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66章高贵美妇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姐姐,对不起,”

  韦小宇听见王芳如此道诉,似乎有些良心发现,自己只顾追求肉体的极致尝试,而忽略了心爱女人的内心感受,没有注意把握循序渐进的陶冶性爱的情操,有所谓欲速则不达,也许已经给敏感多情的女律师造成了心理暗影,这是他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的了,于是静静地趴在少妇的玉背上,双手探到她悬垂的前胸,握住那一对浑圆柔软的玉兔,轻揉慢捏着,温情地说,“姐姐,老婆,对不起,我不该逼你这样,原谅我好不好,我还是个孩子啊。”

  “哦……”

  后庭着塞着一根硕大粗长的棍子,满满紧紧的酸胀感,酥胸又被他极具力度和技巧地抚摸揉搓着,双下刺激挑逗之下,少妇几乎已经抽空了激情的娇躯仍旧保持着欢承的快感和愉悦,无可奈何地轻吟一声,“你这个小坏蛋,得了便宜还卖乖呢,姐姐……姐姐舍不得骂你呢,你……你还不快点儿……时间长了,对你身体不好的……”

  听见女律师如此善解人意地轻描淡写就揭过了瞬间的心理暗影,更多的是在照顾他这个小男人的情绪,韦小宇不禁调侃道:“姐姐,老婆,你是不是也有点喜欢这种后庭开花啊?”

  “嘤咛……”

  少妇又被问到了羞处,风骚地摇了摇丰臀,感受那棍子在身体里的充实和有如实质的存在,芳心阵阵的抽搐着,“你就喜欢看姐姐出丑,小坏蛋,人家恨死你了……来嘛,动一动,快一点儿,姐姐还……姐姐还可以的……”

  说完,女律师已经是羞的不能自禁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羞涩的娇小的后庭里面,居然能塞进去这么粗大的东西,而且那东西还要在里面前后钻来钻去,一边带给她心惊肉跳的恐惧,一边却也留下了舒畅蚀骨的快感。

  少妇此刻已经粉面春色掩不住,双眸情火映出来,娇喘阵阵,莺啼娇娇,肉与肉的撞击声中,那硕大龟头的蘑菇状冠,次次都磨刮着她菊门里娇嫩媚骨的肉壁,痒痒酥酥的超强刺激在一步步地加强积聚,随着那大老鼠越来越越快的窜动,少女羞耻地预感到了自己的高潮要来了。

  天啦,屁眼儿被操了,也能得到那种销魂的高潮啊!

  女律师此刻的端庄知性,已经完全被沉入了无边的欲望释放之中,只求得到身体上最纯净的快乐和迷醉。

  “啪!”

  韦小宇气喘如牛,一巴掌狠狠滴拍在了少妇似乎越来越紧绷的大白屁股上,看着那不断前赴后继的臀浪荡漾开去,感觉到脑海里轰隆一声,双眼发直,一道急速的电流冲出脑海,顺着脊柱一直向下,终于到达了尾脊骨,他大吼一声:“姐姐,我!”

  “来吧,姐姐等你射啊!”

  少妇似乎正在等待此刻的到来,她要与这个小男人共赴极乐的巅峰,甚至用一只玉手握住了自己的一只玉兔疯狂地揉捏搓弄起来,“来吧来吧,射姐姐屁眼里,哦——”

  少妇突然感觉屁眼里的大****猛地增粗了一分,然后深深地停在了幽门的最深处,接着就是一阵猛烈的跳动,一股股大力的岩浆滚烫火热地喷在了她柔滑娇嫩直肠的深处,每一次的喷射,似乎都击中了她的灵魂,她的娇啼声也戛然而止:“啊!”

  然后两具激情

  飞升的肉体,紧紧地贴在一起,互相感受着对方强烈蚀骨的高潮反应,痉挛,抽搐,抽搐,痉挛……

  终于平静下来了,河堤上的酣战又一次结束了,石窟里的年轻女律师许莹莹似乎也长舒了口气,犹自感觉自己的心跳咚咚地跳着,经常锻炼的健美双腿也有些发颤站立不稳。

  这个疯女人真不知廉耻啊,看她在庄严肃穆的法庭上冷艳沉着,时而巧舌如簧,高贵端庄不可一世,谁知道欢爱之时却是这样的放荡无耻呢?

  但许莹莹却发现自己虽然如此不堪地猜忌前嫂子,可内心对刚才发生的那酣畅淋漓的交欢大战嫉妒不已,甚至艳羡。

  是啊,男女交欢,不但是传承人类的必须行为,如今已经演化成了人之一生中根本不可忽略的存在,物质和精神的享受和需求,是人类存在的基石,而精神需求中,十分重要的,不就是肉体的满足么?

  许莹莹倚着石窟沿,一双清眸望着茫茫的河面,听见河堤上两个偷情男女一番收拾后,终于上车离开了,她才回到河堤上,踌躇着来到两人苟合的地方,似乎空气中还弥漫着经久不散的****味道,刺激的年轻的女律师芳心又咚咚激跳起来。

  已经在社会这个大熔炉里打磨了十年的王芳,她的生存方式已经如斯,而自己呢,何去何从,如何安排和计划自己的未来人生?

  带着几许怅惘,几多迷茫,许莹莹驾车离开了水库河堤。

  ***************************一路诉说着缠绵的情话,互道对未来的展望歪蛋免费阅读,王芳把韦小宇送到了檀香苑,便依依不舍地驾车离去了。

  韦小宇不敢随意不回家了,如今两个嫂子住了进来,算是监控他的生活,尽管他还没有从女律师那娇媚动人的肉体欲望中脱离出来,却也不得不暂时收敛,身心皆交付于他了,他不能太沉醉,否则也会让知性的女律师小瞧了他的。

  哼着歌,他进了小区大门,居然没有感觉太多的劳累,几番大战下来,倒益发有了用之不竭的精力一般,难道自己也会采阴补阳不成?

  他开始怀疑龙姨教授自己的这套吐纳功法了。

  龙姨是外公的记名女儿,据外公说,龙姨的父亲曾是他的警卫,跟随了他很多年,有一身好武艺,是北腿功夫的代表人物之一,可惜英年早逝,留下了龙姨这个女儿。

  龙姨是外公家的执事管家,跟母亲陈飞扬同岁,还略大一个月,因此母亲陈飞扬也尊称她为大姐的。

  不过龙姨无论是身材相貌还是气质内涵,在韦小宇的心目中都是脱落尘嚣,有如九天玄女一般的高贵典雅,又不失掌控大局的气势,但她却没有嫁人。

  按外公的说法就是:看得中你龙姨的男子不知千千万,可你龙姨能看中的男人……(此刻外公盯着韦小宇犹豫着)已经不在了。

  这个男人会是谁呢?这是韦小宇心中牵挂的事。

  龙姨虽然没有出来做事,却把整个公馆大宅打理的井井有条。尽管她平时都和颜悦色,其实每个同辈和晚辈都很怕她的,小姨陈飞彤还被龙姨揍过呢。

  因为龙姨有一身高深莫测的功夫。曾经韦小宇不知天高地厚地在她扭动的屁股上随

  意地拍了一巴掌,龙姨回头就盯住了他的眼睛,那凌厉有如激光一般的眼神,韦小宇当时就失去了思想,居然湿了裤裆而不自知。

  但龙姨对他是很好的,似乎还有些特别的溺爱,这是韦小宇一直没有弄明白的事。谆谆教诲他为人做事的道理,教授他功夫,教授他对敌的技巧,前段时间自己要离开京城了,龙姨还专门教授了他一套吐纳功法,盯着他的眼睛郑而重之地叮嘱他:一定要勤练不辍。

  他进了楼门,看见电梯正好从顶楼下来,不知道是谁这么晚了还出门。

  顶楼除了自家,歪-蛋就是冯新民和徐逸秋的家了,另一家从来没有见过开门和住户的身影呢。

  电梯终于到达了,门一开,韦小宇就见一个高挑丰熟的美妇抱着一个身材纤细修长的萝莉走出电梯,他连忙躲闪,也没有避开,结果撞在了一起。

  “呀,对不起。”

  丰熟美妇一脸焦急,却也难掩她绝色容颜的落雁之美,微微的忧心忡忡,反而给她增添了几许淑美的动人。

  被韦小宇的身影一挡,丰熟美妇似乎体力终于不支,怀抱中的女孩子就要掉落地上,韦小宇连忙蹲身伸臂过去接住,我擦,这么柔软。

  他暗暗鄙视自己,这个小女孩明显是生病了,自己还趁人之危色念顿生,实在是禽兽啊。

  “姐姐,她是怎么了啊?”

  韦小宇站正了身体问道。

  丰熟美妇此刻穿着一件睡袍,一头波浪长发披散在肩头,为她凉薄的装扮增添了许多风韵。她揉了揉酸麻的手臂,轻撩了一下耳边的情无边。

  “谢谢你了,我女儿洗澡的时候突然晕厥了,这是要送医院呢,”

  美妇说着,有点求助似的望着这个眉清目秀的少年,欲又止的样子,“……”

  韦小宇才发现怀中柔软的小娇躯居然只包裹着一条长浴巾,堪堪遮住了她胴体的中段。乌黑浓密的秀发几乎垂地,一张直追母亲容颜的小脸,稚嫩中已经透出雍容高雅的美,两条玉臂更是玉如莲藕,纤细修长,轻揉恐折。

  而在浴巾之下,两截雪白粉嫩的小腿夺目耀眼,赤裸的玉足真恨不得含进嘴里吻舔……

  “那得赶紧,我陪姐姐你去吧,以好有个照应,”

  韦小宇收敛荡漾的心情,连忙说道,便转身朝外疾步而走,“姐姐你也是住顶楼吗,我刚才看见电梯是从顶层下来的,我也住顶楼啊,没见过你们呢。”

  真是个热情的少年,赵玉琪心想着,连忙跟上答道:“是啊,房子早买了也装修了,但昨天才搬过来的,没想到今天就遇到这样的事……”

  韦小宇生怕这个丰美高贵的美妇要说“风水不好还是搬走算了”之类的话来,连忙转移话题:“姐姐你也别担心了,我看妹妹她面色仅仅的略微失色,但呼吸都还匀称,绝对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听见少年口中一口一个姐姐,又称呼她女儿顾嫣然为妹妹,真是乱了套了,但赵玉琪也无暇纠正,只将睡袍两襟收拢了一些,以掩饰胸口丰满高耸的双峰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