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04章御姐心扉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白,真白啊,嫩的令人心颤。韦小宇被白色的胸罩兜着的一对粉嫩白皙的玉兔晃的眼花缭乱,淡淡的乳香钻进鼻孔,渗进脑海,他有些晕眩了。

  “臭小子,看什么呢?”

  苏寒媚突然发现自己这个学生弟弟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顺着他的目光,才发现自己露了春色,顿时羞窘,却不好大声呵斥怒骂,恨恨地颇有御姐风范地低斥一声以示警告。同时,伸出纤纤玉指,在他脑门上点了一下,说不出的嗲怒羞嗔。

  “嘿嘿,”

  韦小宇摸摸脑袋,讪笑着说装稚嫩,“姐姐发育真好……哎哟……”

  他话没说完,苏寒媚在他后脑勺上一巴掌,将他的脸拍到了书桌上:“小小年纪就色迷迷的了,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我错了……”

  韦小宇偏着脸瞅着羞怒的韦小宇,目光控制不住地又落到了苏老师的胸口,那里因为苏老师的羞怒而剧烈起伏着,两只玉兔上下移动的神态,实在是耀眼啊。

  苏寒媚见他的眼睛还是死性不改,英俊稚气的面孔虽然带着色色的光芒,却一点都不讨厌,甚至还撩拨的她心扉起了涟漪,异样的浮动着,不禁暗嗲自己心理不健康,连一个少年男孩也在乎了。

  “知道错了还看?”

  苏寒媚又伸手要去拍他的后脑勺。

  “姐姐,你真美,我,我忍不住嘛……”

  苏寒媚被韦小宇大胆的赞美撩动了虚荣心,虽然羞涩,却也憋嘴露出自得的神情来,白了韦小宇一眼:“哼,屁大点孩子,懂得什么美不美的?”

  “咦,姐姐这话我就不同意了,”

  韦小宇装着煞有介事的样子,认真地说,“我见过的漂亮女子不少了呢,可能像姐姐你这样让我挑不出一点瑕疵缺陷的还真是第一次呢,要不是跟姐姐你还不太熟的话,我肯定都要傻眼了……”

  “扑哧……”

  听韦八道,苏寒媚的虚荣心得到了最大的满足,但必须要表示出一点愠怒来才行的,伸手揪住了他的耳朵嗲道,“傻眼呢,你傻眼给我看看呢?”

  韦小宇正想听这话,立刻目露馋色,舌头都吐出来了,而且还一溜口水顺便淌了出来,嘴里痴呆地发生“呵呵”的声音,十足的馋虫一条。

  “丑死了……”

  苏寒媚说时,一脸的满足,一脸的羞涩,十足的嗔态万端,松了他的耳朵,腰肢一扭,背转身去掩饰失态,“你好好看看我的备课,等下我出来后要考你的哦,不然,真收拾你。”

  韦小宇见苏寒媚扬了扬粉拳,嘿嘿笑道:“嘿嘿,姐姐,要不要我帮你搓搓背啊?朱老师她……呃,我学习。”

  “臭什么?”

  苏寒媚何其聪明,怎么会听不出这小子半截话,回转身来追问他,“朱老师怎么啦,你可不要跟我说朱老师让你搓背了哦,哈哈哈哈……”

  看,腐女本质暴露了不是?

  韦小宇很为自己出卖朱倩倩是企图得到苏寒媚而感到羞愧,但面前如此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又怎么能轻易地放过啊?

  “这个……不能说的。”

  韦小宇暗骂自己卑鄙,这算是完全出卖朱倩倩了,换取苏老师的好奇心。

  “快说快说,”

  苏寒媚一边震惊于韦小宇小小年纪就懂得故作神秘套取更大收获了,一边确实又按捺不住好奇心,伸手又要去揪韦小宇的耳朵,“你可别给我使坏,更不许恶意污蔑你的朱老师。”

  韦小宇左躲右闪,最后跳起来倒到苏寒媚的床上左支右绌:“姐姐别问了,真别问了啊,我错了,我不该说漏嘴啊,朱老师肯定要修理我的啊……”

  苏寒媚更好奇了,甚至都想到了朱倩倩是不是跟这个坏小子有了什么实质性的越礼了,也不在意韦小宇就半躺在她的香榻上,扑过去,一手撑在他的胸口上,一手执拗地要揪住他的耳朵:“你故意的是不是,朱老师怎么可能让你搓背的,你故意污蔑她的是不是,嗯?老实承认,是不是朱老师对你太凶了,你这么污蔑她的?”

  韦小宇此刻大鸟都立起来了:“没

  有没有,确实没有,她还给我做饭了呢,手艺真是没的说呢,姐姐,你不要逼我了,我啥也不会说的,我可不会污蔑朱老师呢……”

  苏寒媚作为新时代的女大学生,御姐风范虽然比不上朱倩倩,但从未谈过恋爱的她,内心怎么没有一点男女有别授受不亲的渴望呢,虽然韦小宇只是个少年男孩,但她密切地注意到了他裤裆撑起来的丑陋帐篷,心扉怎么不荡漾?

  反正大家都装傻,不信这厮会点破。她小手撑在韦小宇胸口,明显地感觉得到那胸口结实的胸肌隆隆,目光邪恶贪婪,明知道他的眼睛朝自己下倾身子而敞开的领口里张望,她非但没有厌恶之感,反而有种异样的刺激欲罢不能。

  “那你说不说?”

  苏寒媚揪不到韦小宇的耳朵,小手便转向了他的肚子准备挠他。

  韦小宇求之不得呢,看着校花御姐绯红的脸蛋,胸口衣襟里粉嫩白花花的一片,特别是两只俏生生的玉兔抖动荡漾的春色,不禁鸡动非常:“真不能说啊姐姐诶,你饶了我吧……哎呀呀别挠别挠,好痒好痒啊……”

  “说不说,说不说?”

  苏寒媚有一种错觉,这就是自己的弟弟,她有权力“收拾”他,就连自己胸口的美好春光曝露了都不在意,反而有一种莫名的亢奋。

  “不能说不能说啊!”

  韦小宇一边无力地反抗着,一边将苏寒媚的小手朝下面推去,他感觉得到自己的大鸟已经无比饥渴地在等待着苏寒媚老师玉手的抓捏了。

  太无耻了啊,自己是见不得漂亮女子了,一个个的都想得到人家。

  苏寒媚感觉自己的小手挠着挠着就离韦小宇的帐篷越来越近了,心底一个声音在阻止她说“不能当女流氓啊”另一个声音又在怂恿着她“摸一摸,就摸一下,反正是无意的”“说不说?”

  苏寒媚明显听得出自己的话已经毫无滋味了,毫无新意了,似乎纯粹就是在为了捉住那一条挺立的“柱子”体验手感一般。

  “姐,别挠了求你了,”

  韦小宇不易觉察地将身体朝上移了移,毫不掩饰地盯着近在咫尺的两只粉嫩玉兔的浑圆和乳香,舔了一下嘴唇,“姐,你真美……”

  苏寒媚听他赞美,却看见他眼睛盯着自己的粉乳,心底又好气又好笑,这厮一点都不顾忌了哈,自己是当姐姐的还能弱了他么?

  “美需要你说么?”

  苏寒媚再次为自己鼓足了勇气,小手终于碰到了那直挺挺的坚硬棍子,脑子一热,居然问出了一句天真无邪的话来,“你这里藏着什么东西?”

  韦小宇的大鸟被貌美如花的校花碰了一下,身体正在颤抖,没想到大鸟立刻被握住了,连他这样邪恶的人都震精不已。

  嗡……苏寒媚脑海里顿时一片惊涛骇浪,天啦,这小孩的鸟鸟这么大啊?

  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女大学生,她见过很小的男童的鸡鸡,也在上看到过成年男人的鸡鸡,却从来没有见过用手触摸过,更没有见过实体。

  但手中的这一条少年的鸡鸡几乎隔着裤子都把握不住的粗大,而且如此坚硬,堪比钢铁,这要是刺入女人的身体,该是怎样的难受啊?

  苏寒媚脑海里电光石火地闪过许多念头,却没有惊惧地松手,反而镇定地红着脸质问韦,不说我就不松手了!”

  “额……”

  韦小宇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姐姐,你……能不能撸一撸啊?”

  撸管,这个词汇苏寒媚当然懂的,但从一个少年的嘴里说出来,而且他还是自己的家教学生,就显得实在太过分了。

  “我折断你这个小色狼的……”

  苏寒媚羞愤不禁,小手用力地扳折手中的钢枪,尽管她几乎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手中钢枪依然故我。

  “哦……好舒服……”

  韦小宇双手抓着床沿,一幅十分享受的样子,“不过,姐姐,不是你这样撸的,是上下……套……弄……哦……”

  天啦,自己都在干什么啊?苏寒媚已经无法原谅自己了,猛地松手,转身,朝自己的衣柜走去:“电脑上的东西你先看看,等我出来我要考你的。”

  “姐姐,别啊,别走啊,我好难受……”

  韦小宇跳起来就要去追。

  苏寒媚转身冷眼盯着他:“够了啊,韦小宇!”

  韦小宇确实还不太了解苏寒媚的性格,但她绝对是一个说一不二的御姐,这个他心底还是有谱的,不敢造次,揉了揉裤裆:“好吧,姐姐你快点啊。”

  “真丑……”

  苏寒媚说完,颇为深意地白了他一眼,从柜子里取出换洗衣服进了卫生间反别上门,立刻背靠着门板长长地舒气。

  脸颊火辣辣的,酥胸起伏剧烈,两条长腿还是战抖着,似乎的尽头也是一片湿热……

  韦小宇哪里有心情看什么教案,直接进入了“我的电脑”每个硬盘都查看了一番,并没有什么期待的东西,有点失望。

  还不死心,又在“我最近的文档”里看了一下,顿时收获颇丰。

  其件,分别是“小狐仙丝宝”“吉林夫妻”和“上海吧门事件”韦小宇曾经浏览h站的时候,看到过这几个视频的,焉能不清楚这几个字眼所代表的内容?

  他点开准备看时,才发现文件已经不存在,已经删掉了,不过这也算是有力的证据了。

  他如获至宝,在宿舍里走来走去,思考着等一下苏老师出来后怎么利用这个新发现。

  他将耳朵贴到卫生间的门上倾听,只听得里面哗哗的水流声,想想作罢,先不打搅苏老师沐浴更衣了,还拍没有机会么?

  但没想到里面苏寒媚说话了:“臭小子你在干嘛?”

  韦小宇一愣,朝门框下面望去,一道小小的缝隙,一定是自己的身影暴露了自己的。

  他讪笑道:“咳咳,姐姐,我看累了,休息一下嘛,要不要我帮忙啊?”

  “你就油嘴滑舌的,不怕我跟你妈妈告状?”

  “这不是正常心理么?”

  韦小宇侃侃而谈,“你想啊,姐姐你这么漂亮,身材也绝对一流,稍微懂事的人都会忍不住的啊,再说了,我这个年龄正是对女孩子身体感兴趣的时候,很多懵懂,很多好奇都得不到答案,所以我这样的行为也不算变态吧,哪个少男少女的在青春期没有这样的性萌动啊,你说是吧?”

  “我算是服了你了,”

  苏寒媚哭笑不得,又心旌摇曳,轻柔地搓着酥胸,感受着玉兔的坚挺和润滑,“真不知道你是在替自己辩解还是装纯洁无辜,我看你就是个小坏蛋,小色狼……”

  “咳咳,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啊,姐姐,你不知道你有多漂亮,多迷人……”

  “你给我闭嘴吧你,”

  苏寒媚让一个少年夸的都羞涩不堪了,所谓“无利不起早”自己坦然接受了这些夸赞后,岂不是要做好被他占便宜的心理准备了,再怎么说自己也是老师,大姐,被一个少年玩的团团转颜面何在,“别站外面了,你不嫌害臊我还不自在呢,我可是你的老师,真不知道你家怎么教你的。”

  “嘿嘿,姐姐,让我给你搓搓背吧,我手艺可好了,再说了,弟弟帮你搓澡,肯定有益你的身心健康的,尤其对皮肤很好。”

  “滚!”

  苏寒媚受不了这厮的扰了,拍着门板,含羞不禁,“真没有想到你这么色,可以想象朱老师不知道被你气成什么样了?”

  “朱老师才不会呢,哪像你这么不近人情啊,倩姐对我可好了……”

  “哼,怎么个好法,你说出来,”

  苏寒媚居然没由来的一阵醋意了,“你只要不添油加醋给自己戴高帽子,她怎么对你好我也对你怎么好,哼?”

  韦小宇激动了,亢奋了,欣喜若狂了,抓耳挠腮:“当真吗?那你得首先答应做我姐姐才行,还叫老师多别扭啊。”

  “……”

  苏寒媚犹豫了一下应道,“好吧,你本来就只能做我弟弟的,多个弟弟又不吃亏。”

  切,不让你吃亏那就是我吃亏了,韦小宇心道,然后清清嗓子叫道:“媚姐,我……”

   

  ;“不行不行,太难听了,叫苏姐。”

  “不行,苏姐太疏远了,那我直接叫姐姐好了。”

  “随你了,说吧,你倩——姐怎么对你好了?”

  苏寒媚故意把倩姐两个字咬的很富有意味。

  “咳咳,”

  韦小宇考虑怎么个给倩姐抹黑,“倩姐给我做饭……”

  “切,做饭有什么了不起的。”

  “额,姐,你是想要听更劲爆的内容啊,嘿嘿,你真坏……”

  “要死了,你这家伙,”

  苏寒媚要不是光着身子,都恨不得开门教训韦,敢做不敢说了啊?”

  “姐姐,嘿嘿,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姐姐,我回去跟我妈说,以后你就是我的姐姐了好不好?”

  想到那个高贵不可方物的美妇,苏寒媚都有点相形见绌之感,并非她的相貌五官比不上陈飞扬,但陈飞扬身上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气质,是她这个青涩的大姑娘所不具有的,也许,多少年后,才可以历练出来媲美陈飞扬吧。

  “不要岔开话题。”

  她说。

  “额,这个……那个……”

  出卖倩姐实在太不地道了,韦小宇犹豫不决,也是故意吊新姐姐的胃口。

  “哼,臭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吧,你说出来姐我马上给你‘好处’。”

  韦小宇顿时做出了决定,他当然不会轻易相信人精一样的苏寒媚会给他什么满意的“好处”了,但以此以后就可以更多的索取了嘛。

  “倩姐熬不过我,给我看胸了。”

  韦完,便在心底祈祷:倩姐,你可别怪我无耻啊,我是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出乎韦小宇意料的是,苏寒媚并没有多大的惊讶,反倒醋意浓浓地鄙夷道:“切,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呢,牛就爱用那两团大东西到处炫耀,好了,你看教案吧,我洗澡了。”

  “啊,姐,你可别这么说倩姐啊,该不是你嫉妒了吧,嘿嘿?”

  “我需要嫉妒吗,你也太小看你姐了,”

  苏寒媚被自己如此顺口地以“姐姐”自居感到别样的舒服,低头望着自己水珠密布的雪白优美胴体,不无自豪地说,“大胸有什么好,过几年还不是要下垂?胸美最好还是轮廓……呸呸呸,跟你说这些干什么,小屁孩啥都不懂呢,咯咯咯……”

  “是啊,我是不懂啊,就是需要姐姐你教授我这些知识呢,”

  韦小宇本来很不服气的,但为了取得更大的胜利,不得不装纯洁,“姐姐刚才不是说有好处的么,可不能赖账啊?”

  “有吗,我说过吗,无凭无据可不要瞎说坏我名声,咯咯……”

  50韦小宇一点也不气馁,轻易得到的东西是得不到珍惜的,何况御姐如此美貌无双呢。

  “那我去别的宿舍多找几个姐姐来作证好吧?”

  苏寒媚明知道这小子是吓唬自己的,但自己却忍不住羞慌起来:“好好好,你可别出去,姐的名声就毁了,说吧,想要什么好处?”

  她猜到韦想进来给她搓澡的,自己自然是要一口回绝,那么他再提出给他看看胸呢?苏寒媚双手托着自己的一对玉兔,自己都有些爱不释手了,还真不知道那小子会不会流鼻血呢……

  哼,最多,最多就是让他隔着衣服摸一下。但这个念头一出来,苏寒媚就是一阵心慌意乱,姐姐和弟弟之间能这样么?

  但韦小宇似乎并没有按苏寒媚的猜想行事,君子一般地说道:“既然我们是姐弟了,等下姐姐出来后,抱抱弟弟好不好,我想把姐姐的体香深刻地印在记忆中好吗?”

  无法拒绝的,苏寒媚一面遐想着被一个少年拥抱的情景,一边猜测他可能的下一步行动,哼,只要穿着衣服了,大天白日的,他能怎样?

  “好吧,你可别再得寸进尺咯。”

  说着,苏寒媚反倒有些隐隐的失落了,哎,人心真是难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