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63章野欢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西京市常委大院三号别墅,主人是西京市三号人物,党群副书记朱恒。

  书房里,烟雾缭绕。

  朱恒大背头,浓眉英武,颇有枭雄的气质,但他确实是个儒官,胸藏韬略。

  他对面坐着的儿子朱青松,在气质上就有些大相径庭了。朱青松中等身材,不壮不瘦,皮肤略显白皙,标准的富二代小白脸型。当然,你真要把他当成小白脸的话,后果会是很严重的。

  “方书记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

  朱恒吐了口香烟,“倒是听说陈市长有个儿子跟你说的年岁差不多,青松,我警告你,你在外面做些什么,不要忘了是因为老头子我在位上,所以你做任何事都要三思而后行,不要让老头子我不好交代,你也蹦跶了不了的。”

  听父亲这么直白地跟我自己说话,朱青松深以为然,证明自己虽然手上的事情并非都是经得起检验的,但老爷头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听之任之,可见自己还没有超过他的底线。

  “爸教训的是,大树才能乘凉,我尽量不给你摸黑就是。”

  “呵呵,”

  朱恒灭了烟头,淡笑着望着自己的儿子,“老实说,作为儿子,西京第一衙内这样的名号叫出来,老子我也脸上有光的,可老头子再告你一句,名利乃身外之物,万不可强求,顺势而为方为大儒之道啊。”

  “谨记爸爸的教诲,儿子诚惶诚恐。”

  “哈哈,你这个臭小子。”

  朱恒明显老怀大慰,却渐渐地平静了下来,似有意无意地说,“不过,人活一世,自然也要有些胆略和血气的,一味钻营趋势并非英雄所为,青松,如果那少年真是韦家的,不妨认真和他周旋一下,注意把握尺度就行。”

  朱青松微蹙了眉头,似乎在思索这个“周旋”的具体技术性操作方式。

  “大人打架,不影响小孩子的友情,反之亦然嘛,”

  朱恒是杆老烟枪,又点上了,“既然西京要重新洗牌,就洗彻底一点,看看经得起检验的都是些什么人。”

  朱青松望着父亲枭雄般的身影,似有所悟,看来京城里的一些大佬也都没有闲着啊,尽管朱恒如此高位,也不过是人家手中的一枚棋子,但在泱泱大国的天朝,能当得上棋子的人物,又有几枚呢?

  *****************************河堤月色之中,撩人的一幕还在继续升温。

  韦小宇自然不知道因为一个老头子的一句话,他即将就要忙起来了,只觉得怀中扭曲婉转的娇躯益发的瘫软无力了。

  “只对我一个人坏,只许对我一个人放荡,知道了不老婆?”

  韦小宇霸道地捏住了少妇的一颗硬硬的乳头,轻轻地拉动着,错捏着,同时胯间的****子也顶在少妇的臀缝里前后戳动起来。

  “贪婪的小坏蛋呀……”

  少妇要不是被小男人搂着身子,恐怕已经弹软在地了。

  天为幕,河为床,月光似帘帐,与自己心爱的小男人夜话情丝,妙调欲望,以大地为证,见证这一刻的男欢女爱,情投意合,即将的水融,肆意缠绵。

  “老婆的小嘴贪不贪吃呢?”

  韦着,你揉捏丰肥柔软酥胸的贼手一路下滑,掠过少妇小巧诱人的肚脐眼,从裙腰里直接插了进去,跳过丝袜条带的系带,滑过平坦无垠的小腹妙地,陡然进入了一片柔软的草地,禁不住浑身一震,惊呼道,“老婆,你的小内裤呢?”

  “你还说呢,都被你这个小坏蛋弄脏了……姐我把它丢了……”

  女律师娇婉妩媚地说道,回头脸来,已经是玉面含春,春红欲滴了,吐着幽幽的兰香,红嘟嘟的樱唇压在了小男人的嘴唇上,一条柔软香甜的小舌头便来撬动小男人的唇齿。

  此刻芳姐岂不是真空待袭?韦小宇鼻血都要喷出来了,大是感叹,原以为自己不用经验,只凭着av上的丰富知识,便能轻易地应付女人,现在才知道真是痴人说梦,聪明的女人,总是有百般手段,能让一个男人轻易地投降,直折磨的你荡气回肠欲罢不能。

  他张开嘴巴,迎入那柔软香甜的小舌,一接火,便是天雷勾地火般地互相缠绵悱恻起来,舌尖亲你,舌瓣搅动,津液混合,夹杂着两人动情如潮的哼哼啾啾,四只手在对方身上也没有一刻的停歇。

  “嗯嗯嗯……”

  少妇意乱情迷,两只灵巧撩魂的小手从少年的恤内伸了进去,迷乱地在少年肌肉结实的背上上下摸索,抓捏,将他壮实的身体朝自己的娇躯上揽来,渴望与他交融为一体。

  韦小宇一边品尝着少妇的香舌,吮吸着少妇口中的迷香之液,一双贼手毫不犹豫地从她身后揭起了她的裙摆,露出那两瓣雪白丰隆的大屁股来,双手齐上,一手抓捏着一瓣肥美高翘的白玉锦团,肆意搓揉,蹂躏,抓捏。

  好丰隆的屁股啊,几乎全是脂肪的厚厚堆积,形成了完美的半月弧线,撩魂摄魄。他用尽了力量也不能让她们屈服,就算是揉皱了,捏痛了,也都能迅速地恢复原来的丰隆弧线,他的力气简直就是泥牛入海无消息了。

  “老婆,你好美好性感的大屁股啊,我要从后面干你好不好?”

  韦小宇被激起了强烈的兽性,粗秽语张口即来,这是男人的本色啊。

  哪知道少妇的回答更是撩魂碎魄。

  “不要嘛……你不要用‘干’这个粗鲁的词嘛,姐姐要你爱我,爱,知道么小混蛋……”

  王芳极尽挑逗之能事,用自己弹软的小腹去主动揉蹭小男人挺立的****,让他硕大的龟头在自己的小腹上刺出痒痒的肉坑来。

  她已经几乎被这个少年彻底征服了,再也不用顾忌什么颜面端庄了,这只是两个人之间的事,还用忌惮什么呢?

  俊逸的外表,匀称的身体才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强壮的身体,不凡的身手,聪明的小脑袋,弄情的高手,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无尚胆识和霸气,神秘的家庭背景,无一不是女人梦寐以求的男人,无一不让她脆弱地丢开了道德伦理的防线,尽心地投入这个小男人的怀抱,给他快乐,给他想要的。

  “嘿嘿,原来姐姐是需要爱啊,爱我,爱大鸡吧,爱做爱是吧?”

  “小坏蛋,我恨你……又羞姐姐……”

  王芳被韦小宇越发直白的话逗的知性全无,一只小手禁不住拉开了少年的裤裆拉链伸了进去,又灵巧地从内裤边缘钻了进去一把握住了那两只硕大的蛋蛋,微微用力,柔媚万端地威胁道,“小坏蛋,还羞不羞姐姐,姐姐捏碎他们……”

  “咝——”

  致命之处被拿捏,韦小宇不敢造次,连忙装痛,被少妇柔软的小手握着了敏感的蛋蛋,他感觉自己的大****立刻又坚硬了几分,狰狞了不少。

  来而不往非礼也,他的一只贼手也滑入了少妇诱人神秘的股缝里,微微带着湿热的潮气的股缝,立刻加紧了他的手指。

  “嗯……不要……小坏蛋,别,别摸姐姐那里……姐姐会受不了的……”

  少妇犹如病的很厉害,声音都颤抖哆嗦了,小菊花被扫过的颤栗和酥麻快感,瞬间就传遍了她的全身,她简直不能承受这样强烈的快感刺激。

  但韦小宇既然寻到了少妇的弱点,哪有不乘胜追击的道理。尽管手指被镶嵌在了少妇小混蛋臀瓣之间,但却不能限制他划动手指头的自由。

  一边紧紧地将少妇丰腴的身子箍紧固定,一边动了动手指,在她敏感的菊花眼上一阵肆意的扫荡,立刻感觉怀中刚才弹软失魂的娇躯疯狂地扭动了起来,狂摆着丰臀,似乎要把他的手指甩出来一样的急迫。

  “啊啊啊……啊……不要啊小坏蛋,小老公,小男人……”

  王芳感觉自己已经呼吸维艰,心都要跳出胸膛了。

  敏感的菊花眼此刻被小男人不嫌弃肮脏地挑逗着,扫动着,那密如花瓣的皱折受到刺激,强烈地收缩着,每一次的收缩都让少妇的心跟着一阵狂野的荡漾。

  同时,与菊花眼近在咫寸的娇嫩,已经是一片潮湿,充沛的汁液已经从阴道的最深处分泌出来,流过羊肠小道里圈圈环环的皱褶嫩肉,挤压着渗出了口,像吐泡泡的婴孩的小嘴一样,流淌了出来,浸润了穴口的绒绒卷丝。

  “那叫一声老公来听听,我就不折磨你了好不好老婆?”

  韦小宇诱惑着。

  探头过去到少妇的背后,接着明亮皎洁的月光,少妇雪白粉嫩的大白屁股是那么的夺目耀眼,那么洁白纯净,可因为夹着自己的一只无耻的贼手,又显得是那样的淫荡荒谬。

  是自己玷污了纯洁无暇的少妇啊!韦小宇却没有一点内疚,因为少妇是也喜欢自己这样对待她的,最好让她欲仙欲死,攀上那销魂的极乐世界。

  “老公……”

  风情的女律师被小男人控制了脆弱的防线,带着“屈辱”的挑逗,轻声地唤道,“亲亲小老公,别……别弄人家的……屁……眼儿了好不好嘛……”

  “咿呀!”

  韦小宇被“屁眼儿”几个字逗弄的欲罢不能化狼嘶吼了,兽性的本能瞬间爆发出来,将中指对着少妇那娇嫩的紧密而且还是收缩的小菊眼插去。

  “哦……别,别动啊,别这样啊老公,人家痛……”

  少妇紧绷了娇软的娇躯,两瓣丰厚的屁股紧紧地闭着了,死死地夹着小男人做坏的手指,菊花眼更是密不可透。

  “那我抹一点水上去好不好?”

  韦着,就将手朝少妇更下面摸去,手指一碰触到那销魂的****肉瓣,立刻就是一指的湿滑,好充盈的爱液啊,怀中高雅端庄的女律师,此刻已经丢掉了她的自信和知性,身体的反应是骗不了人的。

  “不要了,不要了,不要这么弄了,小坏蛋,求你别弄那里了好不好,姐姐让你……让你操……儿……嘤咛……”

  少妇如此丢掉颜面地哀求小男人,是因为她既爱他,却又难以接受肮脏不堪的屁眼让他看成是一个新的妙眼,想想他那硕大无旁的大龟头,她就一阵阵地为自己紧小娇嫩的屁眼儿感到恐惧。

  韦小宇似乎也感受到了少妇的坚决,想想也是,自己的一旦用指头突破了她屁眼的防线,接下来恐怕肯定是要哀求她满足自己大龟头去插一插的尝试了,她怎么可能受得了?

  一点点遗憾和不甘,都是因为自己的大鸡吧着实太雄伟了,哎,有得必有失的啊!

  “好吧,老婆,我舍不得伤害你的啊,不过有一个问题,你必须老实回答我。”

  韦小宇把贼手收回来,从少妇前面的裙摆下面伸进去,轻轻地扯一扯少妇小腹下面柔软的芳草。36“知道的,小老公最疼老婆了是不?轻点,人家的毛毛本来就不多呢,咯咯咯……”

  少妇娇笑起来,紧紧地贴在小男人身上,感受着他如山般的强壮,笑颜一时风情万种,妩媚动人。

  “还是老婆最了解我,那么,老婆你回答我咯,你身上最敏感的部位究竟是哪里呀,是不是这里呢?”

  韦小宇的手指头摸索到了少妇的芳草丛中,按住了那颗小小的肉突起,轻轻地揉弄起来。

  “嗯嗯嗯……”

  少妇立刻迸发出了婉转撩人的莺啼之声,两条长腿不知道该分开迎入小坏蛋的手指碾压她的小肉蒂,还是该加紧了阻止他使坏。

  “是不是,回答老公呢,是不是这里?”

  韦小宇碾压的幅度大了一些,力量也跟着递增,粘着许多蜜汁的****变的调皮滑溜起来。

  &

  nbsp; “哦哦……”

  少妇几乎已经要彻底瘫软了,一双手臂挂在少年的脖子上,媚眼如丝,吐气如兰,腮红如樱,唇红欲滴,一副任君采撷的放荡模样,一点也不掩饰她渴望的情欲,甚至还用胸前那对丰挺浑圆的****在少年的胸膛上悠悠地揉弄着,“小坏蛋……你硬是要人家说么,好羞人的……你也不会安好心……嘤咛……快点揉……再快点……”

  韦小宇被少妇急迫的哀求和柔媚蚀骨的声音挑逗的欲火高涨,却还无法确定她究竟有没有承认她最敏感的部位是****。

  “你还没用回答老公呢,究竟是哪里呀,要不要我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尝试哦?”

  韦这话,也尽量满足少妇的要求,歪蛋文字版压着她滑溜的****溜溜打转,不是伸一根指头下去,在两瓣娇嫩柔软的****之间勾一些滑腻黏稠的淫汁上来。

  女律师似乎故意逗弄少年,就是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小坏蛋,小老公,小男人,你现在在玩什么呀,好玩不?”

  “在玩老婆的小骚比呢,小骚屄是不是已经等不及要用老公的大鸡吧来操了啊?”

  “那你还在等什么呢,人家的小妹妹好……痒……嘤咛……小宇小宇,姐姐受不了了,我现在好淫荡了,好无耻了,姐姐不要做这么坏的女人,不要不要……”

  女律师说完,猛地推开少年的搂抱,转身小跑两步,走到堤边的围栏前,扶着栏杆,望着波光粼粼的河面,似乎颇有后悔的意思。

  韦小宇低头看看自己已经被少妇拉出了裤裆的大鸟,直挺挺地对着前方,他握着****,朝心绪波动的少妇走过去,一只手按着少妇的脖子,将她按弓下去,让她丰翘的屁股撅起来,毫不客气地掀起了裙摆,顿时,一尊硕大浑圆,弧线美好的大白屁股跃然眼前。

  咕噜,他狠狠地吞了口唾沫:“老婆,别生气了,让老公的大****来爱你好不好?”

  王芳被少年如此“蹂躏”微微有些失落,但想到他毕竟是一个少年的孩子,心思不会犹如她这般细腻,对感情的事,因为有了肉体的交融,暂时还沉迷在肉体的迷恋之中,无法体会得到她心中的所有所思所想,一丝失落也就烟消云散了。

  回过头,看着小男人端着机枪一样握着硕大无旁的大鸟,在她身后跃跃欲试,一双深邃的眼睛尽是欲火,望着她撅臀待操的模样发呆,少妇不禁一阵泯然的情动。

  这还是她第一次将女人最神秘羞涩的部位如此赤裸裸地展示给一个男人看呢,而且还是在天幕之下,河水旁边,谁知道附近有没有人在偷窥哟。

  阵阵异样的刺激,天帷幕,地为榻的盘缠大战即将打响,毫无遮掩地宣淫,这种大尺度,疯狂放荡的经历就要实现了,她好期待,又好惆怅。

  遇到这个少年,已经改变了她许多,自己的端庄高雅,知性内秀,都统统丢弃掉了,沉沦于追求肉体欲望的深渊了。

  是福是祸啊?

  “那你还在等什么?”

  少妇终于娇媚地低声“催促”起来,甚至还无羞无耻地大胆地晃了晃雪白丰盈的大把屁股,极尽挑逗,万端诱惑,“老婆的小妹妹等老公的小哥哥来弄呢……啊……错了……”

  韦小宇再也受不了了,扶着大龟头,对准少妇那两瓣雪白美臀之间幽暗的神秘处,便戳了过去,直接戳到了少妇敏感的菊花眼上,深入不得。

  “这是哪里啊,我可不可以操一操啊老婆?”

  韦小宇扶着少妇宽大的髋骨,抓了抓,十足的肉感何其销魂。

  “不,不可以的,小老公,那里有别的用处,不可以用你的大哥哥去弄的,下面,下面才是小妖妹呢……”

  说着淫荡的情话,少妇伸过一只手来,握住了小男人的大龟头,朝自己蜜汁横流的****上顶过去。

  但龟头被握住的时候,韦小宇就是一阵颤栗,这么多少圣洁的一只手雪白柔荑啊,现在却拉着自己紫红狰狞的龟头,想想就销魂蚀骨。

  当龟头戳到一片湿滑柔软的地方后,他一个激灵,猛地一挺腰。

  扑哧!真是一声扑哧的水声,大龟头立即被一圈娇嫩的肉唇包裹了。53“哦哦……好胀!”

  少妇几乎瘫软下去,微微再分开一些双腿才站稳身子,“小老公,我……我舒服啊……别,别,先别动,让姐姐感受这个时刻……”

  但韦小宇被激情已经烧坏了脑子,哪里还有闲情逸致体会插入瞬间的留恋,一巴掌拍在了少妇雪白的大屁股上,用力一挺腰,龟头嗖的深入了三寸。

  啪!在夜间,在这荒野,这一声掌掴是何其响亮,又是那样****。只见那雪白的臀瓣上立刻红了一片,异常的殷红刺激,肥美的丰臀也跟着荡漾起颤巍巍的波浪来,实在是太销魂了。

  “啊……”

  少妇一声撩人的惊呼,粉臀不由自主地朝后一送,将大鸡吧立刻吃进去了又二寸,瘙痒的顿时酥涨充实了许多,“老公……你真捧,可……可你不要再拍打人家了好不好,就抽抽插插好不?”

  韦小宇听着少妇别出心裁的情话浪语,感觉****胀大了一圈,在里更加霸道地占据了所有的空间。

  “我都听你的老婆,喜不喜欢老公的大鸡吧?”

  他开始抽插起来,双手扳着两瓣大屁股,歪蛋文字版用力地想要扳开,在月光下看看那眼小菊花的美妙。

  但少妇似乎意识到他的不良无耻企图,紧紧地控制自己的肌肉,让两瓣销魂的玉臀硬是不打开,同时娇声啼叫着:“老公,趴下来,摸摸老婆的咪咪……”

  韦小宇只好听话,趴到少妇肉感销魂的玉背上,双手从衬衣下摆里伸进去,贴着她滑腻无暇的肌肤,伸过去握住了那两只荡漾的玉兔,轻柔地抚弄揉搓起来,不是地用指头扫一扫那两颗硬硬的乳头蓓蕾,引得少妇阵阵欢声啼叫,虽然声音不大,传得不远,但每一

  个音符都钻进了二人的耳朵和灵魂,更添了野战的无尽乐趣。

  “老公,老公,你在干什么?”

  少妇淫欲不断,一头乌黑的长发已经渐渐散落下来,长长的发梢随着被抽插的推力而舞动起来,不时用双手推着栏杆,把自己丰美的屁股朝小男人硬的像铁棍的大鸡吧上套弄,缓解她阴道深处那难止的瘙痒。

  “我在操老婆的小屄,小骚屄,舒服不老婆?”

  韦小宇又情不自禁地抽手出来,在那白花花的大屁股上又抽了几巴掌,看着那肥厚的脂肪团荡漾出的涟漪圈,他真是热血喷张。

  “啊,你又打人家的屁屁,很销魂么?”

  少妇似乎有些不解,但眯着眼睛一想,自己的大屁股荡漾起的肉浪,不知道会有多销魂呢,自己也一阵阵肉紧的快感。

  “销魂极了,啊!”

  韦小宇扶着少妇的肉髋,开始发起一波紧锣密鼓的冲击了,疯狂地挺动屁股,让大****每一次都几乎深入到了少妇的子宫颈口无法再进一分才退出来,频率越来越快,叽叽呱呱的水声越来越密集。

  “哦哦……啊啊……”

  少妇意乱情迷,里的瘙痒渐渐被止住了,取而代之的是飘渺的快感,说不出来也道不清的销魂,“再快点,小坏蛋,小老公,快一点,再快一点,要来了,姐姐的高潮要来了,我好害怕,好害怕自己就死掉了啊,小坏蛋,你害死姐姐了,我好淫荡啊……”

  她狂乱地吟叫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完全散开了,随着小男人的每一次推搡,那如瀑的长发便飞荡起一片黑的云彩,狂野不羁。

  “我就喜欢你淫荡,我喜欢淫荡的芳姐,淫荡的律师,淫荡的少妇,淫荡的你,我就喜欢你,姐姐,老婆,我们以后还要更淫荡,更无耻,好不好啊!”

  韦小宇嘶吼着,趴到少妇背上,一双手伸过去抓住少妇那晃荡的狠狠地搓揉着,捏住乳头揪着,同时大****在她泥泞不堪的小骚屄里疯狂地进出,操弄着。

  “来啦,来啦,小宇,姐来啊……婊子高潮来啦——啊——”

  少妇终于猛地绷紧了身子,螓首回仰,长发披肩,整个娇躯都在瞬间绷紧了,连肥美的大屁股也痉挛般地颤栗起来!

  ***************************在同一时刻,西京市政府大院一号楼里,市长陈飞扬与两个侄媳妇晚辈围着茶几而坐,陈若烟修长火辣的身子蜷缩在不远处的长沙发里,侧耳倾听着这边的谈话。

  “上面已经决定彻查此案了,既然是非正常死亡,更引起了高层的兴趣。”

  陈飞扬说“兴趣”二字时,绝美的容颜上闪过一丝无奈。

  此刻,她已经脱掉了严谨的外套,露出了里面宽肩带的女式背心,黑色的背心露出了两条细长嫩白的玉臂,更显得她干练精神,又性感入骨。

  滕舒望着对面素有“铁娘子”之称的婶子,不禁大为感叹。像婶子这么位高权重,可以说随之都将她漂亮女人的一面掩饰了起来,装成是一只无所不能无所畏惧的母豹子,震慑着那些敢于挑衅的对手和属下,她活的累吗?

  看她乌黑的云发放落下来,自然地垂在肩头前胸,隐隐遮住了她胸前那硕大肥美的丰挺酥胸,看的滕舒这个不苟颜色的女子也心动不已。

  每当婶子为了加重语气而动一动玉臂,那胸口的两团巍峨的双峰便会上下左右晃上一晃,荡上一荡,划出一道优美撩人的弧线来。

  滕舒都感觉有点口干了,暗叹惭愧,虽然自己婚姻不幸福,夫妻生活也基本聊等于无,但像婶子这样绝色风华的女人,这世间确实不多,却也是因为政治婚姻,嫁给了当年那个放荡不羁的叔叔韦隐啸,而今韦隐啸已经下肢残疾多年,不知道有着正常需要的婶子是怎么过来的哟……

  “小舒,你走神了。”

  陈飞扬一双明察秋毫的眸子突然盯着滕舒说,虽然暗含严厉,却波光粼粼,风韵尽显,更多的是爱护有加的责备。

  “对不起婶子。”

  滕舒红了脸,在这个婶子面前,她的不苟笑自律冷峻没有了市场,顿时显得局促起来。

  “呵呵,”

  陈飞扬笑起来,胸口那两团高耸的雪峰跟着跳动起来,无限诱惑迷人,“不要太拘束,既然是在婶子这里,最多我就是临时的家长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放松些——小舒,把你调过来,你们两个长期分开,影不影响你们的关系啊?”

  滕舒惨然一笑,大胆地望着婶子:“婶子,何谈关系啊,就更不用说影响了了,我还得感谢你呢,给了我自由。”

  “咯咯咯……你这话也说的太大胆了吧,让那混小子听见了恐怕也会吃味的呢,咯咯咯……”

  陈飞扬伸手过来在滕舒的膝盖上轻轻地拍了拍,一切尽在不中,都是女人,怎么会不明白女人的话,她转眼望着滕潇,“小潇,你呢?”

  滕潇勾了勾唇角,叹口气,并不说话。

  “哎,”

  陈飞扬也深深滴吸口气,“我们女人在这个世界上,暂时都得依附于男权社会,但愿啊,我们一群娘子军能在西京这个平台上颠覆这种意识,我希望你们能有信心,家庭的失去难以挽回了,那么我们就有更多的时间来扑到事业上,小舒,小潇,家族都很看好你们的。”

  滕氏姐妹对视一眼,郑而重之地一齐点头应道:“我们明白了。”

  陈飞扬颇为满意自己的鼓舞:“我给你们足够的力量,彻查吧,期待你们能回馈给我爆炸性的消息。”

  滕氏姐妹双双愣住,似乎从陈飞扬高深莫测的眸子里看到了些什么,这是无法明说的,需要她们用心去体会,揣摩。

  政治,从来都属于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