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92章帮嫂子褪丝袜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姐姐,我们一起洗吧。”

  韦小宇跳下床就要跟进去,丢在床下面的裤袋里的手机响了,他只好掏出来查看,王芳的来电。

  “芳姐……”

  他正要调侃两句情话,才意识到浴室里还有一个御姐呢。

  “你臭小子准没在干好事,说话不方便吗?”

  “咳咳,你说吧。”

  “算了,等你方便的时候再说吧,又不是什么必要的事,好了,就这样吧,不打搅你了。”

  韦小宇潜意识里觉得芳姐一定有事要跟自己说,正好拨过去,听见了外面大门开锁的声音,吓的差点都傻了。

  小裤裤来不及穿了,套上长裤和t恤,凑到浴室门口对里面的朱倩倩说:“姐,我两个嫂子回来了。”

  朱倩倩不愧是腐女一枚,淡定地说:“家教洗个澡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慌慌张张干嘛?”

  韦小宇对老师的敬佩犹如滔滔江水……飞速来到饭厅,刚坐下来拿起筷子,滕氏姐妹推开了门,一前一后说笑着进来了,一边换着鞋,滕舒问韦小宇:“哟,小宇亲自刀做饭啦,难得难得。”

  “哪有,是我的家教老师过来了,她做的呢。”

  滕潇换好拖鞋,走进来东张西望:“你老师呢?”

  目光最后定在主卧关闭的门上。

  “额,老师觉得一身油烟味道,所以在洗澡。”

  韦小宇面不改色,轻描淡写,开始扒饭,“你们吃好了吗,要不再吃点?”

  “不用不用,”

  滕舒把手中的水果什么的递给妹妹滕潇让她放冰箱,然后对韦,“吃饱了吧,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好了。”

  韦小宇放下空碗,疑惑地望了眼滕潇。

  “是早上的事。”

  滕潇说。

  “哦,”

  韦小宇跟着滕舒进了她的房间问,“舒嫂子,要不要关门?”

  “关上吧。”

  滕舒说着开了空调,“外面好热啊。”

  韦小宇关上门,本能地抬头望了一眼自己装的针孔摄像神器,却不知道身后舒嫂子眸眼里闪过的一丝羞怯。

  滕舒穿着一件长袖的淡绿色衬衣,莲花瓣的衣领前襟垂着飘带,半透明的衣料隐约可见她里面肉色的胸罩颜色,上身的轮廓更是清晰可辨,偏瘦,却不失诱惑的肉感,特别是那细细的毫无一丝赘肉的腰肢,充满了柔韧的韧性。

  是一条黑色的过膝中裙,后臀上翘,饱满肥美。

  两条小腿上是黑色的薄透的丝袜,不知道是半截式的还是吊带式的。

  滕舒是西京市政法委办公室副主任,她的穿戴当然不会出格,而且她冷艳寡的气质,配上这一身不偏不倚的打扮,相当适合身份。

  韦小宇坐到书桌前的椅子上,望着坐在床沿上的舒嫂子,脑海里浮现出昨晚嫂子自渎的情景,不禁一阵肉紧的心猿意马。

  但看看舒嫂子端庄冷艳的神色,怎么也难以将寂寞自渎的少妇跟眼前这个女子结合起来,这实在是一种视觉上的异样冲击啊。

  “今天早上的事,你妈妈已经责成公安局安排了,是刑警队亲办的,并让你潇嫂子她们治安大队协助,你潇嫂子在亲自负责这个事,想必不用担心,”

  滕舒没有看对面的韦小宇,似乎公事公办的样子,自然而随意地解开了领口的系着的飘带,并松开了两颗扣子,露出了白皙又红润的颈脖子,“你现在跟她们母女不需要透露细节,只安慰她们安心工作和学习就可以了。”

  “嗯,知道了。”

  韦小宇间断答道,顺便咽了一口唾液,因为舒嫂子俯子,从敞开的领口里露出了一片嫩柔的肌肤,那是,她“无意间”将自己的暴露在了韦小宇眼帘之中“浑然不知”滕舒是要褪丝袜,所以她必须前倾上身,而且动作十分得体而随意,绝对没有把韦小宇当大人的意思。

  “因为你今天早上动了手,会不会引起对方的注意,你妈妈问你要不要让若烟来暗中关照你?”

  滕舒仍旧没有看韦小宇,右腿抬上来压在左腿上,一双指节修长纤细的玉手将裙摆翻卷上来,露出半截丝袜大腿,双手开始按着半截式丝袜的筒口朝下搓动。

  “老妈怎么不亲口问我?”

  韦小宇开始口干舌燥了,嗓子在冒烟,情不自禁地夹了夹腿,掩饰挂着空挡的大鸟蠢蠢欲动的动静,没有束缚的大鸟轻易地就顶起了裤裆,太急躁了这厮。

  黑丝美腿,已经够他消受的了,而舒嫂子居然完全没有当他是一个青春期躁动的男士,不把色狼当色狼,这让韦小宇相当郁闷,又不敢造次,能近距离地安静欣赏这样一幕香艳的褪丝袜作,他也算是比较幸福了。

  白嫩的大腿肌肤一寸一寸地展示出来,白皙泛着亮光,像被涂抹了鸡蛋清一般的光滑无暇,薄薄的肌肤下面,一条条蜿蜒的血管都清晰可见,刺激的韦小宇如坐针毡。

  “我怎么知道你妈不亲口告诉你,也许她太忙了吧。”

  滕舒的声音似乎有些变了调,显得心神不宁似的。

  有谁知道风韵少妇此刻已经脸红心跳不能自己了啊。

  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这么随便而自然地当着小色狼的面,还露出大半截大腿褪丝袜了,似乎心中有一个声音在指使她似的。

  昨晚自己的疯狂荒谬,已经让她今天一整天感到后悔不跌了,可一回到家,看到这个佯装君子的家伙,她就心跳加速了,控制不住自己做出如此“不端”的行径来。

  她很羞涩,为自己的行为不检感到羞耻,又无奈。昨晚那样的出格行为都做了,撩拨的她一整天心痒意乱,不得不说让她感到了枯燥生活被激起了一片涟漪的有奔头。

  “怎么会不忙呢,不知道她还晓不晓得她有个儿子。”

  韦出这话,感觉自己有些犯脾气,想想前晚在母亲书房的一幕绮丽违禁之举,便又心旌摇曳起来。

  再看看眼前的舒嫂子,活生生的一个风韵少妇,身上散发着诱人的体香,像熟透了的苹果一般,恨不得扑上去咬上一口。

  丝袜已经褪到了脚踝处,一条白生生的美腿几乎完全展示了出来,氤氲着迷离肉感的光辉,嫩滑得不像话。

  而她胸口的春光更是大尺度地暴露在他视线里,肉色的胸罩托着一对粉嫩滚圆的玉兔,那嫩的犹如果冻一般,挤出的一道深沟,从韦小宇的角度望去,几乎能看到她上雪白的肌肤了。

  咕噜……韦小宇吓了一跳,连忙掩饰:“今天吃的太辣了……”

   

  ; “是吗?”

  滕舒随口反问,心底却把这个小色狼狠狠滴骂了一顿:臭小子,也不知道谨慎,挑明了的话,大家都尴尬啊。

  “可不是吗?”

  韦小宇忍住笑调侃道,然后嘿嘿地笑起来。

  滕舒羞愤了,将白生生的一条美腿伸过去,红着脸嗲斥他道:“帮我拉下来,臭死你。”

  “才不臭呢,嫂子你可不要妄自菲薄。”

  韦小宇似乎生怕舒嫂子后悔似的,一把就捧住了滕舒的脚踝,并抬起来一点,将鼻子朝嫂子的玉足凑过去。

  “要死了……你还真闻啊?快放开我……”

  滕舒羞窘不堪,双手撑着床沿,要抽回自己的脚。

  是不是做的有点过了,这还是一个嫂子跟小叔子之间能做的事么?滕舒在自责,却又感觉这样的嬉笑怒骂让她的心扉活泛了,跟在京城里一潭死水的生活比起来,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呼……一点不臭,还有点嫂子香汗的芳香呢。”

  韦小宇一脸陶醉的样子,擒着嫂子的脚踝,慢条斯理地取下丝袜,自然地揣进了自己的裤袋,却不曾注意到,自己的裤裆已经高高隆起了,相当怪异而无耻。

  滕舒似乎失去了力气,半瘫软地撑着床沿,红着脸颊,一双眸水荡漾的眼睛盯着小叔子羞骂:“小小年纪就口花花的了,你在学校可不要过分了,当心你妈收拾你。”

  望着嫂子慵懒的模样,羞意怯怯中有点跃跃欲试的架势,韦小宇心念一动:“我在学校可是乖的很呢,出了校门我可是要一定的自由的,嫂子,不如我帮你把这一只丝袜脱掉吧,我还没有帮人家脱过丝袜呢,我们男人没有福气穿丝袜,不得不说很遗憾啊。”

  “咯咯……”

  滕舒被逗笑了,连忙又用玉手捂住嘴,盯着韦小宇看了几秒钟,似乎犹豫不决,终于还是下了决心,伸出左腿,“没见过你这么懒皮的,那你脱呀,可不准使坏哦。”

  “遵命,谢谢嫂子。”

  韦小宇立刻蹲过去,让这条美腿放在自己的膝盖上,目光如炬,激动非常。

  “不知所谓,还说谢,像捡到多大的便宜似的……”

  滕舒望着小叔子的侧面菱角,鼻梁高挺,唇线硬朗,活脱脱一个小帅哥,以后不知道会迷死多少多情少女呢。

  “嘿嘿,嫂子说的对,”

  韦小宇观察了一下滕舒的表情,端庄中带着慵懒的无聊气息,冷艳已经褪去,就是一个居家少妇的神态,但这神态中隐含着随时可能爆发的严肃,所以他还是不敢过分,“表哥有没有帮你褪过丝袜啊嫂子?”

  他一边问着,一边伸出手顺着舒嫂子的小腿,在丝袜上面一路滑上去,柔滑如绸缎般的触觉,刺激的他大鸟硬邦邦的。

  “不是说不准使坏的吗?”

  滕舒不回答他的问题,美腿都绷紧了,当那贼手爬到她圆润的膝盖上时,她的娇躯都绷紧了,痒麻酥酥的感受,实在是她这个端庄少妇所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再……坏蛋的话,不让你脱了……”

  天啦,自己居然以褪丝袜来要挟居心不良的小叔子,自己什么时候开始这么放荡了的?滕舒又后悔了,怎么能轻易答应让已经半成年的小叔子帮自己褪丝袜啊,可她实在不忍心此刻才拒绝。

  “不坏蛋了,不

  坏蛋了,情不自禁,情不自禁啊,嫂子,”

  韦小宇的手伸到舒嫂子的大腿上,近在咫尺地看着舒嫂子的白皙大腿,丰腴而嫩滑,他真恨不得一把掀起嫂子的裙摆,看看她丰腴的大腿尽头美景,他的手都颤抖了,呼吸早已经急促粗重,“嫂子,你这双丝袜送我好不好?”

  他说着,双手已经学着滕舒刚才的动作,夹着这条丰腴弹力的大腿,摁着丝袜的筒口朝下一撸,残留着一道丝袜筒口箍出来的红色印记,白生生的大腿便露了出来,雪白丰腴,毫无瑕疵,粉嫩而充满了无穷的诱惑。

  特别是一缕迷人心肺的肉香之气,刺激的韦小宇喉结连连滚动,咕噜之声不绝于耳。

  “你……真是个小色迷……”

  滕舒羞怯不禁,伸手在他肩头上拍了一下,以此来抗拒来自大腿被揉搓带来的迷离快感。

  女人的大腿在男人眼中是性感的代名词,而在她们自己的心中却是敏感部位之一,寻常人等是不能触摸的,会勾引出她们羞人的来的。

  而小叔子替嫂子褪丝袜,这本身就是一件离奇而值得遐思的事情,被勾引出来的之火就违背了伦常道德,会被人唾骂的。

  滕舒怕被世人所唾骂,她更不能承受勾引小叔子的罪责,可她就是不想失去眼前的迷离快感,这种令她心颤神奕的触摸,身心紧绷的刺激,偷偷摸摸的怪异,触碰伦理界限的疯狂和荒诞。

  “嘿嘿,嫂子,行不行啊,我要收藏你的这双丝袜,好不好嘛?”

  韦小宇的动作尽量的慢了,但丝袜还是被褪到了脚踝上,眼睁睁地看着一条修长美腿赤裸裸地摆在眼前,他真恨不得能够肆意把玩一番。

  “小变态,你拿去干嘛,想偷偷地自己穿啊,哥哥……”

  滕舒笑起来。

  同时,房门被敲响了,两人顿时一阵手忙脚乱,才听见外面滕潇的声音。

  “姐,我先洗澡了啊。”

  滕潇说完,也不推开房门,就汲着拖鞋滴滴答答地走向了卫生间。

  “哇……”

  韦小宇夸张地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汗水,“吓死我了……”

  滕舒也是暗暗舒了口气,眸眼看小叔子的神色都变的异常柔和了。

  她自己脱下丝袜来,丢到韦小宇怀里,似嗲带嗔地斥道:“拿去收藏吧小变态,你可要还我一副新的……”

  韦小宇不可置信地握着还带着舒嫂子体温的丝袜,望着已经起身去给手机充电的舒嫂子背影,鼓足勇气问道:“嫂子,吊带式的怎么样,还是黑色的么?”

  滕舒已经不敢再跟小叔子纠缠了,这已经是她所接受的极限了,至少现在不敢再进一步了,在床头柜边蹲下来,一边插着充电器,一边背身说道:“我管你呢,不合嫂子心意我可是要拒收的……”

  此刻,客厅里传来一个声音,是沐浴结束的家教朱倩倩:“韦小宇,你人呢?”

  韦小宇连忙将丝袜揣进裤袋站起来,才感觉裤裆里十分别扭,低头一看,高高的帐篷,正好滕舒也插好了充电器起身转过身走过来,那突兀的一坨,十分惹眼,自然被滕舒看见了。

  她也不知道是哪根经打错了,居然在韦小宇身前擦身而过的瞬间,小手伸过去拍了一下,有如实质的硬邦邦,弹的她小手生痛,心旌摇曳地低啐了一声:“没出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