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50章娇憨的小姨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赶紧的,我也要小便了。”

  陈飞彤提醒他。

  “额,小姨,你刚才不是洗澡吗,没有顺便小?”

  韦小宇想想就心猿意马,自己洗澡的时候,都是顺便就小了便了,不知道女人们也是否这样,根据她们器官的构造和位置来说,那该是怎样的一种刺激啊。

  “死家伙,你以为我是你啊?”

  陈飞彤想起自己以前也这样干过,情不自禁地一阵羞涩,忍了忍还是说出来了,跟这家伙没有多少好顾忌的,“还口口声声长大了呢,不晓得我们站着小的话,会撒一腿都是啊——咯咯咯,跟你说这些你又不懂……”

  切,我懂的可不少了,虽然没有亲眼见过女生小便的样子,以我的智慧,想都能想到的嘛。韦小宇腹诽着,感觉手中的棍子越发的坚挺火热了,不由自主地试着撸动起来,阵阵销魂的感觉让他双腿发抖。

  身后是什么人啊?彪悍跋扈的小姨啊,荤素不忌的女军官啊,这样几乎算是当着她的面自渎,被她发现了的话,真不知道会搞出什么样的后果来,怎一个怕字了得。

  可此刻自己一旦开始撸了,就更加难以停止下来了,这种禁忌的滋味,偷偷摸摸的刺激,甚至是对小姨的亵渎的冒险行动,蛊惑的他动作越来越快了。

  “就算懂了我也不会说的嘛,不然小姨你还不抽我啊是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高度警惕身后小姨的动静,这紧张刺激的心情,冒着杀头危险的自渎,算是他生平以来最无耻淫荡的勾当了。

  “我干嘛要抽你?你以为我不晓得啊,现在你们可不比小姨我们当年了,早熟着呢——咦?”

  陈飞彤扭过头来,“小子,你在干嘛,占着马桶不撒尿,都一分钟了吧,你到底撒不撒啊?”

  韦小宇吓的不敢动了,手中的棍子都颤抖了一下:“,你还是先出去吧,你站在这里,我……我撒不出来的啊!”

  “怎么就撒不出来了,我妨碍你了?”

  陈飞彤转过身来,云英处子的她哪里知道男人的生理特征呢,突然看见侄子的脸颊似乎异样,“哟,小子害羞啦,脸都红了,咯咯,你身上的东西小姨哪里没有见过,连你的小鸡鸡都弹过呢,哈哈哈哈,当时你哭的那个稀里哗啦,哈哈哈……”

  那你现在来弹弹试试?韦小宇腹诽不已,想想就热血沸腾啊,真要是小姨用她白葱般的手指头来弹自己的鸡鸡,那该是怎么的销魂啊?

  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停止跳动了,禁忌给他的刺激捂也捂不住,冒着胆子挑衅道:“咳咳,小姨,今时早已不同往日了,你可不要再童心未泯来弹了哈,说什么我也是要翻脸的。”

  本来要转过身去照镜子的陈飞彤不服气了,在他肩头轻轻推了一下:“你小子别激我,弹了你还取得下来?翻脸?小姨还怕你翻脸不成?”

  要上钩了?韦小宇一边在心底骂自己禽兽,禽兽不如,一边又控制不住色由胆边生的躁动。

  他声音都颤抖了:“小姨,你怎么教训我都可以,但惟独这件事我不会逆来顺受了,我已经长大了呢,说出去,还叫我怎么混啊?”

  “臭小子,你指桑骂槐是不?”

  陈飞彤并非没有脑子的,只是性格决定了她说话做事的风格罢了,“当小姨的弹了侄子的出去该是小姨我丢面子吧?你这个臭小子,今天我明知道是你激我,我还真就弹你了,看

  你怎么滴,你敢说出去,我抽死你!”

  还真来?韦小宇感觉过头了,这可是自己的小姨啊,长辈啊,鸡鸡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指头了,已经是一条孔武有力狰狞恐怖的巨炮了啊!

  感觉小妞已经移动脚步了,他既亢奋不已,又恐惧害怕:“小姨饶命,不要啊……”

  陈飞彤又不是真的没脑子,侄子十五六岁了,已经是个半大的小伙子了,要是在旧社会,恐怕已经当爹了,说出那些“出格”的话,不过是想要在气势上压倒侄子罢了,她无法接受侄子胆敢跟她翻脸的事而已。

  “哼,怕了吧?我告诉你韦小宇,世上就没有你小姨不敢的事,知道了吧?”

  她也不再纠缠这件事了,“你倒是快点呢,我是你小姨,又不会吃了你,你害个什么羞,快撒,不然把你拧出去。”

  “撒不出。”

  小姨偃旗息鼓,让韦小宇有些奸计落空的失落。

  “那要不要小姨帮你啊?”

  陈飞彤有点生气了。

  “那只会越帮越撒不出……”

  他嘟哝道。

  “你小子今天是不是故意跟我作对啊?”

  陈飞彤又推了他一下, “扭扭捏捏像个小姑娘一样,你倒是给我快点呢。”

  韦小宇郁闷欲死了,踏脚无奈地叫道:“小姨啊,我求你了,你先出去一下好不好啊,你在这里照个什么劲啊,我真的撒不出来了啊!”

  见侄子似乎很“痛苦”陈飞彤倒上心了,凑过来善解人意地问:“怎么,小姨还真妨碍你了?”

  韦小宇连忙别别身子将自己硕长的棍子遮了遮:“可不是吗,有些事你是不会明白的啦!”

  “什么事我不明白?你藏什么藏,又不是没有见过,多稀奇一样。”

  韦小宇快要投降了:“男人的事,知道吗,男人的事你知道多少啊——我说小姨,你就别捣乱了,穿成这样跟没穿有啥区别,还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我怎么撒得出来嘛?”

  这话说的已经够直接了,陈飞彤也若有所悟,但绝对还是不明就里。

  这是自己的小侄子,居然鄙夷自己不懂他了,这让她的自信深受打击。

  “小宇,”

  她听见自己的口吻都柔和了许多,“说呢,以小姨对你的了解指掌,你还有啥藏着掖着的,不就是小鸡鸡长大了一些么,又不是好奇怪的事,我还有啥不懂了,你说出来吧?”

  韦小宇禁不住扭头来望着小姨,他搞不明白一个二十八岁的老姑娘了,怎么还这么娇憨,跟她姐姐的精明强悍完全就是天壤之别。

  “看什么看,臭小子,我看你目光似乎很……很邪恶哦。”

  陈飞彤感觉自己的脸蛋有些热了,潜意识里浮现了一丝羞意。

  韦小宇看的不禁一呆,胯间棍子又硬了几分:“你才知道啊,小姨啊,你的漂亮你又不是不知道,还穿成这样,虽然我是你的侄子,可我也是男人啊。”

  “这跟你撒不出尿来有什么关系呢?”

  陈飞彤眨了眨明亮的眸子。

  “我我我……”

  韦小宇感觉自己快词穷理

  竭了,豁出去了,讲事实摆道理吧,“出来你可别怪我不尊重你哈。你要知道你可是个无敌大美人,现在这一身,是十分火辣的,不要说我已经是个大小伙了,就是一个小男孩恐怕也会垂涎三尺的,你,你懂了吧?”

  “这个我十分认同。”

  陈飞彤脸红了,似乎对侄子的目光感觉有些异样的羞涩,连忙用手臂搂在胸前,又看见侄子似乎要喷鼻血的丑态,不禁娇羞起来,十分妩媚地白了他一眼,“你继续说。”

  韦小宇控制不住自己了,一只手握着棍子开始隐蔽地小幅度撸动起来,呼吸也越来越粗重急促了:“小……吧,我,我有反应了……”

  “正常,你再继续。”

  韦小宇两眼一翻,想就此摔倒,他真在怀疑是小姨在故意逗弄他,看他出丑了。

  “我说的已经够清楚明白了啊小姨,你饶了我吧。”

  “我让你很为难了吗?”

  陈飞彤有些不解,“看到小姨的身子,不反应的话我还怀疑你有病呢,可这跟你小便有什么关系?”

  不知道女人性冲动了,会不会也撒不出小便来呢?看来得找个机会请芳姐示范一下了。哎,自己的知识还是不够渊博啊!

  他感觉自己浑身都洋溢着如潮的欲火了,而小姨却如此娇憨不解风情,让他浑身有力无处使。

  他矛盾,他挣扎,他思想斗争,他衡量了一番后果,决绝地说:“小姨,我冲动了,所以撒不出来……”

  眼巴巴地望着蹙眉冥思苦想的小姨。

  “咯咯,”

  陈飞彤想不通也就不想了,绯红了脸蛋,难得的娇羞十分诱人,“小姨很好奇,能不能让小姨瞧瞧?”

  ***********首发***********首发**********西京市第一衙内,按理必当是出自市委书记或者市长的家里,但其实不然。

  前任市委书记如今被闲置了起来,党内记大过,据说高层准备直接将其踩死,所以纪委已经在介入了,已经被限制了自由,准备谈话了。

  而他的两个儿子都在国外。

  前市长顾伟刚,如今的人大主任,已经失势,但余威犹在。但他的儿子顾先成也不是最大的衙内。

  新任市委书记方晚秋,只有一个女儿,如今刚刚大学毕业,还滞留在京城。

  新任市长陈飞扬倒有个儿子,也只有市常委有限的几个人知道,有没有带来西京,也只有方晚秋一个人知道。

  所以韦小宇连衙内的字号都还没有抬出来,因此更与第一衙内沾不上边了。

  西京的第一衙内,非现任西京市党群书记,常委排名第三的朱恒书记的儿子朱青松莫属。

  朱恒是地道的西京人,一步一个脚印地爬到现在这个位置的,全是在实权位置跳跃,现年五十二岁,年富力强,还有上升空间。

  他有一儿一女,儿子朱青松现年二十九岁,接触过他的人都暗赞一句:王者之气。

  衙内要有衙内的素质,仅仅顶着父辈的光环为非作歹欺男霸女,并不算得衙内的王者。

  虽然顾先成也颇有城府,但他父亲在市长任上整整三年,也没有混到第一衙内的头衔。

  所以说,他还差火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