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74章强推人师之爆乳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邹桂芝见识领略到了京城太子的深厚心机,更是揣摩得到了这个半大少年对自己这个半老徐娘的深深迷恋,她遇事沉稳冷静的心湖不平静了。

  被一个俊逸的太子党迷恋,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只能说明少年太子发育不太正常的性心理,由此推论,说不定这厮对他绝代风华的高官母亲也藏着深深的禁恋之火,只是将那种无可能转化为现实的迷恋转移到她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美艳熟妇身上来罢了。

  自己岂不是成了某人的替代品?高贵丰美的女企业家心底不可抑制地涌起一丝难的酸涩味儿,这让理智而深邃的她十分彷徨无助。

  她是唯一的,不可替代的,她孤傲,孤芳,睨视芸芸众生,绝对不能是别人的替代品,就算是具有经久不衰几十年仍旧美艳照人被忠实的粉丝誉为不老女神的赵雅芝也不能替代她,她不是徒有其表的花瓶,她是女强人,飞途的缔造者。

  可想想自己被那个乳臭味干的少年揉捏的下不了台的窘迫,女强人不禁浑身都洋溢着一种不安的躁动,才分别半个小时,她居然又想见到那双邪邪的狡黠的眼神了。

  嗡——她猛踩油门,兰博基尼迸出一股强劲的力道,风驰电掣地朝前冲去,她无法摆脱的,是自己儿子与那邪恶少年同窗共读的事实。

  太禁忌了,太匪夷所思了,只想想就让丰美成熟的美妇阵阵心颤。

  必须要跟涂贯严厉警告,不准他再去招惹那厮了,甚至有必要告诉儿子,他同学韦小宇的真实身份,是他老娘都不能轻易“招惹”的!

  嗡——

  *************************猛回头,韦小宇的眼珠子差点夺眶而出,鼻孔下面似乎也有了痒痒的动静。

  好大,好白,好深的沟,胸器何其之凶啊!

  近在咫尺的一对酥胸,因为衬衣胸襟纽扣的蹦绽而怒耸而出,更因为两团肥白玉兔的丰美硕大而无法遮掩,就这么颤巍巍,白花花,粉嫩嫩,摇曳动荡着展露了出来,滚动颤荡的圆球,根本无法静止!

  静!小小的卫生间里一片寂静,又似乎能清晰地听见两个急促沉重的呼吸之声。

  黑色的胸罩,托着一对雪白肥美劲爆的肥兔,挤出一道幽深醉人的,银白色的挂坠让人嫉恨地钻进了那道幽香散发的深沟里,随着极品人师的呼吸,深沟一张一翕,似乎具有人性的活力。

  黑白之配,经典又相互辉映,夺目炫眸……

  咦,老师就这样任由自己观察欣赏个仔细了?韦小宇连忙抬头,正遇上杨晓菲一双匪夷所思的眸子,黑框眼镜镜片后面的眼眸似乎并没有看他的眼睛,他突然从镜片的映照里,看见了缩小版的自己的脸上,鼻子下面挂着两道深暗色的——鼻血!

  “你……你来真的?”

  杨晓菲绝对不是忘掉了遮掩自己的无边春色,更不是她诚心勾引诱惑英俊的少年学生,而是她居然看见了自己的学生一边贪婪地欣赏着她胸口的丰美“凶器”一边淌着鼻血,这也太扯太震撼了吧。

  胸器之凶,竟然真能令人喷血?这是该她作为诲人不倦的人民教师骄傲呢,还是哭笑不得啊?

  “这……”

  韦小宇也很汗颜,一缕血迹都溜进了嘴里,腥咸味浓郁,是货真价的鲜血啊。他抹了一把鼻子下面,一手鲜红,这也太巧了吧。

  他知道这应该是杨晓菲刚才抽打自己的时候一再地击中了他的鼻子造成的,自己绝对不会这么没有出息,就会令他喷血的。

  何不将错就错,怪罪到老师的上去呢?

  “杨……杨老师,快,我不行了……”

  韦小宇挣扎着要坐起来,才感觉自己的耳朵头皮啥的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心底暗骂着:臭娘们,你真还下得了手呢,我韦爵爷此生还未曾遭到如此欺凌,看我缓过来不整的你哇哇直——。

  不行了?有这么严重吗?杨晓菲见韦小宇抖抖索索的样子,似乎不胜疲乏,而他的眼睛还在贪婪地专注于她袒露的酥胸。

  “头晕了?”

  杨晓菲疑惑不定,这点血也不至于头晕目眩吧,连忙用两手拽着两边的衣襟合拢,包裹自己的迷人春光,镜片后的一双明眸却明察秋毫地观察着学生的状况,见他脸上耳朵都一片绯红,似乎还有交错的手指印,一瞬间似乎明白了,恨恨地装作不知就里。

  “相当的晕啊……”

  韦小宇龇牙咧嘴的样子,一双贼眼又溜到了极美人师的一双迷人赤裸小腿上,心神又是一荡,不知道奋力将她们分开,老师会是怎样的一副娇羞不堪挣扎扭动不止啊?

  听了这厮的回答,又见他贼眼忙碌,目露邪恶之色,杨晓菲几乎要晕过去了,奇葩,绝对的奇葩啊,恐怕就是他小命不保之时,也改不了他色迷迷的本性了。

  可恶的是,这厮居然赤裸裸地在“色”他的老师呢!

  “你先坐着别动,我给你拧把湿毛巾。”

  杨晓菲一腔的愤懑与怒火暂时得不到宣泄,但声音里已经透出了冰冷,可她毕竟是耽美的人民教师,爱护学生是本分。

  说完,杨晓菲半侧身走到盥洗池前,侧身对着目光炯炯的学生,异常别扭抓狂地取下毛巾,拧开本来就渗水的水龙头,浸润毛巾,准备给韦小宇敷后颈,额头。

  “杨老师,我好像没有流了呢,只是,只是鼻子有点痛。”

  韦小宇老实地承认了。

  杨老师此刻以侧身的倩影对着他,又是一番勾魂摄魄的妙曼婀娜。

  经过刚才一阵紊乱之后,感觉跟她之间的距离又拉近了不少,越发的亲近了。那么她的身体,她的一举一动,也更加充满了亲近的迷人,越看越好看了。

  其实杨晓菲的娇躯骨架并不宽大,还略显窄小修长,从面部的轮廓就可以看出她实则是偏瘦的体格,也因此让她的高挑妙曼,肥臋,而架构而成的前凸后翘的三度美人曲线,就越发的显得珍贵难得,有如魔鬼般的诱惑之美。

  两条赤裸的白皙圆润而修长的小腿肚,微微隆起一道优美诱人的弧线,更是迷人心魂。

  而她黑框的近视眼镜,微波的美发,知性之美中糅合了火辣的身材,就弥足珍贵了。

  可这娘们也太严厉了点,缺失的是的温柔,想要花巧语诱她就范,比登天还难吧,更关键的是,两人之间衡坦着师生关系的禁忌鸿沟。

  她就算是寂寞难耐饥渴难忍了,也宁愿冒险进入情趣用品商店,不愿意凑合着与别人出卖自己的清白,这样的人民教师,会轻易吃自己的亏么?

  韦小宇有点丧气,目光贪婪地在教师丰翘隆起的鼓鼓上抚摸着,揉捏着……

  “我知道,白让你看了。”

  杨晓菲说着,恨恨地瞪了韦小宇一眼,见那厮就要打蛇顺杆爬了,随手抓起盥洗台上的洗面奶就要砸过去。

  “啊,别啊,我知错,我知错。”

  韦小宇赶紧抱头求饶,心底却阵阵哀叹,看来是没戏了,撑着站起来,一坐到浴缸沿上。

  “算你识相。”

  >

  杨晓菲得意于自己雷厉风行毫不手软的杀伐果敢。

  她侧侧身子将自己的前胸遮了遮,扶了扶眼镜,随意瞟了眼盥洗池上面的镜子,里面的自己粉面红润,丰韵无边,神色却凌然不可侵犯,更是酥胸半露,春光四溢,这幅样子,实在是令人垂涎三尺而不坠啊!

  突然,她对着自己不伦不类的装扮有了丝一样的触动:这么久以来,自己每每顾影即要自怜自惜一番,容华易老,时光却如流水般飞逝着,心头的空落和寂寞无人问,总是让她唏嘘惆怅。

  而此刻,虽然自己对身边这个色胆包天又邪恶危险的学生防备之极,却不再有那种寂寞的空虚之感了,反而有些充实的躁动不安。

  难道像毛主席所说的那样,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自己一个孤独寂寞的失落女教师与自己的小色狼学生斗,也其乐无穷?

  啊呀,呸呸呸,自己莫不是真的饥渴难耐了,连自己的邪恶学生也能挑逗起自己久渴的寂寞之火了?

  “你过来,把脸洗洗。”

  杨晓菲不敢再想下去了,听见自己的声音都似乎失去了许多严厉了,一手捂着胸部,另一只手朝韦小宇递着毛巾。

  韦小宇直挺挺地走过去,凑过脸。

  “你就不能自己动手啊?”

  杨晓菲听见自己的声音又恢复了严厉教训之色,却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扶着英俊学生的后脑勺,看见他还绯红的耳朵和带着手指印的脸颊,心头不禁一阵愧疚,微微夹着两臂,尽量不让自己胸口敞开的春光太多曝露,便用毛巾去擦拭学生血淋淋的鼻下和嘴巴。

  “咝——轻点杨老师,痛……”

  韦完,两滴涎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在了地砖上。

  好香好香啊,这就是成教师的芳香么?如此醉人心扉。

  更深了,那道白玉肉团挤出的诱人,两团肥美白皙的被她双臂微微夹着,更显幽深肥美,柔软似棉。

  看着她们随着主人手臂的动作而挤揉张合,微微变形,弹软噬魂,肥兔的完美和劲爆,诱惑的韦小宇涎水疯狂分泌。

  咕噜咕噜……他连吞了好几口,立刻感觉擦拭自己鼻子的毛巾力量重了,痛的他咝咝抽凉气:“唔……杨老师……痛……”

  有的白看,这点痛都受不了啊?杨晓菲腹诽着,感觉自己的脖子恐怕都红了。

  这样半露着酥胸,替自己的男学生擦拭鼻血,无论如何也无法洗脱她色诱学生的嫌疑,可毕竟已经被他看过了,再看一次又何妨,何况她此刻还做着为人师的本分工作呢。

  只要自己心地纯洁无私,何必在乎他人思想,何况这里还没有他人呢。

  自己真的无私么?为什么自己总有种双臂无力的酥软之感呢?

  “知道痛还不闭上你的小狗眼。”

  杨晓菲低声恨恨地斥道,开水龙头冲洗毛巾,看着红色的水流消失,她的内疚又增加了几分。

  “杨老师,你真香……”

  韦小宇也学着老师“亲密”的声音冒险地说。

  “你的烂鼻子不是在流血吗?”

  杨晓菲禁不住在他腿上轻踢了一脚,见他深黑狡黠的眼睛正好盯着她的眸子,瞬间心头划过一丝慌乱,别开了脸蛋。

  这一丝的惊慌无措,立刻让她付出了不菲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