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81章母嗲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他让自己看起来十分随意又大大咧咧:“老妈,人家已经是大小伙子了嘛,要知道男女之间可是授受不亲的,嘿嘿。”

  “你……小坏蛋一个。”

  陈飞扬不禁想到了几天前儿子“无意间”抓捏了自己的酥胸还整了一篇《乳赋》的事情来,幸好他还不知道自己非他亲生母亲,否则不知道他会怎么想呢。

  从上次的事件后,她总会在不经意间回想起那尴尬的一幕,虽然她的心思放在儿子身上并不多,也不是很懂如何精心培养一个孩童成长历程的呵护和关爱,但她毕竟不是一般的女人,触类旁通,跟驭下的方略自然有异曲同工之妙的,一味的打压呵斥只能让下属离心离德,大棒加胡萝卜又打又拉才是上策。

  她松开了儿子的耳朵,将丰肥的圆臀坐到红木的椅子扶手上,一条白皙修长的玉臂搭在儿子的肩头,好一幅亲情温暖的画面。

  “小宇,你是在怪妈妈这么多年来跟你聚少离多,没有真正关心你是么?”

  陈飞扬还轻轻地捏了捏儿子的肩胛骨,以示亲昵。

  韦小宇盯着母亲慈爱温柔的眼睛,一时许多情绪涌上心头。是的,从小他就没有怎么感受到父母之爱,丢在爷爷家长大,爷爷却似乎并不是对他这个唯一的男孙多少看重,奶奶倒是对他呵护备至,但自从奶奶前年因病去世之后,虽然婶子姑姑对他也不坏,可她们也有自己的工作,好在外公那边陈家对他关爱的不像是个外孙了。

  也因此,他对母亲总是给予宽容,给予理解,外公说的好:深院豪门从来都是薄情寡义的,因为有很多利益争夺,还不如寻常百姓家其乐融融呢。

  所以,他不能苛求太多。

  “妈,儿子从来都以你为傲。”

  韦小宇对于如何掩饰隐藏自己的感情已经达到了苛求的地步,他连眼睛都没有红一下。

  “真的?”

  陈飞扬也是心里暗叹,儿子似乎真的长大了,他回避了她饱含内疚的问话,而回答又这样无懈可击:儿子当然是怪你的了,可你是我的妈妈,事业与家庭不能兼顾之时,我尊重并敬重你的选择和侧重。

  “骗娘会遭天打雷劈的。”

  韦,额头上立刻被母亲纤细白皙的手指头点了一下。

  “没个正形。”

  陈飞扬高贵的面容上一片欣慰的红晕,似乎亲情所致,她将自己蝶首微微稍偏,与儿子靠在一起,丰满的酥胸不可避免地挨着了儿子的肩头,她微微犹豫了一下,抿唇将丰软之峰轻压了上去,这样的姿势才自然舒适,“告诉妈妈,你的理想是什么?”

  韦小宇的心跳的很剧烈,眼睛都有点泛花了,嘴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干燥,他的坐姿很别扭,被母亲柔软的玉臂揽着,丰腴的娇躯散发着诱人的滋味,沐浴在她成熟迷人的体香之中,吐气如兰地喷洒在他的脸颊上,涂抹出一片燥热的红润。

  “说实话么?”

  韦小宇听见自己的声音都嘶哑了,又不敢看母亲的眼睛,他怕自己眼里情不自禁地会闪过禽兽的神色。

  肩头上若有若无地挨着母亲的人类工程学奇迹之峰,就这样轻挨微靠,也能充分地体验到她们的丰满与肥美,坚挺和高耸。

  陈飞扬的心又何尝是平静的呢?她本心无杂念,跟儿子表达自己作为母亲的亲昵和关怀,奈何却窘的儿子面红耳赤局促不安了。

  儿子长大了,再不是那个流着鼻涕一不顺心意就朝地上一滚嚎啕大哭的孩童了。

  &n

  bsp; “当然要说实话了,骗娘要遭天打雷劈的啊,这可是你说的,咯咯……”

  陈飞扬乐不可支,笑的花枝乱颤,煞是迷人。

  要知道她可是堂堂直辖市重地的一市之长啊,高贵不可方物,美艳凌人,成熟端庄,高雅知性的极品女高官呢。如此风韵妩媚之态毕现,不知道会迷死多少英雄好汉。

  韦小宇感受到搂着自己的娇躯充满弹性的颤动,而肩头上更是被一只坚挺饱满的柔软所侵袭厮磨,迷人的成熟妇人体香盈鼻,他感到太幸福了,正如他所说,他以有这样的母亲为傲为荣,自豪。

  “咳咳,比较远大哦,老妈你确定要听,而且确定不会抽我?”

  韦小宇不敢稍动,肩头上母亲坚挺丰满的酥胸绝对是极品凶器,他不敢亵渎,却又发现自己的所有注意力几乎都集中到了肩头,去感受母亲的伟大,母亲的柔软和惊人弹跳力。

  “可见你的理想有多……多龌龊了,”

  陈飞扬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并不合适的词汇来形容,嗲怪地瞪着他,又怜又爱又嗔怪地捏捏儿子的脸颊,“臭小子,你的理想该不会是要妻妾成群后宫佳丽三千吧,看老妈不真抽你的……”

  “嘿嘿,妈,”

  韦小宇侧过身来正面对着母亲绝色的容颜,高雅的端庄,有些口干舌燥了,毛着胆子伸手替母亲撩起耳鬓垂下来的调皮青丝挂到她白莹如玉的耳朵上,感觉自己的娇躯微微一僵,“你不是男人,你不会真懂我们男人的理想的,我这么说不过是正常绝大多数男人的梦想罢了,而我在老妈你面前不敢不说真话,我是不是太老实了点啊?”

  闻着了儿子身上已经在散发男人味道了,陈飞扬盯着儿子英俊异常的脸庞,不是那种小白脸的标致,而是男子汉的深邃,棱角深刻,气质坚定,既安慰,又担忧,这小子对于女孩子来说,绝对是杀手级的,加上他的身份背景,不知道以后会有多少女孩子主动投怀送抱呢,作为母亲,真不知道是该替他高兴呢还是该替他担忧呢。

  担忧什么呢?所谓红颜祸水,他会不会沉迷于女色而当一个纯粹的花花公子啊?这是她不能接受的。

  “小宇,”

  陈飞扬认为有必要跟儿子深入地谈谈是否观念了,伸手在儿子的头上摸摸,“你应该知道大家对你的希望是什么,身在这样的家族,都是作为继承大业来培养的,你先别说话,听妈说,虽然妈妈不见得多么开明,但我跟你爸爸都决定了,不过分干涉你的未来,从政从商都以你的志向为主,你也知道,肯定是有条件的。”

  “不丢我爸妈的脸,是不是?”

  韦小宇结果话头,斗胆说到。

  虽然听他这么回答有点不够庄重,但陈飞扬见他说到了点子上,也不为己甚,目的已经初步达到,她颇为满意自己的谈话技巧,更欣慰儿子的聪明。

  女市长颇为可爱地勾着儿子的下巴笑道:“那么你是不是该修正一下你刚才的远大理想了呢?”

  韦小宇似乎无法从母亲高贵端庄又艳丽照人的容光中自,愣愣地盯着母亲绝色的容颜,无可挑剔的五官,突然将脸埋进了母亲博大的胸怀之中,贪婪地嗅着母亲胸乳之间的醉人乳香,感受那丰挺饱满的人类工程学奇迹之弹软丰盈。

  “妈,你真伟大,儿子为有你这样的老妈感到无比自豪。”

  怀抱中儿子撒娇般地在自己饱满丰美的酥胸间揉蹭着,陈飞扬又惊又羞又不能推开他,几乎都能听见自己重重的心跳声了,娇躯更是阵阵发软。

  他一语双关的赞美“真伟大”陈飞扬又

  无从反驳,母子之间的亲昵本该让她感到宽慰甜美的,可她几乎能肯定儿子的行为绝对不是那么单纯,又不敢揭穿他。

  高贵不可方物的美艳女市长,一时芳心百结,酥胸一边承受着非亲生儿子的“蹂躏”一边羞愤万端地思考着应对之策。

  可一向清心寡欲的丰美妇人,在自己微妙的心理暗示之下,感觉自己的心都在颤栗了。

  人非草木,岂能无欲?虽然她是高贵端庄,知性理智的女高官,但她首先是欲求长期得不到籍慰的成人,尽管怀抱中是有着养育之恩的儿子,可恰恰是这种亲人般的异样不伦关系,来的刺激更加猛烈又荒唐。

  “小宇,别嗲了,抬起头来让妈妈好好看看你。”

  陈飞扬拍拍儿子的后背,然后咬着贝齿抵抗来自灵魂里的荒谬念头,她却可悲地感觉到了,自己被儿子揉蹭的右胸,那颗久不曾勃动的已经渐渐地硬了,浑身更有多处招之即醒的酥麻电流,在朝她的之谷中涌去……

  够了,浅尝辄止吧,虽然母亲的胸乳是如此丰软魔力无穷,做的太着痕迹了自己也难以原谅自己的禽兽行径的。

  韦小宇听话地抬起头来,先声夺人:“妈,你正面回答我,你幸福吗?”

  他将一双手肘放在母亲的大腿上,隔着裙摆,感受到了母亲大腿的丰盈和惊人弹力,更让他的心猿意马躁动不已,但这种禁忌的贪恋又让他羞愧难堪,却控制不了自己的禽兽思想。

  见儿子虽然一脸正经,却是喘息剧烈急促,脸上红潮滚滚,陈飞扬又何尝不知道自己此刻的心境也是心湖翻波呢?

  她抿着唇,猜到此刻自己的脸蛋恐怕也是娇美不可方物,索性不去想那些一时难以抗拒的奇思怪想,伸出白葱般的手指刮刮儿子的鼻梁,颇有分寸地嗲道:“儿子,幸福是用心去体验的,你这个小屁孩还不会懂的。”

  作为儿子,是不能轻易地武断父母的幸福指数的,韦小宇被刮着鼻梁,才发觉有些疼痛,几个小时前自己才被揍的流过鼻血呢。

  他突然张开嘴,一仰脸准确地含住了母亲的葱嫩手指头,贪婪而贼坏地吮吸了几口。

  很多女人的手指头,甚至比耳朵还敏感,陈飞扬就是这样的女人。

  她只感觉这一刻自己的心都揉成了一团,娇躯更的紧绷剧颤,几乎都没有了力气抽回自己的手指了,一声似嗲似怨,似呻还吟的娇唤迸啼而出:“嘤咛……”

  这声余音绕梁来自天籁般的娇啼,让陈飞扬的高贵端庄瞬间荡然无存,她抽回手指,自己几乎瘫软的娇躯坐不稳,摇摇欲坠,险些朝后栽倒,连忙朝前扑抓,不可避免地扑在了儿子身上:“呀……”

  韦小宇坐在椅子里,而母亲坐在扶手上,本来就高挑修长的女市长整个娇躯将猝不及防的儿子压住了,她丰满销魂的酥胸更是“捂住”了儿子的面孔。

  天,这该怎么收场啊?一向飞扬跋扈铁血手腕的女市长也哀叹不已了,一双小手更是奋力地在儿子身上寻找支撑点,想要支撑自己的身体摆脱这样尴尬羞窘的姿势。

  慌乱中,在他大腿上一按,那结实的大腿肌肉居然打滑,母亲的玉手滑入了儿子的。

  完了,无法避免要抓住儿子的小命根子了,丰美成熟的美妇人如此担忧着,不知道会被这个坏小子怎么想呢?

  以他古灵精怪的风格,笑问自己这个母亲“妈,儿子是不是已经长大了啊”这样的问题也不是稀奇事。

  电光石火之间,女市长如愿抓住了儿子的小鸟,哦,不,这都是什么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