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91章御姐销魂之迭起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王芳今天又收到了韦小宇发来的几个短信,都是充满了迷恋想念之情,但她只简单回了一个:姐这几天忙。

  还在隐隐酸痛呢,她望着对面而坐的闺蜜徐逸秋,感觉耳根有点发热了。

  这是一家幽静饭馆的包厢,坐落在洛河边,徐逸秋请她出来小聚,于是两人下班后在这里碰面了。

  王芳看得出闺蜜有重重的心事,但她很了解她,既然约自己出来了,肯定是会和盘托出的,她不需要去追问。

  “这几天有什么好事让你碰上啦,又胜诉了案子吗?”

  徐逸秋轻笑着,若有所指地试探,“看你这怡然自得的神情,笑意矜持的惬意,还有这水灵灵的皮肤,啧啧,什么好事,说出来听听?”

  王芳再聪慧,也猜不到自己与韦小宇的忌恋已经被冯新民察觉了并告诉了闺蜜,听了闺蜜调侃的话,她情不自禁地用玉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蛋掩饰内心的羞窘,似真似假地说:“干嘛,你这样说明显就是盼望我早点人老珠黄嘛,寂寞难耐的女人找了一个小白脸行不行啊?”

  徐逸秋盯着闺蜜的眼睛,明察秋毫的她还是逮到了闺蜜眼中飘过的一丝羞窘,她有点难以置信,又很想从闺蜜口中亲耳听到她的风流韵事——和对门那个色色的少年之间的韵事。

  徐逸秋也半真半假地说:“让我也帮你参谋参谋好不好,打电话嘛,让你的小白脸过来我也垂涎垂涎。”

  多年的闺中密友了,王芳心里一惊,不动声色地瞟了眼跟自己打哑谜的徐逸秋,她有点心虚的惶恐,还击道:“上不得台面的,就不要揶揄我了,打打牙祭可以,带出来显摆就出格了,你呀,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

  说到这里,王芳才想起徐逸秋说过的冯新民已经不是男人的事来,顿时卡壳,歉意道:“我不是故意的,你可不要生气啊,我是被你逼的说快了……”

  徐逸秋被勾起了心事,淡然一笑道:“跟我还道歉么?芳啊,你帮我想想吧,离婚还是不离?”

  王芳惊异地望着徐逸秋,眼里充满了疑问,等闺蜜继续说下去。

  “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好么?”

  徐逸秋盯着闺蜜的眼睛,不让她躲闪,郑重地问道,“你跟韦小宇到什么程度了?”

  王芳端着饮料的杯子差点掉了,惊慌失措,简直都不知道如何应付了,看徐逸秋的神情,她已经是笃定自己跟韦小宇有了什么,否则不会这么单刀直入的。

  不会吧,韦小宇应该不会这么无聊地跟徐逸秋显摆吧,否则自己跟他的事也显得自己太轻率放荡了。

  但也不好说,毕竟那家伙才多大啊,能期望他守口如瓶么?

  哦对了,冯新民,那个高材生的眼光是犀利的。

  不能惊异太久,她必须回应了:“你怎么突然问这个了?”

  王芳让自己镇定下来,似乎还理直气壮地反将闺蜜一军,不置可否,模棱两可,我反正不亲口承认是与不是,你自己猜。

  “那就是说冯新民没有看错咯?”

  徐逸秋的话也咄咄逼人。

  王芳有点被逼到墙角的感觉,嘴硬又心虚地道:“捕风捉影的事,你也相信?”

  “咯咯,”

  徐逸秋笑了起来,“你呀你,要是你反问我‘你怎么把我王芳想的这么不堪,跟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男孩也能风花雪月了,我又不是少年控’,那我还不敢肯定呢,咯咯,承认了吧芳芳……”

  王芳心头羞怯不堪,又不能理直气壮地反驳闺蜜,她羞的想钻地缝了,脸蛋烫的难受。

  怎么也不能亲口承认的,起码也要找个莫须有的理由:“钟敏的案子是他帮的忙,但那个小混蛋给我提要求,我以为他就说说的,结果……着了他的道,这下你满意了吧,哼。”

  “吃吃……”

  王芳有点挂不住了,在桌下踢了闺蜜一脚,恨恨地道:“你不知道那小混蛋多无耻,当你哪天落到他手上你就知道了,我不相信那小色狼看到你不动心思的,近水楼台的,他会放过你才怪……”

  “吃吃吃……”

  徐逸秋心底何尝不知道那小混蛋的色迷迷,趁着自己酒醉还捏了自己的胸呢。

  又想到,跟闺蜜一起被一个半大的少年收服了,这事整的……徐逸秋突然居然有了点期待……

  *********************吹一吹?打奶炮?天啦,这个家伙出朱倩倩想想都羞人的词汇来如此顺口利索,怎么不让朱倩倩有种“ot了”的羞愧感觉啊,难道自己二十多年的人生还能输给了这个少年吗?

  “我是你姐姐。”

  朱倩倩硬抗着被抓捏的酥胀之感,不服气地说,一点也不想暴露自己对这些名词的羞耻。

  “情姐姐,帮我吹一吹好不好?”

  韦小宇揉着子,用指头拨弄着,硬硬而挺立的每一次的拨弄,都让身下被压着的老师姐姐皱一皱眉。

  “你咋个不帮我吹呢?”

  说完,情姐姐顿时羞涩万端,自己居然被这个小少年挑逗的顺口说出了这样不顾廉耻的话来。

  “对对对……”

  韦小宇如梦惊醒,一边揉搓着一对,一边趴下去,含着了一颗吮吸起来。

  “嗯……”

  朱倩倩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了,玉手摩挲着少年的头发,感受着他舌头的灵巧,自

  己敏感的快感,一波一波如潮的快感冲击着她的灵魂,她开始媚地呻吟起来,又觉得自己的发浪的娇啼声太过羞耻,为自己呢喃地辩护着,“小宇,姐姐是不是太了啊?”

  “唔唔……好啊,我就喜欢姐姐……”

  韦小宇换了另一颗吮吸着,一只贼手已经抚摸上了御姐平滑细嫩的。

  “你这个坏蛋,不准叫我姐姐,我是好老师……”

  突然感觉少年的手正在插进她的裙腰,也许是太紧插不进去,便改弦易张,顺着她的膝盖爬了上来,大腿上立刻布满了撩人的痒麻,犹如蚁行般的难受,“小宇,你跟多少个女人有关系了啊?”

  准备献身的女子,总是会有这样的忧虑,没能成为人家的第一个女人,但能在众多的女人中排名靠前也是好的。

  “额……”

  韦小宇在思考究竟要不要坦白,最终还是诚实地承认了,“姐姐,你是第三个,啊呜……”

  他怕“第三”会惹怒了朱倩倩搞的鸡飞蛋打,连忙吻住了她的樱唇,充满激情地揉捏她的酥胸,表达自己对她的爱恋与迷恋。

  这个臭小子,算你机灵,朱倩倩腹诽着承受少年的进攻,却也不放过他,小手伸下去握住了他的大用力地掐了掐。

  韦小宇自知理亏,忍受着鬼头上的疼痛,灵机一动,一边吻着御姐,一边聆听着她娇啼的声音,将自己反了个个,猛地将自己的大鸟凑到御姐的嘴边,呈69的姿势,同时揭开御姐的裙摆,将嘴巴凑到御姐的上去亲吻她的花园蜜谷。

  “啊……”

  朱倩倩没有想到这家伙如此变态,巨大的滚烫的子压在她的脸颊上,有如实质般的粗硬,碾的她芳心揉成了一团。

  睁开眼睛,带着无边的羞涩,仔细地打量着少年的。

  浓密的看起来杂乱靡,散发着浓郁的男人体味,也许还有潮湿的汗味儿。

  一坨硕大的里面,隐约可见两只鸡蛋般大小的,鼓鼓的,不知道储藏了多少能量。

  粗大坚硬的压着她的脸颊,火热滚烫,她不禁感叹,自己这前二十多年算是白活了,到现在才得以近距离地好好欣赏男人的隐秘。

  感受到少年拨开了她的底襟,她连忙紧紧地夹着了双腿,她最隐私神秘的花园怎么能够让他轻易就看到啊!

  “姐,姐姐啊,你好多毛啊,我好喜欢啊,让我尝尝,让我尝尝吧,姐姐,我要舔你的毛啊!”

  韦小宇奋力地扳开御姐的双腿,丰腴而白皙,他激情地凑上去又舔又亲,感受到御姐的颤栗,听着她销魂的呻吟,他抬起,伸手扶着自己的大,将鬼头抵在一片柔软湿滑的唇边,便奋力地插了进去。

  “唔……”

  朱倩倩的樱唇里塞进来一条大,势如破竹般地几乎伸进了她的喉咙,顿时又惊又慌,又难以自禁。

  天啊,自己居然被迫着做了苏寒媚最鄙视的了,要是让她知道了,还不嘲笑死自己啊。

  不过,自己李代桃僵地含住了她家教学生的,如果她知道这少年的有这么大,不知道她会不会嫉妒呢?

  哼,朱倩倩又一次说服了自己,玉手握着少年的,开始艰难地转动自己香舌,在大上舔起来,立刻感受到这又坚硬了几分,不禁有些得意,更加充满激情地吮吸起来。

  在这之前想想都难为情的词汇,没想到自己就这样糊里糊涂地替一个少年了,这算是放荡还是屈从啊?

  韦小宇又一次分开了御姐的大腿,看着从边缘探出来的黑亮,还散发着悠悠的香,他疯狂了,狠狠地拧着御姐的侧襟,发狠地一扯。

  哧!朱倩倩听见一声裂帛般的声音,知道自己的被少年撕破了,她非但没有惋惜自己的,而是被少年这样粗暴的疯狂震撼了,彪悍的风格使得她抬起双腿来,夹住了少年的脖子,嘶喊着:“要死了啊,小色狼,你要赔我的……”

  “赔一千条,赔一万条,我也愿意的……”

  韦小宇又抬起来,扶着大塞进了御姐的小嘴。

  “唔……”

  朱倩倩双手扶着大,上下着,香舌情不自禁地又舔又吸,心底却在期待自己泥泞的花园被少年吮吸的快感。

  好多水啊!韦小宇近距离地看着御姐肥美的,嗅着浓烈的味道,双臂各搂着一条丰腴的御姐美腿。

  一大片黑亮发光的堆积在御姐的,掩盖着她肥嘟嘟的。

  两片大上面布满了杂乱无章的茂盛,中间一条粉嫩的缝隙,一片娇嫩的小探出头来,粘着充沛的春水,泛着迷离的光芒。

  被紧紧地夹着,看不到庐山真面目,但那微微下陷的部位,因为她高抬着双腿,而让翘了起来,溪流不断,透明的向下淌,终于在一朵叫菊花的地方积成了一汪令人心颤的春水之潭。

  他舍不得立刻分开御姐的大,一睹花园的美景,而是用手指沾了些滑腻的,在那可爱的小菊花上抹了一抹,立刻看到那菊花猛烈地收缩起来。

  “啊……不要不要,别……别玩那个……”

  朱倩倩都要哭了,要放下自己高翘着的双腿,无奈被韦小宇紧紧地搂抱着压下去,让她的隐秘花园更加曝露出来,“羞死人了……韦小宇,你真是个大坏蛋啊……来吧,别玩那个了求你了,来吧,来……弄姐姐……”

  弄?韦小宇鼻血都要喷出来了,他来不及细细体味这个“弄”字的传神,就被御姐奋力掀翻了。

  朱倩倩坐起来,看着自己被撕破了的,又气又羞,又不服气,三下两下从

  自己丰腴的大腿上取下破布条一般的,便推倒了韦小宇,她骑了上去,并且用自己芳草浓密的将少年的大压倒贴在他的上。40御姐感觉自己的蜜源中的瘙痒有些缓解了,她趴到了少年身上,那一对子压在少年的的胸口,她双手捧着少年的脸颊:“小宇,姐姐还是,你还敢要么?”

  韦小宇明白朱倩倩所说的“就意味着要负责任”他太愿意负责任了,还生怕人家不要他负责任呢。

  “嘿嘿,那姐姐就完全属于我了,我幸福还来不及呢,敢要就怕姐姐不敢给了。”

  听了韦小宇的表白和承诺,朱倩倩媚眼如丝,经过刚才的激情尝试,她御姐的风范被彻底发掘出来了,舔了舔樱唇,极限的诱惑之媚态尽显:“那姐姐就要吃了你了……”

  说完,也不等韦小宇表示亢奋,她就俯身含住了少年的嘴唇,丁香小舌撬开了他的牙齿滑了进去,丰沛的津液流进了少年的嘴里,啾啾深吻之声再次响起。

  同时,韦小宇的一双手攀上了的玉背,肆意尽情地抚摸搓揉,感受的柔滑和圣洁。

  再也无所顾忌,用自己多毛多汁的压着少年的大,前后滑动着自己的身体,让那暴起的血管擦蹭着她的和阴帝,遏止着她来自灵魂里的瘙痒。

  啪,韦小宇在朱倩倩的瓣儿上面狠狠地拍了一记,响亮的声音点燃了两具火热的之火。

  “啊……我要吃了你,可恶的小伙,姐姐要吞了你的小鸡鸡……”

  御姐狂野地坐了起来,散乱的长发飘飞起来。

  小鸡鸡的称谓,不过是她思想里固有的称呼男人那话儿的名词,她心底很明白,这小鸡鸡大的离奇,大的让她既充满期待渴望又芳心恐惧,自己的儿能容纳得下么?

  没有装不下的小,这个道理朱倩倩早就懂得了,她有幸得到这条离奇硕大的,必须好好享用,可不能暴殄天物浪费了。

  “姐,我爱你。”

  韦小宇在这当儿,自然要说些浓情蜜意的情话来给御姐增加勇气,为她接下来的“吃了他”加油呐喊。

  他伸手分别抓住了一坨大咪咪,一边肆意地揉捏,一边挑拨着她的,已经很硬很坚挺了,每一次的拨弄,都逗的御姐蹙眉娇吟,太销魂了。

  御姐的激情迸发之时,即将迎来自己由少女走向女人的紧要关头,她要让自己更放荡一些,这太值得纪念的日子里,她要彻底地表现自己彪悍腐女的一面。

  “我爱你的大鸡鸡……”

  朱倩倩风地盯着被自己骑跨着的少年,她感觉自己是女王,是老师,是蹂躏少年男孩的女杀手,“我要吃了你的大鸡鸡,你可不许哭闹,不许说姐姐欺负你,更不准说姐姐奸污了你哦……”

  她甩了一下长发,让自己的媚风情更加显露,便伸手扶住了少年挺立如柱的大,忐忑不安,又心向往之。

  太销魂了,这个年轻的女老师,到了骨子里,媚到了灵魂深处。韦小宇以为自己是个能隐忍的人,现在也控制不住了。

  在朱倩倩抬起来,扶着大凑到她柔软娇嫩的玉上时,韦小宇扶着御姐的腰,朝上一挺。

  “啊……痛……”

  朱倩倩眼泪都,那硕大的居然一下子就卡进了她的里,这一刻,她处子的身子已经不再冰清玉洁,受到了男人的洗礼,她已经是女人了。

  而和这样一个少年男孩犯下如此滔天的“罪行”是这样的不伦,犯了世俗的伦理之礼,她既矛盾又难过,两行清泪终于夺眶而出。

  她半蹲在半空中,玉镶嵌着一条,哪怕是动一动就有撕裂的痛,既不能脱身而去,更不敢朝下吞了他,雪白丰腴的娇躯剧烈地颤抖着,樱唇几乎被咬出血来了。

  韦小宇也没有破处的经验,朱倩倩看不到自己的情况,他躺着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一具雪白的胴体双腿叉开半蹲在他上面,散乱顺直的长发披散着。

  一张红比桃花的娇颜满布着痛楚,一双玉臂反撑在他的膝盖上,将毛茸茸覆盖的朝着他的视线挺着。

  在那茂盛的丛中,两片鲜红的已经被自己的大撑开了,已经没入了她的圣洁之中,一丝殷红的处子鲜血,顺着他紫红色的在丝丝地朝下流淌。

  韦小宇强自镇定,才没有惊慌,心中的爱恋无以复加。

  朱倩倩跟他不过两面之缘,自己就百般地纠缠挑逗,让她上了自己的床,这是怎样的一种缘分啊。

  在看到血迹之前,韦小宇可没有真当朱倩倩是一个处子的,尽管她表明了她处子之身,他也不是很在意,因为在他惯有的思维中,想朱倩倩这样放荡风的女大学生,而且无论是学识身材还是相貌气质,都算上乘的御姐,是不可能没有众多追求者的。

  他可以相信朱倩倩有着彪悍的性格和御姐的风范,能洁身自好,却难以相信她能将处子之身坚持保守到这一刻,就这样轻易地交给他这个并不了解的少年。

  但这一刻,他不得不信了,那是处子之血,而且紧窄的难以前进的卡的他大都有些疼痛了。

  破处的眼泪,唤起了韦小宇的良知,他知道自己对朱倩倩的扰和占有欲并不纯洁,他迷恋的是她风的性格和硕大半球般的子,还有征服一个女大学生的成就感。

  “姐姐,对不起,我不该……”

  “别说话,”

  朱倩倩紧闭着眼睛,裙摆被分开的两腿撑了起来,她作为女子的最宝贵最神秘的禁区都落入了少年的眼帘之中,她却只有稍稍的羞耻之感,更多的是奉献了处子之身的淡淡后悔,但眼泪还是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掉落了下来,从脸颊流淌到脖子上,再在

  高耸丰满的胸部划过,“是姐姐自己的决定,小宇,呜呜……你以后可不能不要我……”

  忍受着剧烈的撕裂感,御姐缓缓地沉下了身子,一分一毫地吞噬着少年的大,直到再也无法下沉半分了,她才一下趴到了少年胸口上。

  韦小宇连忙捧着她梨花带雨的脸庞亲吻起来,吮吸她的眼泪,传递他的感激之情。

  朱倩倩寻到他的嘴唇,便激情四溢地亲吻起来,香舌袅袅,津液横溢,呜咽哽咽,忘情舌吻。

  同时,她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活塞运动,缓缓地吐出火热如炭坚挺如铁的大,又缓缓地吞噬他,但总有那么一寸长短的无法容纳。

  所谓一痛,二麻,三痒,四爽,经历这过程居然是这么漫长,朱倩倩足足用了六七分钟不懈的努力,她终于体会到了小为什么叫。

  韦小宇也是在密切地留意着身上主动着的御姐反应,看她前一阵子的含着痛楚却还在艰难地吞吐着他的,心里感动又爱恋。

  进行到一半时,韦小宇都几乎想放弃了,尽管的是这么的窄小紧凑,包裹的他相当销魂,而且还是这么个子腐女御姐的主动施为,但他不忍心看着她受苦。

  终于在他就想要喊停的时候,突然看见了御姐舒展了娥眉,的速度和频率都加速了,而且有点得心应手的欢快呻吟了。

  他禁不住打趣道:“姐,还痛么,要不我们停下来吧,下次再继续好不好?”

  “不要脸……”

  御姐咬着樱唇,抵抗着深处渐渐升腾起来的瘙痒,媚眼如丝地白了这个小坏蛋一眼,拉过他的手来放到自己前后荡漾的子上面,任由发丝散乱下来,遮住自己含羞带爽的娇容,有了快感就要喊,于是她尝试着叫起来,“嗯嗯嗯……哦哦哦……”

  每一声的娇唤都为卧室里的春色增添了几分昂扬的颜色,每一声的娇啼都在唤醒她体内隐藏最深的,娇喘之中,带着声声的吟叫,一具丰腴青春的骑跨在一个少年的身上,吞吐着少年的,肥美硕大的雪白翘甚至开始了娴熟的仅仅依靠腰部的力量,上下起落着,称之为电臀,一点也不为过。

  这样的画面,可惜没能摄录下来以供回味,事后让韦小宇是大大的遗憾。

  “姐,你真带劲……”

  韦小宇又拍打了一次御姐的。

  朱倩倩腮红似桃,娇喘微微,起落的速度突然加快,两瓣大白飞快地前后蹭动着,浓密的在少年的上磨出沙沙的声音,救命般地叫唤起来:“啊啊啊……”

  她猛地深深地,几乎将韦小宇的粗大全根吞入了,惨烈的嘶叫声戛然而止,像被掐住了喉咙一般,娇躯绷紧了,剧烈地痉挛着。

  韦小宇也跟着激动非常,因为他的像被御姐最深处一团软软的肉像钳子夹住了一般,又像被章鱼的大洗盘吸住了似的,他抵抗了一下,最终还是把持不住,紧紧地抱住御姐的娇躯喷,很猛烈,很彻底。

  这是什么名器啊,这么霸道?韦小宇喘着粗气,百思不得其解。

  哎呀,全射里面了,姐姐是不是安全期啊?

  “真好,真好……”

  朱倩倩终于缓过劲来了,拉过被单稍稍遮掩了一下自己春光明媚的娇躯,跳下床,进浴室的时候回头妩媚一笑:“幸好是安全期,不然姐一定让你当爸爸……”

  额,韦小宇完全反应不过来了,十六岁的爸爸会是怎样的一番光景呢……

  *****************“冯新民是什么意见呢?”

  洛河边的饭店包厢里,王芳问徐逸秋。

  徐逸秋思虑再三,却不敢说出来,能将借种这事说出来吗?不能的,闺蜜意见跟那个小子有了好事,自己如果说出来的话,让闺蜜怎么想,跟她抢男人?

  身份和地位都引人瞩目的她,跟闺蜜一起争抢一个少年男孩,让人知道了还不笑掉大牙啊!

  这是一个纠结的事。

  “要是我们已经有孩子了该多好。”

  徐逸秋似乎自自语,却在留意王芳的反应。

  王芳心头叮咚一声响,似乎回味过来了闺蜜话中传递给自己的含义,不禁笑起来,韦你这个小混蛋是艳福不浅好呢,还是无耻之尤好啊?

  徐逸秋端起茶杯来抿了一口,掩饰自己。

  “你的身体没有问题吧?”

  王芳笑问。

  “我能有什么问题?”

  “那还不好办,科技这么发达了,人工授精又不是啥丢人的事,要是你不方便,我来替你办,谁让我们是闺蜜呢,好么?”

  徐逸秋恨不得去掐王芳的脖子,但还是笑意嫣然:“好啊。”

  “咯咯,咯咯咯……”

  王芳笑的十分欢乐,这两天焕发了第二春的容光更加靓丽迷人了。

  徐逸秋也笑了,不过有点窘迫,她想起了两人姑娘时期曾经说过的话:要是以后我们能共用一个老公会是什么样子的呢,会相互吃醋么,打架么,争宠么?

  心照不宣的二人没有再继续谈这个话题,说了些最近各人的工作便散了。

  王芳开着车,在洛河堤上溜达,想起了和徐逸秋少女时代就开始的友谊,想到了各自的不幸婚姻,又想到了自己的未来,还有那个不知道在干嘛的少年。

  她掏出手机来,犹豫再三始终拨不出去,儿还在隐隐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