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02章通话中的激情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陈飞彤到西京已经十天了,工作基本上走上了正轨,却还从来没有到过姐姐陈飞扬的家里,正好周末,她打算拜访姐姐。

  可惜陈飞扬今晚在政府大楼坐镇,遥控全市的突击检查,陈飞彤无奈,犹豫着要不要给韦小宇打电话。

  这一周的军训下来,算是狠狠滴报复了一下那小子对自己的无礼。想想他幽怨的眼神,陈飞扬就禁不住想哈哈大笑。

  她拨了韦小宇的手机。

  “啊,小姨你好,我想死你了……”

  韦小宇一手抱住想从自己身上下去的滕舒嫂子,让她串在自己的大鸟上面,感受她体内的温暖和湿润。

  这小子被整了一周,居然还心情这么好,一点都不埋怨自己的样子,陈飞彤有点失落:“在哪里呢?”

  “额,家,家里啊。”

  韦小宇感觉嫂子似乎很不习惯的样子,居然在他怀里挣扎扭动起来,他坏坏地任由自己的提升,大鸟几乎很快就恢复了他的狰狞粗长。

  “哪个家,什么檀香苑那个?”

  “嗯对,小姨要过来玩么?”

  滕舒的疯狂过去,此刻已经恢复了大半理智,见韦小宇这厮还紧紧地搂着自己,那条大虫深深地镶嵌在自己的体内,而且膨胀着,她又挣脱不开,蜜源中的瘙痒似乎被勾引起来了。

  可她又不能说话,电话那边的女子,她也得叫小姨呢,要是让那个胸大无脑的小姨知道自己跟小叔子乱来,一枪崩了自己都可能的。

  但心思玲珑的滕舒似乎从韦小宇暧昧的神色和口吻里,发现了些什么,既然这个家伙连嫂子都不放过,那个比自己还大一岁却仍旧没有结婚的小姨跟他关系一向亲近,他们之间会什么事都没有么?

  滕舒心底居然很希望小姨跟韦小宇有了什么,这反而能让她减轻道理的压力呢。

  “滕舒她们跟你住一起的吧,都在吗?”

  陈飞彤可不傻,自己一个人贸然过去,孤男寡女的,自己那个邪恶的侄子恐怕不做点什么,都对不起良辰美景了。

  “潇嫂子今晚有行动恐怕不会回来了,舒嫂子和我在的,我们正说着笑话呢,嘿嘿……”

  韦着,激动起来,禁不住搂着滕舒柔软的娇躯动了动。

  滕舒立刻发现,蜜源中的瘙痒被他的大鸟微微蠕动而撩拨的更加难耐了,羞愤之际,听着小姨的声音,滕舒被一种异样的刺激挑逗的心痒难支,禁不住搂着韦小宇的脖子,开始扭动腰肢,缓缓地开始起落起来。

  世间,往往最荒唐的事,更能刺激人的神经。

  “哦,小舒在啊,电话给她,我跟她说说话。”

  “好的,嫂子,话呢。”

  韦小宇憋着笑,将手机贴到滕舒的耳朵边。

  “小姨你好。”

  滕舒连忙停止了起落,恭敬而心慌地跟陈飞彤打招呼。

  “那小子没有欺负你吧?”

  “啊?”

  滕舒没有想到话这么单刀直入,看看韦小宇邪笑的眼神,她似乎猜到了什么,“没,没有,他怎么能欺负我呢……啊……”

  怎么不能欺负你呢?韦小宇一听,抱着嫂子的娇躯就是猛顶了一下,感觉自己粗长的大鸟几乎要全根而入了。

  “干嘛了

  他使坏了?”

  陈飞彤似乎感觉自己被欺负了一样,声音都充满了气愤,要是韦小宇在她面前的话,她说不得要动手教训了一般。

  “没,没有……”

  滕舒羞愤的眼眸都要滴水了,自己这样的语调傻子都听得出她在说谎嘛,“他来抢手机呢……”

  陈飞彤又不是真的胸大无脑,不过是在家里排行老幺,大家都迁就她,她也就倚小卖小了,怎么听不出侄媳妇的声音大有文章呢?

  “这家伙现在是越来越不听话了,一会你好好收拾他。”

  陈飞彤装疯卖傻地说着,银牙不禁咬的吱吱作响,貌似有些醋意了。

  收拾我?看谁收拾谁呢?韦小宇双手抓捏着嫂子肥美的双臀,着腰,让自己的大鸟在嫂子的中深入浅出着,同时张嘴含住了嫂子胸口的一只嫣红,舌头顶着红葡萄一阵挑逗。

  “……”

  滕舒被上下夹攻,顿时花容泛潮,娇躯颤栗,如炽,却又不敢吟叫出声,憋的是,羞愤万端,“好……的,小姨,你还是过来……吧……”

  陈飞彤黛眉都蹙紧了,话筒里滕舒的声音实在是值得玩味啊!

  从未经过男欢女爱的女少校,却又遐想不出这种情景来,让她很是心痒不已。

  该不会吧,滕舒姐妹一向端庄贤惠,不多不多语,冷艳不易接近,韦都不敢使坏的吧。

  谁说得准呢?就像自己,那晚被他得寸进尺的一步步逗弄,差点滑入了越礼乱辈分的深渊了呢。

  而滕舒姐妹,似乎婚姻都不甚幸福,她们的丈夫都是什么人,陈飞彤还是很清楚的,该不是两姐妹耐不住寂寞……想到这里,女少校灵魂里的某根神经似乎被拨动了。

  “我才不想过去呢,那家伙我现在是越看越厌恶了,一点不学好……”

  滕舒正被韦小宇折磨的上下不能,但还是听出了小姨话中的异样意味,却又似乎理不出头绪来,而韦小宇却又换了她的一只又啃又舔的,她羞恨地掐了他一把,跟话:“他不是跟小姨你最……亲近的吗,还敢不听你……话了?”

  “还一辈子听我的话不成?”

  陈飞彤说到这里,有些伤感,“小舒,来西京还习惯吧?”

  “嗯,习惯了……啊……”

  滕舒突然被韦小宇翻身压在了床上,而且是趴着的,挣扎不得,感觉他在自己身后分开了自己的双腿,然后那条大肉肠便又捅了进来,刚刚空虚了几秒的又充实了。

  “……”

  陈飞彤有点焦急了,她很想知道电话的那头,侄媳妇跟侄子两叔嫂之间究竟在干嘛,可她又怕看到两人抱在一起的荒唐场面,“小舒,要是你忙的话,我就挂……”

  “没没没,小姨,是小宇这家伙在……替我按摩肩呢……”

  滕舒不由衷,说着谎话却是在替小叔子打掩护,这让她很纠结又心虚。

  韦小宇双手擒着嫂子白花花的两瓣,抓捏的变了形,两瓣丰臀被大限度地分开着,露出了颜色略深的股沟里那朵小菊花。

  而菊花一收一缩的迷人状态之下,是一片白色液沫,那是嫂子的和他的混合物。

  而嫂子娇嫩的里,正着他湿漉漉的大肉肠,随着的抽出,朝外翻出一片粉嫩嫣红的媚肉来,随着他的深入,那一圈媚肉又陷了进去,十分销魂。

  情不自

  禁之下,他抬起巴掌,在嫂子丰隆的白上拍了一巴掌。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之后,韦小宇汗水都要下来了,彪悍的小姨在跟嫂子通电话呢,自己也太混蛋了吧,这置嫂子于何地啊?

  这个臭小子啊,滕舒羞愤的恨不得自己的里能长出两排锋利的牙齿来,咬断他那条丑陋狰狞的是非根。

  “哎呀……嫂子别打我啊,啊哈哈……”

  韦小宇急中生智,叫起来。

  陈飞彤当然听见了韦小宇的声音,听他欢快的情绪,不禁一阵嫉妒,真不知道这厮又借着按摩占了滕舒多少便宜呢,逗的滕舒这么冷艳端庄的女子都要打他了。

  “叫你有力没处使,用这么大的力气,骨子都要给你捏碎了!”

  滕舒也反应过来,跟小叔子一唱一搭努力化解小姨的疑虑。

  说完,回头粉面含春,春眸泛波地瞪了韦小宇一眼,见韦小宇痴迷的都要呆了,芳心禁不止一阵羞涩的满足,便大方地给他一点甜头尝尝,于是摇晃了几下自己肥美的丰臀,含着他的大摇晃之间,又为他增加了许多销魂的快感。

  自己太风了,太放荡了,滕舒好羞涩。

  “那个臭小子,什么时候学会按摩了,小舒你也别上当,他说不定在占你便宜吃你豆腐呢,呵呵……”

  陈飞彤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生怕自己这略显不合适的玩笑,让滕舒难堪了,暗怪她这个小姨为“老”不尊呢。

  “的,他还是个孩子呢……啥……啥都不懂……会占什么便宜啊……”

  说完,滕舒立刻咬住了嫣红欲滴的樱唇,不让自己喉咙里的这一声销魂娇啼迸发出来,同时扭过脸庞来,羞红妩媚,风情无限地望着在自己上忙碌耕耘的小叔子,挑逗之意十分显著。

  韦小宇被小姨和嫂子之间的对话呛的纠结万分,两个各具特色的亲戚,把他当做无知小孩逗弄,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嫂子,你说什么呢,我看看我懂不懂?”

  故意高声说完,韦小宇便抬起巴掌,在嫂子臀浪荡漾的白上狠狠滴扇了两巴掌。!

  响亮而清脆,稍有生活常识的人都听得真切,听的明白,这绝对只有手掌拍在上才能发出的声音,而且必须是毫无遮掩的赤裸。

  滕舒羞愤了,不依了,她就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可是她想翻身又被按的动弹不得,只能享受快感;便反手过来就去揪色胆包天的小叔子,却被小叔子逮住了玉手,放到她自己的上去拍。

  太欺负人了,我可是你嫂子啊,小屁孩有这么欺负大人的吗?

  滕舒羞慌不已,却又心旌摇曳激情异常,真所谓欲罢不能是也!

  “额……”

  陈飞彤被狠狠滴震惊了,她不敢相信刚才那打的声音是真的,可又无法欺骗自己替滕舒辩护,就像那两记掌掴是打在自己的翘臀上一般令她心颤,她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侄媳妇说话了,“那个,小舒,你……你没事吧?”

  汗,这话说的,陈飞彤都感到面窘。

  “没……没事没事,我不会饶过这家伙的,好了,小姨,一会我给你打过去吧,挂了。”

  滕舒羞愤啊,能说自己被响亮地拍了还有事么,她几乎要羞愤欲绝了,她已经明显听出了小姨口吻中的心知肚明,小姨都尴尬了,自己这个做侄媳妇的可怎么交代啊?

  滕舒失去理智了,

  端庄冷艳不可靠近的自己,跟少年的小叔子苟且的事被小姨察觉了,这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丑事啊!

  她丢开手机,双手撑着床奋力翻过身来:“小虫,嫂子今天要跟你同归于尽了!”

  “……”

  陈飞彤听着那边传来滕舒羞愤决绝的话,张了张嘴,总算没有说出话来,期望听到更劲爆的内容。

  哎,自己都是怎么了,那边小侄子可能跟侄媳妇已经关系非同寻常了呢,自己还嫌不够头痛么?还想他们之间更乱一点才好吗?自己这都是什么心态啊?对自己有什么好处呢?

  女少校发现自己的心跳好快,脸蛋都发烫了,似乎还在心底控制不住地嘀咕祈祷着:小舒,你可别让小姨“失望”啊!

  韦小宇当然也不知道滕舒羞急之下居然没有掐掉电话,更不知道嫂子的这一重大疏忽,会给自己和嫂子带来怎样意想不到的后果:“嫂子别激动啊,我认罚了好么?”

  “好你个头啊,韦小宇,我真恨不得杀了你啊!”

  滕舒跪起来,看看英俊不凡的小叔子,又瞅瞅他精壮的身躯,再瞄瞄他湿漉漉坚硬粗大的超级肉肠,不禁芳心羞愤又心痒痒的,一把将他推倒,羞恨不堪地放荡道,“嫂子要狠狠滴你!”

  陈飞彤手中的手机险些掉到了地上,脑子里乱糟糟的一片,完全失去了思维能力。?这,算是开玩笑吗?她居然发现自己心底竟然是希望滕舒不要开玩笑,而是来真的。

  “嫂嫂,我要不要假装反抗一下啊?”

  韦小宇搂着嫂子的蜂腰,贪婪地在她的玉背和丰臀上游走着,“来,先给叔叔喂口奶……”

  女少校跌坐到了沙发上,丰腴性感到极致的长腿看似紧绷弹力,却软绵绵的抬不动;峰峦高耸的酥胸更是荡起一片骇人的波涛,充足了气一般夺目耀眼。

  他们,他们来真的了啊?女少校既难以接受这样悖伦的事实,又似乎被既成事实撩拨的跃跃欲试,舔了舔干燥的樱唇,不想错过听筒里的每一个音符。

  “胀死你胀死你……”

  滕舒果然将托着胀勃勃的雪白,将喂进了小叔子的嘴里,另一只手着他高耸坚挺的,将自己湿漉漉的小凑上去,“轻点啊……死……小宇……人家的都要被你咬……掉了……”

  “唔唔……嘿嘿……嫂子,奸污我嘛,叔叔的都等不及要吃你的媚了呢……”

  女少校感觉自己浑身又冷又热,的耳朵似乎都被侄子乱不堪的话语了一般,娇喘微微,媚眼如丝,酥胸起伏不止,异样的,撩拨的她两条修长丰腴的长腿开始紧紧地并了起来,似乎怕的尽头那突突跳动的奔跑出来了一般羞涩,难禁。

  “的这么粗俗吗?”

  滕舒让自己的而矫正位置,含住了小叔子的大,缓缓沉了下去,她舒畅得娇婉无双地娇啼着,“哦——真好——”

  “咝——好爽,嫂子,你的小好紧哦……”

  韦小宇吐出嫂子硬硬的,搂紧了她成熟妙曼的胴体,开始。

  滕舒似乎被小叔子的情话挑逗的禁不住了,一边缓缓地起落着,一边也羞意款款地配合他:“小宇的鸡……鸡好大……”

  陈飞彤感觉自己在空调房舒适的室温里,琼鼻尖上也冒出了细密的小汗珠,沉甸甸的胸口更是胀麻得紧,饱满硕大的双峰都要撑裂浅绿色的衬衣了。

  而两腿的尽头,那娇嫩而从未有人问津过的蓬门更是溪流涓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