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61章第一衙内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冯新民乍见韦小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扶了扶镜架,才赶紧大喊一声:“住手,黄平!”

  但已经迟了。

  韦小宇双手抓住了黄平的拳头,同时一只脚已经狠狠地印在了黄平的小腹上,黄平遭受重击,却还飞不出去,因为被韦小宇抓住了手,在这样的力学原理下,黄平唯有重重地跪在了地板上,凄厉的一声惨叫:“啊……”

  “小宇?”

  冯新民轻声叫道。

  “冯哥。”

  韦小宇也看见冯新民了,松开了黄平的手。

  “冯新民,是你啊。”

  王芳也说话了,不过表情有些讪然,也仅仅是一瞬间,便镇定坦然了,因为她看见了冯新民眼中闪过的全是讨好这个小男人,市政府办公厅秘书科的市长秘书居然在讨好一个少年,王芳心底突然隐约猜到了些什么,反而微微地觉得失落。

  “王芳你也在?”

  王芳是冯新民妻子徐逸秋的闺蜜,他们自己熟悉了,冯新民想起了韦小宇看他老婆的眼神,心里咯噔一声,难道精明如王芳也……他虽然心里惊涛骇浪,表情却硬装出了自然,转身朝纷纷起来观望的客人压压手高声道,“大家都各自尽兴吧,这里没事了,谢谢。”

  韦小宇从冯新民出现,就密切地关注他的表现。对自己的恭敬,看见王芳时眼里闪过的一丝惊异却立刻归于平静的涵养,此刻又首先注意到了不扩大影响的大局观,韦小宇颇为满意。

  呆坐在一边的老韩此刻算是彻底焉(打不出草字头的焉)了,人老成精的他何尝没有看到冯新民这个大秘书对少年的恭敬啊,现在只求这个小杀神不要盛怒之下不剩完卵了。他自知在少年面前说不上话,连忙去搀扶黄平和李科,并在他们耳边窃窃私语交待。

  “小宇,你看他们怎么处理?”

  冯新民望了一眼通道上正走过来的酒吧大堂经理,指着那三人小声问韦小宇,又补充了一句,“后来这个是我同学。”

  韦小宇盯着冯新民的眼睛不说话。

  “小宇,你要相信冯哥我,我绝对没有乱举招牌的。”

  冯新民看出了韦小宇的质疑。

  “冯哥,我知道你拧得清轻重的,人的前途是靠自己把握的,对吗?”

  冯新民此刻才真的重视起这个少年大衙内来,他小小年纪,可不光是顶着长辈的位高权重招摇,其城府和见识,恐怕是自己都暂时难以企及的。

  他郑重地点了点头。

  见大堂经理赶到了,冯新民蹲到龇牙咧嘴的黄平跟前,只说了一句话:“老同学,认了吧,你惹不起,你们都惹不起。”

  “请问,几位是怎么回事,需不需要报警?”

  大堂经理是一个三十左右的魁梧汉子,声音略带凌厉,他身后跟着两个服务生。

  韦小宇自然不会再逞威了,闹大了让老娘知道他跟一个风情少妇在酒吧和人争风吃醋大打出手的话,他不死也得脱层皮的。

  而冯新民盯着黄平的眼睛,示意他表明立场。

  黄平望了一眼泰然自若的男女,又用眼睛向同学求证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冯新民无奈地点头笑了。

  &n

  bsp; “不用了,这里没事了,如果要算损坏的话,我会来付的。”

  黄平说完,嘴里又咝咝抽凉气。

  “冯哥,那我和芳姐先走了。”

  韦着,拉着王芳的手就要和大堂经理错身而过。

  却被大堂经理伸臂拦住了:“请问小哥高姓大名?”

  冯新民立刻就要过来,被韦小宇摆手阻止了。

  韦小宇问:“你能代表你老板吗,你确定?”

  大堂经理一愣,轻缓地笑道:“不能,但我能全权处理这样的小事,所以还是请小哥你配合一下吧。”

  韦小宇也笑了,有些无奈,这世上总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不见棺材不掉泪的。

  “你确定你真不跟你老板通个气,就想拦下我?”

  大堂经理也算是个经过风浪的人了,俯身凑到韦小宇耳边不温不火地说:“如果真要惊动我们老板的话,估计这西京都要震动了。”

  然后他直起身,笑道:“所以小哥,你觉得我还有必要通知他吗?”

  韦小宇皱折眉头想了想,又朝这个彪形大汉的手臂上望了望,是结实的鼓鼓肌肉,他拉着王芳的手朝边上退了退,借机在王芳耳边私语:“芳姐,你让一让,看我怎么教训这只狗的。”

  王芳紧紧地抓着小男人的手,感觉自己的手心都出汗了,但这个小男人还一副调侃的神情,她是个女人,女人天生都有英雄情结的,无论她是多么聪明,无论她有多么精明能干,所以她松开了小男人的手,多情的眸子给了小男人一个鼓励的神色,便准备随时躲开,不要给小男人投鼠忌器的牵挂。

  “要不要清场?”

  韦小宇暗暗紧绷了身体,朝大堂经理问道。

  大堂经理只感觉少年眼中闪过一丝肃杀的寒光,然后就看见他动了,电闪般地就冲到了自己面前,就像离弦的箭。

  大堂经理拜师过南拳武师,而且天生牛高马大,又聪明伶俐,虽然文化不高,却也被老板委任为这一处酒吧的实际掌控者。在这之前,他可是经过无数次的拼杀,才博得了今天的地位,一身功夫也从不曾放下。

  但这个少年太快了,那句“要不要清场”纯粹就是烟幕弹,分散了自己的注意力,也完全不给他有所准备的时间。

  他仗着身体的强悍,准备硬受少年奋力的一击,同时也要将他制住,于是双腿本能地下蹲,才能够搂抱住少年的身躯,因为少年对比他来说实在太矮小了。

  韦小宇也没有想到这个大笨熊能有如此的反应,他本来是打算双掌合并,直捣对方胃部的,这样可以让一个人猝不及防之下,瞬间失去战斗力,颓然倒地。

  但大笨熊居然下蹲改变了胃部的位置,韦小宇的一击当然有几种变化的,随势而生的招数就是屈膝狠撞敌人的裆部,敌人的下蹲给了他开怀大笑的选择机会。

  同时也曲起了右臂,手肘积聚了他几乎所有的力量,旋风般地带着惯性加速度,在大笨熊抱住自己的瞬间,必须将他击打成脑震荡,否则他无法瞬间后撤躲开他的怀抱,那么自己将前功尽弃,并成为瓮中之鳖而晒为笑柄。

  他奏效了,能在瞬间制住中南海警卫团女保镖的人,岂是一个江湖斗士能匹敌的?

  咣!大堂经理清晰地听见了自己太阳穴似乎在塌陷的声音。

  &nbs

  p; 他还想尽力合拢自己的双臂,力求寻得一丝反击的机会。

  但几乎与此同时,他的裆部那团男人的命根子也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撞击。

  “啊……”

  他的叫声十分凄惨可怖,浑身浑厚的力量在飞快地涣散,轰然倒地的时候,他模糊地听见了酒吧里女人们的尖叫,男人们的喝彩,还有这个少年的声音。

  “我会留下的,看看你的老板是不是三头六臂的怪物。”

  韦完,揉了揉手肘,对呆若木鸡的服务生说,“赶紧通知你们的大老板吧,我时间有限。”

  王芳亲眼看到自己的小男人刚才就像是一个勇斗巨龙的杀神一般,刚猛,绝无犹豫,信手拈来,不可战胜,不出手则已,出手就绝无后患。

  她难以置信,这个小男人还是那个有点青涩,有点小气,有点小色,有点顽皮的少年吗?

  李科,韩总,黄平,亲眼目睹这场启动也快,结束也干脆利落的扑斗,半个回合就一切烟消云散。虽然少年杀神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但那瞬间启动的无尚气势,几乎让他们窒息。三人都暗暗庆幸不已,脸上的冷汗哗哗地流。

  冯新民是最淡定的一个了,但也感觉双腿颤抖,手心的汗都要滴下来了:这就是从京城里出来的太子爷,红四代的本色,西京根本不是一盘菜。

  “冯哥,你先带你的朋友们走吧,让他们去医院看看,我只能说不打不相识了。”

  韦小宇笑的很自然,也很亲近。

  冯新民比了一个手势,示意要不要打电话通知人来压阵,韦小宇摇摇头,冯新民才带着三人离去。

  三人走过韦小宇跟前时,想表示歉意,韦小宇摆摆手,只顾去拉王芳的柔荑。

  “芳姐……”

  “啊……”

  王芳一个激灵,反应过来是自己的小男人,惊魂才定,望了一眼躺在地上犹如游魂一样眼神涣散,四肢抽搐的魁梧汉子,王芳不禁双手握紧了小男人的手,丝丝窃语,“小坏蛋,你吓死我了……”

  “嘿嘿,帅不帅,我刚才?”

  韦小宇逗弄妩媚风情的娇娘子。

  太多人望着,王芳本有许多浓情蜜意的话,却也实在不好意思当众表演出来,只用一双水汪汪的黑眼睛贪婪地注视着自己的小男人,这个不但能带给她情欲飞升的少年,更是一个能保护爱人的小坏蛋。

  嘎嘎嘎!几声,酒吧外面连续的刹车声响了起来,然后西京第一衙内朱青松带着几个黑体恤紧身衣的男子进来了。

  两个服务生连忙赶上去,对朱青松连比带划地简单讲诉了事情发生的经过,而朱青松的眼睛最终聚焦到了侧身坐在沙发上休息的少年脸上,随着距离的接近,少年英俊的面庞,淡定的笑容,无所忌惮的气势,让朱青松的脑海里越来越清晰,跟一个声音的描述是那么的接近,那是市委食堂负责人的声音。

  这个少年应该就是那个跟市委书记共进午餐的孩子了,而且逼得顾先成舍财免灾的少年,朱青松的脚步越走越慢,做惯了西京第一衙内位置的他,突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神秘的少年开场白了。

  因为目前的状况是,他第一衙内明显吃了亏,不但大闹他的酒吧,还重伤了他的得力手下,更重要的是,传出去,他第一衙内的声誉和面子可就大打折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