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52章牲口的本性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思想的潮水趋于平静,陈飞彤认为自己有能力处理任何棘手的问题。

  “你好大的胆子,还愣着干嘛,把内衣赶紧还给我!”

  陈飞彤瞪着已经侧身藏起了下体的侄子,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严厉不容反抗。

  “小姨,你确定还要这胸罩和内裤?”

  既然万恶的丑事被抓住了现行,经过十多秒钟的惊惧恐慌后,韦小宇反而冷静了下来,要杀要剐自己又做不了主,该死球朝天。

  “干嘛,是我的为什么不要,难道你还能穿?”

  陈飞彤说完,感觉自己这话不够严肃,立刻板起脸,鄙夷地骂道,“也只有你这个小变态能干出这样混账透顶的丑事来,穿女人衣服恐怕也不是多么匪夷所思的事情了。”

  “额……”

  韦小宇见是间接地亵渎了之后,竟然话还这么多,看来小姨也不想把事情闹大的,心下稍定,“穿女人的衣服,我也只穿你的,别的女人的我才看不上眼呢。”

  “你还自娱自乐起来了,韦小宇,我警告你,今晚不从根子上自我解剖你自己,我发誓,一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好人不学,你哪里学来的这些流氓……”

  “好好好,小姨,别上纲上线了,不就是打个飞机吗,喏,还你。”

  说完,将小姨的内衣裤递过去。

  陈飞彤本能地准备伸手去接,却看到自己黑色的内衣裤上面一大团像鼻涕一样的秽物,居然心里首先不是感觉到恶心,而是激动。

  “你……你……”

  她指着被严重污染了的贴身衣物,肥美丰满的酥胸剧烈地起伏着,又是一个更加出于预料的震惊和受辱感,让她发飙了,一把推了过去,“我要杀了你,叫你这个小混蛋这样作践你姨,你还有没有人性啊……”

  “小姨,冷静,冷静啊……”

  韦小宇被推了个踉跄,双手去抓依靠物体,裤子就掉了下去,然后缠住了他的两腿,最终啪一声摔倒在光滑的瓷砖地上了,头还磕在了盥洗池的边缘上。

  陈飞彤见侄子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了,也丢不下面子去扶他,更不好去关心了,气鼓鼓地去找自己的内衣裤,却看见了侄子丑陋的下体。

  “哇……”

  她情不自禁地瞪大了眼睛,倒抽了一口凉气,又立刻发觉自己的反应很不合适,连忙捂住嘴巴。

  “咝——”

  韦小宇坐在地上,又不敢叫痛,他还摸不准小姨气到什么程度了。

  “韦小宇,你还算不算是人啊?”

  韦小宇心头咯噔一声,小姨已经对自己彻底失望了?他抬头看去,然后又顺着她的目光落到了自己喷射后还兀自挺立着的大****上,心头顿时一荡,看着那紫红色的龟头跳了一下:“小姨,你何出此啊?”

  “你给我装,我叫你给我装!”

  陈飞彤心中的激荡是无法用语来描绘的,而且她自己也感觉不可思议,满腔的怒火,居然在看到侄子硕大的男根之后烟消云散了,她郁闷,纠结,于是用脚踢侄子的腿,“我先还以为就是一个小鸡……鸡,你不敢给我看,原来这么大,你还是人吗你,你跟牛马骡子还有啥区别啊你……”

  韦小宇恍然大悟,小姨居然这样骂他,他有点受之不起啊,更佩服话方式。

  “你还不给我起来,把你这丑东西收起来?”

  陈飞彤借着一顿臭骂,掩饰自己心头的震撼和视觉的强烈冲击,“难怪你这么变态,我看都是因为你长着这么一根驴玩意,所以有了牲口的本性……”

  韦小宇被骂的张口结舌面红耳赤,小姨也太毒了吧,总得象征性地反驳两句啊。

  他一边拉着裤子,一边准备站起来:“小姨,你停停,你的因为和所以根本不存在因果关系的,不信你去问你姐。”

  陈飞彤哪管因果不因果的,只图自己骂的痛快,骂的解恨:“你妈已经看见你这个驴屌玩意了?”

  韦小宇难得地羞愧难当了,这亵渎小姨的代价也真够惨重啊。

  韦小宇扣好裤子,只好用头去佯装撞墙,表示自己已经被彻底打败了,无语了。

  “我就说嘛,姐见了,绝对会拉你去做手术,修小一点的,现在也不迟,我这就跟她打电话。”

  说完,陈飞彤立刻转身,逃以似的跑了“不要啊,小姨,女侠,仙姑,菩萨,不要啊,这尺寸用着正好啊……”

  韦小宇匍匐在地,抱着陈飞彤的大腿求饶。

  被侄子抱住修长丰腴的大腿,陈飞彤心底有异样的感觉,有种情丝撩动的隐隐快感,甚至娇躯有了些酥软无力的状况。

  她开始有点心慌了,这怎么成,这可是自己的侄子啊,自己可是她的长辈小姨啊。可一想到这些,她的芳心更加噗噗跳动了,怪异的刺激,伦常的悖乱,她感觉自己的呼吸急促起来,脸蛋开始发烫。

  “你,你起来,这像什么样子?”

  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发颤了。

  “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

  韦小宇耍泼皮了。

  小姨的大腿真有肉,还这么紧绷绷的富有弹性,夹住自己的腰的话,恐怕自己都动弹不了吧……擦,太禽兽了,这可是自己的小姨呢。

  “那你别抱这么紧啊,痒呢?”

  “痒?”

  韦小宇敏感地抬起脸来看小姨的表情,“怎么个痒法?哎哟……轻点,轻点,裂了,裂了呀……”

  陈飞彤拧着侄子的耳朵,粉脸已经通红了,她说不出口的是,自己的心痒痒的,是那种深入灵魂的酥痒,挠不着的痒痒,心儿悬到嗓眼里的痒。

  韦小宇被她提了起来,她愤恨这个小家伙,朝沙发那边拖,没想到两人脚下生绊,陈飞彤扑倒在了沙发上,然后就感觉侄子压在了自己背上。

  她敏锐地留意到了,自己高翘丰满的屁股被顶住了一根硬硬的棍子,不用想,那正是侄子胯间硕大的下体。

  “滚开,混蛋,你找死啊,你敢羞辱你小姨,我抽死你……”

  陈飞彤已经是语无伦次了,本能地加紧了自己的双腿,但那可恶的硬东西居然硬生生地插在自己丰臀与大腿根交汇处的缝隙里,阵阵从来没有过的心痒难抑的快感和羞怯,让她顿时酥软无力,居然翻不过身来了。

  天啦,我这都在做什么啊,这可是自己的小姨啊,威严嚣张

  的女军官啊,自己居然把鸡鸡顶进了她的双腿之间,禽兽,真是禽兽不如啊!

  “小姨,我……”

  韦小宇想要立刻爬起来,又恋恋不舍地狠狠挺了一下屁股,让自己火热硬挺的棍子在小姨紧闭的双腿之中深入了一下,被丰厚的脂肪团紧紧夹住的销魂,真堪比在芳姐那紧窄的里抽动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难道是因为身下被自己猥亵的女子是自己的血亲长辈小姨的缘故?韦小宇尽管十分不舍,还是连忙爬了起来,面红耳赤地站在一边,弓着身子,双手似乎随意地放在裆前以遮掩那高高顶着的帐篷。

  “太晚了,你回去吧,注意安全。”

  陈飞彤撑着沙发垫子,好不容易才翻身坐起来。

  “这也太晚了吧……”

  韦小宇很留恋,立刻看见小姨射过来的厉色眼光,连忙说,“小姨,晚安,改天找你玩,拜拜。”

  “滚吧你,这么多废话。”

  陈飞彤怒不可遏,羞不自胜,捡起一只坐垫丢了过去。

  韦小宇出了招待所,已经临近零点,进了街边的一辆出租车,拨了芳姐的手机。

  好半晌王芳才接了电话,慵懒的声音问他:“这么晚了,干嘛?”

  听见芳姐的声音,韦小宇就一阵激动,几个小时前,这个端庄知性的女律师还在自己的身下婉转承迎,虽然并不算得多少疯狂,但已经够他回味无穷了。

  也许是第一次跨越了偷情的鸿沟,而且还是跟一个年龄差距不小的少年滚了床单,所以还多少有些矜持,那么一回生,二回熟,韦小宇已经很期待再次跟芳姐的水融了。

  “芳姐你睡啦,我现在跟过去你那里呢。”

  “随你吧,反正我睡了,明天我还要上庭呢。”

  “额,我过去睡觉啊芳姐,不会打搅你的。”

  韦小宇不好当着出租车司机的面说些挑逗过分的话。

  “自己没有家啊,不跟你烦了,我睡了,嘟嘟嘟……”

  韦小宇无奈,只得让出租车到了檀香苑。

  在这一夜,西京市发生了一件大事,震动了西京的权力最高层。

  凌晨二点,首先是西京市公安局局长接到了110出警中心电话,前西京市市长,现任西京人大主任顾伟刚在洛河边一处别墅“意外”死亡,别墅的主人叫王晓霞,现年三十八岁,是西京市东源小商品批发市场的的承包商老板。

  局长周丛林立刻背心冷汗直冒,这可真是天大的事啊。他严厉吩咐首先保护好现场,并息,立马出门赶往事发地点,简单问了现场情况,不敢怠慢,首先拨打了市长陈飞扬的手机,然后又跟顶头上司市政法委书记汇报了情况。

  当他赶到现场时,刑侦大队的大队长以及法医等都前后脚赶到了。

  周丛林见大家都很紧张,对刑侦大队长吩咐要把握好警戒的尺度后,便当先进入了别墅,没有亲眼看到现场,他暂时不会说什么话的,尽量在更大的人物赶到之前,他能做到心里有底。

  洛河别墅区,是三年前才建成的,是目前西京开房的几个高档的别墅区之一,能入住进来,都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非富即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