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80章母训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韦小宇,你等着,我今天不狠狠教训你我咽不下这口气的!”

  冰山美人放了狠话。

  “妈……”

  韦小宇抓紧了滕潇嫂子的大腿,“紧张”地望着想保持风度却忍俊不禁的母亲。

  陈飞扬白了儿子一眼,笑着对陈若烟说:“若烟,我支持你,最好揍的他心服口服,免得他越大越没个正形了。”

  “妈——”

  韦小宇撒娇了,趴到滕潇身上伸手去拉母亲的小手,“你还是不是我亲娘啊,胳膊肘怎么往外拐呀?”

  哇,滕潇嫂子的身子好柔软好有弹性啊,还散发着一种迷人的芳香,哟,眼睛余光里还看见她脸红了呢,眼眸警惕地观察着自己的表情,似乎已经在开始怀疑自己的不纯动机了。

  靠,色迷心窍,色迷心窍啊,小不忍则乱大谋,我得悠着点了。韦小宇当然还保持这个姿势的,不然更会被怀疑的。

  拉着母亲的柔荑,似乎感觉母亲听了自己的话后娇躯微震,神色也跟着警惕起来,狐疑地盯着他,反问道:“那要怎么对你才算亲娘呢?”

  “不就随口一句嘛,还当真了呢……”

  韦小宇被陈飞扬似笑非笑的眼神盯的连忙坐正了身体,老娘的反应也太大了点吧……想起跟杨老师造爱激情之时那番荒唐的对答,他不禁偷看了一眼母亲,心神一荡,满腔羞愧起来……

  陈飞扬却上心了,她确实不是韦小宇的亲娘,正因为如此她的神经会敏感。儿子一天天长大了,从内心讲,她还真没有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可有什么办法呢,身不由己啊。

  尤其是来西京之后,她本是力排众议将儿子带在身边照顾的,其实在京城里上学更利于他的成长,但她认为儿子正是青春叛逆期,疏忽了他这关键的成长阶段的教育,一旦不能竖立正确的良好的人生观价值观的话,以后就难以矫正了。

  其实,韦小宇不仅仅是她的儿子,更是已逝南巡首长的托孤,不光是难舍的亲情了,更带有政治意义的博弈,几大家族都看着呢。

  不要说滕氏姐妹了,就连陈飞扬的亲妹妹陈飞彤都不知道韦小宇并非她的亲侄子,这件事是控制在极小范围之内的。

  看来,晚上是有必要跟儿子谈谈了,陈飞扬心想……

  到了王府区别墅,陈若烟一声不响地下了车,替陈飞扬打开车门时,一双凌厉的眸子就死死地盯着那边下车的韦小宇的后脑勺。

  等韦小宇下了车正舒畅地伸懒腰时,玄乎的第六感突然预测到了危险的临近,而且是身后来袭,他本能地猛地弯腰撅臀。

  陈若烟为了发泄几次“受辱”积累起来的满腔羞愤,根本不想跟韦小宇这个小混蛋讲公平,而是走的出其不意的偷袭套路。悄无声息地来到他背后,伸手就去拧他的耳朵。

  但令她绝对没有想到的是,这厮像背后长着眼睛突然睁开了似的,脑袋突然低了下去,而且他的明显是作为武器在使,猛地顶着了她的,猝不及防之下,国安局高手陈若烟偷鸡不成倒蚀把米,蹬蹬蹬连退散步,愣住了,看的刚走出车门的滕潇目瞪口呆。

  我擦,韦小宇朝前直奔几步才

  转身停下来,我擦,要知道是冰山美人的,自己刚才该好好体验一下她的柔软和弹力啊。

  陈飞扬望了望剑拔弩张的儿子和陈若烟,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径直和滕氏姐妹进了别墅,勤务侯兵朝外面瞧了瞧,笑着摇头也进去了,躲避是非嘛,他有眼力的。

  韦小宇试探着走近发愣的冰山美人:“若烟姐姐,冤家宜解不宜结……”

  “你告诉我,你刚才是不是已经发现我来揍你了?”

  陈若烟盯着他的眼睛问。

  韦小宇想了想,眼睛随意地在陈若烟紧绷浑圆的牛仔裤紧紧包裹的大腿上“抚摸”了一番,诚实地答道:“没有,纯粹是本能,再说了,我的若烟姐姐在我心目中,哪里会是睚眦必报的……”

  “瞎说。”

  陈若烟打断他,根本不想听他瞎掰攀交情,“知道你跟人学了些强身健体的套路,但你绝对不可能达到那种境界的。”

  韦小宇瘪瘪嘴:“最近我可是勤学不辍的好不好,每天早上必定半个小时的练功呢……”

  “什么功,怎么练的?”

  “额……姐姐你感兴趣?”

  韦着,和陈若烟朝别墅大门走去。

  “你只管说好了,别打马虎眼。”

  “香啊……”

  韦小宇挨着高挑健美的女保镖,低声叹道,见陈若烟投来刀子般的眼神,连忙说,“龙姨你知道吧,既然你是舅舅的得力干将,不会没有见过的。”

  陈若烟眼前似乎浮现了一个高贵端庄的极品丽人。她当然去过韦小宇外公家了,而且不止一次,韦的龙姨,陈若烟一直以为是他外公的妾室呢,既然韦小宇叫着“姨”看来自己误会了。

  见冰山美人缓和了表情,韦小宇也放松了许多,侃侃而谈起来,说自己离京之前,龙姨犹豫再三,终于还是传授了自己这套吐纳功法,什么名堂并不知道,不过似乎确有益处,特别是早晨修炼的时候,丹田之气是可以感觉在凝聚了,只是还不知道坚持个一年半载之后,会有什么起效,龙姨也没有告诉他。

  “帮我问问你的龙姨,女孩子可以练么。”

  陈若烟说完,就蹬蹬上楼了,马尾辫蹦蹦跳跳,两条健美而修长的美腿弹力惊人,特别是那圆圆的翘美的,啧啧,真他妈想看看脱开以后会是怎样的令人喷血啊!

  “小宇,你上来。”

  陈飞扬的声音突然在二楼的拐角处响起。

  擦,丢人了,自己色迷迷地盯着冰山美人的丑态肯定落入了母亲的观察之中,怎生是好啊?

  他磨蹭着来到书房坐等了一会儿,母亲陈飞扬才换了衣服进来,装扮又是一新。

  端庄威仪的发髻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漆黑浓密的青丝随意一挽,用一只带坠的发钗固定在后脑,调皮的发梢随着她的走动而跳跃着,十分风情,十分迷人。

  小西服干脆脱掉了,只穿着那件宽肩的黑背心,贴身,得体,丰满肥美的酥胸撑的胸襟欲绽欲裂,沉甸甸的随着她的走动而汹涌澎湃,活像两只挣扎束缚的肥兔子,充满着无

  穷活力。

  直筒裤已经换成了一条碎花的及膝百褶短裙,裙腰纤细而充满了肉感的诱惑,花裙更是肯定了她的美艳照人。

  两条白皙无暇的小腿毫无遮掩,不似少女的青涩单薄,更有成性的丰腴意味,却一点也无臃肿之感,直无限地散发着丰腴的诱惑。

  叫上是一双银白色的水晶拖鞋,赤裸如玉的脚趾头看的韦小宇心跳叮咚,趾甲居然染着魅惑的紫红色。

  哇,老妈也赶时髦呢。

  “你化的这个浓妆,我要告诉爸爸。”

  韦小宇指着母亲的脚趾甲说。

  陈飞扬怜爱地白了他一眼:“如果我说这是你爸爸要求的呢?”

  “咦……”

  韦小宇表示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表情很是不信:你两口子有这么恩爱,老娘你明显是给自己脸上贴金,别人不知道,难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寂寞么?

  “你这是什么表情,这算什么态度?”

  陈飞扬看出了儿子的揶揄,有些羞愧地伸手来揪儿子的耳朵,但儿子显然不想让她如愿,躲着脑袋。

  “别烦别烦,我大人了一条了,还揪耳朵呢,你看你哪里还像一个大市长的样子?”

  韦小宇躲来躲去,一边沉迷于老娘身上特别的香浓味儿不舍得跑开,一边又迷恋跟老娘近距离的“打情骂俏”感受着母亲的成熟风雅。

  “怎么啦怎么啦,你是要我整天都紧绷着脸,回家也不能轻松一下啊,你说你还像个儿子么,有没有关心过你老妈?”

  陈飞扬听见儿子话里透出的老成意味,虽然有些不敬,却心里甚是安慰,一只玉掌撑在他肩头上,前倾着上身,一只手硬要揪着了他的耳朵才罢休的架势,活脱脱一个奔放慈母的情怀。

  听着母亲略带些娇气的声音,嗅着她身上熟悉而醉人的成熟体香,再看见母亲胸前这对丰满滚圆的双峰在自己眼前跳脱颤荡,韦小宇一时心猿意马,又暗骂自己禽兽不如,矛盾羞耻的龇牙咧嘴:“妈,妈,好了好了,我让你揪,就是打我也认了,只是求你别再折磨我了好不好?”

  见儿子左支右绌地坐在椅子上,眼神飘忽躲闪,一脸已经通红的羞窘,陈飞扬似乎意识到了点什么,而且这种异样不端的感觉一旦浮现心田,就荡漾起一片令人心颤的涟漪,她听见自己的芳心开始噗通噗通跳动的声音了。

  “臭小子,啥叫折磨,老妈怎么折磨你了?”

  陈飞扬很敏感地盯着儿子躲闪的眼睛,虽然顺利地揪住了儿子的耳朵,但他耳朵居然这么烫热,似乎在证实她的猜想一般,这不得不让她慎重对待了。

  自己虽然不是他的生身母亲,可他并不知道啊,那情节就严重了……

  韦小宇没想到母亲这么敏锐,立刻就抓住了他冲口而出的话中的“病语”一时不免慌张,看来自己还真不能在长期从事政治斗争的母亲面前太不谨慎了,这几天跟芳姐和杨老师之间发生的事情还在如在梦中呢,甚至还亵渎了小姨,让自己颇有一点无往不利的得意忘形,如果在母亲跟前也露了马脚,被她明察秋毫的眼睛看透了的话,就太禽兽,太不是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