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99章舒嫂子的反推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叫美的展示,姐,请用纯洁的目光来看待好吧?”

  韦小宇贪婪地看着技师在嫂子高隆的上推揉着,油亮亮的便隆起一波肉浪荡漾开去,太他妈惊人了啊!

  “哇哦……”

  略高的女技师从侧面,正好看到韦小宇抬起后,露出身下的大鸟,情不自禁地惊呼起来。

  这哪里还是个少年男孩子的本钱啊,长的……实在是太变态了!

  突然,外面楼道里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还隐约有呵斥声,按摩房里四个人都侧耳倾听。

  还没有反应过来时,门被猛地推开了,一个身着警服的妙曼身影闯了进来。

  “啊,你们?”

  腾潇立刻看清楚了朝她露出羞愧之色的姐姐和韦小宇,简直无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潇嫂子……”

  韦小宇翻身坐起来,高高地翘着一条硕大无旁的,赤红狰狞,摇摇晃晃地,似乎在更潇嫂子打招呼一般。

  滕舒总算在羞窘不堪之下,还能保持神智清明,立刻跳下按摩床,拿浴巾包裹住自己的春光,对妹妹急道:“关门,关门啊你!”

  腾潇反手关上门,低声朝韦小宇羞道:“你赶快给我围上浴巾,羞不羞啊你?”

  两个女技师惊异地望望滕舒又望望腾潇,几乎一模一样的两个绝色美人,她们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颤抖着声音问:“请问,这是在突击检查么?”

  见姐姐和韦小宇都围上了浴巾,腾潇一边拉开门,一边严肃地警示两个女技师:“看在眼里,闷在心里。”

  两女技师连忙点头,然后看见两个警察鱼贯而入,一男一女。

  此刻滕潇才完全恢复了镇定,指挥若定地对姐姐和:“警察检查,你们两个赶紧穿好衣服离开。”

  一男一女两警察乍一见滕舒,都愣了,然后与一身警服的副大队长对比一番,默契地扭身就朝外面走,心底在想什么,谁都猜得到,嘿嘿,副大队长带队突击检查娱乐服务场所,却没有想到逮到了自己的孪生姐妹,而且还带着一个英俊的小白脸,而这个小白脸也实在太嫩了吧,啧啧……

  韦小宇按着不听话的大鸟,凑到滕潇身边去:“潇……”

  “你给我闭嘴,等我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滕潇打断他,咬牙切齿地踢韦小宇一脚,眼睛却有意无意地掠过小叔子的浴巾裆部,心湖荡起一波一波的涟漪。

  韦小宇实在是憋屈啊,此情此景之下,居然看到一身警察制服笔挺的潇嫂子,岂不是更添了绮丽的气氛么,他哪里还能管得住邪恶的大鸟。

  女警制服诱惑,实在是销魂啊!

  他又凑到滕潇娇嫩的耳垂边,哈着热气,低语道:“只要嫂子你不要告诉我妈,你怎么收拾我都认了。”

  敏感的耳垂被一股热浪吹的痒痒难受,美丽冷艳的女警娇躯禁不住一颤,反手就拧住了小叔子的耳朵,转脸对两个噤若寒蝉的女技师吩咐道:“你们去把他们的衣物拿过来。”

  两女技师如蒙大赦,连忙跑了出去。

  滕潇却放开了韦小宇,指着姐姐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nbs

  p;滕舒是真的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被孪生妹妹在这样的场面下逮了个正着,她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更多的是颠覆了自己在妹妹心目中的形象啊。

  滕舒也无话可说了,恨急之下,走到韦小宇身边,一个直蹬就朝韦小宇的裤裆踩去:“都是你这个小混蛋害的,我恨死你了……”

  裤裆重地,自然不能给弄残了,韦小宇轻易地就避开了,眼见舒嫂子羞愤万端的风情和妩媚,加上她半裸的玉体娇躯展露,听着她含羞带嗔的娇斥,撒娇般的风韵,简直乐开了怀:“舒嫂子,你先消消气,回去收拾我吧……”

  “哼,叔嫂叔嫂,我服了你们了。”

  滕潇不宜久留,见两女技师把姐姐和小叔子的衣物都拧了过来,便丢下一句话,扭身出门,可随着惊异的心情渐渐平静,很多不可思议的猜想冒出来,她真的乱了心扉……

  韦小宇被拒绝上车,滕舒开着车一溜烟就不见了。

  韦小宇好不容易才等到一辆出租车,急忙往回赶,今晚舒嫂子的脸可丢大了,可不能出啥事啊。

  哎,这事整的……心里暗下决心,无论舒嫂子怎么收拾他,他都必须全盘接受下来,一定不反抗……

  他万万没有料到的是,舒嫂子的惩罚居然是如此香艳,如此销魂,他怎么可能反抗呢,脑子又不是被门夹了。

  回到家,门一开,客厅悄无声息,但水晶吊灯亮着,证明舒嫂子是回来了。

  他关上门,心情忐忑不安,换好鞋,蹑手蹑脚地来到舒嫂子的房间门口,耳朵贴上去听,门却从里面一下拉开了,灯光撒出来,一股幽香窜进他的鼻腔,顿时走遍五脏六腑。

  “嫂子……”

  他呐呐地唤道。

  冷艳女神恢复了她不苟笑的形象,双眸一眨不眨地盯着门口垂首等待发落的小叔子,一不发,似乎要盯到他心里去,看透他的心,他邪恶无耻的心。

  韦小宇看不出嫂子表情里的喜怒哀乐,不敢乱说话,但管不住眼睛,对眼前这个神秘莫测的冷艳少妇打量起来。

  这一看可不得了,眼珠子有掉出来的危险了。

  少妇的房间,弥漫着诱人的幽香,似成熟的体香,又似淡雅醉人的闺房之香。

  灯光很明亮,几乎照透了少妇薄纱般的睡裙,里面妙曼浮凸的胴体清晰可见其诱人的轮廓,丰腴,而充满了诱惑。

  明显地,嫂子没有戴胸罩,胸口薄纱的胸襟上是浑圆丰翘的两团,不夸张,也绝不娇小,凸显饱满的挺拔。虽然看不见那迷人两点的突起,却更比凸点更诱人心魂。

  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般迷人,却不纤弱,而是充满了成熟的肉感诱惑,在薄纱里显得是那么的明显撩人。

  骨盆并不宽大,毕竟嫂子还没有生养,却恰到好处地彰显了她作为成熟少妇的宽阔,使得那阴暗一面的及以下的禁区部位,就如一张硕大的贪婪的嘴一样,似乎想要吞噬一切敢于靠近的猎物。

  两条长腿微微分开,灯光透出来,分叉的根部催人血涌。大腿丰腴滚圆,动感十足,似乎能轻易一夹,韦小宇这身板就会应声而折一般……

  “韦小宇,你害的我好惨!”

  滕舒被小叔子遮遮掩掩地注视着她特意穿戴的薄纱睡袍中隐约透露的胴体,时间一长,她便难以抗拒浑身的撩

  痒。

  “我认罚,我绝不反抗!”

  “这可是你说的!”

  滕舒感觉自己这话一出口,压抑良久的便如洪水猛兽一般奔腾出来了,伸手一拉,将邪恶无耻的小色狼拖进了自己的房间,猛地关上门,便将比她还矮了半分的小叔子抵在了门背后,娇喘急促,脸红耳红,双眸荡漾着火苗,却迟迟下不了决心惩罚他。

  “嫂子,你真美……”

  韦道,情不自禁地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滕舒被他舔嘴唇的无耻行径挑弄的心如火燎,似乎自自语,又似乎在为自己做最后的辩解:“不管了,都是你害的,反正小潇都误会了,我可不能白白受冤……唔……”

  “嫂……唔……”

  韦小宇被两片疯狂的樱唇封住了说话的器官,柔软娇嫩的少妇樱唇,简直让他瞬间失去了思维能力。

  轰,他脑海里顿时翻起了万丈波涛,就像一叶小舟的大海中一般,他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了!

  滕舒知道自己疯了,而且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从主动强迫般地吻上了小叔子嘴唇的这一刻起,她让自己成为了一个放荡的女人,为了追寻的发泄而侵犯小叔子幼小身体的无耻女人!

  紧紧地搂住呆若木鸡又激动的浑身颤抖的小叔子,滕舒感觉自己的之火被彻底点燃了,她狠狠地啃着小叔子的嘴唇,娇喘急促,娇啼微微,喉咙里总是哼哼有声,为这香艳激亢的气氛更添了迷离的色彩。

  体香盈鼻,成熟而充满性的诱惑,韦小宇双手都不知道怎么放才好了。

  一具温香软玉的娇躯紧紧地贴着他,一对丰盈坚挺的压在他的胸口上,像充满了气的球体一般,滚圆结实,让他呼吸维艰。

  一条丰腴的大腿还疯狂地曲起来,在他的腰间上下蹭着摩擦着,似乎在缓解她的无边欲火一样。小腿有意无意地在他的裤裆上滑动,撩拨,撩拨他的巨鸟苏醒过来,与她一起共谱欢曲。

  “呼呼呼……”

  滕舒感觉自己有些窒息了,离开了小叔子的嘴唇,一双眼眸毫不掩饰,死死地盯着小叔子的眼睛,突然又凑到小叔子的耳朵边,喷着兰香,伸出柔软的香舌挑逗着,“小色狼,嫂子今天要吃了你……啊呜……”

  “哦……”

  韦小宇爽的呻吟起来,耳垂居然被嫂子一口含住了,阵阵难耐的酥痒,让他体验到了什么才是少妇的销魂,一双手臂情不自禁地环住了嫂子柔软丰腴的娇躯。

  “不住你乱动!”

  滕舒立刻打掉他的手臂,霸道而疯狂地伸手下去,直接隔着裤子抓握住了小叔子裤裆里的大鸟,并饥渴般地撸动起来,盯着他的眼睛,充满无限春情地说,“小色狼,告诉嫂子,你这条都弄过几个女人了?”

  天啦,这还是自己那个冷艳高雅清高自傲的嫂子吗?这样的词汇,从她薄薄的欲滴的红唇里吐出来,竟然是如此轻描淡写,却又充满了荒唐的放荡之气。

  韦小宇爽的又呻吟了一声,避而不答,调笑道:“哦爽啊,嫂子,我的大不大,你喜不喜欢,害不害怕?”

  似乎被小叔子的情话进一步挑逗了,滕舒抓着小叔子的,一只手推着他的胸部,将他朝自己的床上推去:“再大嫂子也不怕,就没有女人吃不下的……”

  我的天

  啊,韦小宇都要哭了,有谁知道曾经让自己又喜欢又忌惮害怕的舒嫂子疯狂起来,居然是如此令人欣喜若狂啊!

  他感觉自己浑身酥软了,有种渴望被舒嫂子这样冷艳的少妇肆意摆布的念头,退到床边,自然地就仰躺了下去,看着舒嫂子几乎毫不迟疑地就趴到了他身上,柔软又韧性十足的娇躯压着他,他又呻吟起来:“哦,嫂子,折磨我吧,这个愿望我已经祈祷了好久了啊!”

  “早就知道你这个小色狼比禽兽还坏,”

  滕舒随意甩掉拖鞋,就双腿分开,跪在了小叔子双腿两边,盯着自己任自己宰割的小叔子,她感觉自己何其荡啊,“嫂子今天疯了,嫂子不忍了,不管了,去他妈的道德,去他妈的伦理,去他妈的贞洁,嫂子今晚就是要当一个地地道道的的娃……”

  韦小宇被舒嫂子近似于疯狂的呐喊所震精着,滕舒又突然趴下来,双手捧着他的脸颊,充满迷离风情地问:“小色狼,是不是很高兴,是不是很激动,跟嫂子是不是很期待,快回答嫂子,要嫂子疯狂一点还是羞涩一点,啊?”

  说完,滕舒的一只纤纤玉手落到了小叔子的裤裆上,按住那条粗大的大揉弄起来,感受他在她小手中变的更加坚硬,更加狰狞。37“嫂子,”

  韦小宇没有想到,自己的话一出口,才听出了声音的哽咽,他说不出是激亢的即将发泄的激动,还是对嫂子突然变成这样是因为他的挑拨而感动,总之他此刻的心间全是哽咽,想哭,想要跟嫂子倾诉满腔的衷肠,双手揽住嫂子柔软性感的腰肢,“嫂子,我错了,我不该对你使坏啊,嫂子,你骂我吧,打我吧,只求你不要这样子了好吗,我害怕你后悔啊,我承担不起嫂子你的后悔啊嫂子……”

  “臭小子真的假的,有良心了?”

  滕舒将信将疑,似乎被这厮的一番动情语迷惑了。

  哪知道韦小宇这厮接下来的话,立刻否定了她的看法。

  擦,嫂子似乎被自己欲擒故纵的话感动了呢,不好,到了嘴边的肥羊怎么能轻易丢了?

  “嫂子,我好怕,我好怕我不能满足你啊嫂子,你这么疯狂,这么带劲,我怕我会早泄啊嫂子,我该怎么办啊嫂子……”

  他这番无耻之尤的话说完,猛地掀起滕舒的睡袍,并从她螓首上取了下来,丢下床去,双手准确无误地抓住了垂在他眼前的一对雪白丰盈的。

  “哦……”

  滕舒猝不及防,敏感地带却落入了小叔子的手中把玩起来,看着自己乖巧坚挺的一对玉兔被小叔子的贼手抓捏搓揉的变换着各种撩人的形状,躁动的寂寞少妇再也不客气了,肆无忌惮地迸发出一声销魂绕梁的娇啼之声,娇躯非但没有酥麻瘫软,反而被激起了无边的激情,一只雪白的玉手托着自己的,趴子去,将自己那嫣红剔透的乳珠送到小叔子的嘴边,充满无边诱惑又急迫难耐地指示道,“吸吸,小色狼,快帮嫂子吸吸,嫂子好难受……”

  “叫我小叔子……唔……”

  韦完,一只粉嫩嫣红的便塞进了自己的嘴里,随之而来的,便是嫂子压下来的粉白饥渴胸部,一团肥美柔软的压在了他的脸庞上,几乎让他呼吸维艰起来。

  老天爷啊,性福来得也太突然了吧,谁知道我冷傲雅致的舒嫂子,一但发放荡之后,居然是如此令人魂飞魄散啊,这反差也太他妈强烈了吧,也太他妈令人荡气回肠了啊!

  不过,我韦爵爷太喜欢了!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