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08章借种进行时续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五个脚趾头就像五颗碎玉一般,因为紧张,也也许因为情动,而紧并着,真恨不得含进嘴里好好地吮吸一番……

  “哎呀,不胜酒力,不胜酒力啊!”

  冯新民突然出了卫生间,倚靠在门框上,扶了扶眼镜,眼神涣散地感叹道。

  徐逸秋背对着卫生间,此刻听见丈夫的声音,骨子里的含蓄和礼教观念使得她手脚无措起来,可韦话不算话,对她的玉足摸了又摸,还不松手,羞急的满脸通红,浑身颤栗。

  “冯哥你很棒的,不如我们今天一醉方休好吧?”

  韦小宇将徐逸秋的小足夹在自己的双腿之间,又拧开了一听啤酒,“来来来,冯哥,男子汉大丈夫当作酒仙……”

  “哪里哪里,”

  冯新民虽然从妻子身后看不出桌子下面的乾坤,但从她压抑颤抖的背影中不难看出蹊跷,眼里闪过一丝厉色,不过立刻代之以笑意,在徐逸秋肩头上拍了拍,“看见没有,小宇兄弟的大丈夫气概,哈哈,让当哥的都汗颜了啊,好,来吧,不醉不休!”

  徐逸秋紧张的不行,羞窘不堪,这都是什么事啊,丈夫把自己朝别人怀里推,还为她加油鼓劲,貌似不当着他的面做出放荡的事情来,他都不罢休一样。

  自己这都是什么命啊,纷繁复杂的社会境况,居然把两个正常的人逼到了这般田地,要是让人知道了,不被口水淹死,自己都无颜苟活于世了。

  可,此刻这样的荒唐事儿,作为一个久旷的、难得做出出格之事的她又充满了异样的期待和跃跃欲试,难道自己骨子里本来是个风的女人么?

  冯新民又开了一瓶白酒,斟满了杯子跟韦小宇碰了杯,半醉的人,喝酒如饮茶,一口就下了半杯,一两多的火辣辣的液体进入食道,冯新民本来酒量就不弱,也大感吃不消,但为了生存,为了前途,为了面子,他必须借种,向市长大人的公子借种,他知道妻子从灵魂深处是不反对的,只是需要一个借口,说服她自己的借口罢了。

  因为,只要是人,都有冒险的渴望,都会祈祷冒险后的结果能在预计之中,不至于无法收拾就成。

  人,都是有欲念的,和尚尼姑也不例外,何况娇美似花的妻子呢?

  “姐,要不,你也喝几口?”

  韦小宇一只手在桌子下面抚摸着少妇的玉足。

  “是啊,逸……秋,你的……酒量我是知……道的,来两口吧,我们两个把这一瓶分了……好……不好?”

  冯新民也规劝妻子。

  徐逸秋忍受着玉足的痒痒,似乎又有些不敢看丈夫的眼睛,迟疑着大胆地说了一个理由:“今天我感觉不太好,而且……而且会有后遗症的……”

  冯新民突然想到,不是借种吗,醉酒怀孕是对下一代的不负责嘛。

  可,一定要今晚播种么?冯新民的脑子就是灵光,笑着暗示道:“改天感……觉好的时……候也不耽——误的啊,来吧,喝……点酒,陪陪小……宇兄弟……”

  徐逸秋真的芳心百结,看得出丈夫说这种话时眼里的无奈和悲凉,她非但难以同情,反而有些气愤:男人为了事业,难道真的什么都可以不顾了么?

  韦小宇当然听不懂他们夫妻在说什么,也懒得管了,只心痒痒地期待徐逸秋喝了酒后,他有机可乘。

  “好吧。”

  徐逸秋心都快碎了,取过酒瓶来自己满上,不易觉察地瞪了冯新民一眼,举着杯子朝对面的韦小宇嫣然一笑,“小宇,喝过交杯酒么,姐教你?”

  &n

  bsp; “冯哥,姐真会开玩笑哈。”

  韦小宇震惊非常,讪笑着说,这夫妻两怎么回事,怄气拿我来开涮呢,便同时松开大腿,放过了徐逸秋的小足。

  “怎么,小宇还害……臊了呢,哈哈……”

  冯新民笑的眼泪都。

  徐逸秋已经彻底对丈夫失望了,端着杯子挑衅地望着韦小宇:“怎么,小宇你还怕了?又不是真的交杯酒,不喝拉倒咯?”

  韦小宇还有点搞不清状况,试探着说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冯哥不会怪罪吧?”

  “不……”

  冯新民立刻被妻子打断了。

  “他当你是好兄弟了,都恨不得跟你穿一条裤子了呢,怎么会怪罪,小男子汉大丈夫,来吧,姐又不会吃了你。”

  徐逸秋站起身来,一直玉足找不到拖鞋赤着脚踩地砖上。

  冯新民笑吟吟地给韦小宇鼓励的眼神,心却在滴血,看得出妻子心底是满腔的愤懑,可他开弓没有回头箭了,但愿韦小宇不要亏待他就好了。

  韦小宇也站起身来,伸出啤酒罐,但仍然有些疑惑,这夫妻俩今晚也太离奇了点吧。

  不管了,还怕冯新民耍诈不成?

  两人手腕相交,初一碰触,两人似乎都感觉到了对方的颤抖,眼神交流中,一个疑虑,一个妩媚。

  少年望着近在咫尺的少妇玉容,娇美风情,妩媚动人,幽香扑鼻,吐气如兰。

  少妇看着少年,英俊狡黠,青春阳光,男子汉的形态已经初具规模,好生俊秀。

  韦小宇还碍于冯新民在场眼睁睁地看着,不敢太过越礼,但在两人交腕而饮的时候,感觉自己的手臂被少妇暗暗用力朝她拉过去,顿时热血沸腾,鸡动不已了。

  偶的神,徐姐这是怎么啦,这不是还没有喝酒么,就醉啦?她一向高雅端庄的形象,哪里是此刻这样大胆热辣哦?

  韦小宇满腔怀疑,眼睛余光中居然发现冯新民笑容灿烂毫不作假,难道他看不见他的老婆在勾引自己么?

  他突然想到,这该不是冯新民这家伙在向自己赤裸裸地性贿赂吧,徐姐这么万众挑一的美娇妻,他也舍得?

  而且徐姐刚才还矜持守礼,突然间倒反过来进攻他了,什么问题,出了什么问题啊?

  该不是这两夫妻给自己设下陷阱要挟母亲吧?这倒激起了韦小宇的兴趣了。

  韦小宇一向自持自负,可以让别人占点无伤大雅的小便宜,却绝对不允许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失去分寸的,少年天性使然,倒想看看他们葫芦里装的什么药了。

  顺着徐逸秋的拖拉,韦小宇顺势倾过去,佯装站立不稳,嘟着嘴巴在徐逸秋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结结实实的一下,然后喟然叫道:“哎呀呀,喝多了,对不起对不起,姐姐饶命,冯哥饶命啊……”

  “哼!”

  徐逸秋被韦小宇当着丈夫的面肆意地轻薄非礼,简直说不出话来,恨恨地瞪了这厮一眼,坐了回去,嘟着红唇,她想看看冯新民的反应。

  “呵呵,你……你这小子,居……然当着哥……的面占嫂子的便宜,”

  冯新民好不容易说出这番话,似乎带着责备,但都听得出他毫无生气的迹象,他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地扶着椅子,干呕了两声,“不,不行了,哥不……不行了,洗澡睡……睡觉去了……可,可不能再……再欺负……欺负你嫂子了……啊……呕,呕……”

  “冯,冯哥,我扶你。”

  韦着站起来。

  “不……不用了……哥还……还能喝……喝呢……”

  冯新民不让自己脸上的泪水让韦小宇他们看见,冲进了卫生间,呯的一声关上了门,很快便响起了水流声。

  “嫂子?”

  韦小宇的声音十分的轻佻无礼,嗖地窜到了嫂子身边,馋着脸准备兽性大发。

  徐逸秋本能地受惊了,站起身来,正好被韦小宇搂了个结实:“唔……”

  她的惊呼没有叫出口,就被韦小宇堵住了小嘴,但被她奋力退开了。

  盯着韦小宇欲火旺旺的眼睛,情潮涌动的脸,徐逸秋说不出话来,推开椅子,就要从另一面逃走。

  韦小宇看着美艳少妇赤着的一只玉足就想落荒而逃,哪里肯罢休,追上去拦腰抱住,将坚硬火热的棍子顶在少妇丰隆的上:“嫂子,徐姐,你想煞弟弟了啊……”

  “别,别这样……”

  徐逸秋只能呢喃出这样不连贯的词汇来,娇躯被少年紧紧地箍着,丰臀上顶着他的雄性象征,渐渐呼吸维艰了。

  别这样,众所周知,其实是鼓励的话语。

  平时端庄知性的少妇,政府女官员,市委大楼里的一枝花,此刻却被一个少年强行非礼,还不能大声呵斥怒骂他,真正让人浴血沸腾啊!

  “偏要这样,嫂子刚才不是勾我的手臂吗,冯哥还在呢,现在冯哥躲开了,来吧嫂子,我要你!”

  韦小宇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说出这么直接露骨的话了,一双贼手准确地攀上了少妇的酥胸,隔着衬衣感受到了两只肥兔的坚挺浑圆,肆意揉捏起来。

  徐逸秋被韦小宇霸道无耻的话刺激的娇躯酥软,可还有最后的一丝羞涩让她不甘心沉沦堕落。

  而自己上那条坚硬的东西,是她很久未曾触摸过的雄器了,只这几息之间,被揉的微微痛楚的酥胸让她意识到了自己的渴望,双腿间的尽头,那幽谧的花园里已经渗出了丝丝。

  不,不能就此投降与自己的欲念啊!

  当徐逸秋感觉自己的长裙裙摆被撩起来了之际,连忙央求道:“小宇,别这样,你听我说,好吗,先听我说呀!”

  “还说什么呀,不如我们先做了再说吧。”

  韦小宇还在疑惑这两夫妻唱的是哪出戏,当然不会手下留情了,已经将徐逸秋的裙摆撩到了腰际,一条白生生的长腿完全展示了出来,雪白无瑕,性感撩人。

  徐逸秋只感觉大腿一凉,知道自己的春光已经曝露了,真是欲哭无泪。原本她就算出卖自己的灵魂,也希望是温柔的过程,却没有想到得到的是粗野的侵犯。

  可这种粗野的充满阳刚气息的非礼,却隐隐撩动了她内心更强烈的,真是羞死人了。

  “小屁孩,你懂什么做不做的,快,快放开姐姐……”

  徐逸秋站立不稳,双手抓着椅子的靠背才稳住身子,却没有要逃跑的意思了,这令她更感到羞耻不禁。

  “正好了,姐姐教我好不好?”

  韦小宇一只手臂圈着徐逸秋的身子,一只手撩着裙摆,侧身大饱眼福。

  少妇的美腿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夺目耀眼的白皙,甚至还露出了白色棉质小裤裤来,大半的雪白粉臀落入了韦小宇的视线之中,丰美圆隆。

  韦小宇一把就按上去了,用力地抓

  捏起来,弹性十足,销魂蚀骨。

  “嗯……你轻些啊……”

  徐逸秋被自己的话撩拨的娇喘微微了,在静寂的客厅里,压低的声音中,显得是那么的妩媚妖娆,甚至还微微地撅起了丰臀,请君享用。

  额,这算是拒绝呢还是邀请啊?韦小宇更疑惑了,看来不动真格的,还搞不明白这两夫妻的把戏呢。

  “重一点更爽啊,姐姐要不要教我做啊?”

  韦小宇思索了一下,果断地拉下了少妇的小,顿时,一片雪莹般的乳白色曝露在眼帘之中,他几乎亢奋的都要喷血了。

  “别……你再坏姐要生气了啊!”

  徐逸秋不敢保证丈夫有没有在卫生间里偷听,就算没有偷听,她也难以接受这样直白的侵犯啊。

  “这可是姐姐勾引我的下场呢,姐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让你满意的。0”韦小宇见少妇没有逃跑的意思,双手撩起裙摆,将少妇的小完全拉到了她的膝弯处,两瓣圆月锦团肥嘟嘟地呈现在他眼前。38徐逸秋立刻转身掩饰自己的曝露春光,还弯腰去拉自己的小,却被韦小宇趁机抱着身子,放到了饭桌的一角。

  徐逸秋又不敢大声呵斥,却一时又难以接受这样的侵犯,咬着樱唇,左支右绌地遮掩自己的领地。

  韦小宇撩裙子,她就去掐韦小宇的手;韦小宇去摸她的小腿,她就去踢他;韦小宇又来抓捏她的酥胸,她就等他揉三四下之后,伸手去抓他的脸,却始终不说一句狠话。

  韦小宇虽然很享受少妇左支右绌的羞涩反抗,却耐不住长久的得不到酣畅淋漓的发挥啊。

  “姐,你们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他无奈地问。

  “没什么意思……”

  徐逸秋说着,就要跳下饭桌。

  韦小宇哪里肯依,一只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她两腿之间钻了进去,却被反应够快的徐逸秋压在了大腿之间。

  韦小宇顺势就是一阵摸揉,嘴里禁不住挑逗道:“姐,你松手啊,我就看看你的小妹妹而已,我保证就看一眼,好不好啊?”

  这么天真的话谁会相信?

  可徐逸秋“相信”了,她绯红着脸蛋,两人无声地进攻与抵抗了一番后,都激动非常,充满情趣的相互挑逗,无疑让二人更贴近了许多。

  “就看一眼,多看了的话,是小王八……”

  徐逸秋说完,便顶着少年灼热的目光微微放松了两条性感丰腴的大腿,感觉那只贼手迅速地就到达了她的蜜源港湾,“哦……”

  少妇娇啼一声,一双柔臂抱住了少年的脑袋,剧烈地颤栗着。

  韦小宇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徐姐这也牺牲太大了吧,他可有自知之明,徐逸秋对他开放女人最隐私的花园,绝对不应该是他的魅力太强,肯定有别的原因。

  但有便宜占,自己当然不客气的。

  这双大腿好滑,好富有弹性啊,他舍不得直捣黄龙,先在一双大腿上肆意抚摸,揉搓,循序渐进之中,听着耳边少妇吐着兰气幽幽的低吟婉转,贼手终于到达了那诱人的港湾。

  “姐,你把腿再分开一点啊……”

  他无耻地央求道,声音有点不受控制的大了一些。

  卫生间里的冯新民颓废地靠在门背后,痛苦地双手抓着头发,缓缓地蹲了下去,看着双腿间无精打采的小鸟,无声地叹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