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94章母羞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西京市东隅,有一座海拔五百米的青山,山顶建有一座信号发射架。有心的人都知道,这座上是军管重地,闲人勿入。

  但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这是总参二部在西京的基地。

  青山郁郁葱葱的树林掩映中,有一座单独的小别墅,基地的中层干部都知道,这个小别墅是安排总参下来的特派干部的住所之一。

  小别墅的安保系统就不用说了,绝对是顶尖级的,没有入住的神秘干部允许,任何人都不得近距离窥探,更不用说进入了别墅了。

  此刻,从别墅单向视野的防弹玻璃朝外望去,玻璃之外的西京市沉浸在一片灯红酒绿之中,而在玻璃的另一边是一片黑暗,伫立着一具魅惑众生的赤裸胴体。

  等你适应了黑暗之后,你恐怕会立刻魂飞魄散,羽化成仙。

  胴体不但拥有颠倒众生的完美身材,更有一张风华绝代无可媲美的绝世容颜。

  如果是韦小宇在场的话,他会马上惊叫出来:“天啊,你是十年后的若烟姐姐吗?”

  是的,胴体的主人有着一张酷似陈若烟的脸蛋,但你又不得不陷入迷惑,因为她的神韵还带着韦小宇的影子,韦小宇自己是难以察觉的。

  此刻,赤裸的胴体在做着一套只有最资深的《易经》研究学者才大约能看懂的五禽。这五禽与三国神医华佗所创的“五禽戏”殊途同源,都源自黄帝内经,而五禽更是黄帝内经中阴阳五行学说的最体现精髓集大成之作。

  但见胴体,在黑暗中还散发着夺目的光辉,玉洁雪亮,令人心弦绷紧。

  高挑的身影披散着一头波浪的长发,与她古老的养身格格不入地显示出现代时尚的气息。

  玉臂玉腿皆是纤细修长,比例却如此协调,叹为观止,充满着性的诱惑。

  胴体的胸口,两团丰凸绝无一丝下坠的胸乳,简直就是造物主的完美杰作,超越了万有引力定律的逆天浑圆,挺凸,又丰满饱胀,大却不惊人,所谓增值一分则太大,减之一分则太小,特别是黑暗中侧影望去,那两只圆球的,两粒不大不小不长不短的,更是催人血崩。

  雪白的浑身肌肤,绝无一丝皱褶,紧绷,线条完美,绝对羡煞千万同类。

  看啦,胴体变幻动作了,令人瞠目结舌的,是胴体居然能端站在地,一条修长笔直的长腿缓缓翘了起来,长伸不屈,最后完全与上身贴住,两条腿呈动人心弦的一百八十度站立。

  想必已经有思想龌龊之人在尽力低下头去查看胴体的两腿接壤隐私之处了吧,是个人都是会忍不住的。

  转换角度吧,请捂住心脏防止猝死。

  雪白无垠的下面,一丛顺理幽幽的芳草,掩盖着绝妙嗜魂的隐私花园,两瓣丰隆离奇的白臀之间,两片娇嫩的微微翕开,似乎在颤抖着,像婴儿嗷嗷待哺的娇嫩小嘴,就算是在黑暗中,也似乎能看到她们殷红柔嫩的气息。

  叮铃铃,叮铃铃。

  突然,胴体旁边的书桌上其中一部蓝色的座机响了,胴体才缓缓地放下长腿来,修长高挑的身影踱了过去,玉手一伸提起了听筒:“喂?”

  “……”

  “继续密切监视五号,注意不要暴露。”

  “……”

  “以你们的身手,躲开盘子还有问题吗?”

  “……”

  “绝对不要暴露身份,也尽量不要伤了盘子。就算失手被盘子抓住,也不能暴露,我自然会去斡旋的。”

  “…

  …”

  “我知道那小孩,”

  胴体犹豫了一下,因为一想到自己从旁观察那小孩时自己当时居然心跳加速了的异样,她就百思不得其解,“既然现在知道了他的身份,就更不要轻举妄动了,他母亲的身份摆着的,我们不要打草惊蛇弄巧成拙……”

  结束了通话,胴体来到窗前,望着灯火通明的西京市景,她陷入了苦苦的追忆之中:我本名叫什么,我是谁,我有过丈夫吗,有过儿女吗?整整缺失的十五年记忆啊……

  *************************楚姨娇小的身影看似柔弱,却浑身是肉,没有一处不弹软丰美,前凸后翘已经无法来形容她身材的完美了,因为她身上有“三弹”胸前的一对乳弹,后面是弹。

  众所周知,弹,是突起的构造,结实的象征,浑圆的轮廓,威力无穷的炸人武器。

  韦小宇被炸过n多次,因此还被龙姨取笑过:你这个小屁孩就是个色痞子,你当心哪一天我跟你楚姨告状,揭发你总是偷偷地盯着她的背影猛瞧,让她给你扒皮抽筋……

  “跟我来书房。”

  陈飞扬打断了韦小宇的臆想,当先起身朝楼上走去。

  “啊,又在书房?”

  韦小宇嘟哝道,似乎看见前面母亲高挑丰腴的身影晃了晃……

  陈飞扬差点没有忍住,转过身去一脚踢死这个小混蛋。又想到,身后这个家伙一定又盯着自己妙曼的背影在大饱眼福,陈飞扬这个母亲就感到一阵阵的异样羞涩。

  “老妈,你可要走稳啊,不要失足的话,我又扶错了位置被你冤枉臭骂……”

  韦小宇深深地嗅着“母亲”身上散发出来的迷人熟悉体香,沐浴后的丰市长浑身都充满了极品诱惑。

  为什么最美最令自己神魂颠倒却是自己的母亲啊?韦小宇在心底抓狂,却又在心底嘀咕,还说不准究竟是不是亲生母亲呢,她们刚才那传递的眼神,实在可疑啊!

  陈飞扬仍旧不说话,大厅里嗲斥坏蛋儿子,被勤务们听见了还得了?

  但进入书房后呢?高贵端庄性格跋扈不可一世的女市长芳心又颤抖了,不知道是在期待重复前晚的荒唐呢,还是在鼓足勇气要狠狠地掐断儿子越来越不顾忌的违背伦理的思想。

  又是这件睡袍,虽然地上一层不染,但也不用后摆长到拖地啊,难道老妈是想感受婚纱在身的美妙梦想么?

  韦小宇心头的疑问深深地折磨着他,他既想这就是自己的生身母亲,又宁愿她只是养母,为什么呢,实在是因为他太禽兽了……

  “呀,你又……”

  陈飞扬突然身子一滞,就朝后倒来。

  擦,这次仍旧是无意的啊!

  韦小宇既激动又鄙视着自己,居然又踩到了母亲的睡袍,一刻也不耽搁地张开双臂,将母亲丰腴成熟的妙曼娇躯迎入了自己的怀抱。

  好丰盈的娇躯啊,好饱满的身子啊,好肥美柔软的……次奥,又抓住了老妈的同一个部位了,捏是不捏呢?

  “死小子,你还不放手?”

  陈飞扬又一次被抓住了饱满丰盈的酥胸,一阵颤栗的不伦快感令她声音都嘶哑了,低声提醒儿子注意影响。

  “老妈,难道这是天意?”

  韦小宇终于还是禁不住捏了捏老妈肥美的酥胸。

  何其丰满高耸,比揉面团更加销魂蚀骨,沉甸甸的,肥嘟嘟的,软绵绵的,而且还是母亲的,刺激的韦小宇瞬间就硬了,而且兽性大

  发地朝前,将挺立的大鸟抵在母亲更加硕大肥美的瓣儿上,一戳。

  “嗯……”

  陈飞扬的这一声娇啼若有若无,却拨动了她禁忌的心弦,反手就抓住了儿子的大鸟,低声娇斥,“你放是不放?”

  说完,她带着警告地用力捏了捏,可令她羞怯无端的是,儿子这硕大无匹的子居然和她唱起了反调,她一捏,那东西就暴涨一分,反抗着她的力量。

  大,一个字,大,陈飞扬已经无法用别的词汇来形容她小手中的庞然大物了。

  “老妈你先放。”

  韦小宇已经顾忌不了了,好不容又抓住的他怎么能轻易松手,非但不放,还争分夺秒地抓揉起来,挤扁,搓圆,肆意把玩,同时十分禽兽地,让大鸟猥亵着母亲的禁地。

  想想啊,高贵端庄不可一世的西京市女市长,跺跺脚就可以让西京震动的女高官,不可侵犯的女强人,谈之色变的大腕,居然被一个不足十六岁的少年肆意轻薄着她的酥胸阵地,这该是怎样的一种销魂啊!

  “我……我偏就不放。”

  陈飞扬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如此乱了纲常的话来的,顿时羞的耳根都滚烫了,想躲,想逃,想找个世外桃源,就这样抓住儿子的大鸟儿,徜徉在山涧边,溪流旁。

  “妈……”

  听了母亲的话,韦小宇都感觉浑身无力了,被抽了筋一般的想瘫软,这似乎冲破了禁忌的话,刺激的他忘掉了二人的身份,忘掉了之罪孽,双手托着这对硕大肥美的,朝上狠狠地揉,“我们这样要不要下地狱啊?”

  “你……臭小子你轻点啊……”

  陈飞扬的声音已经充满了迷情之恋,浑身都被抽空了力气,却还能拖拽着儿子的大子朝近在咫尺的书房移动,“你也知道要下地狱,还这么欺负你老妈?”

  30“我……我控制不住啊老妈,我想我要堕落了……”

  韦小宇有气无力,禁忌的刺激太强烈了,的罪责太沉重了,被母亲牵着鸡鸡,这是怎样的荒唐啊!

  韦小宇刚来到时,陈若烟正好要下楼,听见韦小宇的声音,她便彷徨地躲回了房间,却贴着虚掩的门缝偷听那个坏小子的声音。

  她痛恨自己这种怪异荒诞的行为,对一个少年男孩产生了荒唐的想法,这是为世道所不容的,可她又无法控制自己。

  她坚韧的性格决定了,她的思想难以被条条框框的枷锁所套牢,难以禁锢作为人类所应该有的原始。

  她想放纵这种思想,自己的人生从自己是孤儿的那一天起,就已经不为自己所掌控了,这已经严重地违背了她的性格,难道还要在情爱方面再委屈自己吗?

  不,尽管韦小宇还是个少年,可是他首先逗引的自己,自己不过是被动接受者罢了。

  今天,陈飞扬问她愿不愿意去暗中保护韦小宇,陈若烟的一颗芳心就没有平静过,虽然看似淡然地答应了,其实她已经在开始憧憬和那个小混蛋相处的每一个场景了。

  如果他对自己语挑逗,自己该怎么办呢,要不要还是冷冰冰地考验他的耐心啊?

  如果他对自己动手动脚呢,自己是狠狠地修理他一顿,还是假装反抗让他占占便宜,也让自己感受一下男人使坏的体验吗……

  她被自己的假象捉弄的心乱如麻,便偷偷地打开了门,拐过转角,准备偷偷地看一眼那个折磨的她芳心凌乱的家伙,令她绝对无法想到的是,居然看到了书房门口,高贵不可方物的女市长居然和她的坏蛋儿子搂成一团。

  这绝对不应该是正常的搂抱姿势,视力

  极佳的中南海女保镖看见了韦小宇的手从他母亲的腋下穿过去,手臂一直在动作着。

  而女市长的一只玉臂藏在她儿子的!

  天啦!母子?

  陈若烟被颠覆了思想,才发觉自己暗恋这个胆大妄为的少年简直就是小儿科了。

  都说豪门贵宅里,充斥着假恶丑,荒乱不堪,原来还是真的啊!

  女保镖人生第一次走了神,愣在当场。38韦小宇此刻突然有点心神荡动,被母亲小手牵着鸡鸡进入书房的瞬间,他扭头朝甬道望了一眼,险些瘫倒:偶的神啦,冰山美人什么时候站在那一端的啊?神啊,祈求你让她花眼了吧……

  吥!韦小宇被一记不轻不重的耳光扇醒了。

  陈飞扬撑着儿子的胸口,雪白的玉掌一边在儿子脸颊上轻拍着,一面含着一脸的羞愤低斥着:“谁给你胆子,你说呢,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你不知道我是你妈吗,你不知道这是要浸猪笼的吗,你不知道我恨不得掐死你的吗,嗯?你说话啊,哑巴了,知错了?”

  哼,知错?除非时光重返。

  韦小宇伸手捧住母亲吹弹可破的脸蛋,这绯红的羞涩,若假若真的愤怒,最是迷人,只要你不是真的我老娘,刚才的那些行径就不算真的违背道德伦理。

  “老妈,小时候我可是没少托着你的咪咪吃奶呢,那时候你怎么不打我,就算我现在长大了,想重温一下婴孩时代的记忆,也是因为我嗅到了老妈你身上特有的味道才按捺不住的啊。”

  “少跟我赖皮,”

  陈飞扬打开儿子捧她脸蛋的手,眼眸里都荡漾起了羞愤的春花,小手再一次轻易地就抓住了儿子硬邦邦直挺挺的大鸟,狠狠地掐着,“难道这种反应你也找得到借口?”

  “那老妈你的这个动作的借口又是什么呢?”

  韦小宇也轻易地就托住了母亲胸口高耸肥美的,隔着睡袍轻揉慢捏起来。

  “你……”

  陈飞扬感觉自己已经疯狂了,被儿子揉捏着居然自己是欢愉刺激的快感,还有许多禁忌的羞耻,却没有了义正词严呵斥怒骂的勇气,难道是自己心底理亏,因为手中还逮着儿子的鸡鸡呢。

  “没有借口了吧,老妈,我们抛开那些世俗的……”

  “你混蛋。”

  陈飞扬紧紧地盯着儿子的眼睛,又想去拍儿子的脸,除了这样,她实在无法找到仍旧捏着儿子的鸡鸡不松手的理由。

  “好吧,我是你的混蛋儿子。”

  韦着,一只手放开了母亲的一只,去撩陈飞扬的睡袍下摆。

  “不行……”

  陈飞扬转身就走,不能再进一步了,她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的。

  意料中的,儿子从后面抱住了她,仍旧是抓住了她已经酸胀不堪的,上顶着那根坚硬如铁的棍子。

  高贵不可方物的女市长已经心乱无法收拾了,自然地反手过去握住了儿子的鸡鸡,迟疑着隔着裤子缓缓地揉动起来,声音低低的,充满了哀怜和无奈:“小宇,你要怎么才能放过我呀,我可是你妈妈啊……”

  “老妈,你说的这么可怜,我都恨不得剁了我自己了,”

  韦小宇感受着母亲小手对自己大鸟的揉动,爽的只想哼哼,“可又怕你没有了唯一的儿子会寂寞……”

  陈飞扬差点被儿子逗笑,又觉得很不合适,的边缘,怎么能笑呢,不显得自己纵容他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