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78章强推人师之直捣黄龙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王芳今天休息在家,一动也不想动。

  书桌上摆着一本《民法通则》她半天没有看进去几页,不时地朝开着的电脑屏幕望几眼,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走,而自己摆在书桌上的手机却一直没有响起来,她有些微微的失落,渐渐焦急起来。

  才不会跟你这个小混蛋主动打电话呢,她起身离开座椅,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外面一片似火骄阳,感觉浑身都在酸痛,尤其是两腿之间的前后两个孔儿,阵阵跳动的刺痛。

  一想到那个精力过剩的家伙真过来的话,岂能轻易放过自己,还不是会把自己快要散架的身子糟蹋一番便拍拍走人?王芳有些忐忑了,女律师的聪明内秀,是韦小宇这样的少年人还无法完全读懂的,他的芳姐已经猜到了他恐怕又在忙着勾搭谁家的新媳妇或者小姑娘,亦或是她自己这样成熟风情的少妇儿呢。

  坐回座位,她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小口,突然想到,自己这样苦等,什么时候又跟他说好他要来的呀?

  女律师不禁苦笑,看来自己的心思都扑在了这个少年身上,不行,必须转移注意力,不能跟这个不务正业的小家伙一起荒废年华的。

  **************************啪,他一巴掌拍在了那高高隆起的两瓣肥美大之间,看着那一浪一浪的肉浪前赴后继消失在教师的纤细腰间,鼻血都要喷出来了。

  “韦小宇,我恨死你了,你不得好死!”

  杨晓菲快要羞死了,双手撑着床面作无力的挣扎,两条已经完全袒露的修长美腿象征性地蹦跶着,完全影响不了韦小宇对她的无耻凌辱,倒更像是在增加欢爱前的情趣一般。

  “好死坏死现在可说不准,重我现在怎么痛爱你吧晓菲老师。”

  腾腾两声,一只破布片般的小,便离开了羞愤欲死的美女老师的丰翘臀部,两团白花花圆滚滚的白蛋儿上面,留着一只斜斜的红手掌印,颤荡着诱人魂魄的肉浪,大白于天下了!

  “你……”

  听见韦小宇又撕坏了自己一条刚买不久的,杨晓菲真恨不得警告他要赔了,但更重要的是自己作为一个女人最羞人最隐秘的部位,落入了他的眼中,他还是一个孩子,更是自己的学生啊,让人民教师情何以堪?

  她羞涩愤怒无处发泄,反手在韦小宇的大腿上狠狠地抓了一把,感觉他的皮肉似乎都填满了她的指甲,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反应过激了。

  呸呸呸,自己的清白之躯马上就要被自己的学生玷污了,自己却还在替他考虑,自己是不是真的在潜意识里期待他的啊?

  “咝咝……”

  韦小宇痛的龇牙咧嘴,看见自己的大腿上几道红印,似乎都在渗血丝了,“老师,你太烈了,胭脂烈马,君子好逑,哦不,学生好逑,我要你了!”

  “不要脸的小王八,你回去……你妈好了……”

  杨晓菲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连这么粗俗的词语都说出口了,羞愤得双手拍打着床,眼镜都掉在了一边。

  啪!韦小宇在她白嫩丰隆的上就是一巴掌,看着果冻一般颤荡着的蛋儿,手不出的惬意。

  “你敢背后骂你婆婆,我替我妈教训你。”

  韦着,一手死死地按在少妇教师的玉背上不让她动弹,一手肆意地抓捏着老师的大白,丰隆浑厚的脂肪层,居然能勾勒出如此销魂的形状来,真是造物主的杰作啊。

  一道幽深迷人的沟将两瓣平均分开,沟壑里颜色略微呈褐色,随着他抓捏的力量,股沟被扳开了,一朵娇嫩巧致的菊花眼儿,勾魂摄魄地躺在沟壑之中,辐射状的皱褶被微微拉开,露出鲜嫩的儿,一收一缩,煞是可爱又销魂。

  韦小宇一边单手脱着自己的,一边探头朝美艳人师菊花眼儿更下面望去。

  似乎感觉到这个无耻的小贼在窥视自己羞人的排泄之门,杨晓菲一阵晕眩,险些背过气去,但灵魂深处却躁动着靡不堪的异样刺激的快感:“贼,你不得好死,杀千刀的混蛋,王八蛋呀……”

  最羞人最隐秘的部位一旦示人之后,再羞愤万端,也是无法时光倒回的了,美丽火辣不可方物的美艳女教师心底居然有种豁出去的放弃了,再说,他还有那么一大条子还没有用呢……哎呀,自己怎么如此放荡不羁了,跟娃还有什么分别,自己可是端庄知性的女教师啊……堕落了……

  “杨老师,晓菲,”

  韦小宇已经脱掉了,握着自己的大将紫红色的大抵在少妇人师的瓣儿上戳弄着,“我要你了,用我的大你的小了,你准备好了没有——哇,好多水了,原来老师骗我呢,早就准备好了充足的等我你了,你真是坏啊……”

  韦小宇几乎被自己如此无耻的话撩拨的喷鼻血了,跪到趴着的横呈玉体双腿之间去。

  “我……”

  杨晓菲险些晕厥,见过无耻的,今天居然见到了极品的无耻贼,而且还是自己的学生,而且正要用他的利剑刺穿自己久旷的蓬门。

  事情已经无法避免,有一句话是怎么说的:生活就如,躲不过那就享受吧。

  可也要尽量反抗一下的啊!杨晓菲很想看看那即将捅入自己的大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可她不能提要求,心颤无端地摇晃着自己的娇躯,总要给这个贼增加一些困难的。

  哇塞,这臀浪一波接一波的摇曳,看的韦小宇血脉喷张。而被自己两腿分开的美妇人师的幽谷也渐渐打开了,一片泥泞的水迹。19再分开一些,看见了,这就是老师的啊!

  肥嘟嘟白胖胖的股沟之下,是一只微微翕开的桃源水洞,圆圆的一圈粉红中,透明充沛的汩汩而流着。

  两片肥美而布满黑亮卷曲的大,充血肿胀着,里面两片鲜红的嫩唇上,水光闪烁,娇嫩迷人。

  真是:春水无边关不住,淅淅沥沥出蚌来。

  太诱人了,韦小宇放开了老师,双手撑开她两瓣肥隆的,将老师的更大限度地分开,他将嘴巴凑了过去,张嘴一口含住了那一片霏霏的。

  “啊,不要啊……脏,好脏的啊……”

  杨晓菲的注意力似乎全都集中到了自己的神秘圣地上,忘掉了自己已经失去了束缚。

  突然被自己的学生含住了,这种禁忌之爱的背离人伦道德的乱之事的刺激之下,她的灵魂都在颤栗了,感觉一股猛烈的汁液,从自己的深处迸出来,太羞人了,自己的居然第一次被人不嫌弃肮脏地亲吻了,是性福的快感呢,还是荒唐的尝试之羞啊?

  啾啾,韦小宇猛地而贪婪地吮吸了一大口,一股浓郁的腥味,夹杂着麝香般的涩酸味,还有隐隐的味儿、汗味儿一起,刺激的他立刻握着大,朝着那鲜红娇嫩的小刺去。

  因为角度的问题,他将大抵在了那泥泞湿滑的口上,便趴到了少妇教师的身上,感觉艰难地撑开了一圈媚肉,哧溜一声,便突然陷了进去,立刻就被一圈圈滑腻的褶皱包裹了。

  “啊……痛……”

  杨晓菲只来得及颤栗地轻呼一声,就感觉自己久旷空虚的被填塞的满满当当的,立刻酸胀起来,那种折磨了她良久的期待和瘙痒,瞬间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充实快感。

  终于被自己的学生……了,杨晓菲感觉自己的眼泪在溢出眼眶,整个娇躯都在颤栗,是那种得到鱼水之欢的愉悦之颤,冲破师生禁忌的刺激之栗,被一个小自己十多岁还是个少年郎的贼的被迫之压抑激荡。

  “杨老师,晓菲老师,我终于得到你的身体了,我好高兴,我好幸福。”

  韦小宇趴在丰美少妇的背上,感觉她高高隆起的是那么的弹软丰厚,说不出的销魂,情不自禁地了两下,那紧紧包裹的感觉,湿湿滑滑的之美,无法用语来表达。

  “韦小宇,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玷污了老师的清白之躯,你要下地狱……”

  该死小贼,怎么动两下就又停住了啊,里那种透彻灵魂的瘙痒刚刚制止又活跃了起来,少妇教师却又不能主动耸动自己的丰隆去他的利器止痒,心痒痒的紧紧抓住了床单,以抵抗这种来自骨子里的难受。

  身上少年那丛茂盛有如钢针的,全压在了少妇的菊花眼上,撩拨的她敏感的菊眼强烈地收缩着,两瓣丰隆的也跟着一张一合,少妇教师感觉自己的大在胸罩里都快胀的爆裂了,她只能死死地压在床上,缓解酸胀之感。

  太久了,实在是太久没有跟男人欢爱了,她浑身的每一个孔都充满着饥渴,原来再端庄再知性,再高雅美秀的女人,都是需要男人的啊!

  “下地狱之前,先把老师舒服了才行。”

  韦小宇感觉身下的少妇教师开始扭动起来,包裹着他的媚肉也跟着吮吸起他了,一紧一松,刺激的他开始大动起来,之声,肉与肉的撞击,开始在单身教师的香榻之上响起。

  “别……哦……别……别太响了……”

  杨晓菲说完这话,几乎要羞死过去。这不是已经表明自己接受了自己学生的儿么?刚才自己还那样坚决的臭骂他,抽打他,端出教师的威严来吓唬他,还不是就被他了小,用他禽兽的大插进了她老师的小里?

  “不响不用力,老师不会爽的啊!”

  韦小宇调笑道,每一次的深入,他都立刻感受到了她丰隆高翘的回弹力,小深处又火热又湿滑,柔软非常,老师已经是冲破禁忌的刺激了,还能如此惬意地调戏逗弄着她,一点点地揭去她端庄知性的面纱,露出她作为一个纯粹女人的之欢的媚态,何其销魂啊!

  “你你妈才爽……”

  &n

  bsp; 杨晓菲的羞愤,只能化作泼妇的不堪俗语来反抗了,虽然贵为老师,她实在没有可以反击的手段,可她孤傲清高的个性,决定了她绝对不会轻易求助于人,低头服软的。

  “妈,老师妈妈,儿子的你爽不爽啊?”

  韦出如此不堪的忌讳句子来,顿时亢奋不已,又羞愧难堪,只恨身下的女教师诱惑自己说出这样禽兽的话来,当即一顿猛抽。

  “嗯……”

  少妇咬着银牙,竭力不让自己想要呐喊的快感用声声的娇啼迸发出来,让这个小贼听见,但鼻子里仍旧隐约可闻声音。

  太无耻了,一声“老师妈妈”靡的另类快感,让少妇感觉角色的转化,恍惚中身上狠抽狠插着自己瘙痒小的少年成为了自己的儿子,用他硬如铁、长如杵的大弄生他出来的毛。

  “哦……”

  杨晓菲迸发出一声母性的娇啼,宣告了她被的爽歪歪的事实。

  一旦禁忌破除,教师保留着自己羞耻的底线,但她不想再压抑自己的了,拉过韦小宇的一只手,塞到自己的胸口,银牙一张,咬住了被单,琼鼻里哼哼吟吟地蹙眉承欢着儿子学生的。

  韦小宇心领神会,从背后解开了少妇老师的胸罩,双手伸进她压在床上的胸口,抓握住两团肥美弹软的子搓揉起来。

  “杨老师,你能不能跪起来?我才能揉的你更舒服啊。”

  韦小宇试探着问道。

  老师真跪起来的话,那还算是么?韦小宇期待着,一顿狠狠弄。

  杨晓菲尽管意乱情迷,沉醉在小被狠狠戳弄的舒爽之中,但也听出了小贼话里的潜台词:你跪起来了,我就不算是强迫你了,最多算是师生两情相悦的通奸乱。

  她犹豫了一秒钟,自己如此趴着,因为两人官的角度问题,两人都无法得到酣畅淋漓的施展与享受。

  既然都被他了,就要被的舒服,不然枉为了自己的一世清白。她疯狂地想着,一声不响地双手撑着床面,将自己火辣丰腴的娇躯撑跪了起来,并且无师自通地低下蜂腰,撅起丰美的,等待小贼更猛烈的弄。

  天啦,这跟狗一样的交配有何区别啊?自己可是知性端庄的教师呢,怎么可以雌伏在自己的学生身下,让他发泄兽性啊?

  “嘤咛,不……我不要这样……贼,你不把老师羞辱到欲绝欲死你是不甘心了,我上辈子欠你的吗,贼?”

  杨晓菲一边说着,摆动着丰圆的,就要再次趴下去。

  但自己的之中还插着一根子,她摇臀的动作之中,后面就像长了一根尾巴一样,连接着一个精壮的少年,而少年的官同时被她摇摆的左右摇晃着,在她的里自然地起来,跟她主动学生的是一个道理。

  “杨老师,别一口一个贼了好吗,我才舍不得让你欲绝欲死呢,我要给你的是啊!”

  韦小宇搂着老师的腰肢,不让她趴下去,这个动作和姿势,更方便他进攻了,顿时一阵紧锣密鼓的冲锋。

  啪,肉与肉的撞击声,声声入耳。

  吱吱吱,不太结实的床开始发出抗议之声。

  “嗯嗯嗯……”

  少妇口中咬着床单,微波的发丝翻飞着,一副狂欢的迷离呻吟。

  两只硕大肥美的雪白,随着她一次次被撞击,臀浪荡漾,更是汹涌澎湃。

  “杨老师,舒不舒服?”

  韦小宇见少妇已经跪好了姿势,双手也撑在床面上支撑着他的猛烈攻击了,便伸手下去抄到老师的两只荡漾抓揉起来,力量随着激情的攀升而加重。

  “嗯嗯……”

  心高气傲又羞涩不禁的老师当然是不会给他轻易配合的,但红潮密布的脸颊,舒缓而富有激情的呻吟,还有她一次次不着痕迹的用力后坐,都在回答着韦小宇的问题。

  韦小宇得不到回答,揉捏的力量加大了一些,甚至捏着两颗硬硬的揪了揪,但仍旧没有得到老师的只片语,只有撩人的鼻音在诉说着她的欢愉。

  他今天恐怕是无法再得到相得益彰鱼水之欢的语情话交流了,跪直了身体,双手抓捏着老师两瓣手印斑斑的,看着那娇美的儿随着他的而一收一缩的诱人,毛茸茸的被他的大带出陷入的销魂,猛烈地冲刺起来,像永不停止的马达一样,长达八分多钟啪地撞击着老师的。

  杨晓菲的银牙几乎都把床单咬破了,她没有想到跟自己交欢的学生竟然如此强悍有力,她体内潜藏着的海量一波一波地他撞击了出来,香汗密布了全身,琼鼻尖上更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掉落床单上。

  她兀自强撑着不堪鞑伐的娇躯,承受着这禁忌迷恋的欢愉,她已经翻着白眼了三次,意识已经好几次处于模糊的状态了。

  从来没有被插的这么深,她虽然没有亲眼看到自己的究竟有多长,但进入自己中的尺寸她自然是心中有数,恐怕不下二十公分吧,自己的竟然有如此之深?

  她不知道的是,跟男人的一样,长短粗细各有不同,女人的同样也是如此,她更不知道身后猛烈送的韦小宇同样也是惊诧。

  芳姐的只能容纳自己的三分之二多一些,就已经是她的极限了,因此他每一次的弄都很难尽兴的大抽大插,直捣那所谓的。

  杨老师,他可是带着狠劲的,带着折磨心态的炫耀,每一枪都尽力到底,直捣黄龙,但老师居然从容地包容了他的粗长硕大,这让他又惊又喜,弄的更欢了。

  每一次的,杨晓菲的魂都会飞离一会,双臂都无力支撑自己的身体,趴到了床上,但仅仅二十多秒时间,里的又被学生了出来,她又鼓足勇气贪恋这来之不易又道德沦丧的师生交欢之娱,将自己体内仅存的一点点都挤压出来,赶走赶净。

  真像那首歌所唱的:让我一次,爱个够!

  她干涸太久了,不舍这欢愉的男女之欢就此轻易离去,她要强撑精神多享受一分一秒。

  又要来了,在迅速地聚集着,她知道自己再也无法承受更多的的飞升了,她松开口中咬着的被单,一只柔荑疯狂地抓捏着自己的一只酸胀,媚无限地低嘶着:“小贼……你怎么还不完……我……我不行了……啊……”

  杨晓菲再次趴到了床上,娇躯完全瘫软,灵魂已经不属于自己了,这一次的彻底赶走了她久蓄的,但还被韦小宇搂着,承受着他毫不停歇的冲刺。

  “杨老师,晓菲老师,你快承认,你说‘老师我不行了’我才能射的……”

  “……”

  老师脑海里划过万端的羞愤,沉浸在的余韵中难以自拔。

  “快说呀,快承认了,不然我射不出来的……”

  韦小宇诱惑着,一巴掌拍在了老师已经变的粉红的大上。

  啪,又是一声清脆响亮的掌击,将杨晓菲从中拍醒了过来,已经感觉不到瘙痒的快感了,只有机械地被厮磨。

  但如此羞人的话,还是他教自己说的,怎么说得出口。

  “我不行了……”

  “老师我不行了,要这样说。”

  “不说。”

  倔强的性格,让杨晓菲羞愤难禁,她开始挣扎起来,想要摆脱学生对她的羞辱。

  “说不说?”

  韦小宇抽出大来,将抵在老师娇嫩的菊花眼上,开始用力朝里插,看着一圈辐射的皱褶开始微微下陷,他心里充满了变态的快感。

  “啊,不要不要……你这个畜生,老师我不行了,放过我吧……”

  杨晓菲不得不服输,急切地说完这些羞耻的话,才发现韦小宇已经放开了她,她顿时感到自己被自己的学生作弄了,翻身缩到了床角落里。

  韦小宇已经如影随形地跟过去了,并且双腿一叉,骑在了老师的胸前,将湿漉漉的大放在了老师的两团高耸之间,双手各推着一只大夹住了自己的,开始前后推送起来。

  “你……”

  杨晓菲看他一连贯的动作一起呵成,直到他开始做那传说中的“打奶炮”了,才惊醒过来,一双小手噼里啪啦地在韦小宇的手臂上抽打着,娇躯也做激烈的反抗挣扎,“要死了,你嫌羞辱的我还不够吗,我遇到你真的倒天大的霉,你放开我,杀千刀的混蛋!”

  望着身下百般羞愤的老师,韦小宇推着一对大白夹着自己的大快速地着,这是一种全新的体验与享受,既可以让被两团代表着女性美的象征夹着体验那种柔软嗜魂的包围,更可以清晰地观察身下女人娇羞的反应,人类的创造力实在是太惊人了。

  “老师,没有试过吧,我也是第一次试呢,只有老师你的子才能做这种事情,你应该感到自豪啊!”

  “韦小宇,你这个畜生,你不得好死。”

  杨晓菲没有了眼镜,但近距离还是看见了学生得意洋洋的表情,这是她最不能接受的,不敢看他的脸了,视线下移,终于看到了在自己两只可怜之间,一只硕大如鹅蛋般的丑陋在里钻进钻出,那竖着的一道裂缝也一张一合地露出了里面的所谓。

  她很久没有看过男人的了,现在这条自己学生的大就紧贴着她的肌肤,作践她,羞辱她,多次后几乎已经完全得到释放的似乎又被渐渐勾引了起来,她听见自己咚咚的心跳声,她感到无边的羞意。

  &nbs

  p;学生的两根大拇指还在拨弄着她敏感的,他下面的硕大在她平滑的肚子上前后厮磨,两只硕大的更是清晰可辨地撩拨着她肌肤的敏感,她感觉自己退潮的脸蛋又开始火辣辣的了。

  她却无可奈何,老师的尊严荡然无存,老师的知性斯文扫地,她的端庄更是被狠狠地践踏着,可她却情不自禁地又被引诱出了的潮水。

  “求你了,快点吧,小牯牛,快点结束这种羞辱吧……”

  杨晓菲别开脸,感觉心中凄楚,却一滴眼泪也掉不出来。

  自己不但被自己的学生了,还像小狗一样趴着娇躯,撅着羞人的做着雌伏的姿势让他弄自己的,此刻更是被变态地打着奶炮,天啦,曾几何时自己能料到自己会沦落到今天这般田地吗?

  “杨老师,摸摸我,用你的小手摸摸我吧,不然我还是射不出来的。”

  韦小宇诱惑道,大拇指充满技巧地碾压拨弄着老师的两颗硬硬的,朝前尽力顶去,终于撞上了老师尖削的下巴。

  看见老师微闭着双眼,那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明显并不全是厌恶,更想是忍受着情潮的羞涩无奈。

  潮红的脸蛋,与她精致的五官,可以找到端庄的雅致,知性的威仪,也有情动的妩媚。

  什么时候一定要在教室里,讲台上好好地爱一次极品老师,不知道该会是怎样的一种销魂啊!

  杨晓菲柔肠百结,别着脸蛋,她知道这个无耻的贼在观察她的一丝一毫的细微表情和反应,自己的情动,羞愤,无奈,沉醉,都落入了他的眼睛里,不知道他心底有多得意呢,这让她屈辱又隐隐的享受。

  能让自己的学生不顾一切地施暴的老师,绝对不是庸脂俗粉,而是艳光四射的女人,女人总是虚荣的。

  “你快点……”

  杨晓菲犹豫着双出了一双柔荑,修长白皙的手指此刻是那么的性感撩人,她们抚摸到了韦小宇的大腿上,在那长满了毛的皮肤上缓缓地摩挲着,抚弄着,偶尔捏一捏,似乎感觉到少年学生夹在自己之间的大又硬了几分,热了几分,杨晓菲的脸蛋更红了,眼眸里几乎能滴出春水来,“你闭上眼睛,不准看我……”

  “好,可你要说‘讨厌,不准看老师’好不好?”

  韦小宇为自己这无耻的话感到羞愧变态。

  “……”

  杨晓菲险些扑哧一口笑出声来,但如花似玉春意欲滴的脸蛋一点也掩饰不住万种风情,充满别样矛盾地瞪了韦小宇一眼,斥问道,“表态,你以为这是过家家啊——你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不要跟我说什么爱不爱,你以为我会相信,你把你内心的真实龌龊的念头说出来,不然我永远不会甘心的……”

  “真是为了爱,”

  韦小宇松开两只子,扶着大在一只高耸的柔软上敲打着,他很想用大去敲打老师的脸,又怕弄巧成拙激起了老师强烈的反抗就不美了,“杨老师……”

  “不要叫我老师,我羞愧无地自容,你这是在羞辱我。”

  杨晓菲虽然说的这么气愤,但她经过这么一场的交欢之后,似乎在潜意识里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一只纤细如玉的小手仍旧没有停止抚摸身上的少年,已经来到了他的上,在那片浓密的丛中摩挲着,却不敢尝试去摸这条硕大的子。

  韦小宇主动牵着杨晓菲的手按到自己的上,尽管老师抗拒了一下,也佯装镇定地握了握,蛮可爱地嘟哝了一句“像驴……”

  然后媚眼似春地白了他一眼,唇角上勾,十分柔媚。

  “杨老师,你太迷人了。”

  韦小宇感叹道,老师似乎已经放开了,驴这样的词语也能从容地说出口了,跟她为人师表的形象形成了多少巨大的反差啊,正是这种反差,让韦小宇欲罢不能。

  “少说这些甜蜜语,没用的,我不是真实的。”

  杨晓菲一手护着自己的一只子掩饰羞意,一手握着粗大的,居然开始轻轻地尝试着前后起来。

  她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冷漠,替这个小贼撸管是她被迫的,不然自己遭受他的凌辱会没玩没了。但手中火热滚烫的子,跳跳轮起登蚓般的血管,以及这硕大的,无一不让她芳心激荡不止。

  谁知道这青涩的少年,居然有如此巨大的官啊?而且这条硕大无朋的巨物刚才还插进了自己的身体里,给予了自己从未经受过的快感,自己老是的身份,他作为学生非但不敬重尊重,还用这丑陋不堪的东西来戳自己。

  想想就让芳心百结的女教师羞愤万端,此刻居然还你情我愿地替他撸管,保持他的亢奋,以好他等一下再狠狠地蹂躏自己清白的身躯。

  端庄又知性内秀的女教师倔强不堪凌辱的性格又勃发了,手上的力量加重了,撸死你,撸死你这个小贼……

  韦小宇从下面的蛋蛋上传来老师心脏的激跳,他知道不能在这个时候调笑身下的老师,她已经尽量做到自然平静了,他应该知足。

  “杨老师,”

  韦小宇伸手替老师撩了一下散乱的波纹秀发,“你端庄高雅,时尚又知性,像母亲,更想知心的大姐姐,第一眼我就被你迷住了,我恨我年龄太小,不能光明正大地追求你,天可怜见,你竟然是我的班主任老师……”

  “够了。”

  杨晓菲知道不能掩饰住自己微微感触的表情,别开脸,掩耳盗铃地认为,自己不看他,他就看不见自己矛盾的内心世界了。

  “我还想说……”

  “够了!”

  杨晓菲恨的甩手一巴掌拍在韦小宇的大腿上。

  啪,响亮,又充满了暧昧的荒唐,听在二人的心里,都是一阵涟漪。

  “我累了。”

  杨晓菲低声说,暗示他该干嘛就快点。

  韦小宇当然听出了潜台词,伸手到老师两腿之间去摸了一把,柔软的一片芳草丛中,柔嫩的唇瓣十分泥泞,充沛湿滑的一手春水。

  “啊?你干嘛,不准摸……那里。”

  杨晓菲加紧了双腿,双颊瞬间就抹上了一片潮红。

  她始终还是认为自己的是女人最神秘羞人的部位,以为此刻这样的姿势小贼看不见她的玉蚌,就稍稍替她掩盖了自己的羞辱一样,但却被他伸手摸了一把,似乎最羞耻的事儿又被提及了一般,刚才那羞人的姿势,式的承欢又在重演了一般,叫她如何不羞愤万端?

  更羞人的是,自己几番之后,玉蚌里仍旧春水涟涟,这可是情动的证据啊,老师对自己的学生产生了情动如潮的荡思想,这是让人最无地自容的事。

  韦小宇不置可否,看着一手果冻一般黏稠透明的,凑到鼻子下面嗅了嗅:“好浓的味道啊老师……”

  杨晓菲恨透了这个小混蛋,却实在没有更好的报复手段,涨红了羞意浓浓的脸颊,反击道:“味道才浓……”

  “额,又提我妈,她又没有惹你……”

  韦小宇讲手中的大量涂抹到自己的上,“杨老师,你帮我夹住好不好?”

  “……”

  杨晓菲给他翻了个白眼,咬着樱唇别开脸,这厮居然要人家主动给他双奶夹棍,还有比这更不要脸的学生么,尊师重教都学到哪里去了啊?

  “求你了啊老师,你也不想我这样一直在你身上压着吧?”

  “无耻之尤,”

  杨晓菲恨不得一口咬掉下巴面前散发着自己中的味儿的丑陋,气哼哼地双手推着自己高耸的,夹住了他这个条湿漉涂满了的子,警告道,“你快点,三楼的李老师还约好我出街的……”

  “也不是我说快就能快的啊,你也要配合的呢,杨老师,你知道我们这样叫做什么名堂么?”

  韦小宇捻住那两粒殷红娇美的捏了捏,有拔了拔,打起奶炮来。

  被拨弄着敏感,那种快感又开始扩散起来,杨晓菲抿着樱唇,羞愤地闭上了眼睛,一副春意盎然的妩媚之态看的韦小宇激情攀升起来。

  “……奶炮……”

  杨晓菲似乎顾忌了良久,终于还是“配合”地吐出这个名堂,感觉自己已经彻底沦为了一个了,也就不再掩饰自己情动的快感了,鼻子里幽幽地哼起来,“嗯嗯嗯……”

  听着有如九天云霄琴瑟之声的娇啼,看着老师“乖乖”地推压着夹住自己的,似乎老师端庄知性的气质也彰显了出来,韦小宇双手撑到老师蝶首两侧,开始又一轮的冲刺了。

  “老师,说点什么好吗,让我更激动一些好不好?”

  韦小宇挑逗着身下含冤戴辱的老师,感觉自己的手按了个什么东西,一看,是老师的眼镜,他帮老师戴上了,老师立刻又恢复了她的端庄与知性高雅。

  杨晓菲睁开眼睛,透过眼镜看清楚了自己身上这个小贼的表情,充满着激情,双目赤红,又带着些浓浓的绵绵情意,她的芳心有所触动了。

  “……舒服吗?”

  杨晓菲听见自己居然这么“配合”这个践踏自己清白的无耻学生,娇羞愤怒不可方物,两条长腿交缠在一起,似乎担心自己玉蚌里的娇羞被人看见一般。

  “舒服极了,”

  韦小宇激动非常,口不择了,

  “在老师身上打奶炮,涂贯王冲之流不知道会不会羡慕嫉妒恨死我呢……”

  “韦小宇!”

  杨晓菲被触动了不能碰触的伤疤,爆发出了全身的力量,一下将猝不及防的韦小宇掀翻了,扑到他身上,双手去拍打他的脸,在他遮挡的手臂上抓出几道指印来,“我打死你,我打死你这个没良心的贼,你要我羞愤欲死你才甘心吗,你妈怎么教出你这么个无耻的东西……”

  韦小宇脸上中了几巴掌,手臂上也火辣辣地痛,真他妈是匹烈马啊!

  他轻易反击就制住了羞愤万端的杨老师,又翻身压住了她,双手撑着她的两只手腕,抬起,钢枪一般的子已经能很轻易地将校准了老师泥泞不堪的娇嫩花园,一沉。

  噗嗤,大立刻被一圈圈嫩柔娇媚的肉环包裹了,并且一插到底,温暖而湿滑销魂。他立刻控制不住就起来,枪枪到底,水声四溢,一时活色生香!

  “哦……”

  杨晓菲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波浪秀发散乱着,眼镜也斜戴着了,螓首情不自禁地左右摇摆起来,两条修成的白皙美腿也跷了起来,夹住了少年的腰,似乎怕他突然不负责地离去似的。

  “老师,舒服吗?”

  韦小宇看着少妇老师胸口两团白花花的坚挺子被他撞击的前后飞快荡动着,这样春色满园的激情画面真是不可多见,只可恨不能拍下来留着纪念,下次吧。

  “……”

  杨晓菲咬着樱唇不答,紧闭着双眸,承受着少年一下更比一下猛烈的轰击。

  “杨老师,我厉不厉害,的你舒不舒服啊?”

  韦话,便用越来越粗俗的话来挑逗她,刺激她。

  “……”

  你好厉害,的老师好爽,可是能说出口么,才不会让你得意呢,我自己偷偷享受就是了。

  “杨老师,我们下次在教室里做好不好,还是玩的游戏,你假装反抗好不好?”

  韦小宇更无耻了。

  “不要,不准!”

  杨晓菲终于憋不住了,抬起嘴来就要咬他,可惜被他按着手腕,够不着他的脸,“韦小宇,你是天下最无耻的贼……”

  “男人不无耻,女人怎么会爽歪歪呢?杨老师,下次在讲台上一炮吧,你最好拿着一本教材……”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我受不了你了,求你了,快点吧……”

  “还不够快么?”

  “……”

  杨晓菲无语了,潮红着脸颊,不敢睁开眼睛,只能张着红唇,娇喘吁吁,一意承欢,等待那的快感来侵袭自己。

  “快,杨老师,快说你舒不舒服,爽不爽,不然我达不到的。”

  韦小宇耍诈。

  杨晓菲何尝不知道他在耍诈,至少他这样说,她有台阶下,借坡下驴宣泄她的快感激情又了借口,当即犹豫了一下,豁出去了:“快点吧,小贼,老师好爽……”

  “继续,多说点这些话,我要!”

  “……”

  “快说呀杨老师,不然我又要停下来了。”

  “那我说假话。”

  “额……你不要啊杨老师,为人师表你可要诚实啊!”

  “你也知道为人师表啊,你这么糟蹋我,唔……”

  杨晓菲羞愤不堪,嫉恨欲死,却被韦小宇一口亲住了樱唇,一条湿滑的舌头轻易地滑入了她的檀香小口之中。

  嗡……杨晓菲脑海里一片空蒙,感觉少年已经松开了她的手腕,情不自禁地她双臂柔滑地搂住了少年的脖子,这才是水融,融为一体的欢爱啊。

  还在被猛烈地着,叽叽呱呱的水声在鸣奏着,四唇相接后的绞缠也开始了。

  亲吻,舌吻,深吻,是的最佳表现,杨晓菲已经太久没有接过吻了,她没有矜持,四肢都挂在了少年的身上,迷醉地用柔软的香舌去迎接少年的舌头,一经碰触,便纠缠在了一起,贪婪地吮吸,口中津液混合着从一个的嘴里跑到另一个的嘴里,又被吮吸回去,好一顿肆意的缠绵。

  猛烈的,激情的舌吻,如胶似漆的缠绵悱恻,师生欢爱的激情再次被推向了极乐的高峰。

  “杨老师,我真的爱你。”

  “不要叫老师,你是在羞辱老师……”

  “晓菲老师,我会爱你一辈子……”

  “才怪,你是想……糟蹋我一辈子……”

  “那你想不想被我的大呢?”

  “太大了,嘤咛……”

  “大了不爽吗?”

  “……”

  “那我说的讲台上的事……”

  “不准,没有了,以后都没有了,不会再让你得逞了……”

  “那我心灰意懒了……”

  韦着,似乎感觉心头一痛,停了下来,准备抽身。

  但杨晓菲的四肢都挂在他身上,不让他离开,却也不好意思说话,她倔强的性格能做到绞缠住他的身体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只用一双秋水春瞳柔媚地盯着他的眼睛,娇喘不止。

  但韦小宇强忍住不动,似乎感觉身下人师的蠕动了几下,像一张小嘴一样,吮吸着他的,他龇牙咧嘴,却仍旧坚持不动。

  臭小子,耍小孩子脾气了,我毕竟是你的老师啊,跟你这样了已经是道德沦丧了,何况,这还是我们第一次做这种事,你还能要求我多高啊,求你么,求你我的小么,那我跟娃还有什么区别?

  想把老师变成,你打的好算盘,我偏就不让你如愿。

  杨晓菲突然抬起头来,吻住了少年心性的韦小宇的嘴,柔软的香舌撬开他的嘴唇,便不动了,似乎暗示他:我已经主动了,你毕竟是你的老师。

  “妈,我你的,我以后还要你的好不好?”

  韦,然后抱住老师一顿狂啃,也跟着开动马达起来。

  “嗯……”

  杨晓菲被吮吸着香舌,瞪大了眼睛,她在想少年刚才突兀说出来的那几句话。

  经过一番缠绵,杨晓菲别开樱唇娇喘如兰:“你真变态……”

  “老师,你当我的妈妈好吧,就这一会儿……”

  韦小宇疯狂地抽动起来。

  “哦哦哦……”

  杨晓菲被插的直翻白眼,快感在积聚攀升,当韦小宇一口含住了她的一只疯狂吮吸时,她爆发了,“吧,儿子,我就是你妈,啊……”

  听见这变态的话,韦小宇眼前出现了母亲陈飞扬的丽容,亢奋的几乎,亡命地弄起来:“妈,我你的小,我你生我的小……”

  “乖儿子……啊……”

  一声“乖儿子”出口,杨晓菲实在无法承受这样禁忌的刺激,娇躯一僵,丰满的猛地抬起来,身子搭成了一座拱桥,用猛然收缩的紧紧地箍住了少年的大强烈吮吸着。

  “乖儿子送妈妈到!”

  韦小宇奋力最后又挺了两下,如潮的快感再也憋不住,不保,万千子女射进了女老师的深处。

  两具痉挛着,抽搐着……

  “亲爱的妈妈……”

  “滚,你这个死变态!”

  杨晓菲一把抓起被单包裹住自己余韵中的泛红娇躯,跳下床,感觉自己的里灌满了,都顺着大腿流出来了,脚上还穿着高跟凉鞋,就直奔卫生间,反锁了门,放下被单,浴缸里,开了水蓬头,一边将还套在身上的衬衣和胸罩取掉,一边地头看自己的玉体,到处都红一片白一片的,伸手在芳草覆盖的上一抹,一手乳白色的黏稠液体,颤抖着身子蹲了下去,任由凉水冲刷着她已经不洁的胴体……

  韦小宇洗了澡后,只用了十分钟就修好了水龙头,洗了手收拾好工具,正要再次敲开老师紧闭的卧室门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杨老师,晓菲老师,收拾好了没有,我们出发吧。”

  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韦小宇迟疑了一下,过去开了门,一个胖胖的女老师望着他问:“你是……杨老师在吗?”

  卧室的门打开了,杨晓菲已经换上了一条白色的长裙,亭亭玉立,时尚而知性:“走吧——他叫韦小宇,我班上的学生,硬说会修水龙头,我就让他来试试了。”

  “哦,不错,修好了吗?”

  胖老师问。

  “叫李老师。”

  杨晓菲淡然地提醒韦小宇。

  “李老师好,我已经修好了,家传手艺,呵呵。”

  “你先回去吧,工具箱也带走,记得明天开始军训了。”

  杨晓菲说完,就转身进了卧室拿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