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60章霸气侧漏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话倒让韦小宇深以为是,他的小姑姑韦忆柳就是如今中影集团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手中女明星女演员不知凡几,韦小宇也曾去中影集团溜达过几次,也近距离地见过几个当今影坛棘手可热的大明星,甚至有被誉为屌丝女神的杨咪,绝代风华的范爷,但真要说如何完美,韦小宇还更愿意选择芳姐。

  那些女明星大多都不过是因为塑造的荧屏形象深入人心,因此得到吹捧和受到迷恋罢了,而且更多的是为了名利,带着面具活人,吃着青春饭,真正说道知性和内涵,韦小宇都会摇头的。

  “是啊是啊,李科,要不这样,我们换个地方吧,我是‘雅韵’商务会所的会员,里面的姑娘虽然不说美如天仙,却也是算得上‘民间美女’的哦。”

  眼镜男明显是有求于人,对李科这个矮胖子的话心领神会。

  “不要不要,要不得滴,小黄啊,”

  李科有点打官腔了,似乎也算是一个妙人,你看他张口就来,“我之所以选这样的清净地方,不就是为了捕捉眼前一亮的小清新么,你怎可误解了我的意思,去那种藏污纳垢的地方玷污灵魂呢,是吧韩总,哈哈……”

  韩总就是瘦高个了,似乎对李科的做派不以为然,但他明显还得仰仗李科:“李科长是个雅人,小黄啊,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们今晚跟着雅人出来休闲,就算粗人,我们也是要装一装雅人的嘛,是吧李科,呵呵……”

  韦小宇看得出来,李科应该是政府单位某个关键位置上的有用人了,而韩总应该是李科单位下属的事业性单位里的头头,眼镜男小黄呢,自然是韩总线上的人,荐给李科的。

  “你这个老韩,说话就是这么阴险,谁是雅人谁是粗人俗人了,哇……”

  李科话没有说完,就看见王芳高挑丰韵气质优雅地走过来了,一双贼眼毫不掩饰贪婪地上下打量着。

  韩总和小黄自然也是颇为惊讶,在这样的普通酒吧里,居然能遇到如此极品的女人。他们都算是阅女无数的个中老手了,但对于相貌,身材,气质如此出众,又结合的如此完美和谐的女人,还真的不多见。

  比之那青涩的少女更多了许多成熟的端庄和风情,举手投足之间都弥散着撩人的诱惑。

  但毕竟他们至少都自诩是有身份地位的雅人,尽管对于这个气质出尘有丰韵知性的女人垂涎欲滴,在这样格调还算优雅的场所,公然对人家虎视眈眈甚至出挑逗的事情还是做不出来的,起码也情况的嘛。

  当他们像行注目礼一般,随着少妇风情款款地走到最后的卡座时,看见一个少年起身让座后,做雅人就不如做俗人了。

  俗得真挚,俗的直爽,方位真男子。

  李科自然是自重身份,拿眼睛去睨小黄,小黄尴尬了一下,随意望向韩总。

  “得,我老韩一向粗人做惯了,今天就装回翩翩君子。”

  韩总自然是知道小黄连装都不会装的俗人,生怕唐突了佳人,大家都捞不着,还不如自己立马横刀冲锋陷阵,说不定能博得头筹呢。

  见老韩假意推让一下都懒得做了,李科不禁又后悔起来,暗暗祈求上天别瞎了眼睛。

  >

  老韩端着一杯鸡尾酒,很是注重自己的步姿,朝最后的卡座走过来,首先拿眼睛去看少年,幽默地说:“小朋友,这可是酒吧哦,你怎么就进来了呢?”

  韦小宇别脸一看,不气反笑:“哈哈哈,大叔你真逗,我不是坐这里了吗,也没有见老板过来请我出去啊,难不成你很关心祖国的花朵健康成长啊?”

  王芳听了韦小宇的话,也抿嘴巧笑起来,一双含着幽幽情意的眸子盯着自己的小男人,既是怜爱又是痴迷。

  “额,”

  老韩瞧出了丰韵少妇眼中的情丝,以为是这个少妇在纵容他的弟弟,更觉得这少妇不可多得,大方地在对面的座位上坐下来,“咳咳,小朋友,你姐姐真漂亮,不知道祖国的花朵允不允许我这个不速之客敬你姐姐一杯啊?”

  “嘿嘿,这是你们大人的事,我也做不了姐姐的主呢。”

  韦小宇不咸不淡,倒这个装斯文的家伙上不上得台面。

  老韩不再理韦小宇了,眼睛望着风情万种的少妇问道:“那么这位尊贵的小姐,鄙人可否……”

  “扑哧……”

  王芳忍俊不禁扑哧一口笑了出来,优雅地捂着樱唇,趴到了自己小男人的肩头上。

  韦小宇顿时鸡动了,芳姐实在是太聪慧了,应付这样的场面简直值得自己好好学习呢,难怪她刚才跟自己酣战之时,能那般销魂蚀骨。同时也颇为自得,如果不是自己这尊大神在此,恐怕芳姐也做不出如此闲庭信步悠然自得吧。

  老韩十分尴尬,这个女人太精明了,简直视自己如无物嘛。

  他还不死心,又举了举杯子,没想到这举动似乎让少妇更加感觉好笑,她伏在少年的肩头笑的花枝乱颤起来,这让久经考验的老韩既尴尬又羞愤,斜眼看见自己的两个同伴似乎大有讥笑的意思,他老脸挂不住了。

  将杯子朝桌面上一墩,面色冷凝起来:“美女你这是何必呢,多少给点面子……啊……”

  韦小宇直接端起他的杯子就泼了他一脸,一字一顿地沉声道:“你——给——我——坐——好。”

  王芳见韦小宇突然如此冷峻,芳心都收紧了,这才是男人,真正能让女人依靠的男人啊。一双眼眸里荡漾起粼粼的波光来,这可是自己的小男人呢……

  老韩何时受过如此侮辱,抬袖擦了一把脸,嚯地站起来,突然看见对面少年鹰一般冷峻凌厉的眼神,他心里一突。

  再看少年悠然地坐在沙发上,像看死尸一般冷漠地注视着他,老韩毕竟是老江湖了,只有具有足够深厚背景的人才能有如此冷静的气度,而一个少年都能做到目光杀人,那么他身后站着的力量,就真的值得他思考了。

  老韩朝一边接着电话一边要朝这边冲过来的小黄摆摆手,他按捺住内心的惊涛骇浪,缓缓地坐了下来,嗓子有些嘶哑了:“请问你们……”

  “你还不配问。”

  韦小宇在老韩眼睁睁的目光里,拉过王芳修长白嫩的小手握到手中,又抬起来凑到唇边,亲昵地在白玉般的手背上一吻。

  &n

  bsp; 老韩看见美少妇面露羞涩,款款深情地依偎在少年的肩头上,宛若一对情深意重的情侣,对情侣。

  老韩大骇,又恍然大悟,是啊,如此万里挑一的佳人,怎么能够属于自己这些俗人呢,只会高攀金枝,就像这个沉静如水的少年。

  自己的唐突有没有闯大祸,老韩不知道,但一定是踢到了铁板上,他感觉自己背心全是汗水,目光都畏惧了起来:“我……我……”

  “怎么回事啊?”

  李科矮胖的身子移动过来了,背着手,很是具有度,声音也很大佬,“你们两个是不是吃了豹子胆啦,敢拿酒水泼我的朋友,信不信我让人把你们给抓起来?”

  老韩都快要哭了,活了四十几岁,所谓的大风浪也见得多了,可从来没有一个人的目光和气度能像这个少年这样令人毛骨悚然啊,这个死胖子又过来摆什么官腔哟。

  说句不怕丢人的话,他老韩巴结得上的最大的官也就是一个区长了,上面的达官贵人多如牛毛,他也只是一只坐井观天的青蛙罢了。

  “李科,老李,我求你了,你别……”

  见一男一女望着自己浅笑,李科也有些疑惑了,谨慎一点,还是数落起老韩来:“老韩啊,不是我说你,平时见你人五人六的,对这些不识相的刁民,就要给他们实行专政,不知道痛他们的皮都是痒的。”

  老韩不说话了,心都凉透了,垂着头听这个死胖子判人家的刑。

  “我说你们两个怎么回事?”

  李科一只手仍旧背着,一只手开始敲桌面,见很多客人都似乎在朝这边张望了,他压低了声音,“老韩不知道被你们怎么吓着了,我今晚还倒真要见识一下你们的伎俩……”

  “芳姐,我们泼他。”

  韦小宇端起不曾饮过一口的马爹利,也递给王芳一杯,他就直接泼到了肥猪头上,见王芳跃跃欲试,却也不真泼,鼓舞她说,“泼呀,这种猪头不泼几次是不会懂事的。”

  李科还没有从极度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就见那“害人的妖精”居然也端着酒杯朝自己泼过来了,他连忙躲闪,却也泼在了他衣服上,这可就更丢人了。

  李科完全被震惊了,也完全爆发了,他堂堂市政公司的科长,有多少人见到他要毕恭毕敬,何况自己还有一个在北城区任实权区长的兄弟,整个西京市绝大部分的人都得掂量掂量的,他无法忍,也绝对不会忍的。

  李科看见出去接同学的小黄带着一个斯文的眼镜男子进来了,他已经听了,是在市政府秘书科工作,而且还是新任美女市长的文字大秘,这下底气更足了。

  “我弄死你个小王八蛋!”

  他反手抓起桌面上的杯子,就要朝韦小宇砸过去,却被猛地站起的少年当胸一脚,李科只感觉自己肥胖的身体被坦克撞上了一般,飞了起来,然后背上传来钻心的痛,便从一张桌沿上弹了回来,重重地趴在了地板上,嘴唇都磕破了。

  “住手,不要命啦你这个小王八蛋!”

  小黄当先冲到韦小宇跟前,一个直拳就捣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