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73章强推人师之漏网毛发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杨晓菲的宿舍就在一中外面的侧街上,是一栋五层的单身单元楼,一共四个单元,安排一中青年教师员工。杨晓菲从西京的一个县城调过来才一年,所以暂时住这里了。

  韦小宇提着新买的工具箱和一整套水龙头,进了杨晓菲的宿舍,虽然格局有限,但眼帘里立刻充满里温馨的感觉,空气中飘荡着一缕缕淡雅芳香的味道,一如杨晓菲身上成熟的女人香一般醉人,旖旎。

  唯一的一间卧室关着门,五米见方的饭厅也作会客厅,狭小的厨房却整洁干净,几乎一层不染。

  而极品人师杨晓菲更是人比桃花艳。

  替韦小宇打开门后,杨晓菲便抱着两臂,面色不善地盯着他,无形的威压弥漫在斗室里。

  “杨老师,我……”

  韦小宇带着满腔的期待而来,却没有想到老班一副冷遇的姿态。

  “你以为我找你来就是修水龙头这么简单?”

  杨晓菲对于韦小宇诧异局促的反应比较满意,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高挑火辣的身材,严厉的眼神,一身标准岛国人师装扮的女教师,实在是催人奋进。

  “那你想怎么样?”

  韦小宇丢下手中的工具和配件,双手抱胸,神色紧张。

  齐肩的波浪湿发,黑框眼镜,白色半透明衬衣,黑色的及膝筒裙,两条小腿上还包裹着肉色的丝袜,脚上是一双银色的多系带高跟凉鞋。

  这怎么也不像是居家装扮咯,倒活生生的一个制服人师诱惑装呢,韦小宇无法不多想。

  老师被自己撞见徘徊于情趣用品商店门外,早已经证明了她的寂寞空虚,此刻进门就是下马威,难不成老师深谙逆袭反扑之大道销魂?

  见韦小宇一幅不堪凌辱的无耻表情,杨晓菲自然地想到了寂寞之时欣赏过的岛国之中的情景,但她非但不盛怒失态,还强自镇定自若,轻蔑地瞪了韦小宇一眼,朝卫生间一指:“你赶紧去看看,修好后再敲打你。”

  说完,端庄又火辣的女教师一扭身,朝卧室走去。

  斗室里成熟迷人的芳香顿时荡漾起来,无孔不入地进入了韦小宇的鼻腔,血液,撩拨的他躁动不安起来。

  极品人师的背影更是撩人心扉,娉婷婀娜,妙曼性感不可方物。

  短波浪的秀发,一如既往地喷了湿发油,显得时尚又高雅。

  细长的颈脖子因为衬衣竖着的衣领衬托的更加摇曳孤傲。

  双肩修窄圆滑,称之为香肩一幅,实在是贴切蚀骨,双袖里面隐约透出的一双玉臂,圆润细长,充满了肉感的引诱。

  白衬衣,从后面,能清晰地映出里面黑色胸罩的背带痕迹,是那种宽边的构造,微微陷入肌肤之中,一般大尺寸的才配得上如此紧绷。

  因为老师抱着双臂,她成熟丰韵的玉背上,甚至能看得见肩胛骨的轮起的印记,可见她身上是毫无一丝赘肉,身材保持得十分良好。

  衬衣下摆扎进裙腰里,随着她高雅的步姿而显得纤腰柔细而富有韧性,两瓣突兀隆起的臀瓣,紧紧地包裹在筒裙有限的空间里,浑圆隆翘的撑的筒裙欲绽欲裂,更是随着她迈动的长腿,里面两条浑圆健美又性感蚀骨的大腿轮廓毕灵毕现。

  咕噜,韦小宇听见自己喉咙里传来艰难的吞咽之声,连忙提上工具和水龙头朝卫生间走去。

  杨晓菲当然听见身后突兀的声音,芳心一荡,却激起了她为人师者必须表露的尊严和威严。

  “韦小宇!”

  杨晓菲吼了一声,没想到这么尖锐,都吓了自己一跳

  将错就错,蹬蹬着踩着高跟鞋疾步走过去,高挑的身子几乎是平视着色胆包天的学生眼睛,声厉色荏地警告道,“我不管你以前是什么学习和生活态度,但既然进入了我的班级,就得给我夹着尾巴做人,我绝不会容忍一个不尊师重教的学生影响了我对整个班级的管理和负责,你听清楚了没有?”

  靠,这人师是不是大姨妈突然来了啊,不就是吞了口涎水么,值得这样大动干戈?

  见韦小宇被自己的突然爆发弄的一愣一愣的,杨晓菲也感觉自己是不是表现激烈得太过头了,但事已至此,她自然只能继续发威了。

  “嗯?”

  她让眸光里的厉色更加浓郁一些,双手叉腰,以示严厉的威胁之色。

  “听……听清楚了杨老师。”

  韦小宇躲闪女老师雌老虎一般的眼睛,视线自然地落了下去,心肝噗通噗通地荡漾起来。

  极品女老师雪白的玉颈又细又长,似乎连两条大血管也清晰可见,肌肤薄的吹弹可破,雪莹细嫩。

  因为她激烈的反应,深深的锁骨窝一起一伏,性感撩人。

  最是那自然敞开的领口,一片雪白如莹的雪肤随着她深重的呼吸而起伏着,一条银色的挂坠,垂进了她高高隆起的胸襟里面,令人艳羡不已。

  众所周知的,女式衬衣的胸襟都不甚宽大,如果有着一对出类拔萃的酥胸,必然将胸襟撑的欲绽欲裂,纽扣崩飞的危险。

  韦小宇就在替盛怒的杨老师担心着,似乎又有点期待着那纽扣崩飞而春光明媚的一瞬。

  叉腰大发雌威的极品女教师,实在是令人血脉喷张,不能自己啊。

  好大,好挺拔,韦小宇暗暗丈量,自己的双手是一定把握不住的,看着她们一对高高隆起的酥胸随着极品人师的深重呼吸而整体上下迁移升降,韦小宇口中津液涟涟,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咕噜……”

  韦小宇艰难地吞了下去,扭身便朝卫生间逃匿,“我抓紧修水龙头……哎哟……”

  杨晓菲早被这厮盯着丰满的酥胸目露馋光的丑陋行径激发的羞怒难平了,却不想他居然硬是就没有忍住再次响亮地吞咽了涎水,让人师的尊严和威仪大大的丧失,实在无法忍受了,跟上去就是一脚,踢中了那厮的。

  韦小宇对于人师的攻击,根本就没有准备防御,猝不及防之下,一个趔趄扑到了浴缸边上,刹不住脚步,趴在了浴缸沿上。

  “韦小宇!”

  羞愤万端的人师叉腰站在卫生间门口,高耸饱满的酥胸剧烈起伏着,紧绷欲裂的衬衣胸口双峰剧烈上下移动着,本来严肃冷艳的神色也显得有些气急败坏了,尖声再次警告道,“今天我不好好收拾你,让你服服帖帖,我就不当你老师了!”

  韦小宇自然不以为意,靠,老子抓着你的把柄呢,你就不怕老子到班上去随口宣扬一下啊,逛情趣商店,嘎嘎!

  “杨老师,息怒,息怒啊,气息不顺,对皮肤不太好的,而且……咦……”

  韦小宇趴在浴缸沿上,本来已经被浴缸里悠悠弥漫着的一缕缕淡雅的芳香陶醉了,视线里却突然出现了一根刺眼的弯曲卷丝,静静地充满诱惑地躺在浴缸底部,还带着一点白色的毛根,与洁白的浴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好奇地伸手捻起了这根黑亮的毛发,干脆就地而坐在了地砖上,转身对着卫生间门口映射进来的阳光已经雌威怒发的极品人师,仔细观察起来:“杨老师,你的屋子收拾的整洁无暇,却也是百密一疏啊,瞧,这根刘海成了漏之鱼呢。”

  尼玛!杨晓菲几乎要爆粗口了,羞愤欲绝,几欲抓狂,刘海才是这个样子的!

  神啦,你一定是

  搞错了吧,我杨晓菲教书育人诲人不倦十多年,可从来没有做过违背良心之事呢,怎么老天爷你就送了这么一个奇葩到我班上来了啊!

  自己的学生,此刻当着自己的面,手中好奇地捻着自己脱落的津津有味地欣赏着,极品人师已经出离的羞愤和无地自容了。

  “你给我丢掉,你给我丢掉呢……”

  她蹬蹬地冲上去,双手就去捉学生手中的卷曲黑丝,但被学生机灵地躲开了,她涨红了粉脸,风情无边的脸蛋上几乎能滴出羞意浓浓的汁水了,便用一双雪白修长的柔荑去拍打,她焦急又羞怒的声音里几乎是饱满着哀求的意味了,“韦小宇,韦小宇,你一定要惹老师发火么,快丢掉,快丢掉啊……”

  太刺激了,太令人鸡动了!

  极品人师不但芳香扑鼻,娇躯更是火辣成熟,熟的都快绽放出诱人的花朵了。此刻她娇脸绯红,眼眸泛波,红唇欲滴,娇声似嗔还嗲,似哀似怨,宛若一只被戏耍得团团转的愤怒小鸟,端庄雅致的气质全不见了,只剩无边无垠的婉柔媚惑。

  “快丢掉呀,快丢掉呀……”

  这声音里似乎揉进了蜜糖,甜的人心都腻了。

  不住来扑抓自己的雪白柔荑,十指修长白嫩,宛若刚刚拔地而出的白葱,真恨不得含进嘴里让她们融化;韦小宇躲闪不缀,感觉大鸟兄弟都被撩拨的斗志昂扬了,干脆趴到浴缸沿上,人师便来扳他的肩头,那柔荑抓捏的舒坦,直爽的他心底哇哇大叫。

  自己要不要再无耻一点啊?韦小宇纠结着,被激起的兽性最终战胜了理智,当人师的小手抓住了他肩头的瞬间,他趁势猛地一甩双肩。

  “呀……”

  焦羞的人师站立不稳,眼睁睁地扑到了自己学生的背上,只觉得脑海里轰的一声,自己丰满饱圆的酥胸,便结结实实地压在了这个无耻猥琐的学生身上。

  “哇——”

  韦小宇爽的浑身发抖,何其硕大的人师啊,弹力非常之大,非常之柔,沉甸甸的轮廓,炸弹一般的震撼,爽的他情不自禁地哇哇叫起来。

  杨晓菲简直不能形容此刻自己的心绪了!

  羞涩,非常之羞涩不禁;愤怒,出离之愤怒万千;奇妙,异样不伦的奇妙感觉;酥软,娇躯无一处不酥软无力;留恋,学生少年结实可供依靠的强壮身体;忐忑,师生之间跨越禁忌的不安;惶恐,如此以后,师将不师了啊!

  必须快刀斩乱麻!

  具有丰富教师育人经验的极品人师杨晓菲,将所有无法诉之于口的烦乱心绪化作了满腔了羞愤怒火,用不顾一切的反复抽打的巴掌发泄了出来。

  ……一只雪白的柔荑在少年的头脸上反复抽打着,人师已经不知道疼痛了,她一边咬着银牙撑着少年如墙般结实的后背站起身来,朝着少年已经被扇红了的耳朵继续抽打着。

  崩崩两声之后,叮当当当……极品人师只感觉自己紧绷的胸口一松,两颗纽扣蹦进了浴缸,发出令人心醉的蹦跶之声。

  我擦,这个寂寞难耐的婆娘,发起飙来真是怒火万丈无法抵挡啊,难道她满腔无处发泄的之火,都喷发到自己身上来了吗?我擦!

  韦小宇脸上头皮上都是一阵火辣辣的痛,耳朵和鼻子更是被抽打的失去了知觉,耳朵甚至有点失聪的错觉了。

  刚刚被一对丰满压迫的舒爽早被抽的一干二净了,可他毕竟自诩斯文人,当然不能暴力反抗女教师的体罚了,只得咬紧牙关让她发泄个够了。

  叮当当当几声后,他伸进浴缸沿里边的眼睛看见了两颗白色的纽扣在浴缸底部转了几圈后躺了下来,而身后似乎瞬间便没了动静。

  难道……擦,天助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