红,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目光似乎灼灼有神了,美熟妇似乎感觉不妙,果然,自己的肚子上一根硬硬的东西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坚硬。

  天啦,这臭小子都在想些什么啊,这样就了?

  丰美的熟妇顿时羞窘不禁,一把推开他,扭身朝书房里的陈飞扬说:“我先去休息了。”

  说完,也不管韦小宇如何尴尬,和他错身而过,想想又感觉吃了亏,反手在他上就是一巴掌,低啐道:“打不死你这个小色迷……”

  韦小宇被楚姨用小手拍了一下,简直就如一剂鸡血打进了他的血管一般,他立刻就按捺不住想要跟上去从后面抱住这个丰美的熟妇大肆轻薄一番,但母亲在书房里叫他了。

  “小宇,进来。”

  陈飞扬的声音慵懒而充满了母性的爱怜。

  楚芸香心底暗呸自己居然为老不尊,既然知道这臭小子已经不是当年的吴下阿蒙了,为什么自己还要去招惹他呢,不怕他发疯起来让她难堪么?

  想到此,楚芸香一边小碎步逃跑,一边回头去警惕韦小宇是否追过来了,却看到韦小宇居然正对着他揉着裤裆,其状十分的无耻下流。

  楚芸香立刻就像只惊弓之鸟般逃回了自己的房间,我的天,他裤裆里那高高隆起的一条,是真的还是假的啊?熟妇心里积攒着惊愕与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