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01章舒嫂子的反推再续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老干部会议结束后,陈飞扬和楚芸香又留下来陪一干老干部共进了晚餐才离去,新市长果敢坚决又彰显体恤下情的作风赢得了大家的认可,皆期待着这个有着深厚背景的铁腕女市长能让西京市改换新貌。

  而最令一干老干部感喟的还是女市长的美貌和年轻,真是美貌与智慧的化身啊,何愁西京不能欣欣向荣!

  陈飞扬之所以在百忙中抽出时间来安慰一干老干部,主要还是期望赢得他们的支持,为她即将风卷残云的铁血手腕清洗上届留下的腐败摊子做铺垫,几乎在同一时间安排的娱乐场所突击检查便的试探。

  她坚信,今晚的行动会收获丰富,一是能现场抓获一些腐败分子的证据,二是能敲山震虎,宣告她的铁血手腕已经举起来了,宵小之徒都给我消停吧。

  西京市二号座驾直奔市政府大楼,陈飞扬决定给自己加班。

  等她和楚芸香坐到市长办公室之时,接到了公安局长周丛林的汇报电话。

  “陈市长,李副市长和市委办公厅副主任娄海洋娄主任进了京洛会所,朱书记的公子朱青松作陪。”

  周丛林顿了顿,有必要将这几个人的身份说透一些,毕竟陈市长日理万机,可能不太了解这些人,也就达不到他汇报的目的,“娄海洋是朱书记的女婿,朱青松人称西京第一衙内……”

  “嗯,这些我都知道,”

  陈飞扬似乎不近人情地打断了周丛林的刻意解释,“周局长准备怎么行动?”

  李副市长就是被她强取豪夺了财政和政法大权的常务副市长李明了,陈飞扬当然知道李明是西京市第三把手,党群副书记朱恒线上的人,两人都是常委,她今晚的行动还没有计划吊到如此大鱼,况且就算把他们玩弄女性逮个正着,也无憾他们的权威,倒有可能凭空树敌的。

  但她没有将这些顾虑说透,而是反问周丛林的打算,顺便考验一下这个周丛林的政治智慧,是否能为自己所倚重。

  周丛林基本上没有派系背景,他是军队转业干部,也就是如今的军委副主席之一的刘大佬赏识,再依仗周丛林自身本事过硬,才坐上了西京市公安局局长宝座的,自非凡人,他沉吟一下道:“我会派一个愣头青进去搅局一下的。”

  陈飞扬颇为满意,指示道:“点到为止,也别为难你的得力干将们了,让滕副大队长去吧,如果真抓到重要证据的话,事后让腾副大队长道个歉。”

  周丛林心领神会,老公安也不禁心生感激,动了偏颇之心投靠之意:“谢谢陈市长,就算出了纰漏,老周自当一力承当。”

  这就算是投名状表忠心了,周丛林挂了电话,也感觉有些老脸发烫,自己一向奉行圆滑处世不偏不倚的原则,现在居然向一个美艳女市长投诚了,话还说的这么谄媚,实在不是自己的风格啊。

  是不是因为美女市长的美貌呢,不,绝对不是,而是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无边魅力,权力在握的女强人个性魅力所致,感染了自己这个本以为铁石心肠的老公安吧。

  也许,她女人的魅力也是一方面原因吧,哎,能对这个雷厉风行又充满智慧风华绝代的女市长视而不见的,恐怕已经不是男人了吧。

  周丛林潸然而笑……

  ******来**翠**微**居**支**持**正**版******而在檀香苑,香艳的叔嫂越礼荒唐之爱还在继续着。

  韦小宇似乎领会到了嫂子的羞禁不堪,死死地抱住嫂子两条丰圆无暇的大腿固定了她的丰臀,

  舌头再次抵住她微微潮湿的股沟之间那朵菊花舔了一下。

  嫂子的又是一阵意料中的颤抖,白花花的大还异常风地扭动摆动起来,那眼小菊花更是一收一缩,真是迷死人了!

  这可是自己曾经惧怕仰慕而不敢轻撩虎威的舒嫂子呢,而今还是堂堂西京市政法委办公厅副主任呢,更是自己表哥的专属之物,却与自己做出如此犯乱荒唐的之事来,真他妈的让人荡气回肠,此生无悔了啊!

  “嫂子,你的小菊花好香好迷人呢,哪里会是脏的,我爱死你的小了……”

  韦完,又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看着菊花眼一收一缩的羞涩,真是销魂啊!

  被小叔子的话逗的心痒如挠的滕舒,气恨羞涩之下,将自己的丰厚大白猛地下沉,让自己芳草茵茵的花园圣地覆盖了他那张闭不住的嘴。

  顿时,瘙痒难耐的唇瓣被小叔子含住了,舌头和牙齿一起动作起来,又吸又舔,滕舒被挑逗的哼哼直叫,大白荡漾起一片迷人的臀浪。

  “哦……啊……”

  这几声娇啼几乎已经哼出了她所有的放浪,连如潮的她都感觉太羞人了,连忙一口含住小叔子的紫红大,用香舌舔绕起来。

  “啊啊啊,”

  韦小宇一嘴的蜜汁,激动的不住,将大朝嫂子的檀香小嘴里冲刺起来,用狰狞丑陋的弄高雅冷艳嫂子的小嘴,简直让他性福的忘了自己是谁,“嫂嫂,你舔的我好舒服啊,哎呀,咝——别,别用牙齿咬啊……”

  “谁让你这么坏的,”

  滕舒一双小手握着这巨大的粗若儿臂的,火热坚硬的触感真让她芳心凌乱,微微带着味儿的,应该就是男人的味道吧,她可从来没有试过给男人呢,连丈夫都没福享受到,却主动给这个邪恶的小叔子了,滕舒想想又有些羞愤和后悔,低头一口含住了小叔子硕大里的一颗,立刻听见小色狼的抗议,不禁羞然自得,芳心欢喜,以至于想让自己更浪一些,也不枉了今晚的堕落,“叔叔,嫂嫂想要了……”

  “嫂嫂,叔叔也想要了……”

  韦小宇从嫂子探出头来,就要翻身上马。

  但滕舒今晚要做自己的主人,成熟端庄高雅冷艳的自己,怎么能让一个小孩子趴到自己身上呢?

  “别动,嫂嫂自己来……”

  她也不敢将娇躯倒转过来,撑着小叔子的大腿,瞅着他黑毛丛生的,将她瘙痒饥渴的圣地朝小叔子的狰狞之物凑近。

  “嫂嫂是想骑马么,当女骑士么,好啊好啊,我早就想被嫂嫂了呢……”

  “嘤咛……”

  随着渐渐靠拢那条一柱擎天的大,滕舒羞惧万端,迸发出一声悠婉噬魂的娇啼,雪白的小手扶住紫红的大,看着那沾着自己口水的大发亮而硕大,寂寞少妇感觉浑身燥热又发凉。

  “嫂嫂,别怕,他可喜欢你的小妹妹呢。”

  韦小宇鼓励着嫂子,望着玉背白皙如缎,丰臀肥美丰厚的嫂子,禁不住伸手去抚摸嫂子的玉背。

  “啊……好胀啊小宇……”

  滕舒两片分开的娇嫩唇瓣被大撑开了,虽然有充足的润滑,但她只是将下沉一点点,便感觉到自己的酸胀,“嫂子恐怕不行啊……”

  情急恐惧之下,滕舒又忘掉了叫“叔叔”一声小宇叫出来,才似乎明白两人之间真正的关系,又是一阵迷乱的

  激动,暗下决心,一定要征服邪恶的小叔子,可不能让他看笑话,怎么能让他的大鸡鸡吓倒呢?

  “嫂子要不要我来帮忙啊?”

  “不要,嫂子不信吃不掉你!”

  滕舒轻轻地抬起,矫正了位置,重新让自己的娇嫩小嘴去吞噬小叔子的。

  韦小宇只感觉自己的大抵在了一片柔软湿滑的空上,禁不住冲动,朝上挺起,只感觉大猛地挤开了一道屏障一般,哧溜一声,滑入了嫂子的小之中,一片温暖的海洋拥抱了他,他激动的颤抖起来。

  “啊……”

  滕舒一声似痛非痛的呻吟之后,娇躯跟着一软,差点承受不住里的无比酸胀,但奇妙地是,久旷的饥渴和瘙痒似乎瞬间便消失无踪了。

  “嫂嫂,嫂嫂,我的插进你的小里了啊,好爽好爽啊,哈哈,我好高兴……”

  “就知道你会得意,你欺负的我还不够啊你,小混蛋,小色狼,小虫……”

  滕舒被“”和“小”这两个词汇羞窘的无地自容,又飞涨,不知不觉间,她发现自己已经沉下去了许多,将小叔子的大已经吞噬了三分之二,隐隐的酸楚和疼痛开始了。

  “小虫这个叫法很贴切啊!”

  韦小宇坐了起来,环抱住滕舒光溜溜的身子,贴着她光滑如玉的玉背,一双贼手准确地托住了嫂子的两只粉嫩又柔软的搓揉起来,“嫂子,我们在干嘛呀?嘿嘿……”

  滕舒被他嘲弄讥讽的又羞又恨,又迷恋这种放荡的激情,佯装恨恨地嗲骂道:“我们在,你满意了吧?”

  韦小宇哪里想到嫂子居然说出这样直白的话来,激情高涨的他立刻被刺激的发狂了,双手抱起嫂子的两条白花花的长腿,便禽兽一般地起腰部来:“好啊妙啊,小叔子得嫂子哇哇叫啊……”

  “啊啊啊……”

  滕舒反手搂住韦小宇的脖子,承受着他疯狂的蠕动,硕大粗长的大开始在她的中抽动起来,她甚至能看见自己大张着的双腿之间,自己那丛幽幽芳草之下,一坨硕大的长满了黑毛的在跳舞。

  太荡了啊!冷艳的少妇此刻被叔嫂之间的刺激的神魂模糊,显得娇艳无比,春情四溢,开始忘情地娇啼起来:“啊……叔叔,轻点……”

  似乎那些黄色书籍里,女人总是会呻吟出这两个字的,“轻点”既是说明男人的强大粗狂有力,又似乎在证明女人自己的娇弱不堪鞑伐。

  欢爱是人类的智慧制造出来的,因此也叫造爱。

  自己此刻可是在跟小叔子,一个未成年的少年男孩违背伦理道德,制造着欢爱呢……少妇一边反手抚摸着小叔子的脖子,头发,一边闭着秋瞳思绪翻飞。

  “啊……小虫……你什么时候开始……啊……开始企图对嫂子使坏的……”

  滕舒的声音被的撞击声分割的支离破碎,有节奏而充满了迷情的荒谬。

  “嫂子,你这么高雅冷艳,端庄得怕人,我以前哪敢对你有丝毫非分之想啊,”

  韦完,在滕舒玉颈上亲吻了一口,“嫂子,我想看你自己捏咪咪的样子呢,对,就是这样揉,搓,哇,嫂子,我爱死你了……”

  35滕舒揉捏着自己丰满的,柔软又坚挺的手感,真是让自己也迷醉,但更令她欲罢不能欢心激情的还是插在自己中抽动的大,这么充实,这么善解人意,把她儿里的每一寸媚肉都撞击到了,照顾到了

  啪……这声音何其响亮啊!

  “可你知道我是你嫂子啊,你还一直不想放过我?”

  滕舒终于不愿意这个被动的姿势了,插在里就反转过来,面对面搂着小叔子,将自己一对粉嫩饱满的压在他结实的胸口上,搂着他的脖子,自己抬动着,扭动着腰肢起来。

  “嫂子,谁让你这么让我睡不着觉呢,每晚想到就在对面十几米的屋子里躺着我寂寞的嫂子,我就睡不着觉啊……”

  韦小宇抱着嫂子的,将她柔软的娇躯朝自己的子上撞击着。

  啪……这声音何其悦耳啊!

  “那你……为什么……不摸过来安……慰嫂子呢?”

  滕舒完全抛掉了羞耻,盯着小叔子的眼睛,媚眼如丝,腮红如玉,春红欲滴,要多妖媚就有多妖媚。

  “我怎么知道嫂子需要什么安慰啊,这几天我按兵不动不都是在深深地思索这个问题吗?”

  “哼……哦……别,别太深了……那你在我们两个嫂子……房间里……装的那个摄……像头……你都看到什么啦?”

  “啊……”

  韦小宇大惊失色,但看见怀中不住蠕动起伏着的嫂子面带妩媚嘲弄的羞笑,他才放下心来,一口含住嫂子欲滴的红唇大肆吮吸。

  “唔……啊……”

  滕舒被小叔子的激情舌吻弄的险些窒息了,好不容易别开嘴唇,便迎着双腿间的大一阵奋力的起落,双臂搂的韦小宇也更紧了,娇啼之声越来越密集越来越销魂,“小宇,叔叔,嫂嫂要……去了……”

  “嫂嫂,嫂嫂等等我,是不是要我再你的狠一些啊?”

  韦小宇可不会等滕舒回答,疯狂地搂着嫂子结实的将她的身子朝自己的大上着。

  ……一阵密集的撞击声中,滕舒突然死死地搂住了韦小宇的脖子,不让他再动作,同时双臀猛地绷紧:“啊……”

  这一声销魂的娇啼短促而有力,犹如临死诀别的音符,久久地回环在韦小宇的脑海里。

  他感觉自己的大被一张小嘴快速的蠕动着吮吸着,怀中中的嫂子娇躯僵直两秒钟之后,便是一阵有力的抽搐,痉挛。

  他喷,积蓄了整整一周的都喷射进了舒嫂子的深处。

  滕舒被一股滚烫的浇灌在口上,的余韵立刻又被激荡起来,连连颤栗了好几下,突然在韦小宇耳边幽幽地问道:“小宇,嫂子今天……”

  韦小宇浑身一震,捧着嫂子余韵后粉嫩羞媚的脸蛋,望着她开始羞涩躲闪的眼眸,真是百看不厌,爱煞了:“嫂子,顺其自然好么?”

  滕舒似乎收敛了疯狂,恢复了一些冷艳,寂寞得到慰藉的少妇安分了,迎着小叔子的目光,两人对视良久,滕舒终于还是抵挡不住,将脸蛋藏进了小叔子的脖子上:“小宇,你知道后果么?”

  韦小宇似乎感受到了嫂子又在蠕动了,里面娇嫩的媚肉又开始挤压吮吸他的了,他的激情又被点燃了,感觉棍子在渐渐坚挺着。

  “知道,”

  韦小宇亲吻着嫂子如雪的肌肤,抚摸着如缎的玉背,不时滑落到她的丰臀上抓捏一把,一双邪恶的眼睛变的异常深邃了,他在思考,在衡量,“嫂子,你别怕,一切由我来抵挡,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