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58章女律师的反扑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顾先成听见听筒里嘟嘟的忙音了,仍旧不敢相信自家就这样被政治斗争边缘化了,失落,无助,在这一刻笼罩了他,他颓然瘫坐在了驾驶座上。

  刚才是妻子赵玉琪打过来的电话,她已经跟女儿搬了出去,并在电话里郑重地转告了她父亲的示训:顾先成的所有事,将不再追究,关于他亡父和寡母的事,他也不要再关心了,否则什么都保不住。

  今天下午,他就得到了消息,市委市政府一起在报纸上发了讣告:忠诚的无产阶级……顾伟刚,因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于xx月xx日逝世,将于三日后举行火化……

  刚刚顾先成从车载收音机里也收听了本市的新闻联播,大意与讣告一样。

  堂堂前市长和市人大主任的亲生儿子,居然完全无从知道案情的调查进度。树倒猕猴散,或者说一朝天子一朝臣啊!

  顾先成静静地坐在车里,他绝对不相信老头子会心脏病突然,他的心脏好的很,就算是死在那个女人床上,甚至是肚皮上,都没有可能的,他的性能力好的出奇,据伴随了老头子八年有余的大秘李涛有一次跟他说,老爷子夜驭三女,还能折腾到凌晨三点。

  对了,李涛呢,好久没有碰过面了,老爷子在退到人大之前,将李涛外放到了城北区任区长,最近似乎没有声音了。

  顾先成想到此,启动车子,朝李涛的住处而去。

  *******************同一时间,韦小宇听见王芳问他“舒服吗”他浑身都酥了。

  望着蹲在自己腿间的风情少妇,那湿漉漉的嘴唇,媚态尽显的春水眸子,娇美的脸蛋,不禁大为鸡动,扶着自己粗壮的****,在少妇娇媚的脸蛋上拍了拍,顿时看见少妇娇羞不已,眼帘都抬不起来了。

  他邪恶地低头下去问少妇:“芳姐,你说我舒不舒服呢?如果不舒服的话,你还有什么后招吗?”

  “要死了,你这个小坏蛋,哪里学来的混账动作啊?”

  王芳用小手顶着他的大龟头,不让他再拍打她的脸蛋了,那硕大的丑东西,狰狞又奇妙。

  “芳姐是真的厌恶这些坏动作呢,还是感觉很刺激呢?”

  韦小宇挖空心思,在脑海里搜寻这些挑逗的情话,逗弄一个丰熟的少妇,而且还是如此知性,充满了智慧眼眸的女人,实在是太有成就感了。

  所谓享受性爱,不就是在寻求这些刺激的享受么?

  “臭小子,作践姐姐你很高兴么,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王芳当然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少年荒诞无耻的问题,佯装生气,要站起身来,桌上的酒还没有动过一口呢。

  “姐姐,你还放不开么,还不相信我对你的心思?”

  韦小宇扶着王芳的香肩,就势一翻,将她压在沙发上,就开始解王芳的纽扣。

  “别,臭小子,别解开,姐帮你……帮你撩起来……”

  王芳说这话时的羞态,可以迷死人。

  而此时,她分开的两条大腿只穿着吊带的黑丝,大腿的尽头,白嫩一截,两根黑色的带子提着丝袜,这姿态,好生撩人。

  韦小宇听话地从她身上起来,朝沙发背后的大厅望过去,陆续有人进来,但都朝另一边的回廊走过去了,于是他放心地蹲到少妇的两条美腿之间,双手分别抚摸着那滑腻的黑丝袜。

  王芳已经将衬衣的下摆撩开了一道可以进入的口子,一片雪白的肚腹毫无一丝赘肉,平坦纤细。

  韦小宇没有伸手进去,而是将自己的脑袋钻了进去。

  “哦……小色鬼……”

  王芳忘情地羞呼了一声,就任由少年的头在自己衣服里面胡作非为了,一边侧耳注意大厅那边是否有脚步声走过来,紧张又刺激。

  这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啊,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会堕落到这般田地。

  她并非不知道有权有势的达官贵人们,平时无聊了都玩些什么堕落的勾当,但也只是听说,却绝对没有亲眼所见,亲身经历,所以可以做到一笑了之。

  但此刻自己就几乎是和一个少年在当众宣淫了,让人知道了,这还怎么活啊?

  衬衣实在装不下少年的头颅,而他湿热的嘴唇又贪婪地吮吸着她的肌肤,湿湿的,痒痒的,每一下都勾引出了她中的馋虫。

  她不得不解开纽扣,双手抓着两边的衣襟,将少年的头掩藏起来,任他对自己的一对酥乳又拱又舔。

  “嗯……”

  &nb

  sp;她听见自己喉咙里呢喃着,像发了春心的母猫一般,闭上了眼睛,甚至将两条腿翘起来夹住了少年的身体,将他尽量往自己身上趴来,最后放开了衣襟,一双雪白的手在少年的头发里穿行起来了。

  感觉身下少妇的柔软芳香娇躯在不住地扭动,还听见了她幽幽的娇啼声,这都在刺激着少年的情欲,他将少妇的胸罩粗暴地推了上去,两团雪白粉嫩的乳峰便怒耸而出,浑圆挺突的两团白玉般的****,就像两只充满了气的球体,圆圆的乳晕,点缀着两粒突起的乳头,在幽暗之中,虽然看不见她们的殷红,但那深色的两点,刺激的韦小宇一口就含上去了,另一只****也落入了他的魔手之中,肆意地揉捏搓弄起来。

  “哦哦哦……”

  少妇浑身都颤抖了起来,意乱情迷之中,情话不断,“小宇,好吃吗?”

  “好吃,芳姐,你的咪咪太销魂了,啊呜……”

  他又换了另一只粉雕玉琢般的****吮吸起来,用舌头在那硬硬的蓓蕾上扫动,碾压,然后猛地用力吸进自己的嘴里,另一只手模仿着嘴巴的动作,如此炮制,双管齐下。

  “好吃……就多吃一口吧……”

  被着重照顾的两只****,此刻已经肿胀,折磨的女律师只想尽情地说情话,表露自己的需要和欲望,奋力地抬起屁股,又无奈地落下去,中的瘙痒,越得不到遏制,就越发的折磨着她,她禁不住提出了直白的要求,“小宇,小坏蛋,姐姐……姐姐受不了了……”

  被情欲烧的实在难耐的女律师,她的一双手已经从韦小宇的领口里伸了进去,在韦小宇精壮的背脊上抚摸起来,不时用手指抓上一把,在宣泄着她内心的如潮欲望。

  “姐姐,什么受不了了呀?”

  韦小宇撑着沙发朝上攀爬,捧住了女律师的脸蛋,循着她的樱唇,便吻住了,而少妇已经急切地张开了檀香小嘴,柔软的香甜小舌伸了出来,迎接他的舌头,开始嬉戏缠绕。

  “嗯嗯嗯……”

  “啾啾啾……”

  呢喃的呓语,销魂的呻吟,两具饥渴的身体恨不得揉进对方的身体里,四只手在对方身上尽情地探索,时而抓捏,时而揉弄,尽情地发泄着原始的情欲。

  津液在两人口里吸来度去,两条舌头你来我往,诉说着各自的需要和渴望。

  韦小宇那根硕大的****顶在少妇的两腿之间,隔着那湿淋淋的内裤底襟,深深滴陷入了进去。

  “哦……”

  感觉少年的****顶着内裤在朝自己的瘙痒中顶入,少妇一阵阵销魂的颤栗,她高高地蜷起两条腿,让自己的一双手能抓到少年的赤裸屁股,奋力地将他的身体朝自己压来,“小宇,我好难受……”

  两人都急促地喘息着,互相感染着对方,欲望相互攀比着升腾着,急切中,慌乱下,隔靴挠痒的折磨,让两人既亢奋,又期待那交融的一刻到来。

  “是姐姐的心难受呢,还是姐姐的小屄难受啊?”

  韦小宇紧紧地搂抱着少妇的娇躯,感觉此刻自己的力量是无限的大,几乎与他一样身高的成熟丰韵娇躯,他现在都能确定自己可以将少妇举起来。

  “都……都难受……哼,我让你坏……”

  少妇羞愤之中,听到少年这样的调情,不但没有羞耻的感受,反而越发的情欲高涨了,一只手滑进了少妇的股缝之中,用最长的中指去戳他的菊花眼。

  “额……”

  韦小宇冲动的发抖,“啊,姐姐,你是不是在暗示我,你的小菊花也在发痒,要我的大鸡吧去干啊?”

  听到少年说“干”字,女律师彻底疯狂,猛地用力,一翻身,压在了少年身上,从沙发上面望过去,没有人在注意这边,一个大胆的念头蛊惑着她就这么办。

  “小坏蛋,你不是想干……姐姐吗,那姐姐就放荡一次,看姐姐怎么干你的……”

  王芳已经情欲难耐了,既然与这个少年已经了太多超越伦理道德的丑事,害怕多一桩吗?再说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就得让自己快乐,让自己彻底疯狂起来,也不枉了自己的清白。

  “干吧干吧,弟弟让你干,”

  韦小宇感受到了少妇的激情难抑,自己既激动又感慨,一个端庄知性的少妇为了自己,能做到这样的放荡风骚,实在是他的福分,“快点吧,姐姐,我的大鸡吧在等你的小骚比干呢……”

  “你这个臭小子,急不可耐了是不是,求姐姐呀,求姐姐干你的大……****啊……”

  说出这样无耻淫荡的话来,王芳知道自己已经彻底的堕落了,已

  经不仅仅是自己的身体在渴望堕落,而是灵魂也跟着陷入了欲望的深渊之中了。

  但这样骚劲十足的话,在此刻情欲如织欲罢不能的时刻说出来,非但没有不感到羞耻,倒更是催情的药剂。

  让道德见鬼去吧,让世俗见鬼去吧,自己就要追求自己的性福,自己已经荒废了几年宝贵的光阴了,自己有权利享受这原始的欢爱。

  “好好好,求求姐姐了,求求姐姐来干弟弟的大鸡吧,用你的骚比来干弟弟,把弟弟干服……”

  “臭小子,”

  王芳感觉自己的背心中已经渗出了细密的香汗,咬牙切齿地说,“原来你一直不服气啊,看姐姐等下让你求饶。”

  说着,王芳已经的两腿已经跪了起来,一只手伸下去,把自己湿淋淋的内裤底襟拨开,感觉自己那两片娇嫩瘙痒的****已经完全张开了,像一张小嘴巴一样,在等待着渴望着一根大鸡吧来填充。

  另一只手反握着少年胯间挺立如柱的粗大****子,上面湿滑的都是自己的口水和涎水,上下套弄着,进一步引诱少年的情欲高涨起来。34“是啊,我就是不服气,和姐姐做爱的时候,我喜欢淫荡的姐姐……”

  “我不要听做爱这么文明的词,操比,肏屄,我要听最无耻的话……”

  王芳不再把自己当做一个人人敬仰的法律工作者,而要在这一刻化身为一个荡妇,欲女,她几乎在喷着滚烫的气息,凑在少年的耳边****地说着自己的渴望,“我要你在这个时候把姐姐当做一个无耻的淫妇,发骚的荡妇,说呀,说呀,不说姐姐不干你了……”

  韦小宇感觉自己都快要爆炸了,不住地挺动着屁股,但大鸡吧被少妇的小手握着,套弄着,引导着方向,就是不让他的龟头插入她饥渴的骚比。

  这个时刻,他才领略到,男人在床上恐怕永远都不是女人的对手,尤其是发浪的女人。

  “姐姐,让我日你吧,让我操你的骚比吧,我好难受,****都要爆炸了啊……”

  他说着,一双手伸到少妇的屁股后面去想要夺回自己的****掌握权,但少妇的肥美屁股实在是太霸道了,扭动着臀瓣阻挡着他的手。

  “叫你小混蛋总想羞辱姐姐,一点也不懂得尊重法律工作者,这就是你付出的代价,”

  王芳感觉自己此刻就像一个女王,高高在上,欺压着无助的奴隶,要是手中有一只鞭子的话,就更贴切了,“你以为你长着一根大鸡吧就可以耀武扬威了啊,你还不是离不开女人的小屄,姐不给你操,你就得干瞪眼呢……”

  听着芳姐越说越淫荡,韦小宇当然可以轻易地就掀翻她,按在沙发上霸王硬上弓地办了她的,但他也明白这都是芳姐终于冲破了心理障碍,是肆无忌惮地享受堕落的感觉,他不能打断她的。

  就像一个贞洁烈妇,一旦屈从了情欲的折磨后,便会疯狂起来一样的道理。

  “那姐姐你操我啊,你的小屄不痒吗?”

  “吸吸姐姐的奶子,对……哦哦哦……”

  王芳意乱情迷地摇了摇自己的螓首,想要把说出那么多荒淫无耻的话的女人甩出自己的身体,那不是她自己,可她又怕这个荡妇淫妇欲女离开自己的身体。

  韦小宇疯狂地吮吸着少妇的****,抓揉捏弄,力量越来越大,被少妇小手握着套弄的****久久地进入了那渴望的,他快要癫狂了。42“抓抓姐姐的屁股……”

  王芳让自己真正成为一个女王,发号司令起来,挺着酥胸,将自己酥麻的乳头递进少年的嘴里,让他蹂躏,让他吮吸,她需要痛觉,隐隐的痛楚,让她才能记得今日的疯狂,“哦……好有力……小宇,小宇啊……”

  女律师娇躯扭动,螓首顶在少年的锁骨窝里,用毅力支撑着自己:“姐姐这么放荡,你高兴了没有,你爱不爱这样的淫妇姐姐啊?”

  她等待着少年的回答,感受着两瓣丰隆的屁股被少年抓的生痛,她感觉自己此刻的娇躯,再稍有一点更火辣的刺激,恐怕就要泄身了。

  里的****早已经顺着大腿在流淌了,她伸手去揉弄自己的娇嫩充血的****,那上面挂着黏黏的春水,好不令她自己惊诧又冲动。

  一根指头压住了****顶端那粒突突跳动良久的****,骨子里的激情立刻攀升,她飞快地揉弄了几下,感觉自己的高潮几乎就要到达了,另一只小手死死地抓着那火热坚硬的****,用尽力气上下套弄,才止住了那瞬间几乎无法控制的高潮来临。

  “我爱死你了芳姐,你就操我吧,我求你了,你是出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好女人啊,肏屄也绝对是令人羡慕嫉妒恨的良家,我要用我一生的爱来浇灌你……”

  “别说了别说了,

  小宇,我的小爱人,小冤家,姐姐受不了了,姐姐的小屄要操你的大鸡吧了……”

  王芳感觉自己浑身都渗出了一层细汗,太刺激了,她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生中,居然还能有这样销魂无边的时刻。

  她抬起了丰美的大白屁股,两根手指分开了自己湿淋淋的小****,娇嫩的唇瓣滑腻柔软,终于含住了大龟头:“哦……小宇,小宇,你骗姐姐,还是你的大鸡吧在操姐姐的小屄啊……”

  “嘿嘿,”

  韦小宇被疯狂的芳姐这话逗的笑了,朝上猛地挺了一下屁股,就感觉自己犹如鹅蛋般大小的龟头挤开了一圈嫩肉,滑入了一条温暖多汁的羊肠小道里,立刻被紧紧地包裹着了,像婴儿的小嘴一般,含住了乳头就贪婪地吮吸了起来,“操死你这个荡妇姐姐,操烂你的小骚比……”

  那一圈圈肉壁的皱褶,就像千万只吸血虫一般,舔舐着他大鸡吧的每一寸皮肉,麻酥瘙痒。

  “嗯嗯……好涨,好硬啊……坏蛋坏蛋,说好我操你的,你先操我了,我恨死你了……别,别动……”

  “芳姐,大不大,弟弟的****大不大,要不要爱死了啊?”

  韦着,分散着女律师的注意力,一边暗暗地挺动了屁股,让大龟头缓缓地深入。

  “叫你别动,姐姐自己动。”

  王芳张开樱桃小嘴,在韦小宇的肩头隔着恤咬了一口。

  韦小宇果然不敢再动了,然后感觉芳姐湿润的小屄在一紧一松地像捏握力器一样,揉捏着他的龟头,收放自如的妙穴,让他暗暗惊奇。

  王芳的一双手在韦小宇的脖子上,头发上肆意乱摸,一边微微地压下自己的大白屁股,让自己充实的小屄更多地吮吸包裹少年的大****:“好涨,又好……舒服……”

  她终于感觉那硕大的龟头像一只拳头一般,深入到了她的子宫口上,再也难以前进了。这种完全充实的快感,让她一阵阵颤栗的呻吟:“小宇,姐姐开始操你了,你可以射里面的,姐姐安全期……”

  听了王芳的话,韦小宇又想动起来,但王芳立刻用嘴巴去咬他的肩头,只好作罢,但当他感觉身上的女律师开始起落她那肥美的大屁股以后,才知道原来不需要自己动作,也能有如此的快感。

  “小坏蛋,被姐姐操舒服不?”

  坐在少年身上,王芳很有节奏地上下起落着大屁股,掌握着自己想要的节律,跟着快感走,感觉那硕大的龟头在自己瘙痒的里钻来钻去,娇喘急促,兰香狂吐,咬着少年的耳朵说着淫荡的情话,“,小坏蛋,你的大宝贝就像一个消防队员一样啊……姐姐的小屄口上痒了,我就用你的大龟头抽上来止痒……深处痒了,我就这样……哦……狠狠地坐下去……姐姐好爽,你爽不爽啊小冤家?”

  “姐姐,好爽的,再快一点儿就更爽了,”

  韦小宇抱着少妇的大屁股,双手狠狠地抓捏那肥美的脂肪,真恨不得抽上两巴掌,更添这****的乐趣,“姐姐,我不要叫你姐姐了,你也不要叫我小坏蛋了好不好?”

  “嗯嗯嗯……”

  似乎随着节奏的渐渐加快,少妇的快感积聚越来越多,感觉自己就像要飘起来了一样,她知道那个高潮的时刻就快要到了,连忙左右摇晃起自己的屁股来,让大龟头在里能摩擦到每一个角落,急促的娇喘,迷离的心潮中,她问道,“那你说吧,要姐姐怎么叫你,小色迷么?”

  韦小宇被少妇摇晃的屁股刺激的龇牙咧嘴了,摸索着拿起身边的手机,调整到拍摄模式,伸到两人连接的地方拍摄起来。

  “我要叫你老婆,你要叫我小老公好不好?”

  听见小坏蛋别出心裁的称呼,似乎击中了少妇脆弱的神经,她梦想过再嫁人,可绝对不应该是身下这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的。

  但此刻她不忍心打断两人的激情,顺应了他的建议,期期艾艾地唤了一声:“老公,小老公……”

  原来叫出口以后,少妇才知道这种称呼对她有多大的刺激,立刻感觉自己浑身都颤栗了起来,****更是一阵肉紧,紧紧地咬住了那条火热的粗****,感觉自己起落得都艰难了以来:“小老公,快摸,快点揉揉老婆的奶奶,快点呀,老婆要来了……”

  韦小宇也激动的不行,女人急切的呻吟和请求,简直就是杀伤力无限的春药一般,他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一手猛地抓住了少妇的左乳,用力地搓揉起来,两根指头夹着那颗硬硬的乳头拨动着,同时用嘴巴含住了另一只乳头,舌头在那硬硬的颗粒上扫动碾压。

  耳边听着少妇娇喘粗重急促,柔软的娇躯扭的像蛇一样,在宣泄着她的欲望,战斗到了最酣烈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