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00章舒嫂子的反推续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西京市已经笼罩在一片灯火通明之中,万家灯火洋溢着歌舞升平,一派祥和。

  西园里,是西京市西面的一片城市林带,绿化样板区。有人工山丘,人工河流,树木,花卉与草地间次相连,相互映衬,是西京市人休闲消遣的好地方。

  而此刻,在小河畔,灯光难及的角落,一片灌木丛之后的草坪上,相对伫立着一对绝世尤物。

  篮球场般大小的草坪,被月光洒下来,侧面流淌着清清的水流,两个玉人相对而立,其意境能醉倒一切雄性的生物。

  两个玉人,因为发现对方与自己的容貌惊人神似,而久久相对无。

  都是高挑鹤立鸡群的身材,几乎完美的曲线,在晚风轻拂之中,发丝轻舞,衣袂飘飘,风姿卓越,令人窒息。

  一个青春无匹,纤细婀娜;一个丰熟饱满,丰腴妙曼,宛若仙境的并蒂莲花。

  陈若烟已经泪流满面,悲不自胜了。但她坚强的性格决定了,她很难让自己的感情轻易流露出来,况且对面她曾经很熟悉的亲人似乎并没有认出她来,她艰难地压抑着自己扑过去抱头痛哭的冲动。

  但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多年孤儿般的生存方式,以为已经淡化了她对亲情的渴望,现在才知道,乍与自己至亲之人相遇,自己是多么渴望蜷缩到她温暖的怀抱中去接受母亲亲昵有加的拥抱啊!

  是的,对面眼神迷茫的仙姑般的女人就是她的母亲,虽然经过了近二十年的分离,她还是能认得出母亲的容颜和神韵,多少个梦魇惊醒的夜晚,她都渴望能再见这张无比亲情的脸啊!

  母亲依然美绝尘世,依然美冠古今,然而母亲望着自己的这迷茫疑惑的眼神,多少让冰山美人心碎啊!

  她多想问问妈妈,您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事,都遭受了多少苦,狠心丢下年幼的自己成为孤儿,现在还对面而不能相认啊!

  陈若烟无比庆幸自己锲而不舍地追寻那心悸的感觉,紧追不舍地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追踪,横穿了多少街道,攀爬了多少楼宇住宅,苦心终于得到了回报,而且回报的居然是相遇自己多年未见的母亲妈妈。

  如果让妈妈知道自己是因为要保护自己心目中的小情人,才不顾安危追寻而来的,妈妈会不会笑骂自己单纯幼稚呀?

  妈妈,难道自己骤然心悸,是因为母女之间心连着心的缘故么?冰山美人的心在融化,她终于抬起了长腿,朝母亲妈妈走过去。

  心悸越来越强烈!

  虞欣桐感觉自己的心在揪紧,越来越紧,这让她多年沉静如水的心湖皱起了一波一波的涟漪。

  第一次在西京市一中校门对面查探韦小宇,那个英俊的少年人就让虞欣桐隐隐心悸过一次,少年的相貌居然让她有种似曾相识之感,她百思不得其解,今日再次来暗暗观察韦小宇,那个西京市铁娘子的儿子又令她感到了揪心的悸动。

  多年勤练不辍的五禽古功法,虞欣桐深知其厉害奇妙之处,其中之一便是提升了人体的第六感。

  当虞欣桐发现当时韦小宇打着手机突然一个趔趄,便扶着公交车站牌四处张望,她灵魂深处立刻徜徉起一片温暖的悸动,然后她又立刻感受到了在另一个方向一股强劲力量的靠近,她的心悸更强烈了。

  来者不善,虞欣桐只好放弃了继续观察韦小宇,低调地选择了离开,但强劲力量之源一直跟随着她,她犹豫着要不要给来者一个

  教训,于是“迁就”并考验着追踪者的能力,引她到这个隐秘的地方,直到现在。

  虞欣桐对自己的容貌无比的熟悉,近乎自傲的孤芳自赏,乍一看清来者居然和自己长的八成相似,国宝级的女特工虞欣桐迷茫了。

  磁石效应一般的心悸,酷似的容貌,心田里涌起的源源不断的温暖,貌似慈母般的母爱之情油然而生之中,她蹙着娥眉,努力地回忆着自己缺失的记忆,却是徒劳。

  这个美艳无双的女孩已经在朝她走过来,虞欣桐就像在照着镜子一般看着年轻版的自己走来,她简直无法承受心田里的狂烈悸动了,她想逃跑,她生怕这个女孩跟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她不该怕,不想怕,但她控制不住自己。

  虞欣桐突然扭身飞遁而去,不再迁就女孩了。

  “妈……妈……”

  陈若烟终于崩溃了,双膝一曲,恸哭着跪在了草坪上,泪眼朦胧中,看见飞遁而去的母亲身影微微一滞,很快消失在了她的目力所及范围之外……

  *****来*翠*微*居*支*持*正*版*啊*啊*啊*啊*啊*****而此刻,在西京市祥和的万家灯火一隅,正在如火如荼地上演着一场别开生面的叔嫂大戏,西郊的母女错过相认的亲情戏码便相形逊色不少了。

  ?“叫我小叔子……唔……”

  韦完,一只粉嫩嫣红的便塞进了自己的嘴里,随之而来的,便是嫂子压下来的粉白饥渴胸部,一团肥美柔软的压在了他的脸庞上,几乎让他呼吸维艰起来。

  老天爷啊,性福来得也太突然了吧,谁知道我冷傲雅致的舒嫂子,一但发放荡之后,居然是如此令人魂飞魄散啊,这反差也太他妈强烈了吧,也太他妈令人荡气回肠了啊!

  不过,我韦爵爷太喜欢了!嘎嘎……

  怀抱中是一具滑溜丰熟的少妇娇躯,温香软玉般的沁人心脾,散发着烫热的,扭动宣泄着灵魂里的寂寞,彰显着她冲破禁忌的疯狂。

  “啾啾啾啾……”

  韦小宇贪婪地吮吸着嫂子的,几乎被这突如其来的性福所击倒了,谁能想象得到某一天,作为小叔子的自己,能如此销魂地吮吸冷艳孤傲的舒嫂子的啊。

  表哥,对不住了,我要释放大鸟了,你照顾不好嫂子,表弟我责无旁贷啊!

  “啊……哦……”

  滕舒敏感的从来没有如此发痒过,被小叔子的舌头又顶又碾,又拨又挑,最后十分技巧地猛地吮吸进他的口腔,她感觉自己的敏感的都伸到了他的喉咙口了,她禁不住剧烈地颤抖起来,一声高亢的呻吟啼叫迸发出来,娇躯跟着便瘫软在了小叔子身上。

  “嗯嗯嗯……啊……”

  韦小宇差点被嫂子丰厚的闷的憋过气,奋力将鼻子移动到之中,长长地吁了口气,跟着便是嫂子无比好闻的体香钻进鼻腔,他的手疯狂地在嫂子滑溜如玉的玉背上抚摸起来,这美好的弧度,如缎子一般的肌肤,使他开始疯狂了。

  “嫂子,我爱你,我爱死你了……”

  他倾诉着激情,一双手攀到了舒嫂子高隆的上,隔着薄薄的抓捏起来,丰厚的脂肪臀瓣,结实又性感销魂,他禁不住挣扎着扭动着,想要翻身做主人。

  “不要动,今晚你是属于嫂子的,”

  滕舒迷醉着双眸,里面荡漾着无边的之火,盯着小叔子的眼睛,又一次和他四

  唇交欢起来,“嗯……唔……啾啾……”

  津液互渡,唇舌绞缠,密不透风,极尽缠绵之能事。

  床上两具火热饥渴的,紧紧地相拥着,四只贪婪的手在对方身上探索着,抚摸着,索求着,衣衫纷飞,分分钟,两具一丝不挂的便再次相贴在了一起,犹如磁石的阴阳两极一般,再也不想分离。

  “小色狼……”

  滕舒心中的欲火几乎已经把她烧的迷失了自我,柔软的香舌在韦小宇的脖子上又舔又亲。

  “嫂子,叫我小叔子吧,我喜欢你叫我小叔子……”

  韦小宇的大贴在嫂子柔软的上,感受着她的滚烫和滑腻,索求无度的贪婪,双手在她的香肩和玉背上反复抚摸着。

  “小叔子……”

  滕舒试探着叫了一声,顿时被自己刺激的亢奋万端,火热瘙痒的里也流出了一股的液体,“你还认识这就是你是舒嫂子么,嫂子这么荡你喜不喜欢?”

  “喜欢,我喜欢极了,嫂子只能对我一个人荡好不好?”

  “不准嫂子对你表哥荡了么?”

  滕舒说完,玉手托着一只饱胀的凑到小叔子的唇边,用自己硬挺殷红的拨弄他的唇瓣。

  “不准,嫂子只属于我一个人了,啊呜……”

  韦小宇霸道地一口含住了嫂子挑逗的,双手猛地抓捏住嫂子两瓣高耸的圆臀,用尽力量地搓揉起来。

  “啊……好带劲……今……晚嫂子就……属于我的小叔子一个人……了……啊……”

  上传来的阵阵痛楚,让滕舒又疼又迷离,不住地呓语着情话,不住地颤栗着娇躯,和都被侵犯着,她终于在人生中体验到了男人如山的力量。

  再疯狂一些吧,让欲火把荡的自己烧成一抷灰烬吧!

  啪,,啪!滕舒雪亮粉嫩的瓣儿,被小叔子打的兴起,每一声响亮而靡的脆响,都击垮了一段少妇的防线。

  疯狂吧!

  “小叔叔,给嫂子……”

  滕舒说时,已经骑在了韦小宇的脖子上,分开的两条丰腴大腿之间的尽头,将自己蜜汁横溢的玉蚌瘙痒之处凑到小叔子的嘴边去,觉得自己如此荡不堪的动作必须要有更加荡的话才能相配,“小叔叔,给嫂嫂舔……舔小……啊……”

  韦小宇简直被舒嫂子层出不穷的疯狂弄的神魂颠倒了,他不相信舒嫂子骨子里就是如此荡无耻的女人,他更宁愿相信,嫂子只有对自己这个小叔叔才这样丢弃了端庄高雅孤傲自矜的外衣的,他必须要对得起嫂子的放荡,也许天亮以后,嫂子又会恢复她本来的清高自傲本色了。

  “嫂嫂,我要喝你的,咕噜……”

  韦小宇抬起脸来,张开嘴一口含住了舒嫂子凑过来的,一股腥臊涩涩的味道,刺激的他险些晕死过去,而散发着浓烈香的蜜汁,可是从端庄高雅的舒嫂子小里流淌出来的啊,这种良家少妇的,实在是甜如甘泉。

  “啊……”

  滕舒张狂地嘶吼了一声,似乎是在把自己灵魂里的最后一丝矜持赶出体外,两滴夺眶而出的眼泪掉到了床单上。

  她原以为,为了发泄而出轨,已经够自己懊悔终生了,却万万没有想到这出轨的过程和细节居然是如此彻底放荡,堪比娃还有

  过之而无不及。

  但这种跟小叔子偷情乱的过程,却是这样的让自己欲罢不能,况且他还是个半大的少年男孩,还有一个那么铁腕高贵的母亲,这的禁忌之爱,已经让她的灵魂不属于自己了,至少在这一晚,她不想做以前那个孤傲清高的自己了。

  坏就要坏彻底,人生就这么一次,爱就要爱的疯狂!

  疯狂的少妇劈开着两腿,跪在小叔子的脸颊两边,两条丰腴白皙的性感大腿是那么的夺目耀眼,又荡不堪。

  两只红潮密布的颤颤巍巍,挺立的两颗就像樱桃一般鲜红欲滴。

  下那一丛算不上茂盛,却也不稀少的芳草贴着肌肤,犹如万绿从中一点红般的娇媚诱人。

  “啊……疯了,小宇,嫂子疯掉了……”

  滕舒检讨着自己,一边承受着小叔子舌头在自己瘙痒蜜源中的挑逗,看着他脸颊上尽是亮晶晶的,滕舒真的要疯掉了,开始前后起腰肢来,让自己娇嫩柔软的唇瓣在他的嘴唇上主动地摩擦起来,她的一双玉手也分别托住自己的一对揉搓着,“叔叔,叔叔,嫂嫂成了……”

  “我喜欢嫂嫂啊!”

  韦小宇抚摸着嫂子两条白嫩丰腴的大腿,眼睛一眨不眨地仔细查看着嫂子的美景。

  芳草幽幽,已经被他的口水和她自己的蜜汁所涂抹,一根一根地粘在一起,显得有些杂乱美了。

  玉蚌就像一张竖着的柔嫩小嘴一般,微微分开,两片肥厚的大上面稀稀拉拉地长着几根黑亮的,而两片粉红轻颤的小,显得是那么的羞涩娇嫩,充足的蜜汁让她们更加柔软鲜嫩。

  嫂子的并不是太明显,却显得剔透粉红,微微地冒了出来,在他舌头的舔吸之下,总能让嫂子的娇躯激荡起阵阵颤栗,迸发出一声声销魂的吟叫。

  “嫂子,我们69吧。”

  韦小宇突然想起什么,因为他感觉自己高耸入云的大鸟正在被嫂子反手抚摸着撸动着,才记起自己这段时间已经跟几个姐姐有了欢好之情,却还没有玩出多少花样来呢。

  “什么69?”

  滕舒暴露了她的“无知”眼眸中似乎充满了期待。

  韦小宇已经开始行动了,贼手在嫂子雪白无瑕的胴体上游走指挥之后,两人成了69姿势,各取所需地起来。

  韦小宇当先伸出舌头,在滕舒诱人的股沟之中,舔了一下嫂子宛若菊花的儿,立刻逗的嫂子娇躯强烈地颤栗起来,两瓣丰隆雪白的立刻加紧了,真令人魂飞魄散啊!44“别,别舔那里,脏啊小色狼……”

  滕舒吐出口中硕大的,连忙表达自己对小叔叔的爱护之意,但一阵电流通过后,却又感觉刚才小叔子的那一舔,真真的令人心颤神奕,婉拒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

  韦小宇似乎领会到了嫂子的羞禁不堪,死死地抱住嫂子两条丰圆无暇的大腿固定了她的丰臀,舌头再次抵住她微微潮湿的股沟之间那朵菊花舔了一下。

  嫂子的又是一阵意料中的颤抖,白花花的大还异常风地扭动摆动起来,那眼小菊花更是一收一缩,真是迷死人了!

  这可是自己曾经惧怕仰慕而不敢轻撩虎威的舒嫂子呢,而今还是堂堂西京市政法委办公厅副主任呢,更是自己表哥的专属之物,却与自己做出如此犯乱荒唐的之事来,真他妈的让人荡气回肠,此生无悔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