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51章罪恶的亵渎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朱青松身为西京市圈子里公认的第一衙内,做事也相对比较公道,更别提什么欺男霸女好勇斗狠了。能趋利避害,不将事情做到无法回旋,有时候吃点小亏,也是一种境界。

  他信奉一个真理:不战而屈人之兵,方为王者。

  “真的?他吃瘪了?”

  朱青松享受着按摩,偏过头来问姐夫。

  这家名叫京洛王旗的会所,幕后老板就是朱青松自己,姐姐朱青竹是名义上的总经理替他打理,却也是占有百分之三十股份的。

  姐夫娄海洋,是西京市市委办公厅副主任之一,也是父亲朱恒的大秘,大学毕业就跟了朱恒。虽然官场有不准任人唯亲的规定,但这样的事也不在少数,得势的高官,别人不会计较的。

  “是啊,据说是方书记亲自过问的,那帮兔崽子还不屁滚尿流啊。”

  娄海洋盯着按摩小妹深深的乳沟,心神荡漾。

  “你小心点,别被我姐突然杀进来看到。”

  朱青松提醒姐夫,又问道,“方大美人怎么亲自过问这个事的?”

  娄海洋连忙移开眼睛,讪讪地笑笑,家里那只母老虎是能看不能吃了啊,对夫妻生活是越来越不上心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说中午临近午休的时候,有一个小孩子进了她办公室,还跟她共进了午餐,这事是从食堂传出来的,他们送午餐上去的。”

  “不知道是什么来路?”

  朱青松似乎自自语,“明天帮我约一下亲眼见到那小孩的人吧……”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娄海洋知道小舅子上心了,一双眼睛又情不自禁地落到了按的乳沟上。

  “一会你带走吧,我去帮你拖住我姐。”

  娄海洋想说句感谢的话,还是算了,这个小舅子做事虽然举手之劳,却总能笼络收买人心,也许他找他姐真有正事说呢,但他一定要说是帮他“拖”的,娄海洋自然不会犯二去搞个清楚的了,还是想想等会怎么炮制这个嫩的出水的小姑娘吧。

  看见小姑娘粉红粉红的小脸蛋,那眼眸子已经荡漾起汪汪的春水了,娄海洋柑橘下体已经艰难地抬起了头,等小舅子一走出房间,他就翻身坐了起来,一只手插进了那迷人的雪白乳沟,抓住了一只柔软细腻的玉兔搓揉起来。

  “嘤咛……”

  小姑娘娇啼一声,身子一软,钻进了他怀里,娇声哼哼起来。

  虽然娄海洋做事很有规矩,但这样的娱乐场所也不可能经得起检验的,否则,在如今的国内,是难以为继的,所以“收容”些以青春的身体换取金钱回报的女子,是必须的。

  这个小姑娘虽然不算得是处子之身,却也贵在小脸足够羞涩,也就是很会做作,面相也够童颜,因此得以能在这样的房间给老板服务。

  最重要的是,朱青松很了解自己姐夫的德性,娄海洋就是喜欢童颜的姑娘,因为能找到朱青竹的影子。

  就在一男一女在对方身上上下其手,气喘吁吁,欲罢不能的时候,一声怒叱给他们降了温。

  &nbs

  p;“娄海洋,你想死了啊你!”

  娄海洋被小姐搓弄的赤色棍子立刻焉(似乎应该有个草字头,我没有找到这个字)掉了,掉到了按摩床下,半跪在地毯上,无力地呻吟了一声:“青竹,这小姑娘是无辜的……”

  **************************警备区第一招待所。

  “这不太好吧,小姨……”

  韦小宇内心挣扎着,十分无助。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就当小姨是医生好了。”

  陈飞彤捂着小嘴吃吃地笑,眼眸里既有大胆的羞意,又有促狭的捉弄之色。

  “问题是……”

  韦小宇从小姨的赤裸玉臂到丰腴性感的大腿瞄了一遍,吞了口口水说,“我已经长大了,什么都跟着疯长,那里……的变化尤其大,我怕……我怕……”

  “怕个屁啊,给看不给看,爽快点,不然拉倒,我还不想看呢。”

  陈飞彤见捉弄够了侄子,想结束这场猫戏老鼠的游戏了。

  这家伙果然是个色胚,今晚小小的试验了一下,就揭露了他的原型。看这家伙刚才红脸又喘气的样子,才巴不得自己一定他那东西呢,现在自己这样说了,他明显的一脸失望,恐怕是在懊悔他刚才没有当机立断地转过身来吧。

  想转身走出卫生间的陈飞彤终于还是有些不忍心,侄子遇到自己,就从来没有轻松的时刻,每次都还是屁颠屁颠地送过来让自己虐,一点甜头都不给他,也实在有点残忍了。

  但他似乎啥都不缺,唯有青春懵懂开始对女人产生强烈的好奇了,难道自己真遂他的愿?

  大是大非的问题啊!陈飞彤下不了决心,可是,她也真好奇:男孩子冲动了的时候,就真撒不出小便来吗?

  韦小宇颇为失望,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让她是自己的小姨呢?自己啊不能施展软磨硬泡的技巧的。

  他的眼睛无意识地落在了几个挂件上,心又跟着叮叮咚咚狂跳起来,等小姨负气出去后,那可就是他自渎的最佳道具啊。

  浴室边上的墙壁上,有几个挂衣钩,此刻上面挂着两件惹人眼馋的玩意儿,是小姨换下来的胸罩和内裤,都是纯黑色的。

  见臭小子居然都没有挽留一下自己,自己就还真没有勇气要去弄懂硬了的鸡鸡撒不出尿的生理趣事了,正见侄子的一双眼睛遮遮掩掩地望了几眼自己的内衣裤。

  陈飞彤芳心一羞,犹豫了一下走了出去,还顺手掩上了门,他敢拿过去偷看的话,一定要他吃点苦头,哼!

  她有限的男女知识,限制了她不能往更无耻变态的方向去想,某个邪恶少年在他小姨走出浴室的一刹那,就跑过去伸手摘过了墙壁上那两件珍惜的宝贝。

  时间紧急,小姨随时都可能推进进来的,韦小宇必须抓紧时间。

  呼——他先将小姨刚刚换下来的胸罩捂到鼻子上深深滴吸了一口,小姨浓郁的体香,迷的他双腿发颤,更是那种禁忌之恋的异样刺激,冒险亵渎的做贼感,让他浑身发抖。

  这可是刚刚还包裹着小姨硕大****的奶罩啊,恐怕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梦寐以求的东西啊

  现在就凑在自己的鼻子上亵渎,含着她肥美大****的乳香之气,迷醉的他神智都快迷糊了。

  他放飞自己遐想的翅膀,很想弄明白小姨的乳头停靠的位置,折磨的他口干舌燥,欲罢不能。

  再一次深深滴吸了一口,他才开始研究这条内裤。较为保守,丝绵的质地,在手中滑溜溜沉甸甸的,微微的一圈蕾丝边,迫使他立刻去猜想穿在小姨身上的火辣效果,哎,也只能空想罢了。

  他小心翼翼地打开,终于在内裤的下腹部位置如获至宝地找到了一根黑亮卷曲的发丝,他感觉自己的额头都快冒汗了,这可是冒着杀头的危险啊!

  他捻起卷丝来,还有白色的毛根,拉伸开来,起码七八厘米,哇塞,我的天啊,小姨下面的青丝居然有这么茂长啊,不是说阴毛茂盛的女人性欲旺盛么,小姨这么多年都是怎么挺过来的啊?

  他感觉自己呼出的都是滚烫火辣的鼻息了,忍住晕眩,翻看到了小姨内裤的底襟,那包裹着她最神秘鲜美****的地方。

  ****,这个词,用在小姨身上,韦小宇就是一阵毛骨悚然的颤栗。****,是个多么淫荡多么世俗的词汇啊,用到一身庄严军服的小姨身上,这是犯罪,这是可耻的亵渎!

  底襟微微发皱,这是被她毫无缝隙的两条大腿给夹出来,展开皱折,小指头般大小的一小片湿腻,他心惊胆战用手指一摸,有点滑滑的,这是什么?小姨也会流****么……

  他突然听见客厅里有拖鞋踢踢踏踏的声音了,连忙将内裤底襟凑到鼻子下面深深一嗅!

  一些迷人的身体芳香,一些淡淡的咸味,还有一些刺鼻的腥味,夹杂着一些韦小宇想当然的骚味,他再也控制不住了,一只将内裤捂着鼻子,一只手用小姨的奶罩包裹着坚硬火热的****子飞快地撸动起来,快感的上升是飞速的。

  他闭上眼睛,遐想着小姨推开浴室的门来,笑意含羞,朝他缓缓地解开了身上的浴巾,哇,两只肥硕浑圆的大白兔跳了出来,荡漾起令人欲仙欲死的肉浪,而她雪白平滑的小腹下面,是一丛丰厚茂盛得不像话的黑草地,两条丰腴性感白皙无暇大腿……他进入了忘我的境界,快感疯狂地聚集,在他体内聚集成了一个危险的炸药包!

  “啊,天呀……”

  门突然被猛地推开,过来捉贼的陈飞彤惊叫失声,一双手惊骇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小姨熟悉的尖叫声音,成了刺激韦小宇点燃炸药包引信的火折子。

  “啊……”

  韦小宇喷射了,手忙脚乱之中,他双手拿着小姨的贴身内衣裤捂着自己的大龟头,嘶吼着狠狠地喷射了,足足有十几秒钟。

  “韦小宇!”

  陈飞彤听见自己的声音都变了调,而且在发颤。

  她怎么都不相信,人世间能看到如此丑陋得惨绝人寰的一幕,侄子居然用她小姨的贴身衣物来为他自渎助兴,不但用内裤捂着鼻子,还拿去承接他射出来的脏东西!

  最初的极度混乱过去了,陈飞彤不得不开始面对现实。她很后悔自己的自以为得计,却遇到了这样违背伦常的尴尬。

  她是长辈,她还是受害者,她必须要主导善后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