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87章调教侄子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徐逸秋这两天心情极端的矛盾着,忧伤满怀。

  前天晚上,丈夫冯新民回到了家,跟他坦承了他的病情,他已经不能人道了,就是已经不能行使作为一个男人的应有功能了,他已经面对女人的身体彻底地无法了。

  甚至他还坦承了,他看到精壮的孔武有力的男人才会的耻辱事实。

  徐逸秋不可置信,她甚至当场做了实验,冯新民垂在的玩意儿面对她的挑逗居然无动于衷。

  离婚,她当时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离婚。她已经说不清楚自己当时都想到了些什么,她自忖自己能接受不能男人的丈夫,却无法接受一个喜欢男人的丈夫。

  老天爷也太捉弄人了吧,她徐逸秋行事做人自问对得起良心,怎么就遇到了这样的小概率事件啊?

  然而,作为一个身处令人羡慕高位的女官员,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平静地跟丈夫深谈到了深夜。

  最后,两人都得出一个结论,不离比离好。

  天朝的整治环境和为官规则决定了,离异对于一个官员的升迁之路有着多少牵绊,他们都很清楚,最重要的是,会引起多少人的猜测,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种不胜其烦的麻烦。

  “你是不是已经有解决的办法了?”

  徐逸秋问冯新民。

  真谈到实质性的问题,冯新民还是犹豫了良久:“孩子,我们有了孩子的话,可以掩人耳目。”

  “可你已经不能……”

  徐逸秋似乎猜到了什么,顿时就要爆发,强压住心头的怒火,以为流干了泪水又涌了出来,“你是要让我借种?你真这么想吗你,冯新民,你太混蛋了,你以为我徐逸秋没有了房事就不能活了,你以为我是花痴女啊你,算我瞎眼了……”

  等妻子发泄完了,冯新民才坚决地说出了自己的决定:“逸秋,那我们还是离婚吧,错在我,我说什么你都无法听进去的,作为男人,我的悲哀不会比你更少,可我没脸求你理解我,其实我也早知道始终只有一个结果,就是离婚,协议书我已经弄好了。”

  他拿出离婚协议来放到徐逸秋面前,长叹一声,就走向了客房,脚步越来越慢,似乎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徐逸秋漠然地盯着丈夫的背影,她忽然发觉,自己只顾自己的惨烈伤痛,并没有深切体会作为男人的丈夫遭此厄运的伤痛更加深重。

  “你最近跟王芳联系吗?”

  冯新民没有回头。

  “……”

  徐逸秋没有回答,却在思虑丈夫问这话的用意。

  “对面韦小宇是谁的儿子你知道?”

  “……”

  徐逸秋心中一跳,那个小混蛋趁自己醉了做出那些龌龊勾当还让她难以释怀。

  “他是陈市长的儿子,你不要说出去。”

  冯新民说着一边推开客房的门,“他跟王芳在一起。”

  说完,他已经关了门,留给妻子去体味其中的深意。

  徐逸秋何等聪明,但也在床上辗转反侧到了深夜才突然明白了丈夫话中隐含的意味:向韦小宇那个邪恶的却又背景深厚的少年借种。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也无法接受自己居然做了春梦,荒唐不堪的春梦,她主动向那个少年借了种。

  在一天的惶恐不安之后,昨晚她又一次梦见了那个少年,辗转反侧百般戏弄再接再厉地“折腾”了她一夜,早上醒来,她发现自己竟然浑身一丝不挂,看见地板上的睡袍和湿了又干的,她哭了……

  **************************“还是不要了吧,”

  韦小宇左右望望,正好看到两个不像好人的青年人望着他们走过来,“咳咳,嫣然,人来了,你忍一忍好吧——哎呀,小妮子居然会掐你哥哥了。”

  本来已经有些瘫软的小,居然像突然回光返照一般活了过来,青春的身子飞快地从哥哥怀里蹦了出来,挨着哥哥坐下,媚眼似春,挽着哥哥的手臂低声嗲道:“谁让哥哥说的那么难听,人家下次再也不主动了,哼……”

  下次?韦小宇正要调笑一番,不开眼的来了。

  “这他妈什么世道了,毛都没有长齐就开始他妈的搂搂抱抱了,小杂种,要是把这小娘们脱光了给你,你他妈找不找得到她的销魂洞哦,我……我的妈哟,”

  不像好人之一的平头青年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盯着惊为天人的顾嫣然几乎说不出话来了,十分搞笑夸张地

  挂到同伴肩头上作瘫软状,“龙哥,不行了,我站不稳了,我的魂都被勾走了……龙哥,你?”

  龙哥此刻呆若木鸡,像一根木桩一样一动不动,双眼惊惧地盯着微笑的少年,是真失了魂。

  顾嫣然已经从妈妈那里知道了韦小宇是新任美女市长陈飞扬的儿子,她并不是很惊奇,因为她爷爷曾经还是前任市长呢,而且姥爷更是在中央任职,见惯不怪了。她从小的惯性思维告诉她,这样的事并不值得宣扬,大人会不高兴的。

  因此,看到两个流氓的丑态,她并不害怕,光天化日之下,只有没有性命之忧,相信自己京城来的哥哥还应该不会怵这样的小场面的。

  看到韦小宇微笑镇定,云淡风轻,顾嫣然芳心大定,搂的哥哥的手臂更紧了,甚至有意无意地将自己的小乳鸽压到哥哥的手臂上,给他增加能量。

  “龙哥,你怎么啦这是,美女啊,比照片上还美十倍啊龙哥,虽然嫩是嫩点,可……”

  平头突然倒飞起来,像被当成垃圾一样跌进了通道另一侧的万年青丛里,惨叫声才响起,“啊……”

  “英雄饶命啊!”

  龙哥情急之下这经典的投降派对白也喊了出来,双腿一软,差点跪下。

  这一次,他算是看见了同伴是怎么中招的,一记窝心脚。

  诸位没有猜错,这位龙哥已经出场过,就在昨天中午,不过昨天他的同伴是三子,也是被这个少年撂倒的,不过他没有看见是怎么被撂倒的。

  昨天晚上,蒋尚华才郑而重之地告诫了他,这个少年惹不得,那个半老徐娘的漂亮女人他们更惹不起。

  因为蒋尚华已经打听到了揍得涂贯进医院的小子是谁,就是和涂贯他娘共进午餐的少年,他亲眼看到飞途实业的女老总,闻名遐迩的美女企业家是和这个叫韦小宇的外来户新生平等共进午餐的,他惹得起吗他?

  “我又杀不了你,何谈饶命?”

  韦小宇纨绔少爷一样地拉着嫣然妹妹的小手,厉声吼道,“照片拿出来!”

  龙哥忙不迭地掏出顾嫣然的照片双手恭敬地递过去,回头见平头挣扎着爬了出来,他大义灭亲地转身就是一脚,恨恨地骂道:“猪大肠你给老子再躺一会吧你。”

  “啊……哟……”

  平头应声又跌了回去,惨厉地哀嚎着,“龙哥你这是怎么啦,我是你兄弟啊,啊啊啊,别踢了,断了断了啊……”

  “妹妹,我帮你收藏了哈,”

  韦小宇将照片和身边小鸟依人的妹妹对比了一番后,认为真人虽然比照片上漂亮,却也没有“美十倍”这么离谱,于是将照片揣了起来,朝龙哥摆手道,“算了算了,你再踢就有好心人报警了,过来,我问你,照片怎么来的?”

  “一个女的给的。”

  龙哥简短直接地回答道,见少年似乎不满意,连忙补充道,“我们是混混嘛,所以人家找我们来吓唬人,真的,就是让吓唬一下,并带到几句话……”

  说着,龙哥对着顾嫣然说:“原话是:叫你老子听话点,这事连你妈都不准告诉,不然了你妈。”

  擦,老子都不敢呢,谁他妈这么大胆?韦小宇自然不会太为难龙哥这么识相的小混混的:“那女人是什么人?”

  “很漂亮很漂亮的女人。”

  龙哥绝不拖泥带水,见韦小宇皱眉,觉得自己还是需要补充,“我和猪大肠,额……就是那个家伙(说着回头指了指老实躺在万年青丛中哼哼的同伴)是大太阳娱乐城看场子的,昨晚换班后,就有一个女人叫我们过去,额……(他本来想说他跟猪大肠想调戏一下人家的,觉得与主题无关便删节了)给我们一张照片,照片背后有地址,又给我们一叠钱,是六千块,让我们吓唬一下这个……咳咳,天仙般的妹妹,于是我们觉都没有睡,就过来蹲点了,那个女人以前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骗你不得好死。”

  韦小宇当然知道既然带了那几句话,始作俑者肯定是不会留下蛛丝马迹让自己按图索骥找到的,便挥挥手让龙哥扶着同伴走了。

  “哥哥,我……”

  顾嫣然忽然有点怕了。

  韦小宇捏捏楚楚可怜的妹妹的脸蛋,安慰道:“别怕,不是有哥哥我吗?”

  “可是……”

  “安心上学,这些事你别管了,既然有哥哥,就让哥哥来处理好不好,不相信哥哥么?”

  “……”

  “呔,你看到哥哥刚才那英武的招数了没有,不是吹的话,别说是一个女人了,就是十个女人,哥哥也是手到擒来的,咳咳。”

  &nbs

  p; 他吹完,才发觉自己的语病十分严重,歧义也相当的令人遐想,不禁脸红尴尬了。

  顾嫣然没心思追求他话里的邪恶,娥眉紧蹙,郁郁寡欢。

  “这样跟你说吧,哥哥屋子里就有一个警察,我们这就马上回去,我跟我潇嫂子说说,让她派人暗中保护你跟阿姨好不好?”

  顾嫣然点点头,问道:“我爸爸呢?”

  “额,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爸爸是谁呢,告诉哥哥他的名字和地址,”

  韦小宇搂着小的香肩朝回走,“额,对了,还有,你爸爸怎么没跟你们住一起啊,是不是离婚了什么的……”

  “我爷爷是……”

  顾嫣然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才发觉哥哥的神色十分怪异,“怎么啦哥哥,市长是你妈妈,貌似跟我爷爷是不对卯的吧,你不想帮我了吗哥哥?”

  擦,女神母女的所有权居然是属于顾先成那厮的,韦小宇羡慕嫉妒恨啊,这都是乱点的他妈的什么鸳鸯谱哟老天?

  咦,小看似清纯烂漫,能说出这番有深度的话来,这小心思可不简单啊!

  “嫣然,你放心,你们母女俩的事就是哥哥的事,谁也不能动你们母女俩,哥哥义不容辞绝不袖手,这就去运筹帷幄,一定要把那个什么女人揪出来……打。”

  “扑哧……”

  小笑的那个叫嫣然啊……

  韦小宇回家后,滕氏姐妹还没有出发去上班,从到西京来,他第一次在家里吃上了早餐,十分惬意,没有留意到滕氏姐妹双双脸上的异样神情,将隔壁母女的事和盘托出,不但令滕氏姐妹收敛了异样的心情,还惊动了陈市长大人,应对方案什么的,与《春色》无关,就不细表了。

  呵呵……

  军训的第一天,涂贯自然是请假了。韦小宇也没有见到与他颠鸾倒凤了一回的杨老师,全年级各班自成一连的军队编制,按照三三制的惯例已经是六个营,被硬性定位一个加强团,团长大人竟然是西京警备司令部纠察大队副大队长,陈飞彤,韦小宇一点风声都没有得到,他简直无法喜出望外,更多是身心都准备迎接小姨“合理”惩戒的惴惴不安。

  谁让那晚让小姨受尽屈辱威信扫地呢?活该啊自己这是,这叫报应不爽,呜……

  身材超级火辣,脸蛋万众挑一,年龄正当御姐的女团长,让几乎所有的男生都像打了鸡血,让99%的女生都羡慕嫉妒恨,余下那1%都是自诩精品的校花级美女的有力竞争者了。

  陈飞彤铿锵玫瑰般的训话,不但全场鸦雀无声,更是让韦小宇之流有了的征兆。

  第一天就站军姿,幸好今天的太阳不算过分火辣,但这个下马威还是立竿见影,晕倒了二个女生一个男生。

  韦小宇棒槌一般地笔直,这对他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就算是扎马步,他也坚信能挺到最后一个倒下的,要知道,他可是在龙姨的监督下,踩着不倒翁不掉下来,坚持了三个小时零七分钟的。

  似乎陈团长听见了侄子心中的不屑,巡视了在四个不同场晒油的阵列后,终于在第二足球场找到了她“梦寐以求”的侄子,看到他冷汗直淌的心惊胆战,一身迷彩服诱惑的陈团长施施然地来到了侄子跟前。

  “列兵,你眼珠子在看哪?”

  陈团长的指挥棒直接捅到了侄子的胸膛上,点点戳戳,好不惬意。

  “对不起教官,汗水钻眼睛里去了。”

  韦小宇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心底邪恶地暗忖着:敢捅我?别以为你是小姨我就不敢捅你——额……在梦中。

  “教官?谁教你称呼教官的?”

  陈团长又捅。

  “对不起团长大人!”

  韦小宇中气十足。

  嘎嘎,找你茬,我现在还不是信手拈来?陈团长站到侄子身侧,指挥棒抬起他的下巴:“抬头!”

  又直接敲到他背上:“挺胸!”

  戳到他上:“收腹!”

  犹豫了一下,眼眸里闪过一丝报复的快感,狠狠地扫到他裆上:“站正!”

  果然,她清晰地感受到指挥棒上传来的有如实质的拍到硬物的顿挫感,芳心居然一荡,脸上飘过一抹红晕。

  她看见侄子脸上的肌肉在抽动,心底又羞又乐又觉得跟侄子玩了色情一般的羞窘,心里暗嗔:哼,都是你这个臭小子害的我,别怪我心狠手辣了就。

  军靴一脚扫到侄子的脚踝上,大声道:“收腿!”

  &nbs

  p; 然后她定睛一看,侄子的眼眶里居然流露出了哀求的神色,似乎还泪光闪闪了,芳心立刻一软,这可是自己最宠爱的侄子啊,哎,要是不色色的多好。

  可,色色的他,似乎更让自己牵挂了,这两天自己没有联系他,心底空落落的若有所失,只有自己最清楚,而且,而且,侄子那雄壮无旁的东西,更是时不时地提醒着侄子已经长大了,那东西比他身体长的还快,那么巨大,那么撩人……更记得自己争取到军训西京一中任务后,她心中居然第一反应是羞涩,天……

  都是这个家伙害的,陈飞彤团长羞意越浓,恨意也越深,冷然喝道:“出列,俯卧撑三百个,许连长,你来监督。”

  命令下达完毕,陈飞彤却不忍看着这个臭小子受苦的惨状了,扭身便走,突然想到:自己这样折磨他,是不是在逼他来“折磨”自己呀?

  哎呀,姐,妹妹我疯了是不是……

  韦小宇无奈,在众目睽睽之下,趴到了地上,哼哧哼哧地做起了俯卧撑,心底哀怨无处诉啊:小姨,你也太狠了不是,连挤出眼泪来都打动不了你,你这不是逼我给你来狠的么,何苦来哉?

  不过,你穿迷彩服的派头,实在是勾起了我许多美好的憧憬啊,啧啧……

  高强度的一天终于结束了,韦小宇都感觉有些疲累了,出了校门,接到了滕潇嫂子的电话,说她们姐妹今晚都要加班,会很晚的,让他自己解决吃饭问题。

  她们都是妈妈请来的亲信干将嘛,以老妈雷厉风行的风格,如今又是她出任西京市长能否一炮而红的关键时刻,不把两嫂子当牛当马地使唤才怪了,韦小宇相当理解。

  刚结束通话,手机又响了,陌生号码:“喂,请问你是……”

  “我是你的代课老师,小伙,叫声朱老师来听听?”

  朱倩倩在檀香苑东大门对面的小超市里挑选着饮料,高耸,毕现,火辣时尚,野性毕露,看的超市收银小妹又妒又恨。

  辣姐呀这是!韦小宇的疲累一扫而光,鸡血横溢,说话都不利索了:“朱……朱老……师好!”

  “咯咯,这孩子不经吓,咯咯……”

  朱倩倩胸口顿时一波乳浪翻腾,“赶快回来吧,我在你们小区大门口了呢。”

  “我,我最尊重老师了。”

  韦小宇想起对杨老师的禽兽行径,不禁汗颜,恨不得脚下生风,“三分钟,哦不,二分钟,对了,苏老师又怎么了?”

  “哟,小伙,记挂苏老师,不认朱老师了么?”

  朱倩倩的声音充满了御姐的诱惑,绵绵的,腻腻的,让刚一进超市的彪形大汉一愣,眼珠子都要滴出水来了。

  “两个老师我都……咳咳,我不是说我最尊重老师的吗,总要关心一下的啊!”

  韦小宇脚下生风。

  “好叻好叻,等会儿我看小伙你怎么尊重老师的,咯咯咯……”

  朱倩倩睨了一眼朝自己露出猪哥相的彪形大汉,颇为鄙夷地别开眼睛。

  这老师,也太……够劲道了吧,不过我喜欢,韦小宇听见自己的心声,相当猥琐地笑了:“端茶递水,捏肩捶背,这些都是我的拿手好戏,朱老师一定会不吝赞美之词的,嘿嘿。”

  靠,稍微一逗,这小子貌似就露出狐狸尾巴了嘛,再逗逗,岂不是要露出前面的尾巴了?朱倩倩为自己的奇思妙想颇为得意,很是期待这样有趣的少年究竟有没有胆略呢。

  挑逗一个少年男孩,摆弄的他心痒难止,然后厉声喝止他,这,这也太有趣了,咯咯咯……

  “好吧,可不要把话说满了哦,老师的要求可高着呢,你确信你捏肩捶背就能让老师……”

  她话没有说完,彪形大汉出场了。

  “小老师,你是教什么的呀,我也要学呢?”

  这彪形大汉语轻佻,目光如鼠,搓手笑,相当奇妙。

  朱倩倩娥眉一挑,面不改色,她可是不吃亏的主,火辣又火爆:“咯咯,孩子,你知道你是从哪里出来的吗,老师我就是教这个的。”

  韦小宇听的一清二楚,擦,我的朱老师遇到色狼了,我得再快马加鞭去救老师才行,尊重老师从救她开始。

  他一定是忘掉了,他就是一匹正宗绝不打折扣的小色狼来的。

  “额,好啊好啊,老师,我是从哪里来的呀?”

  彪形大汉轻佻地配合道,同时一双色迷迷的眼睛从朱倩倩丰隆的上滑下去,盯着她及膝蓬裙的腿间舔着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