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03章姐姐发育真好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一夜,注定是一个疯狂的夜晚。

  天时地利人和占全了,叔嫂之间激情荡漾地演绎了大半夜荒唐不堪的欢爱之歌。

  而在西京市警备司令部住宿院的一栋雅致宿舍里,女少校陈飞彤丰美火辣的高挑胴体,躺在温水徜徉的浴缸中用自己的纤细灵巧的手让自己腾飞欲仙,又辗转到床上飘飞了两次,才倦意袭来,沉沉睡去。

  这都是那个邪恶的小家伙害的。清晨准时醒来,陈飞彤略有酸累,禁不住坐在床上恨恨地腹诽自己的侄子……

  “阿嚏!”

  韦小宇打了个喷嚏,逗的身边慢跑的顾嫣然咯咯娇笑,他可不知道是自己的小姨在“念叨”自己,却被小青春勃发的笑容迷住了,贼眼四处张望一番,立刻拉着青春美少女的小手,钻进了一片景观竹林深处……

  等韦小宇过足了手瘾,顾嫣然已经软成了一滩烂泥般地倚靠在他身上,娇喘着嗲道:“哥哥,我都想要了……”

  韦小宇心中感动,却不敢这样就吃了小,那就实在太禽兽了,养成计划起码要过个年把才能品尝禁果的嘛。

  被小的话逗的浑身不安,他连忙安慰道:“妹啊,这话你可千万别再说了,你才多大啊,哥哥刚才那样已经是勉为其难了,可别让哥哥再负罪太深了啊,知道吗?”

  “哥哥真好,”

  顾嫣然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狡黠,“可人家就是忍不住了嘛,怎么办呀?”

  真是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小妖精啊,韦小宇紧紧地搂着她瘫软青春的小娇躯,一只贼手又习惯性地从她腋下穿过去握住了右胸乳鸽,轻柔地捏握着:“要不,等有机会了,哥哥教你一套手法,帮你度过难受的日子好不好?”

  “好啊,那哥哥能不能透露一点点啊,我好期待的呢。”

  顾嫣然眼里仍旧是无邪的狡黠。

  韦小宇似乎从眼里猜到了什么,忽然感觉自己反而在被挑逗调戏一般,不过他不想揭穿她,这样情投意合的甜蜜语互相挑逗和谐有爱的关系,可是需要好好享受的。

  “额,好吧,”

  韦小宇整理一下思路,望着清纯娇美的脸蛋,感觉自己十分的邪恶,“妹,知道自慰这个词不?”

  “咯咯咯……”

  顾嫣然眯笑如花,一双白皙纤细的柔臂环绕着哥哥的身体,吐气如兰,媚眼如丝般妩媚,“嗯……知道的……哥哥再用点力嘛……”

  韦小宇被挑逗的肝火呼呼直冒,才露尖尖角的乳鸽被他硬生生地捏成了一团,喷气如火:“妹,你可不许再这么冒险了,哥哥可不是什么好人啊,忍不住吃了你的话,你妈妈恐怕会阉了哥哥的呢……”

  “咯咯,哥哥,你也难受么?”

  顾嫣然笑的媚态尽显,狐媚之质已经初露峥嵘,一只小手放到了韦小宇的大腿上,轻柔地朝上抚摸着,朝那隆起的搭帐篷靠近,“那就吃了嫣然嘛,嫣然反正都是哥哥的,好不好?”

  韦小宇真是受不了了,光天化日之下,旭日初升,清晨的空气明媚又清新,自己却被一个小狐狸逗引的欲罢不能了,真是惭愧啊!

  他眼睁睁地看着小的玉手顺着他的大腿朝他的短裤进发,心底直祈祷快点快点,帮哥哥缓解一下邪火,但小狐狸似乎猜到了他邪恶的心思,就不让他称心如意,又伸到了他的另一条大腿上了。

  这小妖精可没有被原始的烧坏脑子呢,贼精贼精的,韦小宇反而是在被她调戏,连忙站起身来,正经地朝周围望望:“咳咳,好了嫣然,我们回去吧,我还要去中北师大上课呢。”

  “咯咯……”

  顾嫣然挽住他的手臂,将小娇躯紧紧地靠着他,小声羞道,“哥哥,妈妈昨晚跟我说到你了呢……”

  “啊,是吗,都是怎么说的啊?”

  韦小宇的眼睛从公园一侧的葡萄架下收回来,那里有一具令

  人喷血的身影,冰山美人。

  “哥哥真想听么?”

  顾嫣然密切地留意着韦小宇的神情反应。

  “哥哥未来丈母娘的评价,你说我想不想知道啊?”

  “害不害臊啊,谁是你未来……丈母娘啦,哼!”

  顾嫣然撒开韦小宇的手臂,修长紧绷的身子蹦蹦跳跳地朝竹林外面跑去。

  这小,啧啧,浑圆上翘,真恨不得搂进怀里好好地蹂躏一番。韦小宇跟出去,朝冰山美人张望着。

  冰山美人当然一直就在关注着他,虽然没有亲眼看到韦小宇在竹林里跟小都干了些什么勾当,却不难猜到几分,心底略略升起醋意,但她冰山般的脸蛋上却没有一丝表示。

  她正压着腿,一条长腿搭到葡萄架的水泥立柱上,两腿成一字型展开,琼鼻尖贴到膝盖上,将身体的韧性展示到了极致。

  陈若烟头上扎着一个白色的发箍,加上马尾辫,看起来清爽干练又青春洋溢。

  肌肤白皙如雪,袒露出的玉臂和小腿,紧绷纤细,线条柔美性感。

  玉脖细长,穿着一件黑色的女式紧身背心,臂的细,胸的丰,腰的纤,都彰显的淋漓尽致,玲珑浮凸的身段让人垂涎三尺。连周围那些装模作样舞剑的老大爷们也心神不宁。

  穿着一条黑色的丝绵紧身三分裤,将她女人的完美特征勾勒的令人喷血。

  平坦的,纤细的蜂腰,浑圆高翘的玉臀,健美浑圆的大腿,还有那惹人无限遐想的三角禁区,以及那裆部微微隆起的一只小丘,偶的神,韦小宇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冰山美人佯装目不斜视,却对韦小宇那厮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见他望着望着险些摔倒,冰美人的芳心不禁一颤,抿笑着背转了身,腰肢一折,上身下俯,一双手掌轻易地就平贴在了地面,从朝后望去,那厮立刻弓着身子跑了,冰美人清晰地看见了他隆起的裤裆。

  小混球……冰美人在心底柔柔地嗲骂道……

  韦小宇和顾嫣然出了电梯,正好遇到冯新民和徐逸秋夫妻要出去。

  “小宇,锻炼啊?”

  冯新民热情地走过来,镜片后的眼睛却很是打量了一番韦小宇身边的绝美小。

  “是啊,冯哥你们这是要出去么?呵呵,周末了,也该出去浪漫浪漫了。”

  韦着,眼睛溜到了徐逸秋的脸上,似乎看到邻家少妇微红的脸蛋别了开去,又似乎她还有些慌乱的紧张。

  “呵呵,小宇就爱开玩笑,这位小美人是?”

  冯新民扶了扶镜架。

  “我叫顾嫣然,住这里,”

  顾嫣然不等韦小宇介绍,大大方方地自我介绍起来,玉指指着自家大门,“哥哥姐姐好,大家邻居以后请多关照。”

  “哈哈,必须的必须的!”

  冯新民笑起来。

  徐逸秋也抿笑着微微倾身去拉顾嫣然的小手:“嫣然嫣然,这名字起的这么好,真贴切,我姓徐,你以后叫我徐姐吧。”

  “我姓冯,你和小宇一样叫我冯哥就成。”

  冯新民说完,将视线落到韦小宇脸上,有些踌躇地说,“小宇,晚上没事吧,到冯哥家吃顿饭可好?尝尝你嫂子的厨艺。”

  韦小宇立刻察觉到徐逸秋娇躯微微一颤,盯着她的眼睛等她邀请,女主人没有表示的话,他怎么好打搅呢?

  “没事你就过来吧,”

  徐逸秋邀请的有些生硬,却又对顾嫣然说出了一句让韦小宇沮丧的话来,“嫣然也来吧,人多热闹呢。”

  冯新民稍稍一怔,便也开解了,妻子的矜持和守礼曾是他骄傲自豪的特质,但他现在却希望她开放一些,甚至放浪一些,哎,自己是不是已经失

  去了自我了啊?跟那些出卖灵魂的混蛋有什么区别?哎……

  回到家里,听见卫生间里是水流声哗哗作响,厨房里也有声音,看来舒嫂子在做早餐,而潇嫂子也刚回来了。

  他来到卫生间门口,朝里面打招呼:“潇嫂子,回来啦?”

  “哼!”

  腾潇重重的不满。

  “咳咳。”

  韦话了,搓着手溜进了厨房,立刻有一把勺子伸到他眼前。

  “你给我老实点,过去了的事已经是云烟了,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滕舒严肃地说完,便转身用勺子往碗里舀粥,完全与昨晚放浪索求的欲女不搭边了。

  韦小宇似乎被当头一闷棍,张口结舌,心如刀绞。

  盯着舒嫂子半透明裙装里隐约可见的妙曼胴体,几个小时前两人还欢爱款曲,琴瑟相依,转眼就翻脸不认人了,这太让他难以接受了。

  “嫂子……”

  “闭嘴,我还算是你嫂子么,你好意思叫,我还没脸答应。”

  韦小宇眼眶里都渗出了泪花,颤抖着退出了厨房,回到自己房间,眼泪便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他钻进浴室,让水流猛冲了一阵,感觉好多了。设身处地为舒嫂子想想,她的压力何其之大啊!

  慢慢来吧,韦小宇穿戴好,无声无息地出了门,见舒嫂子在饭厅吃饭。

  看着嫂子冷艳肃穆的神情,他一阵心痛,呐呐地说:“嫂子,我去上课了。”

  “不吃饭了?”

  滕舒盯着他看了二秒钟,见他眼圈红红的样子心里一酸,“去吧。”

  韦小宇呆了几秒钟,毅然出了大门,打车直奔中北师大,却不知道腾潇出了浴室后,看见姐姐在饭厅哭的柔肠寸断……

  周末,进入校门还算顺利。

  走在大学校园里,而且是师范院校,女生居多,韦是看花了眼,倒很是憧憬以后的大学生涯了。

  凭着记忆,他很顺利地找到那栋女生宿舍楼下,正好碰上苏寒媚。

  “咦,你不是那晚送倩倩回来的孩子吗?”

  苏寒媚见韦小宇走到她跟前却不说话,便问他。

  韦小宇一滴汗:“苏老师,我就是韦小宇啊。”

  “啊,额,不会吧?”

  苏寒媚有点难以转换过角色来了。

  “可不就是我么,难道朱老师没有跟你说过?”

  韦小宇笑道,开始不动声色地打量起苏老师来。

  苏寒媚明显在晨练才回来,手中提着一只暖水瓶,装扮十分清新迷人。

  看得出,她平时都是披肩长发,因为晨练,所以束起来系了一个马尾辫,青春洋溢,凸显出脖子白皙细长,锁骨窝更是迷人垂涎。

  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胸口还有“放飞理想”的字样,虽然规模不算很夸张,却看得出滚圆滚圆的两只玉兔藏在里面,随着她微微的动作,都会轻柔地跳动。

  韦小宇暗暗地咽了口口水。

  苏寒媚穿着一条露膝的黑色短裤,两条雪白的小腿在晨光中很夺目,很耀眼,她身边走过的男生们无一不偷偷打量,面露馋色。

  脚上是一双白球鞋,不穿袜子的时尚造型,这让韦小宇禁不住开始猜测鞋子里的一双玉足来……

  “好吧,跟我上去吧,正好她们都不在,你吃了早餐么?”

  苏寒媚问。

  “吃过了。”

  韦小宇只能这么回答,然后去“夺”苏老师手中的

  暖水瓶,“苏老师,我来帮你拿吧。”

  “又不重,好吧。”

  苏寒媚见韦小宇坚持,女孩子特有的被侍候的心理作祟,便给了他,但似乎这小子的手指在自己的手心挠了一下,苏寒媚连忙查看韦小宇的表情,并无异样,这才打消了疑虑,“看不出你小小年纪已经会献殷勤了呢,呵呵。”

  “呵呵,妈妈教的好啊。”

  韦小宇嗅到苏老师身上散发出来的淡雅芳香,还有些晨练后的香汗味儿,不禁一阵迷醉,这是真实的味道,少女的体香。

  苏寒媚回头认真地望了一眼自己的学生,笑了笑没有说话:油嘴滑舌,可不是什么好孩子。

  宿舍走廊上,苏寒媚的很多同学看见她身后跟着一个年少俊逸的男孩子,都纷纷跟她打招呼,问这是谁。

  “我弟。”

  苏寒媚开始的时候还不太习惯,最后见大家羡慕的神色,便也坦然起来,人都是有虚荣心的嘛,哪管你是不是校花呢。

  进了宿舍,一股闺房幽香弥散开来,韦小宇沉浸其中,顿时心情舒畅,不太安分起来。

  “姐,别的姐姐呢,朱老师呢?”

  韦小宇放下暖水瓶,甚至还拉开卫生间的门朝里张望了一下,好像他的朱老师在蹲厕所一样。

  “叫我老师。”

  苏寒媚抿笑道,嘟着小嘴的模样十分好看。

  “嘿嘿,姐姐刚才都承认我是你弟弟了,再说,老师哪里有姐姐亲近一些啊是吧?”

  韦着,对四张床铺浏览了一下,指着靠窗的一张床铺说,“这应该就是姐姐的床了,我来坐坐。”

  说完,也不等苏寒媚反应了,就一坐了上去,弹了弹:“姐姐的床就是软和啊!”

  苏寒媚哭笑不得,说他青春懵懂,一举一动一一行似乎又都隐含着别样的目的;说他年少早熟呢,却又装的天真烂漫。

  “诶,我问你啊,你怎么就知道这是我的床呢?”

  苏寒媚站到柜子跟前,准备选些换洗衣服,晨练后需要冲洗一下。

  韦小宇偷眼望着苏寒媚侧身对着他举臂开柜子的身影,暗暗吞着唾沫,这香臀真他妈的翘啊。

  “味道,”

  韦,“姐姐身上的味道跟这被褥的味道是一样的,好闻极了……”

  “咯咯,真是个小混蛋。”

  苏寒媚虽然嗲骂着,但内心却很欢喜,如果真有这样一个古灵精怪的弟弟,也是极好的事情啊。

  韦小宇被苏寒媚瞥眼的嗲怒,逗的心痒痒的,不禁大胆起来:“姐,你要换洗衣服啊,我要不要回避呢?”

  这话就有点越界了,苏寒媚作为老师,作为大姐,不好顺着他的话题接口,聪慧的她知道肯定会越说越吃亏的,便聪明地走过来,打开手提电脑:“都不知道你这个小顽童都想写什么——你先看看我的备课。”

  苏寒媚单手撑在书桌上,一只手握着鼠标调文件,上身前倾,t恤的领口自然地荡开了一些,里面美好的春光落入了学生弟弟的眼中而不自知。

  白,真白啊,嫩的令人心颤。韦小宇被白色的胸罩兜着的一对粉嫩白皙的玉兔晃的眼花缭乱,淡淡的乳香钻进鼻孔,渗进脑海,他有些晕眩了。

  “臭小子,看什么呢?”

  苏寒媚突然发现自己这个学生弟弟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顺着他的目光,才发现自己露了春色,顿时羞窘,却不好大声呵斥怒骂,恨恨地颇有御姐风范地低斥一声以示警告。同时,伸出纤纤玉指,在他脑门上点了一下,说不出的嗲怒羞嗔。

  “嘿嘿,”

  韦小宇摸摸脑袋,讪笑着说装稚嫩,“姐姐发育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