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96章嫂子的心理防线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接下来的一周,韦小宇过的异常艰难,因为他的无声抗议,军训最高指挥官小姨陈飞彤变本加厉地发誓要让他屈服,居然令人发指地在一天的军训结束后,还留下他折磨到七八点钟。

  韦小宇又不敢明火执仗地造反,因为小姨还带着两个孔武有力的排长一起变着法儿地消遣他,他可不能挑明自己跟他们的顶头上司是亲戚关系的,她这是挟私报复,不然老羞成怒的小姨还不让他后悔来人世间走这一趟啊。

  最令韦小宇难过和愤懑的是,他的芳姐,他的火辣冷艳杨老师,他的御姐朱老师,他都不能有空去一亲芳泽,再续欢爱之缘。

  幸好明天就是周末了,他终于有机会去大战三百回合了,嘎嘎……

  滕舒回到檀香苑临时的家里,周末了,终于可以从繁重的工作中解脱出来休息两天了。

  她也知道,陈飞扬请调她们姐妹过来,是不会让她们轻松的,却没有想到二舅妈的工作风格是如此的紧锣密鼓,让新出任政法委办公厅副主任的她都快吃不消了,而且工作工作伊始千头万绪,更是压力山一般大啊。

  滕舒捡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坐在床沿,却久久不去浴室,她自己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心很乱,身很热,但她却控制不住自己这荒唐的念头。

  妹妹滕潇今晚不会回来的,至少上半夜是回不来了,因为西京市公安局今晚有一个治安整顿突击行动,甚至都没有让各个公安分局参与,而是调动特警大队为主力。滕潇作为治安大队副大队长,是全程参与指挥行动者之一。

  这给了她千载难逢的机会,也纵容了她荒唐的念头疯狂地滋生。

  这两天是她的,身子特别想要,她已经厌倦了用自己的手指自渎来满足自己,她想要有些更强烈的刺激,那个小混蛋无疑会带给她难以预料的刺激。

  怎么还不回来,难道是去中北师大找他那个朱老师去了?滕舒站起身来,已经感觉浑身都燥热了,舒张了,似乎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在等待那个小坏蛋回来给她刺激了。

  这该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夜晚啊,滕舒有点迫不及待了。

  她需要什么,她很清楚,她想要正面跟小表弟玩玩暧昧,语的挑逗,甚至动一动手足,只要不逾越的那道鸿沟就行,她相信自己能阻止小表弟的。

  叔嫂之间这种关系,自古以来就是令人遐想的啊……想着想着,滕舒都感觉自己的胸部涨涨的了,太令人期待了……

  训练解散后,韦小宇已经在准备承受二到三小时的魔鬼训练了,但小姨陈飞彤却没有鸟他,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无影无踪了,他如蒙大赦,一溜烟跑出学校大门,才跟芳姐联系。

  王芳这两天出差在另一个城市取证,他问她有没有回来,很失望,王芳耽搁了,整个周末都可能见不到了。

  杨晓菲老师,额,他今天看到了一眼。下午顶着烈日绕着校园十公里拉练结束后,杨晓菲作为班主任,第一次来慰问了她的学生,韦小宇凑上去,十分无耻地舔了舔嘴唇,立刻被杨老师建议排长让她这个精力旺盛的学生加练两个项目,于是韦小宇遭受了无妄之灾,做了三百个虎卧撑。

  这娘们是欠了么?

  韦小宇拨通了杨老师的手机,被掐掉了,再拨,仍旧被掐掉了,他储蓄了好几天的子弹,蓄势待发,可不想太浪费宝贵的时间,放弃了。

  拨朱倩倩大咪咪的手机,居然不在服务区,这让韦小宇怅然若失。

  偶的神啊,我韦爵爷弹药充足,居然要自己回家撸管消火么?

  > 沮丧地朝家的方向走着,一个个接近的女子梳理过去,居然没有一个可以共谱欢曲的,这不能不说是失败啊,看来还要大大充实队伍,不然自己想要欢歌一曲的时候,没有了搭子,这怎么能行。

  突然,他想到了青涩娇嫩的顾嫣然妹妹,不过,是不是太小了点啊,能下手吗?

  这一周来,每天早上他都跟顾嫣然晨练跑步,时不时地钻到公园的角落里品个樱唇,摸几把小乳鸽什么的打打牙祭,却不能更进一步,一是的坚决婉拒,二是时间地方不允许。

  而晚上就更没有机会了,赵主任甚至都不让他进门。

  迟早把你们母女花都拿下,韦小宇每次被拒后都恨恨地想着,但一想到赵玉琪冷峻严厉的眸子像刀子一般扎的他体无完肤,就不禁哆嗦了……

  韦小宇突然心头一阵心悸的颤抖,他猛地转身巡视,在街的对面人群中,似乎一道圣洁的丽影一晃,就再也找不到了。

  心悸渐渐消失,韦小宇扶着公交站台的指示牌半晌才缓过劲来,不会是自己眼花了吧,可突如其来的心悸是怎么回事呢?

  他拨了冰山美人陈若烟的手机,妈妈让她来暗中保护自己,不知道她有没有在岗位上呢,反正这几天韦小宇打她的手机,冰山美人都不曾接过电话。

  冰山美人陈若烟此刻在隔着一个红绿灯的街对面,高挑完美的娇躯倚靠在一株白杨树上,心悸还没有完全消失,看着手机上显示的韦小宇的手机号,又看看斜对面二百米处扶着公交站台指示牌的韦小宇,她最终还是掐掉了电话。

  她看见韦小宇走着走着突然异常反应,她自己也立刻有了种低血糖般的手脚发凉趋于休克的无力感,这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韦小宇落寞地回到家,却不知道他的关门声几乎让枯坐床沿的舒嫂子惊的蹦了起来,然后他便看到舒嫂子从她的房间里抱着换洗衣服走了出来。

  “你怎么才回来啊,晚上想吃什么?”

  滕舒让自己看起来很自然随意。

  想吃你。韦小宇心底憋着一股邪火,差点脱口而出,但看到舒嫂子端庄冷艳的面容,他庆幸自己没有胡说八道,目光朝舒嫂子高挑成熟的身子上下瞅着:“军训累啊,所以在路上耽搁了一阵子,嫂子,洗澡啊?”

  “废话。”

  滕舒已经走到卫生间门口,听了小叔子插科打诨的玩笑话,不禁芳心一荡,回眸颇为风情地瞪了他一眼。

  韦小宇立刻哆嗦了一下,邪恶的心灵被激活了,盯着滕舒翘生生的肥说:“要不我帮你搓搓背啊,嫂子也帮我搓搓,军训一天下来,一身臭汗呢。”

  滕舒已经开门进了卫生间,强迫自己镇定镇定再镇定,扶着门,转身望着俊美的少年冷艳有加地嗲道:“要不要我把你这些跟你妈妈摆摆啊?”

  “这……活该你没人搓背,哈哈……”

  韦小宇窜回到自己的卧室,也准备洗澡。

  滕舒关上门后,却连连懊悔:自己还是不够大胆啊,要是真疯狂的话,刚才自己怎么就不模棱两可地回答他呢,如果是他硬要撞进来替自己搓背,自己可不就没有责任了么?

  一边脱着衣服,滕舒望了一眼盥洗台上面镜子里的自己,粉面含春,眸水泛波,连忙别开脸,不敢面对风蚀骨的自己了。

  自己才来离开京城到西京几天啊,怎么就变的这么放荡不知廉耻了?是不幸的婚姻和京城肃杀的气氛压抑了自己么,还是自己骨子里本来就

  不是一个好女人呢?

  衣衫尽除之后,滕舒低头审视着自己雪白的身子,一丝暴殄天物的念头浮现心底。自己如此好的身材,却从来没有好好的利用过,也没有被承认过,丝丝遗憾和愤懑填塞在心间。

  莲蓬头的温热的水流喷洒着她一丝不挂的雪白身子,水珠像滑过鹅毛一般流淌下去,凹凸有致的轮廓,令她自己也自矜不已。

  玉臂修长,酥胸高耸,浑圆翘美的形状保持的很好,比之少女时代来,更添了许多成熟丰韵的饱满。

  依然平坦,没有一丝赘肉,都得意于她良好的生活习惯和坚持锻炼,使得两条长腿都浑圆丰腴,充满着肉感的诱惑,不肥不瘦,笔直性感。

  下面与那两腿尽头的交汇三角区,一丛蓬松松的芳草掩盖着那美妙圣洁的花园,后面更是隆起肥美高翘的香臀瓣儿,揉一揉,捏一捏,弹力十足,丰隆饱满。

  闭上眼睛,感受温热的水流就像知情识趣的男人的手一样抚摸着她的每一寸肌肤,揉捏她的每一个敏感部位,一丝丝荡漾的在升腾着……

  当当当,当当当,敲门声打搅了滕舒的臆想。

  “舒嫂子,潇嫂子呢,怎么不见人啊?”韦小宇敲着门问,听着里面哗哗的水流声,他有点心猿意马,觉得自己简直完全没有必要现在来问潇嫂子的行踪,却忍不住。

  “你不能等我洗好后问啊?”

  滕舒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不耐烦,可音调又有点嗲怪的意思。

  这难道就是她矛盾犹豫的心态写照?

  “我都洗好了,你还没有洗好,是不是没人搓背的缘故啊?”

  韦小宇居然发现自己ac米兰队服的大裤衩裤裆部位都隆起了一个帐篷了,很鄙视自己太经不得撩拨了。

  “你少贫嘴,别以为嫂子不知道你安的什么好心?”

  滕舒离开莲蓬头,光着珠圆玉润的娇躯来到门背后,几乎是贴着门板在跟话了。

  是不是太疯狂了一点,这会让小叔子怎么想啊?

  “呵呵,嫂子,瞧你说的,好心坏心,都改变不了你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你永远都是我的嫂子啊,一定要在乎心的好坏么,对吧嫂子?”

  “嗤——”

  滕舒不屑道,“说的轻松,你以为你还是当年那个啥事不懂的小孩子么,嘴里口口声声叫我嫂子,心底是怎么想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简直就是个……是个……”

  “咳咳,嫂子,有话就直说嘛,又没有外人……”

  “对滴,你可没有把嫂子当外人呢……嗤嗤……”

  滕舒忽然感觉自己的话里荡漾了暧昧不清的意味,自己连忙以羞笑来掩饰。

  韦小宇被风情少妇充满诱惑气息的话逗的心痒痒的,抓耳挠腮心跳不止,激动了,就胆大了,趴到门上,哀求道:“嫂子,不如你开开门呀,我们可以把话说过清楚的……”

  “咯咯……小色狼,暴露了吧?”

  滕舒感觉自己的酥胸开始发胀了,两条赤裸白皙的长腿情不自禁地也绞动起来,那丛幽幽的芳草掩盖中的花园似乎也在舒张开来,却硬着心肠嗲斥道,“哼,你这样子有没有当我是你嫂子啊,当心天打雷劈了你这个色胆包天的小色狼!”

  “嫂子……”

  韦小宇开始耍赖,指甲在门板上抓挠起来,“嫂子

  呀,你让我进去吧,我最多也就是替你搓搓背嘛,一家人你还怕个啥咯,我又吃不了你的呀……”

  我怕嫂子我会吃了你呢,这话滕舒可不敢说出来,却也被小叔子软硬兼施的无赖行径撩拨的娇躯都颤抖了。

  “臭小子,你不知道男女有别授受不亲啊,怎么说我也是你嫂子呢,让别人知道了,人家不会说你小子,嫂子可要被口水淹死的……”

  韦小宇听出了嫂子的立场似乎已经不再坚定,已经认可了技术上让他进去是可以作的,只是有道德伦理的顾忌罢了,心领神会之下,他激动的手脚无措了。

  “嫂子,小孩子替嫂子搓搓背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更证明了一家人的亲密关系呢,再说了,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干别人什么事啊,对吧,嫂子,开开门吧,我保证非礼勿视滴。”

  39“那你真是小孩子么,嫂子看你可不像呢……”

  滕舒心底在评估着让小叔子进来触摸自己一丝不挂身子的严重后果,正如他所说的“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两人不说出去,谁知道呢?

  韦小宇险些忍不住开怀大笑了,没想到一向端庄冷艳的舒嫂子也挺会揣摩男人的心思,说出来的话这么的诱惑人心,也许是寂寞太久了吧,作为小叔子的韦爵爷,眼不见倒也算了,现在可是心领神会,那就是有责任和义务来替嫂子排忧解难的嘛,责无旁贷,责无旁贷啊!

  “嫂子可以验明正身的嘛……”

  韦小宇已经将一只手伸进了大裤衩里面,握着裆里硬邦邦火热粗壮的大鸟揉弄起来,他需要缓解一下的。

  “哼,你是考验嫂子么,别以为嫂子不敢,小屁孩又不是没有见过,哼!”

  成功地将自己的一丝不挂弱化了,而将这个臭小子的无耻强化,滕舒已经被自己混乱的思维弄的糊里糊涂的了,越糊涂越好,压力越小。

  想象着舒嫂子嘟着红唇的迷人模样,韦小宇恨不得一脚踹开卫生间的门。

  “那嫂子还在担心什么呢,是不是怕潇嫂子突然回来啊,对了,潇嫂子怎么不见人呢?”

  “……”

  滕舒犹豫着,要不要实话告诉他。

  如果实话告诉他说妹妹今晚有行动恐怕一整晚都回不来了,他会不会以为自己在诱惑挑逗他这个小叔子呢?

  “她有个行动,不知道今晚什么时候回来,怎么啦,害怕啦,你潇嫂子可是有配枪的哦……”

  切,小姨不知道几次用手枪顶头了,我何曾怕过?我又不是没有“配枪”谁怕谁还不一定呢,嘎嘎……

  “我又不作奸犯科,才不怕呢,嫂子,门呀,还没有开呢……”

  “打不开了,你耐心等吧,咯咯……”

  滕舒站到莲蓬头下面,让自己躁动的身心接受温暖水流的安抚,一阵阵庆幸自己顶住了压力没有放那个小色狼进来。

  但波动的心湖仍旧无法平静,难道自己今晚真的过不了这道坎了?

  “嫂子,我们出去吃饭吧,我等你。”

  韦小宇也认识到,让从来就端庄高雅又冷艳逼人的舒嫂子开门放他进去亵渎她一丝不挂的身子,实在太惊世骇俗,真让他进去了,那又不是他的舒嫂子了呢。

  潇嫂子,求求你今晚就别回来了吧,韦小宇暗暗地祈祷着,筹划着接下来的如意算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