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72章旖旎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蒋尚华头都大了,他虽然二,天然呆,却并不代表他是白痴,大二杆子蒋中杰都绝对不敢招惹的飞途巨舰,今天被他擦枪走火撞上了,一个是阳春白雪,一个下里巴人上不得台面,泥腿子能跟太后斗么?

  华哥也算不辱没了他的名头,二话不说,脚底抹油,朝气质高贵的美妇谄媚地挤了点笑容,然后扭身便走,只恨自己刚才干嘛回头。

  但龙哥莫名其妙,朝他喊了一声“华少华少,三子被人揍了我们就这么走啊”蒋尚华恨不得手起刀落,将这个没有眼色的家伙大卸八块,恨恨地嘟哝了一声“你骂了隔壁的,死了干净”下了楼去。

  龙哥再挫,这话听懂出了苗头,心头一凉,转身欲走,想想还是回来扶起三子落荒而逃……

  饭店经理过来陪了一阵礼,并承诺免单走后,邹桂芝才似笑非笑地望着韦:“京城的太子就是威风啊!”

  “过奖过奖,”

  韦小宇抱拳道,“嘿嘿,如果阿姨硬要打偶的,偶还是不敢躲滴,嘿嘿。”

  “当真?”

  “可以试试嘛,呵呵。”

  “小不要脸皮的家伙……”

  “阿姨还是叫我小没良心的过瘾……”

  “作死啊你?”

  邹桂芝居然露出了少女般的嗲嗔之色,高贵雍容的容颜上浮现了一抹迷人的羞色,小手举着筷子作势欲打。

  韦小宇自然配合地目露馋色,老脸红扑扑的馋涎道:“阿姨,涂贯同学若果此刻在这里的话,看到你如此这般的……美艳,恐怕也会心生向往滴,啧啧……”

  “小不要脸皮的,你回去向往你妈吧,咯咯……”

  韦小宇感觉自己的尾椎骨都爽了一下,妈妈?连忙收敛谄笑,望着上菜的服务员叫道:“吃饭吃饭,饿惨了……”

  基本菜足饭饱之时,韦小宇的手机响起来了。

  “哥哥心中一条弯弯的河,妹妹胸前一对大大的波……”

  他一看是陌生号码,盯着对面瞪眼的邹桂芝按了接听键:“喂,你好?”

  “韦小宇,你现在在哪里?”

  杨晓菲望着滴滴答答渗水的盥洗池水龙头问。

  “你是?”

  “你班主任。”

  “你想怎样?哦,不是,杨老师你好你好,我刚吃完饭,正等你使唤呢。”

  杨晓菲忍住训斥:“你不是对修理管道在行吗?我盥洗池上的水龙头关不严了。”

  “你说对了,啊,我明白了,水龙头什么问题,你拍张照片发过来,我一看便知问题所在的,然后买齐配件,对了,杨老师,你家里有没有扳手之类的工具啊,不然我也带上好了?”

  头头是道,真这么专业?杨晓菲因为在韦小宇的自我简介里看到了这厮大不惭会修

  理水龙头什么的,临时起意,也顺便单独叫他来自己宿舍给予一点小小的教训:因为今天这个家伙实在不省心,第一天开学就出祸事了,让她这个班主任十分丢脸。

  “没有工具,你带上吧,我会付你工钱的,等下我发图片和地址……”

  “真的假的?太子爷会修水龙头?”

  邹桂芝明显不信。

  “其实……”

  韦小宇趴到桌面上,近在咫尺地望着对面高贵无方的美妇说道,“我最擅长修补芳心嘿嘿,别打别打啊阿姨,捅捅下水道这些活计正在研修……”

  “韦小宇!”

  邹桂芝被赤裸裸地调戏,再好的涵养也不能容忍了,柳眉倒竖,杏目圆瞪,高耸的胸脯一起一伏都是那么的充满凌厉的气势。

  过火了过火了,韦小宇连忙将脸抵在桌面上,瓮声瓮气地求饶:“阿姨,我口不择是我的错,对不起……”

  “哼!”

  “你……也是有过失的,谁让你……这么……这么……”

  “纵容你也是错是吧?”

  邹桂芝抢过话头,冰雪聪明的她似乎猜到了这个什么话。

  “我倒不介意你继续纵容我……哎哟……”

  筷子敲了他的后脑勺。

  “走了!”

  邹桂芝站起身来,拧着包包,“跟你再多呆一秒钟,我就要疯掉了……”

  “不会吧,涂贯同学没有我难缠?”

  韦小宇刚站起身来,就被盛怒的高贵美妇冲过来,一把推在他背上,他顺势趴在了桌面上。

  “今天是你逼我的,你给我趴好,还动还动!”

  邹桂芝高贵的容颜全是羞愤不堪,一手撑在少年的背上,另一只柔荑化为巴掌,就在少年撅起的上用力地抽打起来。

  咝——这厮的这么结实,抽的她小巴掌都隐隐生痛了,却不防少年似乎忍受不了疼痛一般,似乎躲闪似的分开了两腿,她的小巴掌不偏不倚,拍在了他两腿之间,绝对悬垂着的一团什物之上。

  “哎哟……”

  韦小宇有种蛋碎的钻心的痛,一下子蹦跶开去,捂着裤裆蹲在了地上,最后形象生动地一了下去,准备顺势在地板上打滚,加深事态的严重性。

  “碎了才好……”

  邹桂芝芳心乱跳,十分不解小巴掌拍到的那坨沉重的悬垂物体的硕大,她无法相信一个少年男孩真能有如此畸形的硕大器官挂在那里。

  她抬起腿跨过地上要死要活的小坏蛋,打算赶快远离这个小色狼才好,但她的小腿被抱住了,险些摔倒。

  “放手,放手呢,让人看见了,小祖宗……”

  邹桂芝半蹲下来,神色紧张,几乎地低声讨饶了。

  筒裙正好过膝,此刻因为她半蹲的姿势,两腿微微分开,而小色狼的眼睛正好处于居中的最佳观光位置,邹桂芝立刻感觉自己的耳根都麻了,幽谷之地似乎都腾起了无助的火焰,娇躯发软,两腿发酥。

  “阿姨……”

  韦小宇感觉自己口干舌燥,连忙放开了美妇的小腿,“我又看到了,真的是无意的……”

  又?为什么要说“又”字?他什么时候还看见过?

  邹桂芝连忙站起身子,倒退两步,眸色凌厉:“韦小宇,你太过分了,别以为你身世高贵,我就怕你了,你的所作所为还是中学生吗你?”

  邹桂芝真的发火了,韦小宇就真的顾忌了。他艰难地扶着椅子坐上去,一边飞快地转动脑子思考对策。

  高贵雍容的美妇,一旦发火的气势,倒更增强了她不可侵犯和亵渎的端庄高雅,也更让韦小宇垂涎不已,征服这样的熟妇才值得骄傲,才算成就啊,要不是这是包厢,如果换了一个更隐蔽的场所,他真恨不得扑上去就地正法了这个同学之母,闻名遐迩的女企业家,女强人,高贵版现实版的赵雅芝。

  都同有一个“芝”字,是不是冥冥中天注定的呢?

  “阿姨,你错怪我了,”

  韦小宇必须据理力争,一味求饶只能让高贵的美妇瞧不起,“我先前替你拉车门的时候无意间看见的,绝对不是故意的,我以我的人格担保。”

  见邹桂芝似乎又要爆发,他连忙抢先道歉:“当然,要是我当时瞎了就好了,所以我还是必须跟阿姨你道歉,其实我不过是个懵懂的孩子罢了,请阿姨不要跟我一般见识,我可以保证永远不再见阿姨你,免得你像吃了苍蝇般难受。”

  说完,韦小宇捂着裤裆,皱着眉头,弓着身子朝外走去。

  一步,二步,三步,咦,她还没有挽留?韦小宇步子放慢了。26可恶的家伙,小小年纪心机就这么深了,居然敢逼我当场服软?邹桂芝心思百结。

  她当然不怕陈飞扬甚至陈家韦家给她的飞途找麻烦,她敢肯定这小子还不足以影响到家族的决策层,但现在就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找她儿子的麻烦的,说远了,如果他记仇的话,五年十年后呢?他成人了后,会不找飞途的麻烦么?

  一想到自己隐秘的羞处居然让一个色迷迷的少年男孩子偷窥过了二次,心高气傲的美女企业家就难以释怀,这一辈子还只有一个男人看过她那神秘的幽谷,就是她的丈夫,涂根生。

  怎么下台?邹桂芝女强人的秉性就要促发她硬抗下去了,她是不会轻易服输的,尤其对手是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少年人。

  “阿姨,我真走咯。”

  听见身后的少年弱弱地提醒她的声音,邹桂芝冷峻凌厉的眼神立刻弯起了一道迷人的弧线,薄薄的红唇咬在她整齐洁白的贝齿之下,氤氲出诱人的色泽:“手机号码不留下不准走,不然我想打你出气了哪里去找你!”

  涂根生,我他妈的羡慕嫉妒恨你啊!韦小宇在心底呐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