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71章小没良心的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那要不要阿姨给你留下五个手指印呢,阿姨想来你妈妈也不会怪我欺负小孩子的。”

  邹桂芝说着拉过安全带插好,准备启动车子。

  “咳咳,”

  韦小宇看见安全带从丰美熟妇的胸口双峰之间勒过,那两团浑圆的玉女神峰更显突兀坚挺了,不禁又咽了口口水,“咕噜……就不必了吧,阿姨就算是要管教我,也要师出有名的嘛,我,我还没有动……咕噜……”

  任是见惯了大风浪的邹桂芝,也被这个红四代明目张胆的调戏弄的面抹微红了,可看他英俊的面容,邪邪的色色的还略带些羞涩的眼神,丰美高贵的妇人心底却涌起了一些怪异的感觉。

  这可还是个孩子啊,而且是自己儿子的同学,身份又那么神秘高深,自己一个享誉天朝的女强人居然被他色迷迷地调戏了,这让她情何以堪?

  启动了车子,兰博基尼带着轰鸣声上了直道,邹桂芝的心绪却忐忑起来,被一个小孩子占了便宜,让心高气傲的她很不爽,激起了她争强好胜的性子。

  “那你何不试试呢,让阿姨有个借口管教管教你,知道了阿姨的手段,看你还敢不敢胡说八道,哼!”

  听高贵的女强人半开玩笑半透出严厉的警告,韦小宇不但没有被吓倒,反而被这个酷似赵雅芝的熟妇撩拨的心痒痒起来,谗着脸,搓着手,客气地说:“嘿嘿,阿姨,还是不要了吧,你开车呢,不安全的。要是你真想教训教训我的话,我很乐意让阿姨打打的,嘿嘿。”

  红绿灯,车停了,邹桂芝仔细地望着韦小宇,饶有兴致地带着迷茫之色问他:“小宇,你平时都跟你妈妈这么说话的么,没大没小,油嘴滑舌。”

  “我才不敢呢,阿姨你不知道我妈妈多不近人情,哎,要是妈妈有阿姨你一半的温柔,我也……我也……”

  他装着深沉地别开脸望向窗外。

  见少年亦庄亦谐变换了心情,邹桂芝又有所触动,看来这个少年并非完全是一个不定已经有些心机了呢。

  是啊,他那样的家族背景里成长出来的人,哪个是简单纯净一尘不染的呢?

  “阿姨温柔吗,你真这么认为?”

  邹桂芝拐上了临清路。

  “至少阿姨会为了儿子来学校。”

  “哟,好可怜哟,”

  邹桂芝倒颇有触动了,见韦小宇一幅郁郁寡欢的模样,母性的光辉笼罩着她,“其实阿姨也就是今天给自己放假了——你也别埋怨你妈妈,她位高权重,承载了很多期望,压力比谁都大,一个女人成功很难,一个漂亮的好胜的女人出人头地是难上加难啊,小宇,阿姨觉得你应该理解体谅你妈妈的,她不容易。”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知道韦小宇一直在盯着她看,倒令她更有一种为人母亲的感触,也许自己对儿子的关爱做的也很不够吧。

  “阿姨,你真美。”

  韦。

  邹桂芝警惕地转眼看他,和他炯炯有神,似乎还含着些迷离的眼神对视了二秒,感觉自己的心跳渐渐激烈起来,她扶着方向盘的手都有些抖了。

  这眼神…

  …就像刺进了她心房一般,有种说不出的颤栗。

  “好了,别胡说八道,你已经说过一次了。第一次是赞美,第二次算是恭维,再而三的话就成了睁眼说瞎话甚至恶意攻击了,咯咯……”

  说完,邹桂芝迸发出一串叮铃的笑声,妩媚而充满了风韵,似乎感觉自己有些太过放松,她瞧见少年眼中的迷离越发的深浓了,不禁有些羞涩地白了他一眼,孤傲的芳心咚咚直跳。

  自己这都是怎么了,与一个素未谋面的少年相处,居然身心都洋溢着一种惬意毫无警惕的轻松,勃动着那种少女时代才有的柔情了,似乎还有些痒痒的期待,来自心尖的躁动。

  “阿姨说话每一个字都充满了锐利,富有攻击性,还说我呢,小孩子一个,完全不是阿姨的对手。”

  “牙尖嘴利。”

  邹桂芝明亮的眸子颇为风情地睨了少年一眼,捡起驾驶台上的墨镜戴了起来,一时显得更加妩媚高贵了。

  确实是一次便饭,找了家颇有格调的特色饭店,两人停好车一前一后走了进去,此时午饭已经有些迟了,不少食客已经纷纷结账准备离开。

  要了间包厢,正点着菜,包间门口路过几个男子,都微红着脸膛,明显喝了些酒,瞟眼看见包间里端坐着一个高贵雍容的美妇人,气质出尘脱俗,风情无限,其中一个已经走过去了两步,实在有些按捺不住躁动的灵魂,便退了回来,探头色迷迷地望着邹桂芝与同伴调笑道:“华少,三子,你看这位极品美人是不是像一个人啊?”

  韦小宇心动,看来邹桂芝的音容笑貌已经声名远播了啊,市井大众都认识。

  但又一想:不对啊,既然能认出邹桂芝的身份,态度不可能如此轻浮的嘛,嘿嘿,有戏看了。

  他看见对面高贵的美妇邹桂芝只轻描淡写地抬眼溜了一眼门口的两个胆大包天的登徒子,便不再理会,神情淡然地翻看着菜谱。

  “靠,你这话说的,如花似玉的大美人,虽然年纪大了一些,风韵不减当年哩,你居然说像不像一个人?”

  被叫着三子的中分头家伙配合地回应道。

  韦小宇看见邹桂芝神情凌了凌,仍旧不动声色。而点菜的服务员却有点局促不安了。

  “擦,你这话更离谱了,我是问像不像前天晚上我们在橙色年代酒吧带走的那个叫……叫什么来着?”

  “水盈,对,太像了,水盈,”

  三子接口道,眼神立刻猥琐起来,搓着手就走了进来,声音说不出的欠揍,“美女,吃饭啊?”

  韦小宇几乎想笑出声了,憋的很辛苦,堂堂飞途掌舵人虎落平阳被犬欺,太他妈是一出爽心悦目的戏码了。

  邹桂芝再涵养,也无法做到云淡风轻了,但跟这样的市井流氓计较,也实在丢了她的身份,又看见对面唯恐天下不乱的少年憋红着脸,一幅作壁上观的混蛋姿态,她更是气不打一处出了。

  她很想质问这个小混蛋“你还是不是男人啊,同伴被欺负侮辱你不但无动于衷,还等着看笑话”但意识到他不过是一个高中生,还算不得男人,心底更窝火了,听说这厮教训自己儿子的场面相当写意的,峨眉一蹙,计上心头。

  邹桂芝

  酝酿了一下表情,浮现出了一丝害怕的胆怯,望着韦:“小坏蛋,你看呀,人家都欺负上门了呢,难道你想当懦夫么?”

  韦小宇一愣,看见高贵美妇说着这些话时微微红润了的脸蛋,还有那眼眸里荡漾着丝丝狡黠,说不出的妩媚风情。

  “咳咳,”

  他感觉自己有些鸡动了,双肘搁在桌面上,倾过身子凑近高贵美艳不可方物的女强人,挤眉弄眼道,“芝芝,我说吧,让你不要出来抛头露面你偏不依,在家玩多好,你这么招蜂引蝶总是给我惹麻烦,什么乱七八糟的苍蝇虫子都凑过来,烦也烦死了……哎哟……”

  邹桂芝羞愤不已,在桌子下面踢了他一脚,恨恨地瞪着他,轻启樱唇,似乎咬牙切齿:“你个小没良心的(话一出口,她就感觉自己脸蛋都烫到了耳根)给老娘赶走苍蝇再跟你算账。”

  服务员已经愣了:敢情这是一对老少配啊,虽然郎才女貌,可,可这小白脸也太……太嫩了点吧,啧啧,这世道……真他妈的变态啊!

  邹桂芝何尝猜不到别人心思,心底更是羞愤交加,本想把祸水引向这个小混蛋,没想到他倒爽快地接过去了,却一丝也不放过戏弄自己的机会。

  自己可是掌握飞途大业的女强人啊,闻名遐迩的美女企业家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不要说几个宵小之徒了,就算是等闲一个处级干部,或者身家上亿的寻常商人,自己也只需要动动嘴唇,就可以让对方万劫不复的。

  现在却让一个认识了才一个小时六十分钟的少年占尽了便宜,而且他还是自己儿子的同学,这尴尬的身份,令人臆想翩翩的关系,撩拨的她心扉说不出的颤栗。

  “我擦!龙哥来来来,”

  三子朝同伴招招手,他已经走近了,清晰地听见了两人的对话,以及那眉来眼去的勾搭腻歪,“美娘子看不出徐娘半老了,还偏爱这样嫩的滴水的小童子哥呢,啧啧,童子哥有什么好的,让你试试三哥的大……啊……”

  “三哥”近一米八的身躯,像被台风刮到一般,猛地摔倒在地,哐当,后脑勺磕在地板上,似乎暂时脑震荡失去了意识。

  “啊——”

  服务员一声惊叫,又连忙捂嘴,满脸惊恐,这少年也太狠了吧,惹不起。

  “瞎了狗眼的犊子!”

  韦小宇轻描淡写地骂道,朝门口正走进来的所谓龙哥靠近,“你也想试试?”

  龙哥的酒已经全醒了,他刚才实在没有看清楚这个少年怎么就是眨眼间撂倒了三子的,但他自忖绝对不是对手,见少年冷着脸走近,龙哥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说话了。

  “骂了隔壁,你们两个毛在又在搞吊毛啊?”

  一个嚷嚷的声音不耐烦地走了回来,大马金刀地杵在门口,不可置信地望着包间里的情况,眼神从地上微微蠕动的三子身上抬起来,审视了一下笑意俨然的韦小宇,直接忽略过去,落在了邹桂芝脸上,连忙揉揉眼睛,他认得这个高贵不可方物的美妇,涂贯他妈。

  此人是蒋尚华,西京市大二杆子蒋中杰的儿子,西京市一中的高一年级新生,龙哥和三子只是他父亲手下不起眼的喽啰,不过蒋尚华因为臭味相投,与他俩往来颇多,今天中午请他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