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76章强推人师之不要叫我老师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钟婕这几天渐渐地熟悉了公司的全盘业务,但偶尔静下来时,也是感到一阵阵的精力憔悴,才知道看似柔弱的姐姐钟敏顶着这一摊子事,还默默地承受了那样惨重的遭遇,实在是不易。

  不知道姐姐在欧洲名医的主刀下,是否会恢复健康,父母已经不在了,两姐妹相依为命,她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失去姐姐的伤痛了。

  但今天来了一个不速之客,顾先成,她礼貌地接待了,既然已经成为了一个公司的业主,自然要有风度。

  顾先成比较颓废,不再跟钟婕计较生意业务上的是非了,而是向她打听她姐姐案中,钟敏背后站着的是何方神圣,他几乎是带着真诚的请求。

  想到那个不分青红皂白就轻薄了自己身体的少年,钟婕眼眸里掩饰不住的羞涩,她别开脸对顾先成说:“顾总,不是我不直率地透露他的身份,请你理解,我必须要在合适的时候征得他自己本人的同意后,才能告诉你。”

  顾先成自然能理解的,他也是走投无路了。陈飞扬一手接管了他父亲顾伟刚案子的侦破工作,连他这个死者的儿子也无从探得案情的进展,作为前市长的儿子,对政治的敏感性自然也不低,天朝官场,从来就没有一二把手能道一壶的,西京市能跟陈飞扬施压压力的,当然非市委书记方晚秋莫属了,而据说案情发生转折的当天,就是因为一个少年男孩与方晚秋共进了午餐后的结果。

  顾先成如今大树已倒,再也无法接触到方晚秋这样的大人物了,他不得不走曲线救国的路线,为求自保,他必须行动了,因为已经有人在打他的主意了。

  今天一早,他就收到了一封快递信,里面是他女儿顾嫣然的照片,照片背面就三个字:等电话。

  他没有报案,他是打心眼里爱自己的女儿,只是爱的方式不被女儿接受罢了。人之一生,究竟意义何在,也许是在父亲酣然长逝后他才有所领悟,平平安安才是真啊。父亲光辉的一生,战斗的一生,最后高高在上,却也只是稍有不慎,便落得个死于非命的下场。

  他能肯定,威胁自己女儿的黑手,是因为父亲的离世,对方失去了对象才转移到他身上的。

  毕竟嚣张了半生,顾先成不甘于束手就范,是寻求支柱来了,放下了身段,拜访这个以前他不屑一顾的不入流的小女孩。

  他留下了手机号码,客气地告辞,想想又不放心地回头跟神色有异的钟婕说:“钟老板,还请你多帮忙,事情比较棘手。”

  待顾先成离开了,钟婕拿着手机,翻到韦小宇的号码,却久久拨不出去,她有些按捺不住的激动情绪,轻薄了自己身体的少年,居然成了曾经高高在上的顾先成的救命稻草,青春洋溢的姑娘,有些不可告人的小心思:她感觉自己不是一个人在奋斗,她有坚强的后盾呢……

  要亲口告诉你么,小坏蛋?钟婕感觉自己的娇脸儿在发烫了,思春了……

  ***翠*微*居*首*发*请*支*持*正*版***“杨老师,你可以摸摸的。”

  韦小宇又顶了顶,柔软的女教师的,带给了他难以消受的意之快感。

  “无耻,变态,不要叫我老师,这是你一个学生干的事吗?”

  杨晓菲两只粉拳都要捏出水了,紧咬樱唇,终于气不过,粉拳在那挺立坚硬的棍子上捶了两下。

  真的?杨晓菲听见自己的心跳沉重剧烈起来,娇喘也吁吁不禁。畸形,一定是畸形,只有畸形的官,才能造就一个心理畸形的变态学生,她“恶毒”地想着。

  “哦哦……”

  韦小宇爽的呻吟起

  来,伸手捉住女教师的柔荑就朝自己的大上牵引,似乎是在赏赐她让她荣幸地摸一摸,“杨老师,帮我揉揉,好难受哦……”

  “揉你个大头鬼,叫你不要叫我老师了,我羞于当你的老师,这样我还算是你的老师吗,你有脸叫,我早就没有脸听了。”

  杨晓菲满腔的羞愤无处发泄,说的委屈激动了,禁不住双手猛地握住那条狰狞的子又扯又拽起来。

  好大,,好长,好可怕!杨晓菲暗暗心惊肉跳,世间居然有这样的,还是长在一个半大的少年人身上,他又如此邪恶好色,连老师都敢轻薄猥亵,还暗恋他的老娘,不知道会有多少经不住诱惑挑逗的无知女人会被他这条硕大无旁的糟蹋呢。

  想到这里,杨晓菲心底突然涌出一个荒诞怪异的念头:这样巨大的此刻已经落入了自己的手中,不知道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大家伙无缘得见,自己却可以轻而易举地得到,自己究竟是应该庆幸呢,还是应该舍弃啊?

  太荒唐了,自己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放荡想法,自己还算是为人师表的女教师么,居然想乱自己的学生,仅仅是因为他有一根硕大销魂的大么?

  她不知道是自己怪异荒唐的内心在作怪,还是因为满腔的羞愤无处发泄,揪着这条大居然没有松手,摇,拽,扯,拉,捶,弹,无所不用其极地折磨这条大,自己学生的大。

  有点疯狂,有点失去理智,默默无声地折腾着,心底划过一丝“自己是舍不得放手”的羞耻念头,她不管了,幽谷中在喷火……

  “啊,啊……爽啊,杨老师,我掏出来让你玩好不好?”

  韦着就开始解皮带。

  “你还叫老师,我叫你还叫老师……”

  杨晓菲几乎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只感觉自己的两腿已经酥麻站立不稳了,在勉强坚持着,酥涨的酥胸是那么的渴望刚才那样被学生粗暴地揉搓,她很怀念刚才的那种隐隐作痛的快感,被粗暴强迫着轻薄的快意。

  自己这是怎么了,这可是自己的学生啊,自己怎么能恋恋不舍地抓着他的啊?自己还是他的老师呢,还要在严肃的课堂上给他授业解惑啊,自己以后还怎么管教他啊?

  她猛地丢掉了手中坚硬撩人的大,拉过少年解皮带的手,按在自己半露的丰满酥涨上,神色里掩饰不住的气急败坏炽烈的急迫和渴望,却又让自己的表情强装出冷艳孤傲:“要亲就快点,你已经作践我这么久了,韦小宇,你记住了,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还是你的老师!”

  24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何必说的这么正义凌然呢?韦小宇自以为猜到了寂寞教师的矛盾心理,双手立刻抓住老师的丰满酥胸揉捏起来,弹软有力,丰挺销魂。

  “杨老师,你永远都是我亲爱的最美老师,女神老师,唔……”

  韦小宇再也无法忍受伪装出冷艳孤傲神色的女教师所散发出来的诱惑力了,嘟着嘴巴突然凑上去,压住了猝不及防的女教师那两片嫣红欲滴的娇嫩樱唇,他感受到了女教师娇躯的颤栗,樱唇的柔软香甜。

  “嗯……”

  杨晓菲在这一瞬间几乎愣了,当发现自己的娇嫩唇瓣确实被少年湿热的嘴巴正在吮吸之时,那不可阻挡的之火腾地燃烧了起来,浑身似乎在一瞬间之内都充满了急需发泄的。

  张不张开自己的檀香小嘴?杨晓菲矛盾着,纠结着,要说刚才自己的所有行为都带着屈辱就范的,自己一旦张开樱唇,迎入了少年的舌头深吻,任他轻薄,就意味着自己这个教师乱自己学生的事实铸就了。

  事情一旦败露,自己不但身败名裂,而

  且将遗臭万年,永世不得翻身。

  她承受得起吗?不能。

  她猛地别开嘴,琼鼻立刻嗅到了自己樱唇上残留着的少年男子汉的醉人味道,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双手反着撑在盥洗池的边沿上,镇定地低声说:“够了,该干嘛就干嘛,别再得寸进尺了,我的容忍是有限度的。”

  多么醉人的女教师啊!韦小宇舔了舔嘴唇,残留的香甜够他回味良久。

  望着被自己压在盥洗池上的少妇,她湿漉漉的波浪发丝和黑框近视眼镜,都在彰显着她的端庄知性,为人师表。

  有些忧郁的眸子和微微由红褪白的脸颊,在诉说着她的坚决和清高,她的屈辱和无奈。

  剧烈起伏的丰满酥胸,肥美销魂,一张一合的幽深诱人,散发着迷人的成熟少妇体香;丰腴饱满的娇躯微微地颤栗着,强自镇定着,在诉说着她极度矛盾怨曲的内心世界。31“干嘛愣着,要不我走了。”

  杨晓菲冷冷地斜睨着一副痴呆模样的邪恶学生,说着双手拉着两边衣襟一拢,将自己胸口长久袒露的酥胸春色遮掩起来,就要挤开发愣的少年。

  韦小宇怎么可能轻易放走到嘴边的肥美羔羊?

  他猛地蹲下去,搂着女教师的丰臀一抬。

  “啊,你要干什么?”

  杨晓菲感觉自己的娇躯突然升高了,低声惊呼着,然后感觉自己的坐在了盥洗台上,少年站在她分开的两腿之间,有点像猪头的脸庞正好够着她袒露的白花花的酥胸位置,她立刻明白了邪恶少年的用意。

  “你想干什么?”

  杨晓菲内心惊慌不已,挣扎着要跳下来,当然不能如愿了,双手向后撑在盥洗台上,慌乱中将一些护肤品化妆品之类的瓶瓶罐罐扫到了地上了,“我不会让你如愿的,我宁愿死,韦小宇,你不能太过分了,不要以为我一步步退让,我就会满足你的兽性,你打错算盘了,你……”

  “别紧张杨老师,我就是兑现我的承诺罢了,亲亲你的大咪咪,真的。”

  “……”

  杨晓菲不相信地望着他,居然发现心底有些微微的失望,她刚才虽然说着那一番坚决的话,其实心底竟然已经准备好了如果自己的学生一定要用他那条超级硕大的强行进入自己的身体的话,她会尽最大能力反抗,最后真的失陷了,自己也有借口的,自己是被了。

  “真的,就只亲亲杨老师你的大咪咪。”

  韦着,双手开始行动,抓着崩了扣子的敞开衣襟用力一扯。

  “什么大……什么,你不要说的这么难听……”

  粗暴而霸道,让杨晓菲灵魂跟着一颤,压抑的激情猛然被打开了闸门一样,如洪的奔腾出来,两腿之间那淌着蜜汁春水的儿中,一股猛烈的汁液涌了出来。

  天,久旷了身子的自己,竟然憧憬这样粗鲁般的兽性行径么?这还是端庄知性为人师表的自己的吗?

  叮当当当,最后的两颗扣子也崩飞了,掉在了地砖上,女教师上身的大好春色已经瞬间大白于天下。

  黑色的胸罩,裹托着一对丰满白嫩的大,其余都是一片雪白如莹,肌肤如雪,细腻如缎,美奂绝伦。

  丰满肥美的酥胸高高隆起,随着女教师急促又期待的娇喘,而上下整体移动着,完美得就像一只排球被剖成两半倒扣在她胸口一样,令人惊叹,垂涎,誓要粗暴地去破坏她们安详的宁静和娇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