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05章开明美妇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但韦小宇似乎并没有按苏寒媚的猜想行事,君子一般地说道:“既然我们是姐弟了,等下姐姐出来后,抱抱弟弟好不好,我想把姐姐的体香深刻地印在记忆中好吗?”

  无法拒绝的,苏寒媚一面遐想着被一个少年拥抱的情景,一边猜测他可能的下一步行动,哼,只要穿着衣服了,大天白日的,他能怎样?

  “好吧,你可别再得寸进尺咯。”

  说着,苏寒媚反倒有些隐隐的失落了,哎,人心真是难测啊……

  当苏寒媚走出卫生间时,看到端坐在书桌前的韦小宇几乎要掉出眼珠子的失态表情,芳心一阵得意自豪,白眼嗲道:“臭小子,有什么好看的,没你倩姐姐好看,哼!”

  嘿嘿,姐姐吃醋了嘛。韦小宇颇为诧异,自己也不算什么人中龙,面目还相当稚气呢,虽然英俊不凡,也不至于能让一对各具特色的校花级别的女大学生争风吃醋吧。

  “各有千秋,各有千秋啊!”

  韦小宇赞道,“姐,我给你吹头发吧?”

  只见苏寒媚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肩头上,湿漉漉的,发散着迷人的幽香,野性和清纯共存。

  皮肤白皙而细腻,羊脂般的润滑,几乎吹弹可破。

  笑意狡黠而颇具妩媚,特别是一双瞳子,瞳仁又黑又深,摄人心魂。

  一件半透明的翠绿色背心,宽松中隐约可见其妙曼窈窕的身子,敞开着两颗扣子的胸口,一道若有若无的惹人眼馋。

  是一条黑色的露膝短裙,展露着两条白皙完美的小腿,玉足套着一双人字拖,简约轻快。

  玉臂纤纤,笑容可掬,清新脱俗,好一朵出浴玫瑰。

  “臭小子,别做出这幅色迷迷的样子好不好,真替你丢脸。”

  苏寒媚这话里已经完全透出了将韦小宇看成弟弟的亲近,这也给了她一种新遇亲人的幸福之感。

  “情不自禁啊,嘿嘿,”

  韦小宇按捺住自己躁动的心绪,重新坐下,鼠标一点,笑道,“姐,这是……”

  苏寒媚一看,顿时双颊绯红,却最终镇定自若地道:“有什么好奇怪的,下点视频看看又不是好了不起的事情,你们男孩子看的更多吧?”

  “额,这……”

  韦小宇的利器不起作用了,好生憋得慌,“那你知道我们看了后都会干些什么必要的事情吗?”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苏寒媚走过去,揪住韦小宇的耳朵恨恨地道,“这就是你跟姐姐说的话么,嗯,你连姐姐的便宜都想占,你还想怎样啊你?”

  “哎呀,姐,轻点啊,痛呢,”

  韦小宇在凳子上转过身体,一把将苏寒媚的纤腰抱住了,朝怀里一拉,顿时温香软玉的一具诱人娇躯被他搂了个结实,“姐,你好香啊!”

  苏寒媚竟然没有挣扎,双手端着弟弟的脸颊,认真而羞涩地盯着:“这下满意了吧,臭小子,看你的眼睛就知道你不是个好孩子,说,你跟你倩姐都做了些什么,肯定不是抱抱亲亲这么简单吧?”

  咕噜声响,韦小宇狂吞涎水,抬眼看着脸蛋红润欲滴的姐姐:“姐,你心底是希望我和倩姐都做了什么呢??”

  朱倩倩和苏寒媚的关系相当的好,两人虽然传出不少绯闻,但都是那些登徒子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她们二人还真没有正式谈过恋爱的。

  都是心高气傲的女孩子,家庭条件也不差,如果二人是要真心游戏人生的话,倒绝不乏追求者的,可二人似乎都暗暗叫着劲,真要谈恋爱,也要找一个对方都能认同的对象,难以挑出明显缺点的对象。

  如今听韦小宇的口气,朱倩倩肯定是跟这小子有了什么实质性的进展了,苏寒媚芳心不禁有些

  失落的醋意,哼,没想到老大你居然被一个少年勾引了,我苏寒媚却收他当弟弟,叫你以后叫我大姐,嘎嘎!

  如果,韦小宇听得见苏寒媚此刻的心声,肯定会笑掉大牙的,幼稚啊,女大学生也是幼稚的啊,可女人心海底针,她们自己都搞不懂的,作为男人,特别是他这样贪婪的男子,何必要去搞懂呢,有得好处就行嘛。

  “你们真亲……亲嘴了?”

  苏寒媚仍旧无法相信,高傲自负的朱倩倩能跟这个嘴角两簇绒毛的少年接吻。

  韦道“亲嘴”这个词汇的时候,苏寒媚的娇躯颤荡了一下,不禁笑着反问道:“姐,你说,我要不要承认啊?”

  “扑哧……”

  苏寒媚被韦小宇的古灵精怪逗笑了,玉指在他额头上点了一下,貌似怜爱实则演绎娇嗲地骂道,“做过就是做过了,怎么,不敢承认啦,看不起你了……”

  “嘿嘿,我怕倩姐生气啊不是?”

  “那你跟姐也不老实,就不怕我不理你啦?”

  韦小宇认真地问:“姐,你不会跟倩姐打架吧?”

  “切,你以为你是谁啊?”

  苏寒媚开始试着挣扎了,被一个少年这样搂着似乎不合适,主要还是韦小宇的手在开始朝她翘翘的香臀上进发了,“你要搞清楚呢,你的倩姐是你的大情人,情姐儿,而我可是你的姐姐呢,吃什么醋,嗯,你说要吃什么醋,居然还敢居心叵测地说我们打架,你还要不要脸皮啊?”

  被苏寒媚一阵抢白,韦小宇心花怒放,搂着的手臂不禁紧了紧,感受着姐姐玉体的弹软:“姐,你有没有亲过嘴啊?”

  “有又怎样,没有又怎样,难不成还要找你这个小泼皮教?”

  苏寒媚说完,便发现了韦小宇眼中光芒的变化,变的热灼,亢奋了,才知道自己的魅力在这个少年的眼中已经是难以抵挡的了,她很为满足,连忙转移话题,“说呀,别打岔了,你倩姐怎么就着了你的道儿了的?”

  “额,两厢情愿一见钟情好不好?”

  “才怪,你还有我更了解她呀?虽然她看似平时火辣开放,可等闲之人要占她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呢,说,你是不是用了强迫的手段了?”

  “哪有,你弟弟这么卑鄙么?”

  韦话一点不脸红,动情地说道,“姐,你真好,我今天真幸运。”

  “哼,知道就好。”

  苏寒媚不敢看韦小宇的眼睛了,这小子屁大点人的人,居然甜蜜语用的纯熟,她都有点吃不消了,也似乎明白了朱倩倩落入他魔掌的原因了。

  韦小宇的手开始落到苏寒媚的翘臀上,还没有等他试试手,感受那两团丰圆的弹力,苏寒媚就猛地挣脱了他的搂抱,很自然很惬意地绕过书桌走向窗前,玉手抬起来,撩了撩湿漉漉的秀发说:“小宇,你有了你倩姐,就别来惹姐姐了好吧,姐会看不起你的。”

  韦小宇听得出这话,是苏寒媚的心声,毕竟她并不是一个游戏人生的女孩子,洁身自好了这么多年,可不会轻易地就被自己攻陷城池的,何况还是与自己的好友共享一个小情人这样的荒唐事呢。

  来日方长,哼,韦道。

  他站起身来,走到苏寒媚身边,望着外面三五成群的天之骄子们,男男女女,或者情侣一对对的走过,也要装一会君子弟弟不是:“姐,你毕业后是怎么打算的?据说你老家是西部的,还回老家工作生活么?”

  这个问题,连苏寒媚自己都不清楚。她也深知,虽然上的是师范院校,但她并不会真的去当教师的,何去何从,还不好定论呢。

  听得出韦小宇的话中,除了想跟自己长相厮守的意愿外,还有别的意图的。

  “怎么,舍不得姐啦?”

  苏寒媚给韦小宇绽放一朵恬然的笑

  容,就像真的姐姐那样。

  “难道姐不明白我的心……哎呀,真话啊……”

  苏寒媚松开了揪着韦小宇手臂的手,瞪他一眼:“有些话可不要乱说,姐会生气的。”

  韦小宇看着似嗲非嗲,似怨非怨的苏寒媚,实在按捺不住了,一把将她幽香浓浓的娇躯搂在怀中,就凑到她耳鬓去亲吻苏寒媚的鬓角了。

  苏寒媚震惊于少年的冲动和力量,聪慧绝顶的她明智地选择没有挣扎,还缓缓地环住了少年的身体:“别乱来哦,适可而止啊,你可不要让我们的姐弟之缘这么短命哦……嘤咛……”

  韦小宇吻上了苏寒媚的两片柔软香甜的樱唇,立刻感受到怀中玉体的颤栗和挣扎。

  嗡……苏寒媚在樱唇被吻的瞬间,就羞涩不堪地闭上了眼眸,脑海里一片混沌不清。

  这一刻,她似乎等待了许多年,却又发生的这么荒唐,才认了一个弟弟,就被夺走了初吻,更令她心酸难平的是,这少年的嘴唇还亲吻过自己的闺房密友朱倩倩啊,她的人生中,什么时候有过与人分享男人的计划啊?

  但她无力挣扎,双手撑着少年结实如山的胸膛,却推不动分毫,她感觉自己的贝齿都在战抖了。

  “唔……”

  她在嗓音里呢喃,一双玉手开始轻拍韦小宇的脸颊,祈求放过她娇嫩的唇瓣。

  少年如此强壮,搂的她骨头都酥了,胸口一对肥美的玉兔紧紧地压在他胸口,都呈扁圆型了,有些令她窒息。

  更撩拨她心扉的是,上顶着一根坚硬的棍子,像铁钎一般,但她知道那不是钢铁的材质,而是肉充血而铸成的利器。

  男人那东西真是奇妙啊,随时带着这么一条硬邦邦的别扭的东西,多不方便啊!呸呸呸……自己都想什么去了,难道自己被一个少年轻薄着就诱发了春情么?还是因为朱倩倩捷足先登后感到的丝丝怨气呢?

  韦小宇已经接吻n多次了,自以为颇有经验了,他明显感受得到怀中玉人还从未被亲吻过嘴唇,便有心调教御姐了。

  含着御姐的两片娇嫩柔软樱唇轻柔地吮吸,一番后,感受着她娇喘的急促,鼻息的烫热,任人品尝的欲拒还迎之后,便伸出舌头,准备撬开御姐的贝齿,进行更加深入的尝试,初试亲吻的御姐一定是抵挡不住他的侵犯的。

  但计划是完美的,过程却是艰辛的,他好一番挑逗亲吻之后,御姐虽然反抗不是那么热烈了,似乎有被融化的迹象,却绝对不启开贝齿,哪怕是一点点。

  这让他有些难堪,同时也知道苏寒媚的坚贞和矛盾,更令他愿意珍惜了。

  啾啾,他品尝着苏寒媚的下唇,近距离地看着御姐闭着两双,长长的睫毛颤抖着,娇美的鼻翼也在翕张着表达心颤,粉脸已经完全酡红,情潮已经被诱发了。

  他突然用一只手按在了半醉半醒之间的苏寒媚的胸口,握住了右胸那一只坚挺的玉兔,手感真是销魂之极,欲罢不能啊!

  “嗯……啊……”

  苏寒媚似乎被从梦中惊醒了一般,开始奋力挣扎,却发现自己的反抗是那样的苍白无力,既不想被小色狼占去更多的便宜,又有些迷恋这样的新奇尝试,坚决地别开脸蛋,“别……小宇……别这样……我是你姐啊……”

  “姐,再让我摸一下好不好?”

  韦小宇馋着脸央求道。

  “不可以的,”

  苏寒媚一双春水荡漾的眼眸纯真地盯着韦小宇的眼睛,有激动,有兴奋,有第一次尝试接吻和被占去便宜的羞涩,但笑意却是很明显,又难猜,“你这个小家伙真是坏透了……”

  当当当,门突然被敲响了,同时传来愉悦兴奋的一个女中音:“媚儿,媚儿你在吗,哈哈,妈妈来看你了,开门啊,人家说你在呢?”

  屋子里相拥的两人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

  过来,都愣愣地盯着对方,苏寒媚猛地推开韦小宇,手足无措地看看书桌,又检查香榻,确定其实并没有什么好掩饰的,才狠狠地瞪了韦小宇一眼低声警告说:“我妈妈来了,你小心点,不然,我可要跟你翻脸的啊!”

  “好好好……”

  韦小宇背上也起了一层毛毛汗,太离奇了,怎么她母亲来了事先连个电话也没有啊。

  苏寒媚是真的措手不及,完全没有经验,也许是因为母亲的大驾光临给她惊喜,她是真惊喜了,亲人的临近,她哪里还能发挥超高的智慧呢?

  门一开,苏寒媚就扑进了一个丰美美妇的怀中,母女俩紧紧相拥着,互道问候,声音哽咽而感人泪下。

  韦小宇看的真切,这个美妇的姿色绝对不输于自己的母亲陈飞扬,只是身材略微娇小一些,好似西部天府之国的平均身高限制吧。

  而且他还敏锐地看出了美妇最吸引人的地方,便是那一双跟苏寒媚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眼眸,又黑又神,充满着精明的狡黠,摄人心魂。

  突然,韦小宇发现一道玩味的目光在审视自己,连忙定睛一看,才发现美妇身边还站着一个中年男子,器宇轩昂,老成持重,望而心生忌惮。

  擦,这该不是苏寒媚的父亲吧,韦小宇头皮发麻,有这样的父亲,韦小宇想要浑水摸鱼摆明车马进攻苏寒媚,恐怕就是天方夜谭了,年龄绝对是一大障碍,甚至是越不过去的鸿沟。

  “好了好了,臭丫头放假都不回来,现在又这么动感情了,假惺惺的,咯咯……”

  美妇扶着女儿的香肩,左右看看,玉手很纤细很娇小,替女儿揩着泪水,一边打趣,看得出一定是一个性格开朗的美熟妇,眼眸似乎朝韦小宇瞄了一眼,并不停留,“还不跟你舅舅打个招呼?”

  中年男子便笑吟吟地盯着外甥女。

  苏寒媚忸怩地叫了一声“舅舅”便领着舅舅和母亲进了宿舍,似乎才发现韦小宇的存在似的,纤手一挥:“你走吧。”

  韦小宇尴尬地看着美妇和中年男子审视地盯着他打量,搓搓手腼腆地打招呼:“叔叔阿姨好。”

  美妇跟她兄弟对视一眼后,朝韦小宇勾勾手指头,朝外面走去:“小伙子你来,阿姨问你几句话。”

  “妈——你干嘛啊,这家伙是我的家教学生呢。”

  苏寒媚说完,便对韦小宇斥责道,“今天不辅导了,你赶快走吧。”

  “好好好,我懂的。”

  韦小宇跟着美妇屁颠屁颠地朝宿舍外面走。

  美妇回头朝女儿笑问道:“这——家——伙?咯咯……”

  韦小宇心底不得不感叹,这母女二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苏寒媚说话似乎故意留下玩味的破绽,而母亲也敏锐地就抓住了这点破绽。

  跟着美妇,嗅着楼道里飘散的幽香,韦小宇居然没有发现苏寒媚跟出来解释,这让他怦然心动了,刚才那一吻,价值千金啊,如果刚才那一捏再彻底一些的话,就更保险了,嘿嘿……

  “刚才你们接吻了?”

  楼道的尽头,美妇开门见山地问道。

  韦小宇惊的冷汗涔涔,这都什么人啊,这也看得出来的吗?

  “两人都红着脸,嘴唇略微干燥红润,做贼心虚的表情,还锁着门,小伙子你此刻的反应,都说明了阿姨没有猜错,对吧?”

  美妇分析的头头是道,不容韦小宇丝毫反驳狡辩。

  韦小宇张口结舌,发现自己口干舌燥。

  “阿姨又没有要棒打鸳鸯的意思,你别害怕。”

  美妇笑道,玉手抬起来撩了一下鬓角垂下来的碎发,贤淑风情尽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