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65章野情不防有人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朱倩倩此刻正抱着一本书在看,她上期没有及格,开校后要补考呢。听见病西施的老三说话,朱倩倩放下书坐过来,伸手进了苏寒媚的被单里面,直接抚摸到了苏寒媚光滑如缎子般的小腹上,轻轻地揉动着,关切地问:“好点了吗?”

  苏寒媚居然脸红了,粉红水润的脸蛋诱人的恨不得啃上一口,别同性抚摸敏感的部位,也使得她有些异样的舒服,这让纯情的她感到羞耻。

  她眨动着长长的卷睫毛,动画般的美眉实在迷人。

  “还难受,”

  苏寒媚轻轻地摇摇头,“我明天的那个家教,你能不能帮我去一趟啊,课我已经备好了的。”

  朱倩倩盯着宿舍里最美的妮子,她爽快地点了点头:“这两天呆学校里也憋死我了,正好出去透透气,也见识一下青涩小男生,嘿嘿。”

  苏寒媚的野性似乎也被激发了出来,只有在宿舍里她才能跟朱倩倩们同流合污的:“咯咯,你可不要动了邪念啊,听说那家伙也不是省心的主呢,可不要被反推了就搞笑了,哈哈……哎呦,哎呦……”

  “妈妈的,我现在算是想开了,搞点暧昧又有什么,只要那个小可怜大姐我看着顺眼,占占无伤大雅的小便宜又有何妨?可你这个什么反推不反推的,你大姐我就这点能耐,可以让随便一个人都占便宜的么,更不要说推了,嘿嘿,信不信大姐我现在就把你推了?”

  苏寒媚却不害怕,还娇婉乖乖地恶心她说:“讨厌,人家身上不方便嘛……”

  “哈哈……”

  朱倩倩浑身花枝乱颤,一对硕大的荡漾起一片巨浪波涛,“猥琐”地勾着苏寒媚的下巴,色迷迷地说,“大爷我就喜欢见红呢,小娘子,来吧,我们开始咯……”

  “啊,不要不要……”

  **************************河堤上,活色生香的一幕正在攀上高峰。

  “来吧,小老公,别折磨姐姐了,好痒好痒啊……”

  少妇几乎是要咬碎了银牙,娇躯摇摆扭动,峨眉紧蹙,眸似春水深潭,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更是抑扬顿挫地挥洒飘忽着,极尽妩媚诱惑之能事,宣泄着她体内积聚到将要爆炸的超强欲望。

  “哪里痒痒了,是不是这里啊?”

  韦小宇用舌头无法进入少妇紧凑的菊花眼,便用一根手指朝里面捅了捅,十分顺利地,指头陷了进去,立刻给他带来了无法诉的激情。

  他就感觉自己的手指犹如自己的钢枪一样,戳进了一个女人未曾开苞的妙处,被那一圈紧凑收缩的环形肉壁包裹了,像吮吸一样紧紧地夹住了他的手指,实在是无法喻的销魂啊!

  “哦……小老公,小老公,”

  女律师亢奋的娇躯扭动不住,晃动着两瓣大屁股,中间含住一根手指,似乎是要摆脱那种被戳入的不适感,又似乎是在轻柔用自己的地含着异物套弄,感受他的存在一般,“哦哦……这种感觉好羞耻啊……”

  韦小宇试着将手指在少妇的菊眼中前后抽动起来,跟她花园中的一样,同样柔嫩的肉壁包裹,同样一圈圈皱褶的吮吸,有异曲同工之妙。

  “芳姐,老婆,有什么感觉都说出来吧,我可是你的小老公啊。”

  “哦……”

  少妇有气无力,叹息之中胜似娇啼的呻吟,情欲已经浓到了她神魂颠倒的境界,“老公,我要说这样我很舒服,你可不要笑人家啊……”

  “怎么可能?”

  韦小宇心底却笑开了花,原来与一个风情识趣的少妇欢爱,居然有如此之多的欣喜尝试和体验,难怪美人笑,英雄冢,男人们都仍旧是留恋这样的生存方式的,“你是我老婆,就算笑的话,也是我对你的爱啊,别担心顾忌了,说出来吧,让老公也替你分担一些爽快啊!”

  笑也是爱?这算什么逻辑?可少妇已经不想太计较了,只愿意沉迷到这种异常荒淫的刺激中去,死就死了,至少曾经有过。

  “老公,小老公,你的指头……指头小了些,还要大一点的……”

  少妇说着这个地步,已经算是将羞怯与端庄完全抛弃了,将自己一个知性女人的一切需要都袒露了出来,简直成了十足的

  淫娃荡妇了。

  然而,他们俩来到河堤上之后,却一点也没有查看周围的环境,甚至都没有注意到河堤的那一端,山影的掩映中,停着一辆红色的,更没有注意到,在河堤的的另一面,有节次分布的许多凹陷石窟,其中一个石窟中,一具娇小赤裸的白玉般的胴体,前凸后翘,妙曼曲线玲珑毕现的女子。

  月光洒在她光洁无瑕的娇躯上,泛着耀眼夺目的晕辉,圣洁无瑕。

  明眸洁齿,柔顺的长发飘飘,五官娇巧而精致,特别是那一双眸子,总是闪耀着灼灼的光辉,坚毅而执着。

  细长柔洁的玉臂抱在胸前,压着一对竹笋般娇翘生生的玉兔,浑圆而尖,两圈暗红的处子乳晕惹人垂涎。

  纤细的腰肢,银洁无瑕,盈盈仅堪一握,一只精致迷人的肚脐眼更是催人喷血。

  平坦而微微下斜的小腹下面,是一丛顺直的芳草地,黝黑油亮,在月光的照射下,倒三角的轮廓令人心惊肉跳。

  两条修长雪白的玉腿,增之一分则太粗,减之一分则太细,笔直而紧绷浑圆,显然是经常体育锻炼的塑造结果。

  初秋的夜里,已经有些微凉,但女子却仅仅地双臂护着了酥胸玉兔,并不觉得冷,倒是听到河堤上两个偷情男人的淫声浪调而催发了她体内原始的情丝,她热血在翻腾着,喘气越来越急促,微蹙的黛眉紧锁起来,因为她终于辨认出了那个荡妇一般的女人的声音,王芳,自己曾经的嫂子。

  不错,这个女子就是许莹莹,年轻的律师,从业后唯一的失败案例,就是刚刚宣判的强奸案,她败给了那个不给她哥哥机会的嫂子,以至于他哥哥被一个别有用心的女人勾走了魂,也勾走了人,至今杳无音讯。

  她恨,恨本来重情重义的嫂子居然一次机会也不给自己的丈夫;她恨,终于找到了跟嫂子直接对垒的官司,居然没有赢;她恨,自己有着前市长公子的支撑,居然也败走麦城。

  近几日,她十分萧索,严厉地拒绝了顾先成的纠缠,歪蛋文字版免费阅读仇恨的火苗让她失去了正常的思维,所以她昨晚就漫无目的地开车到了这个地方,心一横,裸泳了一次。

  她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女子,做事干脆利落,只因对王芳这个女人恨意太深,关键是触及到了她的亲人,所以失了分寸,而她确确实实是的敢想敢做的女子。

  所以她今天又想来裸泳,在大自然的怀抱中,远离俗世的烦扰,在河水中净化自己的心灵,甚至淡化自己的仇恨。

  因为她也是个懂得自我调节和诊断的高智商女子,太多的仇恨只能迷失自己,让自己的行为失控。

  然而,她努力尝试不去想那个带给她失去亲人痛苦的女人,她却自己送上来了,而且还带着一个未成年的少年男孩,天啦,自己还幻想着原谅她呢,这让自己情何以堪啊?

  听着河堤上酣战结束,以为这两个无耻的男女会走了,却不曾想,河风吹拂过来了他们俩的谈话,居然要,要尝试那后庭菊花的戏码!

  许莹莹百感交集,一边是加深了对那个女人的仇恨,一边却又在骨子里羡慕她享受鱼水之欢的快乐,矛盾的心理驱使下,她侧耳倾听,声声蚀骨的媚叫浪叫,无耻的对话内容,让她燥热的心绪在原始本能欲望的妥协下,胯间羞密之处,居然流出了丝丝羞人的黏液。

  她从来不克制自己的情欲,从十六岁开始,就懂得了手淫自渎,纤细的手指在多少个情欲萌动的夜里,让她青春妙美的娇躯得到了舒畅的释放,甚至有一整天,她播放着下载的苍老师教学片,高潮了十几次。

  而现在,却要借助仇人的销魂来拯救自己的灵魂,许莹莹迟疑了,但只有半刻钟,她利落的性格让她解脱了,她要自渎。

  河堤上的两个无耻男女,距离她的藏身之所不过二十来米距离,她甚至能听见她们肉与肉的撞击声,声声都撞中了她的心房,她感觉蜜汁泛滥了。

  狗男女!她低骂道,微闭着眼睑,一只修长雪白的玉臂垂了下去,伸进了自己渴望的幽谷之间,触手处已经是一片潮湿的泥泞。当灵巧的手指熟悉地按在了那粒突突跳动的小肉粒上揉动时,她几乎低不可闻地娇啼了一声。

  而河堤上,酣战继续着,情火仍旧烧的熊熊的。

  “是不是要老公的大鸡吧呢,你说吧,只要你说,只要我有,我都给老婆的。”

  > 韦小宇一边用手指戳弄着少妇紧凑的屁眼儿,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抚摸到了少妇的花园之中,搓揉那两瓣柔嫩湿滑的****,泥泞不堪的花园中,滑腻无比,最后按在了那颗突起的小肉点上碾压起来。

  “哦……”

  少妇一夜之中的娇啼,变幻了不知多少种销魂的音符,但每一次的娇声吟叫,都是那么的销魂蚀骨,撩人魂魄,刺激的任何一个雄性的动物热血喷张,“就知道你会耻笑人家的,我不管了,淫娃就淫娃,荡妇就荡妇,可我明天起床后,又会是高傲端庄的漂亮了女律师了,哼,来吧,小色魔,来戳姐姐吧,插姐姐的屁眼儿……嘤咛……”

  说完,韦小宇已经站起来了,扶着硕大如鹅蛋的大龟头一挺腰,首先插进了少妇春水横流的。

  扑哧一声,直接捅到了最深处。因为这一夜,少妇久旷多年的儿已经被小男人不知道抽插了几千上万次,本来已经十分紧凑如处子的阴道现在微微有些松弛,因为他的大鸡吧能顺利到底,不知道明天之后,是否又会恢复她紧窄的原状呢?

  扶着少妇肥美的大屁股,韦小宇一顿狠抽猛插,叽叽呱呱的****声中,夹杂着少妇婉转的娇啼呻吟,韦小宇接着皎洁的月光,狠狠地将少妇纤细的腰肢压下去,让那撅起的屁股更加突出显眼,不但能看到湿漉漉的宛若秋菊的屁眼儿,也能看到自己的大鸡吧进出少妇的情形了。

  只见****与做活塞运动的时刻,每一次的插入,都将****口周围的一圈皮肉带进了之中,深深滴陷入进去,而每一次的抽出,那一圈娇嫩诱人的皮肉又被带了出来,伴随着殷红微颤的小****一起翻进翻出,同时一丝丝乳白色的淫液丰沛地带了出来,好不****销魂啊!

  韦小宇立刻发挥陈老师的风格,偷偷地摸出手机来拍摄起来。他要将这个宝贵的经历保存起来,不时地在征服女人的道路上翻出来回味,激发自己的灵感,扩展自己的欲望。

  真希望以后这样精彩的片段能越来越多,超越陈老师!

  “小老公,你真棒,姐姐夸奖你了,你爽不爽啊?”

  少妇始终还是无法将自己完全归为情窦初开的青涩少女,在一边柔情装纯的同时,也始终没有忘掉自己作为成熟姐姐的身份,一边用肉体挑逗少年,一边试着展示自己的柔媚之功,在这种过程中,寻求一种最适合自己身份,也让少年更能接受和激情的方式。

  “好爽,你爽不爽呢姐姐老婆?”

  韦小宇疯狂地抽插着,随手就在少妇丰盈的大白屁股上抽打了起来歪蛋后宫春色文字版,看着一个个暗红的手印,与白雪的屁股映衬,激动的他马力更足了。

  “……嗯……硬要人家说呀……0”少妇飞扬着长发,黑丝长腿,大白屁股,纤细的腰肢,高撅的粉臀,狂野的嘶叫,她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欲女。

  “说出来吧,说出来更爽了啊,憋在心底你不难受么?”

  “嗯嗯……爽,小老公,你干的人家好爽,姐姐真希望……死了还要爱……啊……到了到了……又死了……”

  少妇的娇躯一阵痉挛的抽搐,几乎趴到了栏杆上才能站稳了。

  “姐姐老婆,爽不爽?”

  韦小宇抽出湿淋淋的大****,上面带着少妇之中充沛的淫汁,被他狂烈的抽插已经捣成了乳白色的黏液,他将大龟头抵在了少妇的菊花上,那柔软微陷的屁眼儿,立刻一收,带给了韦小宇颤荡的刺激。

  “轻点啊,老公,怜惜人家……”

  少妇这一次的高潮已经有些强弩之末,很快恢复了思维,既紧张,又期待,自己不能给小男人一片膜,却能给他开垦屁眼的机会,也算是奉献了一回处之之身了。

  “我不怜惜自己的老婆,我还能怜惜谁啊,你说呢姐姐老婆?”

  韦小宇扶着少妇的大白屁股,狠狠第一巴掌拍了上去,趁着少妇娇躯震荡之时的放松,他一挺腰,湿滑的大龟头居然立刻进去了一半,被紧紧地夹着了,柔嫩紧握,好不销魂,“姐姐,痛吗?要不要抽出来啊?”

  “哦……不,不要……离开……有些,有些涨涨的,不痛不痛……”

  少妇蹙着眉头,更多的是紧张,而不是硕大异物进入屁眼的疼痛,其实是酥麻的充实感。

  天啦,这

  两个狗男女还真爆菊了啊!许莹莹一想到一根少年的****,插入了一个高雅知性的端庄女律师屁股眼里,就一阵阵怪异的哆嗦,似乎感觉自己的后庭菊花都有些强烈的收缩了。

  欲由心生,许莹莹敢作敢为的性格,使得她纤细的手指最红润欲滴的唇瓣里沾了一些口水,颤抖着伸到了自己丰隆高翘的臀缝里,哦,臀缝里似乎已经有些潮湿的弹性了。

  手指轻轻一勾,碰触到了那朵无人问津的花朵。

  “嗯……”

  她琼鼻里不可遏制地低吟了一声,快意的刺激,捉弄的女律师心旌摇曳起来,一不做二不休是她的风格,将手指上的口水一边在菊花眼上涂抹着,一边感受着那种敏感噬魂的刺激,在听见河堤上那放荡的女人迸发出一声“好涨好舒服”之时,许莹莹的纤细手指代替了男人的****,狠心地插入了自己的菊花。

  “哦哦哦……”

  许莹莹立刻病了,细长的眉头蹙成了弯月,是那种极乐的销魂快感,自己干了自己的怪异另类幻想,她立刻用另一只手快速地揉弄着自己突突狂跳的****,后面也试着加速抽插自己的菊花眼来,两下操弄夹击之下,年轻的女律师感觉自己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她闭上了眼眸,静静地等待那渴望的熟悉的痉挛高潮到来。

  原来自己的屁眼儿也能有如此快感啊?年轻的女律师既羞怯,又亢奋,岂不是也能享受那种后庭开花的乐趣了?阵阵另类的刺激,激荡在她的心尖……

  “那我进去啦姐姐老婆?”

  韦时,已经朝前挺进了一寸,硕大的龟头已经完全滑入了少妇的菊花眼,紧凑的肛门里面是一片柔软的包裹,更比来得销魂怪异。

  “哦,小坏蛋,你爆了姐姐的菊花……我会恨你的,你……你再进去一点,动一动,动一动吧……你叫姐姐老婆,好……好怪诞,又好……刺激……”

  少妇尽量放松自己的屁眼儿,让自己的肛门能充分容纳小男人的大****,这实在是太紧太涨了。

  女人不就是天生渴望充实酥涨的么?

  韦小宇终于将大****插入到了无法再深入的地方,这种无比的紧箍,肛门直肠强烈收缩带来的吮吸感,险些让他就此缴械,他尝试着挺动起屁股来,看着那菊门周围的肉被拉出陷入,好不销魂。

  这可是人体排泄的器官啊,此刻却被他用着欢爱的道具,几许变态,几许超越常识的刺激,激发了他所有的欲望,这算是彻底得到了女律师的身心了吧?

  强烈的幸福感,成就感和征服感,让他满足异常,唯有以兽性摧毁一切的霸道,才能展示自己的英武,他开始加快速度抽插操弄了。

  “姐姐,爽不爽,老公操你的屁眼舒不舒服啊?”

  “慢一点,太涨了,人家的屁眼儿被你操了,我做鬼也要缠着你的呀,小坏蛋,你把姐姐变成了什么样子了啊……不知廉耻,不要脸皮,无耻放荡的淫娃……”

  听见河堤上少妇心结的愤懑宣泄,许莹莹的身子正在那强烈的痉挛之中,她已经高潮到了,来得是那么的轻易,又自然,她已经习惯了这种瞬间漂浮云端的失魂。

  花蜜还在一丝一丝地喷射着,力道却渐渐缓了下来。她的高潮,会从阴道深处喷出那欲望的汁液,这是她一直以来还感觉有些麻烦和羞耻的事,因为总会污染手指和身体,甚至床单的。

  终于花蜜不再喷射了,低头看着地板的地面,借着月光,她看见了地上一片淅淅沥沥的潮湿,大腿根两侧也有水质的流淌。

  真麻烦,她娇喘微微地想着,却又回忆起刚才河堤上王芳意乱情迷之间吐露的话语:难道是这个少年男子诱惑了王芳,让她一步步沦入了今天这样放荡不羁的境地?

  她保持着怀疑,原本嫂子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女人,可惜自己的哥哥拈花惹草,凭着在日资企业高管的身份,欺凌了两个颇有姿色的女工,却在一次姑嫂二人回家之时,撞了个正着。

  许莹莹清晰地记得,嫂子当时十分平静,她在佩服的同时希望哥哥能低头认错求饶,可哥哥似乎丢不下面子,居然拉着那个淫骚的女工离开了。

  能怪嫂子么?许莹莹芳心很乱,高潮之后,热量的流失,让她健美的身子也有些凉意了,捡起叠放在一边的衣物穿戴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