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57章再品玉箫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芳姐姐,算了,他也不知道,谁让我们双胞胎这么像呢。”

  钟婕整理好了衣襟,也镇定了情绪,但红润的脸蛋和眸子里飘过的一丝春波还是无法掩饰的,伸出小手,“你好,我是钟敏的妹妹钟婕,谢谢你帮助我姐。”

  韦小宇一愣,人家这么不计前嫌,好生让他感到羞愧啊。

  他擦擦手握住了钟婕的小手:“不用客气,我叫韦小宇,叫我韦小宝也行的,刚才……”

  “都过去了,”

  钟婕粉脸又是一红,抽出小手来,镇定地坐下,“我就当你是小孩子,小弟弟。”

  “对对对,童无忌,童——手无欺嘛,小孩子家家的手算不上欺负人呢,是吧,咯咯咯……”

  王芳随口一个笑话就算揭过了,然后找位置坐下。

  韦小宇犹豫了一下,连忙坐到王芳身边,与钟婕对面而坐,长腿一伸,碰到了钟婕的小腿,他感觉钟婕立刻挪开了,表情不动声色。

  看来钟婕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女子,感情也会来的直,绝对不是纠纠结结的性格。

  湘菜果然很辣,幸好空调打的很低,随意谈着话,尴尬再也没有出现过。

  饭后,钟婕要赶回公司,现在要全盘接收姐姐的经营成果和留下的摊子了,她必须尽快上手,而且过两天,同学凯特玛索,也就是顾晓曼要过来了,监督她们公司完成这笔总价值超过七百万的外贸合同,她不能丢脸的。

  就剩下两人了,韦小宇的心嘭嘭乱跳起来,胯间小神龙也倍受鼓舞,跃跃欲试。

  王芳也是心旌摇曳,黛眉间略带羞意,招手上了一辆出租车,见韦小宇不声不响地钻进来,王芳抿嘴嘴挪开了身子,让他进来。

  车上,两人都没有说话,直奔王芳的家。

  但韦小宇怎么耐得住寂寞,伸手过去捉住了王芳小手拉过来,轻轻地握着,不时用指头在她柔软的手心里划动,王芳羞不自禁,在他手臂上揪了几把,韦小宇心猿意马地承受了。

  到了后,王芳却不上楼,而是去地下车库取了车子,载着韦小宇出了大门。

  “我想喝酒。”

  她说。

  “那车子怎么开回来?”

  “不会来了。”

  “哇,开房?”

  “开你个头啊,我把你送回家自己一个人去喝。”

  “不嘛,芳姐,我要……”

  “没有。”

  “你有的,嘿嘿,这不是么,好柔软啊……”

  “放手,放手,臭小子不要命啦?”

  王芳尽管娇骂着,但方向盘还是稳稳的,酥胸被隔着衣服抓揉,颤栗着娇躯,娇喘也急促起来。

  韦小宇侧着身子,一只贼手在芳姐胸口揉弄着,看她娇羞不禁却又不能反抗的媚态,别提有多兴奋了。

  今天王芳穿着长袖的半透明衬衣,领口结着飘带,宽松的衣服并不能掩饰她优美的身材,里面隐隐约约的胸罩痕迹更加撩人。

  一条及膝短裙,将她的腰肢和屁股勾勒的性感万端,两条修长的美腿穿着黑色的丝袜,越发的性感火辣。

  不知道是不是吊带丝袜啊,一会儿揭开了才知道该是怎样的销魂。

  一定要来一次背入式,好好地端详女律师撅着的雪白肥美屁股,抽上两巴掌更过瘾的……他邪恶地想着,到了一处音乐吧,临着洛河,环境宜人。

  没有乌烟瘴气,没有震耳欲聋的dj声,只有影影灼灼的壁灯,高雅的管玄乐,幽静典雅的装潢,安静斯文的氛围。

  这里没有包厢,最多就是门帘一拉,里面也不是能放肆乱来的,倒是大沙发的靠背很高。

  幸好还早,顾客不多,韦小宇拉着王芳走到最里面的角落,幽暗的橘黄色壁灯里,都很难看清楚沙发里的情形,正合他意。

  王芳不情不愿,终于还是被少年拉坐了下来,一挨着他小男子汉的身躯,女律师的娇躯就无力了。

  点了鸡尾酒,一盘果蔬和点

  心,很快上来,留下了他们各怀心事的一对。

  幽静的环境,暧昧的音乐,很容易让人忘情,王芳经不住韦小宇亲昵的动作,渐渐地一具娇躯便依在了他怀里。

  但这样的姿势,让她既羞耻,又感到一阵迷离的情意,刚才那送果蔬盘的服务员就用眼神表示了一丝诧异,这给了王芳异样的反抗:奇怪是吧,老娘还就了。

  “芳姐,我们不要荒废时间了吧,找个好地方深入交谈一番如何啊?”

  韦小宇揽着王芳柔软的腰肢,嘴巴凑到她芳香扑鼻的耳朵边呢喃道。

  听着少年如此轻浮撩拨的情话,王芳不但没有反感,恍惚中彷佛有了恋爱的温情感觉,所以说话也就不再过分矜持了。

  “怎么深入交谈啊小坏蛋?”

  韦小宇听得出芳姐是在刻意地配合自己了,一阵阵鸡动,拉着芳姐的小手按到自己的裤裆上:“就是用这个东西深入芳姐的这里……”

  他说着,一只手抚摸到了女律师的膝盖上,丝袜的柔滑,简直就是女人的第二次肌肤,毫无一丝瑕疵的性感。

  隔着裤子,终于又一次摸到了少年的大鸡吧,王芳芳心乱跳,她禁不住捏了捏,那东西穿透了裤子也能传递出热量来,还颇为自豪在她手中动了动。

  “小色鬼,就知道想那事,不知道女人都更喜欢温情脉脉的相依相偎么?”

  王芳虽然这么说着,却也轻轻地打开了紧闭的双腿,张开了一丝缝隙,以便于少年的手能钻进去。

  这种欲拒还迎请君入瓮的动作,不但撩拨了少年的情欲,也给了她自己心防上的暗示,不再坚持退守的底线了。

  “我们不是在相依相偎么芳姐,弟弟的鸡鸡大不大?”

  韦小宇的手伸进了少妇的腿间,在那光滑的丝袜上深入,不时地揉捏一把少妇丰腴的大腿肉,那丰厚的手感,紧绷的弹力,无一不刺激着他的情欲攀升。

  “真粗鲁……”

  少妇被少年的贼手捏弄的娇喘急促起来,娇躯微微颤抖着,她轻轻地半转了身子,伏在了少年的胸口一侧,换了右手去揉捏少年裤裆里的大蟒蛇。

  “那要怎么才算文明呢?”

  韦小宇的另一只穿过少妇腋下的贼手也开始行动了,从她柔软的蜂腰上一路向上,隔着她胸口的衣襟一把握住了少妇丰满的酥胸,那浑圆饱满的手感,真是百揉不厌啊。

  “嗯……”

  少妇终于低不可闻地迸发出了一声撩人的呻吟,搓揉少年****的手也禁不住用了些力气,感受着他的壮大和硬度,“你这个东西就是丑陋的,根本就不是文明的,是坏蛋……嗯……轻点……痛……”

  “芳姐,你什么东西痛啊?”

  韦着一只贼手已经很深入了少妇的腿间,中指指尖似乎都触及到了少妇赤裸的大腿根。

  哇,原来芳姐穿着果真的吊带丝袜啊,他感觉自己的鸡鸡又胀大了几分。

  感受到了少年反应的强烈,少妇的情欲也高涨起来,更大地分开了一些双腿,既羞涩又渴望他能揉一揉自己蜜汁已经开始分泌的玉蚌了。

  也许是情之所至,无法逃脱情欲本能的折磨,王芳又剥去了一层羞涩的面纱:“小宇,姐姐是不不不知廉耻的坏女人啊,你可要跟姐姐说实话……”

  韦小宇抽出手来,勾起少妇的下巴,盯着她美丽的脸蛋,黑暗中,少妇的眸子里荡漾着波光粼粼的春水,爱煞死少年了。

  他将一条腿压到少妇肉感销魂的身上,低下头去认真地亲吻少妇的樱唇。

  “不,你回答姐姐呢?”

  少妇别开唇瓣,揉捏****的手也抚摸上了少妇的胸膛,一副情热恋浓的媚态。

  “姐姐,我挚爱的姐姐啊,”

  韦,“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我也要自己成为你的最后一个男人,芳姐,你懂我的心思了么?”

  王芳咬着樱唇,眸子里的波光更浓郁了,似乎完全明白了少年的心意,重重地点了点头,撑着身子爬起来,一双玉臂环住了少年的脖子,烈焰红唇似火,寻找到了少年的嘴唇,樱唇微启:“唔……”

  少年只觉得一阵头

  晕目眩,在这一刻,似乎才真正地拥有了怀中这个女人。

  曾经他浅薄地认为,得到了女人的身就是最大的成就了,现在才发现,拥有一个女人完整的心,是多么值得幸福的事情啊。

  他紧紧地拥抱着少妇温香软玉般的娇躯,柔软富有肉感弹力的身子,给了他无边的催情,这一刻,他感受到了少妇主动寻求欲望的火辣,幸福的快要晕过去了。

  少妇紧紧地攀附在少年身上,将一对丰满酥涨的****紧紧地压在他胸口,以缓解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欲望。

  用小腹去感受他胯间巨大阳具的火热与坚硬。

  让自己香软的丁香小色去发泄自己如织的情欲,主动滑入了少年口中,贪婪地吮吸少年口中的涎水,挑逗他笨拙的舌头,在他的舌头上扫动,滑来滑去,最后猛地将少年的舌头吸入了自己的檀香小嘴里。

  “嗯……”

  少妇意乱情迷了,鼻子里娇啼连连,情欲如织。

  她想分开两腿跨坐在少年身上,但因为裙摆太窄,不过少年心领神会,一双手伸过来提着她的裙摆朝上一撩,少妇感觉自己的大腿和屁股微微一凉,跨骑在了少年双腿上,两瓣丰厚肥美的屁股立刻落入了少年的手掌之中,肆意地抓捏,揉弄,阵阵火辣辣的快感,让少妇春情荡漾起来,“小宇……想要姐姐么……”

  韦小宇一听,脑袋都要炸开了,在这里?要姐姐?也实在太疯狂了吧?

  “要,要……”

  他激情地回答着,便要开始脱王芳的内裤。

  “不要在……这里……”

  王芳跪在少年的两腿边,伸出头去朝大厅里张望,见几乎没有人注意这边,才感觉自己刚才那话真的太大胆了,一丝堕落的羞耻之感浮现了出来。

  “可姐姐已经把我逗的控制不住了姐姐……”

  韦小宇一双手忘情地抚摸着少妇的大腿,丝袜的滑腻,大腿的丰腴,更加让他欲罢不能了。

  王芳似乎感觉有些歉意,退而求其次,几乎是咬着少年的耳朵说:“姐姐给你弄出来好不好?”

  说完这话,王芳就羞不自胜,自己怎么变的这么疯狂大胆了,这可还是自己第一次这样对一个男人说这样无耻的话呢。

  “那姐姐给我吹一吹好不好?”

  韦着,也不等少妇应承了,将她的螓首朝下面按去。

  感受到了少年的激情,少妇一边朝下面溜去,一边妩媚万端说:“我可做不到小敏那样……那样深哦……”

  “能多深就多深吧,姐姐,我不会勉强你的,快吧,吃弟弟的大鸡鸡……”

  “不嘛,不要说大……鸡鸡……”

  王芳心旌摇荡,情话不由自主地就脱口而出了,“以后,就叫小宝贝了……”

  “叫大宝贝吧,芳姐,喜不喜欢我的大宝贝呢?”

  “嘤咛,不说,你自己去想……”

  此刻王芳已经蹲在了少年的腿间,解开了他的皮带,看他抬着屁股褪下了长裤,四角短裤里那高高挺立的帐篷,几乎要绽裂了的规模,王芳就感觉自己一阵阵口干,下面的也是一阵肉紧。

  真大,每一次看到都这么惊人,撩动她柔软的芳心,实在是又爱又怕啊。

  “吃吧,芳姐,好芳姐,吃弟弟的大宝贝吧……”

  韦小宇就要动手去脱自己的内裤了,却被王芳按住了手。

  “小坏蛋,让姐姐来……”

  王芳说着,低下头去,隔着内裤,伸出柔软的香舌在那高高竖立的棍子上舔了舔,立刻感觉少年舒服的呻吟起来,她颇为自豪,证明自己还算知情识趣,明白男人的弱点在哪里。

  隔着内裤,她一般用湿润的舌头舔少年的龟头,特别是在龟头系带那里逗留扫动,舒服地少年龇牙咧嘴,少妇也很有成就感。

  为自己心爱的小男人服务,她原来是这么心甘情愿,乐于施为。

  一手扶着火热的****,她张开樱唇,隔着裤子含着了少年的一只硕大的卵蛋,这只睾丸里不知道装着多少子弹啊!

  微微带着些尿骚味

  的少年裆部,让知性的少妇感觉熏的她意乱情迷,这是男人的味道啊。

  韦小宇一面警惕地回头朝后面的大厅察看,一边紧张地享受少妇为自己品箫,阵阵销魂的快感和新颖的体验,让他喘息如牛。

  “小坏蛋,姐姐要吃你的了……”

  “吃我的什么呀姐姐,你说呢?”

  “真是个小坏蛋,硬要逼人家说出来你才舒服啊?”

  “不说出来,憋着,姐姐你不难受么?”

  “真坏!”

  王芳感觉自己焕发了青春一般,犹如一个新妇处子,羞婉不已,用手在他挺立的****上拍了一下,“打你的大宝贝,让人家又欢喜又害怕……”

  听见少妇如此直白地表达内心世界,韦小宇激动的热血翻滚:“芳姐,你真的欢喜么,为什么欢喜啊?不说的话,就不给你吃大宝贝咯……”

  王芳见这个小子如此乖张,倒不好扫他的兴致说“不吃拉倒”的,情话是越逗越浓的啊!

  “敢不给姐姐吃,姐姐就咬掉他……”

  王芳说着,拉下了少年的内裤,一条粗长硕大的****子弹了出来,在她鼻尖上拍打了一下,浓郁的骚味儿也飘了出来,刺激的她又羞又爱。

  适应了黑暗的眼睛,让韦小宇看到了一副珍贵的画面。

  一向端庄知性的女律师此刻蹲在自己的双腿之间,一张美艳妩媚的脸蛋与自己充血硕大的****相互映衬,这是多么令人难以忘怀的一幕啊。

  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掏出手机,暗暗地调整到了拍照模式,只等那销魂的一颗到来。

  “咬掉了,姐姐就没有用的了,姐姐的小屄怎么办呢?”

  “哎呀,真是个不要面皮的坏东西……”

  听少年说出了她玉蚌的俗语,王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还算不算一个女律师了,不敢再跟他胡扯,双手扶着滚烫的粗大的****,舔了舔樱唇,伸出舌头在那硕大的龟头上舔了了舔。

  咔咔咔!带有补光的三连拍十分清晰。

  “呀,你干嘛?”

  王芳伸手来夺手机,羞愤不已。

  “芳姐,我就是留个纪念,我心爱的人儿,夺取我第一次处男之身的女人,我要保留这珍贵的一刻啊,你还不相信我吗?”

  “如果泄露了的话,看我不告死你!”

  王芳见少年说的动情,也不要在这一刻打搅了他的兴致,只想趁机会还是要给她删掉的。

  然后她含住了少年犹如鹅蛋般大小的龟头,开始娇羞不禁地品起玉箫来。

  “哇,真爽,芳姐,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快乐。”

  韦小宇不时地抓拍几张艳照,情不自禁地挺动起屁股来,看着自己粗如儿臂的阳具在女律师的小嘴里抽动。

  王芳一面吮吸少年的大龟头,口中津液包不住,顺着玉茎流了出来,自己心底想着这都是多么****的一幕啊,娇躯早已经燥热难当了。

  两腿之间那幽谧的玉蚌里,已经是湿润一片,里更是瘙痒难止。

  两只小手握着玉茎上下套弄,越来越用力,似乎这是折不断的钢钎一般。

  看着****在少妇嘴里进出,每一次的进入都带动了她的樱唇卷入,每一次的抽出,又带着樱唇翻出来,涂着湿漉漉口水的****,少妇还娇喘微微,这一幕多么的令人血脉喷张啊!

  少妇时而尽力地让龟头朝自己的喉咙里挤,上次钟敏那高超的深喉技巧,现在还让王芳难以忘怀,心底不禁暗暗争胜,想要实现那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

  但她实在不能,每次都几乎顶进了她的咽喉,但看着还有差不多一半的黑黝黝的****在外面,她就不禁灰心丧气,只得用自己的香舌巧妙地绕着龟头旋转,上下摆动着螓首,开始疯狂地套弄起来。

  呱呱呱的水声终于幽幽地响起了,幸好悠扬的琴声也响了起来,掩饰了过去。

  似乎终于累了,王芳吐出大龟头,极其妩媚地伸出柔软的红润香舌舔着自己的樱唇,勾魂摄魄地抬头望着少年,挑逗道:“小坏蛋,舒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