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64章某菊的第一次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婊子?韦小宇听的真切,知性的女律师在高潮来到的那一刻,口中清晰地自称婊子来的。

  这种怪异的刺激,让他被紧紧含着的大****一阵肉紧,高潮中的阴道在强烈地蠕动着,就像吞咽食物的喉咙,咬着他的****,用一环一环的肉壁皱褶吞噬着他的精华,他感觉自己无法再坚持了,立刻疯狂地抽动起来,紧窄的通道里窜动的大老鼠变得异样艰难起来,也更加刺激。

  啪啪啪!他左右开弓,在少妇紧绷的大屁股上抽了几巴掌,看着那荡起的一圈圈犹如涟漪一般的臀浪,一浪接一浪地朝前推进,前浪又被后浪推着钻进了少妇的衬衣下摆里面。

  他爆发了,扶着少妇髋骨,猛烈地刺入,棍棍到底,最后终于在百多下的疯抽疯插之下,一棍到底。

  “啊——老婆,芳姐,我射了,我射进你的骚比里了——”

  他大吼着,声音响震河堤,贯彻整个河面,传的很远很远。

  激情过后,两具被抽空了精华的身体相依相偎着站着栏杆边,眺望夜色中的河面,河风吹拂中,带走了缠绵的欲望,剩下的是浓浓的情丝。

  “小坏蛋,流出来了……”

  少妇羞涩地说,月光中的娇容是那么的明艳照人。

  “哎呀呀,我的儿女哟,老爹愧对你们了。”

  韦小宇扼腕叹息道。

  “咯咯咯……真是个不要脸的小冤家,”

  少妇伸手抚摸少年的脸颊,这么英俊硬朗,散发着浓烈的男子汉味道,也许,还有刚才大战之时的副产物,精液和淫汁的味道,“姐姐迟早会被你……弄……死的……”

  “不会不会,”

  韦小宇连忙摆手澄清,一把将少妇温香软玉的娇躯搂进怀里温存,“我怎么舍得弄死我的大老婆呢,我还没有干够呢,你说是不是?”

  “哎呀,真粗鲁,以后只准说爱……爱,不准再说那些淫词滥调了。”

  韦小宇不相信地望着怀中美人的明眸,那眼眸中荡漾着激情过后最惬意的春水,殷红的唇瓣,在唇角微微勾起,风情万端,好不迷人。

  “哎呀,臭小子,你还不信了,姐今天就跟你说定了哦,以后可不准你在姐面前再说那些羞耻的词语了,不然,姐不让你……不让你……”

  “不让我怎么了,不让我干了么?”

  韦着,挺了挺要,让胯间似乎又有些异动的棍子在少妇柔软的小腹上顶了顶。

  “哎呀,你……你又……起来了?”

  少妇有些不可置信,娇憨地伸手下去,隔着裤裆抓住了那条正在茁壮翘起来的****,瞪大了眼睛,张开了鲜红的嫩唇,“不会吧,臭小子,我不许你还想那羞人的事,快不准想,哎呀呀,他在跳了,不干不干……”

  韦小宇鼻血都要喷出来了,被你小手握着又摇又晃又捏的,他能不翘起来吗?看来风情妩媚的少妇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呢,难道,她还能再来一次?

  韦小宇想到此,双手伸到少妇的臋后,一把揭开她真空的裙底,粗鲁地抓捏住了少妇那两瓣丰翘肥美的香臀,并且啪的就是一巴掌:“芳姐,老婆,我还想操你的小骚屄,你准备好了么?”

  “不,不要不要,小宇,求你了,姐那里都酸了……”

  “哪里啊?”

  “就是……那里……你故意羞人家……”

  少妇双手伸到自己屁股后面去阻挡少年霸道无耻的贼手,但一只贼手已经钻进了她丰厚弹性的臀缝里,在那敏感的小菊花眼上揉弄起来了,“啊啊啊……不要……那里不要啊小坏蛋……”

  少妇想要挣脱逃跑,无奈这个小男人的力量实在太大了,那根刁钻的手指甚至在她娇嫩的菊花眼上戳了。

  少妇一个激灵,是的,她的后庭菊花眼儿,才是她身上最敏感的部位,多少次洗浴之时无意中摸到,那种有别于的正常渴望不同的瘙痒,总是触及到了她的灵魂颤栗。

  她并非一个天真烂漫的少女了,而是一个知情识趣的成熟少妇,有着深厚的社会阅历,她当然也就知道有后庭花这样的做爱方式,而且她还专门下载过这样的片子研究过,甚至还浏览了很多关于这样体验的女性现身说法。

  相当一部分东方女性都是反感的,难以接受的,那可是排泄的通道啊,人体最肮脏的地方啊,怎么可以用那个地方来欢爱呢?

  也有一部分女子认为,如果男人够温柔的话,那话儿不是太恐怖的大的话,倒可以试一试的,但绝不勉强,为了取悦男人而装舒服的。

  只有极少部分女子会坦诚她们有过这样的经历,而且感觉还不错,毕竟后庭肛门的那一圈皱褶也是极其敏感的,布有相当密集的神经,只要能有快感和销魂的体验,别的又算什么呢?

  女律师知情识趣,生活方式高雅知性,既然作为高知识分子,从事着人人景仰的工作,却不能阻止她对一切好奇的事物产生兴趣,她

  用自己的手指头试过了,很舒服,很爽。

  可那只手纤细的手指啊,怎么能跟这个小男人那狰狞恐怖的大家伙比较?

  “老婆,我爱你,让我玩玩好么,我好奇死了啊。”

  韦小宇开始装无赖,手指在那菊花眼上不住地挑逗,感受着少妇菊花皱褶的不住收缩,实在太诱人了。

  听见小坏蛋用苦情计,少妇有些心软,但她是有底线的:“真拿你这个小坏蛋没有办法,可只准你就这样玩玩,不能用你的……你的这个弄的。”

  她说着,小手握着少年胯间的巨无霸拧了拧。

  “好的好的,老婆真疼我,我会小心的。”

  韦小宇得了便宜开始卖乖,一口就含住了少妇两片几乎已经要麻木的樱唇,大肆吮吸起来。娇嫩,柔软,微微带些凉意的唇瓣,香甜可口,百尝不厌啊。

  “唔唔唔……”

  少妇立刻开始娇吟,双臂环住了少年的脖子,将自己丰满的娇躯紧贴在他壮实的身体上,用自己丰翘柔软的酥胸去刺激他,挑逗他,同时也回报自己一些快感的体验。

  四片嘴唇瞬间交缠在一起,两条舌头也勾搭起来嬉戏缠绵,少妇的香津被少年吮吸过去,又被少妇勾搭回来,津液互度,啾啾之声中,情欲的火焰又一次被点燃。

  少妇情之所至,刚刚恢复了一些的端庄知性,此刻又抛到了九霄云外,紧紧地攀住少年的脖子,一用力,整个娇躯都挂在了少年身上,两条黑丝长腿盘在了少年的腰上。

  “哇,真刺激,好爽,老婆,你是最棒的,遇到你是我的幸福啊!”

  韦小宇“端”着这具温香软玉,将她的屁股放在栏杆上。

  “就你嘴里涂了蜜一样,专骗寂寞少妇的小坏蛋,姐姐遇到你就是太不幸了,咯咯……”

  少妇娇笑妩媚,里是那么的风情飘逸,野性劲十足。

  但少妇一回头,望着一片水茫茫的河面,顿时有些惊心:“小坏蛋,快放下姐姐来,好危险的……”

  “姐姐老婆,别怕,有我呢,我用棒棒跟你链接起来,不就安全了吗?”

  韦着,边扶着硕大的****朝少妇裙底的两腿交叉尽头刺去。

  哇,这样高难度的刺激动作交欢,在王芳以前的思想里真是想也不敢想的,现在却跟一个少年来尝试,心中的惊异和冒险精神也爆发了,将两条黑丝美腿干脆跷到了少年的肩头上,让自己春水泛滥的幽谷之地大大地敞开,准备迎接那令人心颤的巨棍来填充自己的空虚和渴望。

  “来吧,坏蛋,姐姐已经给你糟蹋成这个样子了,来嘛……姐姐痒痒了……”

  少妇呢喃淫语,大张的黑丝双腿,在月光中是那么的撩人魂魄,令人血脉喷张。

  “姐姐哪里痒痒了,该怎么办呢?”

  虽然韦着,但大龟头已经凑到了少妇那娇嫩而多汁的****上,在那柔软销魂的一片嫩肉之地上下滑动,就是几过幽门而不入,故意挑逗这个风情妩媚万端的女律师。

  女律师当然知道小坏蛋是在诱惑她说出无耻淫荡的话来,以增加交欢的情趣,心想这个小男人真是不得了,假以时日,恐怕自己一个人还真是完全应付不过来了,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又会有奇思妙想,专门用来折磨“羞辱”自己啊?

  也许他所说的增加钟氏姐妹一起荒淫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可以钟敏已经去了米国治病,要不自己跟一对双胞胎与这个小男人大被同眠的情趣,那该是怎么样的值得期待和憧憬啊!

  想到这里,怪异荒唐的思想已经折磨的少妇再次意乱情迷起来,本以为今晚经过两次的大战,已经消耗掉了自己的欲望,但此刻自己骨子里和灵魂深处都似乎在期待那火热坚硬的****子来戳自己,填充自己了。

  “姐姐的小屄痒痒,”

  她大胆地说,凑到韦小宇耳朵边,一边吐着兰香之气,一边闻细语极尽挑逗,甚至还不是伸出柔软娇嫩的灵巧香舌舔一舔他的耳垂,“你不就是想要听这种无耻放荡的淫话么小混蛋,姐姐可是个女律师呢,被你欺负成这样了,我要恨死你的……”

  “恨之深,爱之切啊,是不是姐姐?”

  韦小宇让大龟头充分沾上了少妇充沛的蜜汁,抵在那娇嫩柔软的花苑里一阵厮磨揉搅。

  听少年能说出这样情意深浓的蜜语,女律师的芳心阵阵颤动的迷醉,罢了,就让自己更淫荡无耻一些吧,男人不都好这一口么?

  “嘤咛”一声之后,少妇狂野地跟少年深吻了近一分钟,每一次的吮吸都是那么的用力销魂,每一次的唇齿相接都是天雷勾地火般的激情澎湃。

  “来吧,小坏蛋,弄姐姐……”

  少妇舔着红润的樱唇,媚眼如丝般撩人魂魄,加上散乱野性的黑发,在这月光之下,美人如此多娇,催战的欲望如此强烈,直让人神魂俱癫狂啊!

  “来啦姐姐老婆!”

  >

  韦小宇让龟头对准那微微凹陷的嫩肉空穴,猛地一挺腰,硕大的龟头便挤开了少妇那柔媚的嫩肉,刺进了她瘙痒温暖的湿滑阴门。

  “哦……”

  少妇的娇躯销魂的直颤抖,一声悠扬婉转的撩人莺啼诉说了她的满足和充实,长发一甩,配上那黑丝的美腿,真个是蜕变成了一个淫娃荡妇一般狂野放荡。

  怪异的姿势,激烈的交欢,摄魂的呻吟,在月光中,两具热情似乎的肉体碰撞的声音,在平静的湖面传导开去,好一番香艳噬魂的盘缠大战。

  “来了来了……啊……”

  少妇已经不知道几次陷入了那种云端漂浮的极致快乐了,身子泄了又泄,每一次都几乎要抽空她多年久旷的饥渴,但被小男人一顿猛抽猛插之中,里的那种痒痒又会不勾引起来,虚弱地接受这个不知道疲倦不知停歇的小蛮牛的冲击,蹂躏,撞击,操弄。

  “不行了不行了,小老公,姐姐受不了了……”

  不知道是一个小时,还是二个小时,少妇已经感觉自己的屁股坐的失去了知觉,尽管阴道里那条火热的大****还在紧锣密鼓的窜动着,但她的快感一次比一次难以再聚集起来了,她投降了!

  韦小宇已经是大汗出了一个透,也许是今晚二次射精之后,持久力变的恒久了,但能坚持如此长的时间,也是让他大感匪夷所思,她知道少妇已经无法坚持了,但自己却还没有要爆发的意思,他停了下来,喘着粗气说:“芳姐,老婆,我出不来啊……”

  王芳已经是气若游丝,闻更是芳心险些碎掉了:“那……那怎么办呀,小坏蛋,你是不是有病咯?”

  “额……芳姐你不要吓我,我倒有个建议,就是怕芳姐你不愿意呢。”

  他说完,含住了少妇两片柔嫩的樱唇,缠绵了一阵,趁机歇歇气。

  少妇在被小男人亲吻之时,似乎也猜到了少年的企图:“姐姐帮你……吹?可是……你那上面好脏的呀?”

  韦小宇不知道是不是少妇故意理解偏了,但也温情劝诱:“那不都是老婆小骚屄里流出来的液体啊,你还嫌自己的脏么姐姐?”

  “哼,你不把姐姐羞辱的无脸见人了你是不会罢休的,真是个无耻的小冤家。”

  少妇几乎连手臂都抬不起来了,用玉指在他额头上点了一下,欲望满足后的万种风情,让人心旷神怡,热血流腾。

  “我愿意做姐姐的小冤家,姐姐要不要一生陪伴我这个小冤家啊?”

  说着,韦小宇用挺了挺屁股。

  “嗯……嗯……愿意,姐能不愿意么,真是个小冤家啊你……”

  少妇已经有气无力了,搂紧了小男人的脖子,轻柔地小声呓语,“抱姐姐下来,姐姐让你……让试试……那里……”

  韦小宇一听,亢奋的有点不敢相信了,他不敢确定怀中少妇说的是不是他梦寐以求的后庭菊花。

  连忙将少妇几乎已经完全瘫软的娇躯抱下来,温香软玉的一具娇躯,仍旧是弹性十足肉感销魂,高挑丰腴,媚眼中虽然春水荡漾,却隐约无法掩饰她的高雅知性,端庄典雅。

  少妇看小男人看的自己痴迷的模样,芳心大悦,情丝涌动,捧着他英俊的脸颊亲了又亲,才俏生生地羞涩道:“小坏蛋,你可不准负了姐姐,姐姐不求做你的老婆,但求一生能居红颜知己足以,你能答应么?”

  韦小宇见风情美佳人如此叮咛,感觉一切语的承诺已经不足以承受她的重托了,但此刻却又不得不表明自己的坚决和不离不弃,他紧拥着柔情少妇的娇躯:“姐,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给我机会,让我做给你看好吗?”

  女律师温柔地笑了,很惬意,很憧憬,然后眸色渐渐荡漾起波浪来,羞涩爬上了她的眉梢,半垂着迷人的眼帘,妩媚万端地转过身子,弯下腰去,双手扶着栏杆撅起翘臀来,还自己用手揭开了裙摆,露出了一方雪白丰盈的大白屁股:“来吧,小坏蛋,你不是要么,姐给你了……”

  韦小宇激动的鼻血都要喷出来了。

  一向端庄高雅的美妇,知性又内秀,令人羡慕的职业,万里挑一的女人,此刻却自揭短裙,露出她身体上最羞涩的部位,做出最羞耻的动作来撩拨一个男人,是爱情的伟大,还是情欲的撩拨?

  韦小宇想来是两者皆有之吧,一双眼睛几乎喷出火来。

  只见浑圆雪白的两瓣大屁股就展示在自己的面前,两条黑丝长腿微微叉开,笔直性感的吊带黑丝,让美腿上下两段形成了强烈的色差视觉刺激。

  笔直的小腿线条柔美细长,高跟凉鞋更添了她的高挑时尚。

  只是在腿弯处开始略略增粗,显示出肉感的诱惑,紧绷而浑圆的大腿轮廓因为半截黑丝与雪白肌肤的映衬,真让人热血喷张。

  吊带提着黑丝,紧贴在腿上,中间是两瓣均匀的肥美屁股蛋儿,丰隆高翘,那优美的弧度,以及阴暗臀沟的印迹,更是让人欲罢不能。

  “来呀,小坏蛋

  傻啦?”

  少妇轻轻地摇晃了一下肥美丰隆的大屁股,顿时荡漾起一片撩魂摄魄的肉浪来,销魂蚀骨。

  韦小宇艰难地吞了好几口涎水,急切地蹲到了少妇的大屁股后面,双手摩挲着少妇光滑销魂的大腿,借着月光激情地欣赏起少妇臀沟里的美景来。

  偶的神啊,太让人心旷神怡了。

  只见色泽略微阴暗的臀沟里,静静地绽放着一朵小菊花,呈辐射的皱褶精致异常,让人垂涎欲滴。那小菊花随着少妇羞怯的情节还一收一缩的,煞是诱人,韦小宇口水都要掉出来了。

  “姐姐老婆,我想亲一亲好不好?”

  他对着那蠕动的少妇屁眼儿,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涎水分泌不断。

  “你?”

  少妇一听此,怒放的屁眼儿顿时猛烈地收缩蠕动起来,两瓣丰美的臀瓣也跟着紧绷了。此刻,她才知道,这个小男人对她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是痴迷到了极致了,完全没有干净美好与肮脏丑陋之分了,芳心激荡,又情丝缠绕。

  “你不是说脏的么,可是我的眼中,老婆的一切都是美的,都是我最疼爱的啊。”

  韦着,扳着两瓣肥嘟嘟肉感丰足的臀瓣,让那羞涩的菊花眼尽量地曝露出来,辐射般的皱褶也微微舒展,露出了微微粉红的嫩肉来,刺激的他心都要碎了。

  “好羞人啊……”

  少妇迸啼出一声羞怯万端的低吟,整个娇躯都激动地颤荡着。撅着羞人屁股的姿势,实在是让她这个端庄高雅的女律师几乎无法承受的羞耻,这样放荡淫秽的动作,怎么叫她做人啊,以后还不知道会被这个小坏蛋耻笑多么年呢。

  一想到多少年能跟这个小男人长相厮守,经久地缠绵,维护永恒的情丝,看着他一天天长大,成熟,成为一个英武不凡卓尔不群的青年,甚至器宇轩昂的中年,而自己随着岁月的流逝姿容不再美丽,及至半老徐娘,垂垂老妪……

  轰隆,少妇瞬间突然僵直了,意识都变的模糊起来。

  “嗯……”

  少妇突然发出一声诱人的娇啼,因为她感觉到了自己的菊花眼已经落入了小男人的舌头攻击之下了,那种超出极限的颤栗刺激,捉弄的她胴体一阵筛糠般的巨震,痒到骨子里,灵魂里的快感,让她顿时有气无力几欲摔倒,“天啦,小坏蛋,你真舔呀?”

  “哇,姐姐老婆,你的小屁眼滋味无穷啊!”

  韦小宇赞叹不已,无暇多说,又凑到了少妇雪白丰盈的屁股上,深深地嗅了一口,带着先前春水横流时流淌过来的残存麝香般的骚腥味儿,一丝丝淡淡的迷人的香汗味儿,还有一丝隐约的潮湿异味,各种诱人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并不算十分芳香宜人,但因为这是心爱的芳姐的屁眼儿,是她的味道,他就迷恋,深深地迷恋了进去。

  伸出舌头,在那不断蠕动的收缩的菊花眼上舔弄,感受她的活力,她的诱人,她的娇羞,韦小宇津津有味地舔舐着丰美少妇最羞人的神秘孔穴,热血嘟嘟地沸腾着,所有的热血都朝胯间涌去,将那一根硕大的****子涨的青筋暴露,狰狞恐怖。

  “啊……哦……啊……别……别舔啦……小宇小宇……来吧,你来吧,姐受不了了……”

  王芳一声声犹如天籁般的娇声啼吟,又如垂危的病人般回光返照的呻吟,更如一声声莺歌啼叫的极端诱惑,在河堤上徜徉,能催醒沉睡的地神,挑逗一切有生命的物体。

  当韦小宇紧紧地扳着娇声婉转的少妇臀瓣,将舌头挺直了朝那柔软的小菊眼里顶入的时候,少妇被高亢的快感刺激的险些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来吧,小老公,别折磨姐姐了,好痒好痒啊……”

  少妇几乎是要咬碎了银牙,娇躯摇摆扭动,峨眉紧蹙,眸似春水深潭,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更是抑扬顿挫地挥洒飘忽着,极尽妩媚诱惑之能事,宣泄着她体内积聚到将要爆炸的超强欲望。

  *****不好*意思*又要*无耻*地*分割*一下*完全*是*因为*即将*进入*下一章*而不被*和谐*****中北师大,开校在即,只剩五天了。

  明天就是周末,苏寒媚的大姨妈却不适宜地到来了,而且这一次的量似乎特别的大,反应也很强烈,她有痛经的顽疾。

  根据她的经验,第一二天最是难受的时候,恨不得就躺在床上修养,一点也不想动,更不要说去给人做家教了。

  但她不想第一次就爽约,于是准备给大姐朱倩倩商量一下。

  朱倩倩这个大胸寂寞美女,这几日一直有些郁郁寡欢,苏寒媚是知道原因的,而且也更知道每天晚上她的床摇晃的更厉害了,昨晚似乎还有再接再厉的第二次自渎,这让苏寒媚颇为惊讶,也有些不解。

  一个外表看起来虽然英俊的少年,真值得她这样一个青春御姐念念不忘么?那可还是个孩子啊!

  “老大,跟你商量个事。”

  苏寒媚蹙着黛眉,真是我见犹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