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07章借种进行时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冯新民今天是送父亲去医院复查的,父亲曾是机关干部,但一辈子工作至退休也才是一个副科级别,倒囤积了一身的病,什么高血压高血脂冠心病,曾经身体不错的人如今也折磨的骨瘦如柴了。

  冯新民本不打算带徐逸秋的,但徐逸秋坚持,他难以拒绝,因为他亏欠她太多了。

  早上出门时碰上韦小宇,并邀约了他晚上过去吃饭后,两夫妻一路就基本上没有了交流。

  老父亲在医院复检出来后,冯新民同徐逸秋一起送老人回了家,谢绝了母亲留下吃午饭的建议,两人默契地在外面寻了一间小雅间共进苦涩的午餐。

  “逸秋,对不起。”

  冯新民点完菜后说。

  徐逸秋明净的眸子盯着茶杯幽幽地问:“你就没有心理障碍吗?”

  冯新民知道妻子问的是什么,苦涩一笑:“只怪自己不争气,障碍心魔随时间的推移总会过去的,只是对不住你。”

  “我老实跟我说,”

  徐逸秋盯着丈夫的眼睛,“在为了你的仕途和对我的愧疚上,哪个更重一些?”

  冯新民不敢看妻子的眼睛,感觉灵魂会出卖自己,模棱两可地说避重就轻:“我们都是官场上的人,很多时候身不由己,大环境决定了我们的行事方式方法,如果仅从道德上来说,我是无耻的,但从现实角度来看,这是两全其美的办法。”

  徐逸秋从来不怀疑丈夫的能力,奈何造化弄人,此刻见丈夫虽然带着些狡辩,但话里所透出的决绝和坚毅,似乎她又看到了当初她爱上的那个男人。

  一个男人不顾耻辱将妻子奉送出去,这是需要多大的勇气,徐逸秋不是男人她不太清楚,但却能让她难以拒绝,几乎说是心甘情愿地顺从他的建议,连她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道德观出了什么问题了。

  也许,闺蜜王芳的前车之鉴也是她屈从的原因之一吧?或者,那个坏小子也早就在了她的心尖……

  夜晚来临了,徐逸秋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碌着,冯新民打下手,夫妻二人共同为他们的“贵客”准备晚餐,这情形想想就令人纠结。

  “一会他来了后胡乱语怎么办?”

  徐逸秋实在熬不住紧张了。

  冯新民身体一滞,没有看妻子的表情,随口问道:“他很坏吗?”

  徐逸秋立刻听出了丈夫的怀疑,不禁有些脸红,辩解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他那种色迷迷的眼睛你看不出吗?”

  冯新民听得出妻子带着羞怒却并不厌恶的情绪,猜到了韦小宇恐怕已经对妻子有过什么越礼行径了,不禁有些酸涩又有些如释重负,看来“撮合”他们变的更容易了。

  冯新民笑了,笑的是那么的坦然,甚至开起了玩笑:“他对你动过手脚?”

  徐逸秋立刻想到自己的唇,自己的胸都遭受过的轻薄,心神禁不住一荡,又有点赌气地反问:“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冯新民笑不出来了,但心情轻松了不少,原以为会承受多大的压力,原来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才知道,一切都并不复杂。

  “好好好,对不起,我不该这么打趣你,只怨我不能珍惜你……”

  “你别说了,”

  徐逸秋也想让气氛别太窒息,经过近一周的反复消化,“借种”的羞耻已经渐渐淡化了,见丈夫居然能开出玩笑来,反倒让她心底似乎隐隐有些期待了,这让一向端庄知性的她感到难为情,“你只要别一会儿受不了就行。”

  气氛瞬间变的怪异了,是啊,哪个男人能受得了眼睁睁地看着妻子被人挑逗调戏

  还能坦然处之呢?

  我能!冯新民在心底为自己鼓劲,如今我喜欢的是男人了,能看到心地善良的妻子得到欢乐,自己也算是大功一件……额,太他娘的难过了……

  韦小宇准时驾到,但神色不佳,只对替他开门的冯新民淡然一笑,便径直走到客厅的沙发上躺了下去。

  “吃点西瓜什么的?”

  冯新民问。

  “冯哥你别客气,你忙去吧,我在想一点事情。”

  韦。

  “那好吧,等会就开饭。”

  冯新民心底暗道:这厮不是在装深沉吧……

  韦小宇确实在想心事,因为中午和陈若烟分手之际,冰山美人问了他一句话“小宇,你回去好好想想呢,看我们的长相是不是有些相似之处啊”他乍一听,还以为动了感情的冰山美人说的情话呢,可一回到家对着镜子看时,越看越心惊,特别是微微带笑时,跟冰山美人居然那么的神似,尤其是两只淡淡的小酒窝。

  舒嫂子不理他,把她自己关在房间里避而不见,潇嫂子还在补瞌睡,于是难得的,他也睡了个午觉,并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很辛苦,一直追着两个女子的背影,天南地北的跑,而且他一路声嘶力竭地叫着妈妈,姐姐,等等我。但两个完美无双的身影只顾着躲他,甚至连头也不回……最后两个女子飞身下了一个悬崖,他却站在悬崖边犹豫着要不要跳,居然被人从身后推了一把,他惨叫着掉下去,立刻醒了,一身汗水。

  他娘的,哪个王八羔子推了老子一把呢,韦小宇冲着澡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但这个梦肯定不是无凭白故地做出来的,难道跟若烟姐姐的那句话有关系?

  陈若烟是中南海女保镖,韦小宇也知道她们这些人的出身大多都是孤儿,而且都有很清白的身世,甚至还有功臣之后。

  她会跟自己有关系吗?再联想到自己在母亲面前开玩笑说“我是不是你亲生的哦”母亲那值得怀疑的反应。

  哎,看来自己得费点神了,从哪里入手呢?这是个问题,可不能伤了母亲的心啊……

  厨房里。

  “别紧张。”

  冯新民对徐逸秋说。

  “有什么好紧张的,你都看的开,我有什么想不通的。”

  徐逸秋口气似乎有些不正常。

  冯新民略略一思索,似乎明白了点什么,淡然一笑:“他恐怕是有什么困扰他的心事,小孩子嘛,一会就想通了,就算想不通过一会也就忘掉了。”

  “你也知道他只是个小孩子啊,那你还出这个馊主意?”

  冯新民立刻尴尬,这厮算不算小孩子呢?

  “王芳都没有当他是小孩子,我们就不当他是小孩子了吧。”

  冯新民没心没肺地说。

  “那你还指望我去勾引他了?”

  徐逸秋没好气地说。

  哼,这个臭小子今天转性了么,进屋这么久都不进来给自己打个招呼,难道还要自己主动去勾引他么?徐逸秋被自己心底堤吓了一跳,聪明绝顶的丈夫一定能听出自己话中的异样,这让徐逸秋好一阵忐忑。

  “顺其自然吧。”

  冯新民感觉自己这身份实在是太尴尬了,总不能无耻地跟韦要借种吧。

  “你们在说什么呢?”

  韦小宇突然出现在厨房门口,“哇,好香,徐姐姐好手艺啊!”

  “一会不合口味吃不饱我可不管。”

  徐逸秋强装镇定,却发现自己的心跳猛然加快了许多,这让她一阵阵羞耻的心慌。

  韦小宇似乎听出了徐逸秋并不是太欢迎自己一般,有点呐呐,他再邪恶,也不好当着人家老公的面耍流氓吧,再说冯新民以后恐怕还可堪大用呢,最好不要得罪。

  “咳咳,别听你徐姐的,她刚才跟我拌嘴呢,心情不太好,小宇你可别往心里去啊!”

  冯新民打圆场。

  “我是那么小心眼的人么?看见你们两个一起摆弄饭菜,还有说有笑的,正在羡慕你们呢,所谓吵是亲骂是爱,越吵越骂越恩爱啊,哈哈……”

  “什么乱七八糟的。”

  徐逸秋抿笑地瞥了韦小宇一眼,顿时看见那厮像被使了定身法一般愣住了,少妇心底居然一阵暖和的躁动。

  “你们忙,我等吃现成了。”

  韦小宇连忙转身溜了。

  偶的神,徐姐的笑真不好消受啊,轻蹙娥眉,小嘴一别,琼鼻一皱,啧啧,太销魂了。

  见妻子略带羞涩的潮红脸蛋,冯新民才发现自己居然心如刀割般难过,但又警告自己,这都是自己搞出来的糗事,前途和平安都拜托在客厅里的那个少年身上了,绝对不能半途而废。

  坐客厅沙发上,韦小宇探头探脑偷眼朝厨房里瞄,面带馋色,那个少妇真够劲啊!

  披肩长发现在挽起来了,后脑上一束发梢微微晃动。那么玉颈就毫无遮掩,显得修长雪白,特别是耳鬓的肌肤,白皙的令人垂涎。

  上身是一件团花衣领的无袖白衬衫,不宽松,也不紧绷,恰到好处地勾勒出她妙曼的身影,只是护袖包裹着她莲藕般的玉臂。

  是一条居家的长裙,百褶裙摆显得飘逸修长,让她高挑的身姿更显婀娜多姿了。

  整个人看起来,端庄贤淑,不乏知性之美,又充满着少妇的丰韵,洋溢着诱人的魅力。

  “喝点酒吧,啤酒?”

  开饭了,冯新民问韦小宇。

  “不太好吧?”

  韦小宇用眼睛随意地征询徐逸秋的意见。

  徐逸秋似乎有点紧张,望了眼丈夫说道:“周六,反正明天你又不上学,喝点啤酒又没事的,消暑。”

  韦小宇望望窗外,夜幕在降临,灯光中的徐逸秋显得妩媚动人,他心旌摇曳起来,顺水推舟:“好吧,就喝一听,可我先说好啊,我可是从来没有喝过酒的,发酒疯的话可不能怪我了哈!”

  卑鄙无耻,徐逸秋暗骂道,芳心怏怏地转身连忙朝厨房走去,摇曳的身姿何其诱人。

  冯新民也很想骂两句的,但这不就是自己想要的结果么?

  望着韦小宇恬不知耻的嘴脸,冯新民也去冰箱拿啤酒了:“哪个男人不耍耍酒疯啊,只要别砸了你冯哥的家就成,哈哈。”

  33“应该不会吧……”

  韦小宇嘟哝道,可不能保证冯哥你所有的财产都完好无损的,嘿嘿……玩笑,纯粹玩笑话,当着你的面韦爵爷可是正人君子的……

  菜是好菜,酒能助兴,冯新民和韦小宇天南地北地扯着,徐逸秋只是偶尔说一句话,大多数时候都埋头吃饭菜,似乎在期待什么,又似乎在害怕什么,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但她坚决不陪酒。

  冯新民别有用心地要把自己灌醉,所以喝的是白酒,终于在最后一杯喝完后,摇摇晃晃地去了卫生间,一阵呕吐。

  <

  br> 徐逸秋正要过去帮忙,突然发觉自己放在饭桌桌面上的手被抓住了,顿时芳心一荡,看见韦小宇迷离似醉的眼神。

  “姐……姐,你看……我醉了没……有?”

  韦小宇故意舌头打结。

  徐逸秋想抽回手,却力气太小了,她望望卫生间,明知道冯新民故意给他们机会的,却有如做贼般心虚。

  “你别喝了,都喝五听了。”

  她说着,就去夺韦小宇又要仰脖子灌的啤酒。

  韦小宇突然凑到美少妇的面前:“让我喝吧,醉了我才能发……酒疯……”

  “别胡说,我是专治疯病的……”

  徐逸秋说完,便抿嘴笑了,又朝卫生间望了望,妩媚风情溢发出来。

  韦小宇看的眼睛都直了,趁机在少妇脸颊上亲了一口。

  “哎呀……”

  少妇一声惊叫又连忙自己捂住自己的小嘴,见偷袭者坏坏的笑着,她不服气地伸出玉手去拍打韦小宇。

  但韦小宇轻易地就躲开了,少妇无奈,羞涩不禁,执拗的劲头被引发了出来,羞红着脸蛋,妩媚动人,在桌子下面伸脚去踢他。

  韦小宇正愁玩不出花样来呢,没想到少妇如此知情识趣,伸手下去一捞,便将少妇的一条滑溜溜的小腿抄在了手里:“姐,我好喜欢你啊……”

  “瞎说,也不怕闪了舌头……”

  少妇双手撑着桌沿,杏目含羞,扭动着娇躯,将胸前一对高耸的肥兔抖的颤巍巍地跳动着,“放手呢,臭小子,等你冯哥出来不活劈了你……”

  “就不放手,就是粉身碎骨我也浑然不怕的,好不容易才得到呢,我要好好地摸一摸……”

  韦着,便双手抬着少妇的小腿,将她的拖鞋取掉,一只粉嫩的玉足展现在眼前,韦小宇激动的身体都颤抖了。40“别啊,”

  徐逸秋尽管得到了丈夫的怂恿,却也放不下面子跟一个少年几乎是当着丈夫的面打情骂俏,那她岂不是成了放荡之妇了,可小腿被他抬着,玉足正在他的抚摸揉捏之中,这种无边的羞涩是少妇从来没有想到过的,既难堪愤怒,又感觉好生刺激,娇喘都急促起来了,“你再这样,我可要翻脸了啊……”

  “那,我再摸一下好不好,姐,你就答应了吧?”

  盯着少年哀求的目光,俊逸的五官,少妇心软了,也心动了,咬着红唇羞意怯怯地点了点头,见少年顿时细心若狂的痴呆样,少妇感觉自己的身子在颤栗。

  韦小宇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捉着少妇的玉足,充满迷恋地抚摸起来。

  少妇的玉足白皙而娇俏。脚踝盈盈一握,脚背上的血管都清晰可见,与她白皙雪莹的肌肤相映诱人。

  五个脚趾头就像五颗碎玉一般,因为紧张,也也许因为情动,而紧并着,真恨不得含进嘴里好好地吮吸一番……

  “哎呀,不胜酒力,不胜酒力啊!”

  冯新民突然出了卫生间,倚靠在门框上,扶了扶眼镜,眼神涣散地感叹道。

  徐逸秋背对着卫生间,此刻听见丈夫的声音,骨子里的含蓄和礼教观念使得她手脚无措起来,可韦话不算话,对她的玉足摸了又摸,还不松手,羞急的满脸通红,浑身颤栗。

  “冯哥你很棒的,不如我们今天一醉方休好吧?”

  韦小宇将徐逸秋的小足夹在自己的双腿之间,又拧开了一听啤酒,“来来来,冯哥,男子汉大丈夫当作酒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