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62章夜欢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但朱青松已经走到了现场,双手插在裤袋里,朝地上半死不活的大堂经理望了望,又打量了一下王芳,才盯着韦小宇问:“是你?”

  “你以为我会跑啊?”

  韦小宇反问,他已经从朱青松的眼睛里看到了厉色,好汉不吃眼前亏,再说他手无寸铁,老虎也架不住群狼的,所以态度还算和谐。

  朱青松朝身后一众手下巡视了一圈说:“送二虎去医院吧。”

  然后朝韦小宇勾勾指头,意思是跟我来,便转身就走。

  韦小宇感觉王芳的手紧了紧,他站起身来,给女律师一个安慰的笑,其实他心里也没有底的。

  在三楼的一间办公室,韦小宇和朱青松对面而坐,王芳留在外面了。

  丢给韦小宇一根烟,朱青松玩着火机并不立即点着,目光一直盯着韦话。

  韦小宇笑了笑,拈起香烟来丢在了地上,站起身来,双手撑到办公桌上,俯视着朱青松:“我不陪你装了,记住我的手机号码,我就说一遍,xxxxxxxxxx”望着韦小宇推门而去的背影,朱青松气的险些将手中火机丢过去,却又连忙在心里默记了一遍韦小宇报过的手机号,掏出手机来存进去。

  最终,他还是砸了办公室……

  所有人见韦小宇轻飘飘地独自下了楼来,面带沉凝的笑意,浮现在他略显稚气的脸庞上,都在心底暗暗掂量: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来头……

  坐进车里,王芳没有立即发动车子,而是扑进了小男人的怀里,嗓音都带着了呜咽:“你吓死我了,你吓死我了,你以后可别这么任性了啊……”

  “大老婆,我听你的。”

  韦小宇也是长舒了一口气,才感觉自己的背脊上已经湿透了,这次实在是有点任性,幸好遇上的是一个带有枭雄气质的对手,如果是一个鲁莽的对手,他恐怕今晚就难以全身而退了,最重要的是,自己心爱的女人恐怕也难以善终。

  一定要长记性了,这不是京城,这里认识自己的人还不多,而且太多野路子自己也没有了解过,自己一意孤行之前,一定要考虑清楚是否会连累至亲至爱的人。

  “什么?”

  王芳抬起脸来,眼眶里已经含着了泪光,声音宜嗲宜怨,更多的是略带歪腻的柔情,楚楚可怜,好不动人。

  “我听的呀,我再也不惹你担心了。”

  “之前那一个词。”

  “额——大老婆呀。”

  “死小宇,你还想要小老婆呀?”

  王芳伸手揪小男人大腿上的肉,似乎觉得自己这话又霸占他的嫌疑,年龄的差距不用了,小男人青春年少,不知道还会招惹多少女孩子呢,她绝对没有独占的可能的,见韦小宇似乎并没有听出异味来,她不动声色地就补救了,“就算你要小老婆,可也不该在人家面前说出来啊……”

  韦小宇从车窗看出去,见街边似乎是冯新民的身影,渐渐地走远了,他不禁露出欣慰的笑,冯哥心思确实很谨密。如果刚才自己不能顺利出来的话,估计现在自己的老娘都要杀过来了。

  “为什么不可以说出来啊,歪蛋后宫春色文字版先前你不是都答应老公我了么,还

  要把敏姐婕姐都帮我弄到床上来大被同眠的么,这么快就忘掉啦?”

  想起先前在沙发上那一阵销魂的缠绵,欲仙欲死的迷糊,王芳心神禁不住一荡,幸好车厢里没有开灯,不然一张俏脸已经成了一颗大苹果。

  销魂的欢爱真是不可思议啊,意乱情迷欲罢不能的时候,自己居然跟他说了那么多羞死人的情话,真是无羞无耻放荡不羁,现在想想就恨不得扒开地缝钻进去算了。

  “死小宇,你不准再提了,不然我不理你了。”

  王芳的声音甜腻羞涩的能滴出蜜来,发动了车子,调头,上了街道,一路向东。

  韦小宇估计芳姐这个车牌号,在这一刻起,即将成为一个传说了……

  王芳的心情一直平静不下来,她将车子拐上了洛河大堤,一路继续向东,开着车窗和天窗,到了十多公里的上游,在拦河小电站的水坝口停下来。

  夏日的夜,明亮的月,凉爽的风,波光粼粼的河面,静谧,始于抒怀。

  张开双臂,面对河面,迎着和风,王芳欢畅地娇声高呼:“啊,河神,我来啦!”

  韦小宇站着风韵少妇身后,动情地欣赏着这一幅美妙的画卷,一时内心感慨良多。如此出众迷人的,端庄知性,高挑绝色,优雅聪慧,玲珑剔透,此刻却属于他,连她丰腴销魂的肉体都可以任由自己肆意把玩,这是怎样的一种幸福和骄傲啊!

  自己真是何德何能,强取豪夺般地勾引了这个守身如玉的女律师,却无法给她平常人的幸福和快乐,注定了不对称的另类生活和存在形式,犹如金屋藏娇,无法坦然泰然公诸于众,自己欠定了她,是一生的。

  自己唯一能给她的,恐怕就是珍惜分分秒秒在一起的时间,替她驱赶寂寞,解剖欲望了!

  他走上前去,从少妇妙曼诱人的身段后面搂住了她的娇躯,直接将他已经跃跃欲试的大鸡吧顶在了她丰厚的肥臀上面揉蹭起来。

  “嗯……”

  王芳的嗓子里犹如腻着蜜糖,娇啼的声音带着悠扬婉转的颤音,丰腴而弹软的娇躯在少年怀里挑逗式的扭动,那丰美肥翘的屁股顶着小男人的大鸡吧抵死回揉,后颈和鬓角在少年脸上厮磨着,“小坏蛋,你又想干嘛呀……”

  韦小宇听的心痒难支,真是一个知情识趣的欲女啊,迷死人不偿命的骚劲,跟她律师的端庄高雅知性智慧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太他妈有味道了。

  “老婆,你说老公我要干嘛呢?”

  说着,韦小宇的一双手从少妇平坦的小腹上一路攀升,握住了少妇胸前那一对高耸浑圆的****,隔着衣服就是一阵蚀骨的揉搓。

  “嘤咛……”

  月光下的,两颊已经一片潮红,媚眼如丝,娇喘撩人起来,“不要……你这个小色迷,哪里是人家的……老公呀……轻……轻些……”

  “我不是你老公,那还有谁能胜任啊?”

  韦小宇此刻感觉对上这个女律师,才思和敏锐,还真有不小的差距,自然是跟社会阅历有关,但也可见她的智慧和内秀,非常人能及的了,心中不禁微有自卑。

  “不知道呢,现在都你这个小坏蛋吃干抹净了,你想始乱终弃啊?”

  &n

  bsp; 女律师似乎感悟出了少年的心绪。

  韦小宇立刻大感羞愧,既然她人都完全地交给自己了,而且在情欲缠绵之际也几乎毫无保留,极尽妩媚放荡之能事,将她最羞人的一面已经展示给了自己,似乎还有更多可以挖掘的潜力等待自己去探索,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我才舍不得我漂亮老婆呢,谁敢跟我抢,我就灭了谁,嘿嘿……”

  韦着,一只贼手已经拉开了少妇衬衣的下摆,伸了进去,在光滑如莹的肌肤上爬行抚摸,“老婆,我爱死你了。”

  “咯咯……小坏蛋别搞……别……痒痒啦……”

  王芳柔软丰韵的娇躯禁不住扭动起来,娇喘更加急促了,耳鬓在韦小宇的脸颊上厮磨蹭擦,娇啼的声音听起来更是勾魂摄魄,好不撩人。25“那是要搞呢还是不搞啊老婆?”

  韦小宇被少妇妩媚的风情勾引的热血沸腾起来,贼手顺着光滑紧绷的肌肤一直向上,终于爬上了一座丰盈的山丘,迫不及待地揉搓起来,感受她的弹软有力,销魂蚀骨。

  “嗯……”

  少妇娇啼阵阵,在夜里的河堤上显得是那么的荡意十足,和风习习也吹不凉沸腾的热血和攀升的情欲,一只小手禁不住伸到了小男人的胯间,隔着裤子捉住了那条坚硬似铁的****子,就紧紧地握着揉弄起来,“小坏蛋,别……逗姐姐了……姐姐都给你搞的难受了……”

  韦小宇开始伸出舌头在少妇芳香细润的脖子上亲吻起来,湿润的舌头带着无边的情欲,在少妇的脖子上留下一道道水迹,最后一口含住了少妇娇嫩的耳垂,吮吸了两口才问:“真的很难受了么老婆?”

  “真坏……哦哦哦……”

  少妇哦哦直啼,温香软玉的娇躯几乎要瘫软了,嗓音里是化不开的迷情和亢奋,“你就是想要姐姐出丑……”

  “此差矣老婆,你这不是出丑,是你最极美极美的时刻,我梦寐以求的表现了,不知道有多少男人羡慕嫉妒我呢,我幸福死了都……”

  韦着情话,手上也毫无停歇,推开了少妇的胸罩,一只浑圆柔软又滑腻销魂的玉兔便落入了他的掌握之中,五指张合之间,肥美挺翘的玉兔立刻开始变换撩人的形状,软啊,柔啊,滑啊,不少丰厚的乳肉从指缝里挤出来又恢复原状。

  “嗯嗯嗯……小坏蛋,你现在越来越坏了,姐姐迟早会被你弄成不知廉耻的坏女人的……”

  王芳已经闭上了眼帘,将两汪春水关住了,月光中,高挺翘翘的鼻梁特别傲气,鼻翼微微翕动,在昭示着她内心狂热的欲望,手中握着的棍子越发的坚挺,她的欲望在升腾,她在等待被小男人享受她的玉体和欲潮。

  “只对我一个人坏,只许对我一个人放荡,知道了不老婆?”

  韦小宇霸道地捏住了少妇的一颗硬硬的乳头,轻轻地拉动着,错捏着,同时胯间的****子也顶在少妇的臀缝里前后戳动起来。

  “贪婪的小坏蛋呀……”

  少妇要不是被小男人搂着身子,恐怕已经弹软在地了。

  天为幕,河为床,月光似帘帐,与自己心爱的小男人夜话情丝,妙调欲望,以大地为证,见证这一刻的男欢女爱,情投意合,即将的水融,肆意缠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