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49章柔情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嗯?夜不能眠?臭小子,你作死啊你……”

  陈飞彤说着,粉红着脸朝韦小宇逼过去。

  “嘿嘿,小姨饶命,我这也不是揣摩圣意嘛,总是有些偏差的哈,要不,我再组织一下语重来?”

  陈飞彤直接拧住了他的耳朵:“你当小姨是什么啦,我是这么不知廉耻的人?我就是个自大自恋狂么?我就这么喜欢你拍马屁往自己脸上贴金么,嗯?”

  “嘶嘶……”

  韦小宇被拧着耳朵,夸张地龇牙咧嘴,脑袋跟着小姨的走转动,“小姨,小姨,你不带这样的,大老远的我屁颠屁颠跑过来见驾,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嘛,怎么你动不动就用暴力啊,暴力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嘛。”

  “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以为你长大了,小姨是这么好欺负的吗?”

  陈飞彤双手拧着侄子的耳朵,脸凑过去,不允许侄子躲闪目光。

  “额——”

  韦小宇一脸黑线。

  谁欺负谁啊这是?

  不过小姨的牙齿细密洁白,口气清香宜人,他也就不跟她计较了:“小姨,我错了,都是我的错,轻点好吗,被你拧成猪八戒了的话,讨不到侄儿媳妇就不好了嘛。”

  “小子,”

  陈飞彤突然嗅了嗅鼻子,又凑到他耳朵边头发上面仔细地闻了闻,狐疑地问,“你身上怎么这么香,而且是还不错的茉莉花香呢。”

  韦小宇背心发凉,干脆不做声了,看她能得出什么结论。

  见韦话,更不解释,陈飞彤用手摸摸他的额头:“没病吧?”

  韦小宇被她打败了,翻了个白眼。

  “谈小女朋友了?”

  “……”

  “咦——”

  陈飞彤露出厌恶的表情,退开两步,“你该不是自己在用这种香水吧?”

  韦小宇颓废地摔到沙发上横躺着:“小姨,你直接问我是不是变态了不就行了吗?”

  “我倒是想说的,只是有点不敢相信。”

  陈飞彤也坐过来,将韦小宇的腿推了推,丰满的屁股挨着他的小腿坐了下来,一把按在他的膝盖上,随意地揉了揉,“小宇,你姥姥要给姨介绍男朋友呢。”

  韦小宇心底正在纠结,刚刚和一个风情少妇颠鸾倒凤过了,已经食髓知味,对女人的身体正是异常贪婪的时刻,而小姨的屁股就送上来了,是揩油呢,还是……揩油呢?

  然后听见男朋友的事,心底居然涌上了淡淡的醋意。

  他也知道这样是不对的,违反人伦道德的思想,可是却无法控制,他已经习惯了小姨的独身,跟他没大没小的厮混。

  望着英姿飒爽身材火辣的女军官,他实在无法接受这具销魂的身体躺在一个男人怀里的情景。

  他一时纠结不定。

  “怎么不说话了?”

  陈飞彤偏过脸来望着他。

  韦小宇鼓足勇气,凝视着小姨的一双丹凤眼,心里升腾起绵绵的柔情。四只眼睛对视了二秒钟,双双别了开去,一时屋子里的气氛静的可怕。

  “咯咯……”

  陈飞彤突然笑了起来,渐渐不受控制,花枝乱颤起来,军服里饱满的身子东倒西歪,摇摇欲坠,“哈哈哈……”

  韦小宇有点鸡动了,十分矛盾。他可不敢造次,尽管此刻的小姨是这么的妩媚迷人,但那道德的鸿沟,他可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双手枕到脑袋下面,一眨不眨地看着小姨如何打破这短暂的尴尬。

  见韦小宇一动不动,俊逸的五官犹显深邃,陈飞彤的心扉不禁有一秒钟的颤栗。

  她也不说话,站起身来,进了卧室,在关门与不关门之间犹豫了一下,轻轻地掩上了,似乎留着一丝缝隙。

  来西京,是她跟老爷子要求的。绝对不是因为外面那个臭小子,她十分笃定,她只是想来到姐姐身边,替她保驾护航。

  但就这一会儿,跟侄子又相处了,这几天在京师里的魂不守舍荡然无存,是一种心底踏实的情感代替了。

  小宇真是长大了,再也不是当初在院子里跟老爷子拌嘴的小毛孩了。那眉宇,那眼神,以及他正在嗖嗖窜高的身体,都证明了他再也不是童无忌的小孩子了。

  陈飞彤打开旅行包,翻检着自己带过来的贴身衣物和睡袍,一件件地摊开在脑海里“试穿”似乎是在揣度侄子看到后的反应。

  呼!她长吁了一口气,一双雪白的玉手托了托自己丰满的酥胸,又摸了摸捏了捏自己丰翘的屁股,感觉脸蛋有些烫热,干脆走了出去。

  让她有些诧异的是,韦小宇居然在沙发上睡着了,眉宇间淡淡的疲累。

  她轻轻地走过去,怜爱地望了一会儿,将空调温度调高到了,然后从壁橱里拿出一条毯子给侄子盖上,过去打开门,站在门口等送餐的上来,她怕吵醒了他……

  等韦小宇醒来时,听见卫生间里哗哗的水声,掏出手机一看,居然二十二点半了,这一睡差不多一个多小时。

  看见身上的毯子,他发了一会怔:小姨懂得关心人了?奇闻啊!

  他又看见茶几上的茶水,两杯,明显一杯是属于他的,漱了漱口,走到卫生间门外,敲敲门:“小姨,好了没有,可不可我先嘘嘘一下啊?”

  “臭小子,你有胆就进来。”

  韦小宇推了推门:“那你不要反别啊,我可不会破门而入的。”

  “咯咯……臭小子,你不要过分哈,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小姨?”

  被小姨在里面笑的有些心猿意马了,韦小宇舔了舔嘴唇,眯着眼睛遐想,小姨此刻光溜溜的身子,撒着水珠的洁白,不知道有多么火辣啊,能得到她身体的男人实在是太幸福了……

  “好了,猴急猴急的,憋死你啦?”

  陈飞彤开了门,却没有出来,而是用一根毛巾在擦拭着头发,站到镜子跟前,端详里面的自己。

  韦小宇一愣,张了张嘴,没说什么,但两腿却犹如灌了铅一样迈不动步子。

  小姨只围了一条白浴巾,整个娇躯一片雪白无瑕,两条修长的手臂上淅淅沥沥地点缀着露珠,晶莹剔透的令人心颤。

  卫生间里漂浮着诱人的芳香,又伫立着这么一具高挑修长的半裸女神,谁都无法保持淡定的心境,何况是个刚刚食髓知味的少年。

  他沉重地迈动脚步,朝马桶走去,隐约发现装模作样揉眼睛的小姨神色也不太自然。

  何必要装呢,小姨?韦小宇哀叹着,目光继续搜索小姨胴体上的闪光之处,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白,晃的他眼睛发痛。

  “你不是要憋死了吗,还磨磨蹭蹭的?”

  陈飞彤随口问道。

  “@#¥%@#……@……”

  韦小宇鼓了鼓勇气,最终还是把“我没有扑上来就算我相当蛋定了”说出口。

  “哦,马桶太远了。”

  他说,然后听见小姨嗤笑了一声。

  “还有几天开学啊?”

  “两天,要不小姨送我去报到吧,我倍儿有面子了。”

  从小姨微微前倾的身子后面走过,韦小宇恨不得一把拉掉小姨的浴巾,他感觉胯间的兄弟很不老实了。

  好香,好白,雪一般的肌肤,连毛孔都找不到,全是白生生的一片。

  也许是因为小姨身材太高,浴巾显得有些不够用,完全包裹住了胸口的春光,下摆就自然嫌短了,堪堪遮住丰肥的屁股,几乎连大腿与屁股接界的地方那诱人的褶皱都看得见。

  掀开,掀开,小姨的屁股就尽收眼底了,说不准还能有小菊花的意外收获啊!

  韦小宇的心都揪成了一团,双手发抖,却最终不敢拿性命做赌注。

  “我才不去呢,给你长这种面子,你小姨那么浅薄吗?小屁孩一个,还懂炫耀了呢。”

  深深地吸一口气,再睁开眼,那两条微微分开的大腿还是大腿,何其丰盈。

  健美,浑圆,修长,性感,一如既往的白,白的令人头晕目眩。

  偶的神啊,被这两条大腿夹住腰,那该是一种怎样的销魂享受啊!

  不,要是能将这两条完美无瑕的美腿扛到肩上……天,不能再想了,他终于走到马桶跟前,背对着小姨,解开裤子,放出早已经挺立雄壮的兄弟,对着马桶准备释放。

  男同胞恐怕谁都有这样的经验,充分勃起的****,是无法撒出尿来的,因为充分充血的海绵体已经将尿道完全挤压的没有通道了,除非有高压力的喷射,比如,射精。

  “小……我长大了么,出点小风头是……是很正常的……的心理啊!”

  他努力地用力,但兄弟就是毫不配合,倒更显得粗壮硕大了。

  想想身后就是一具丰盈火辣的雪白胴体,只要浴巾轻轻一拉,那种禁忌的违背伦理的无极限快感,就会这么轻易地带给自己难以难诉的刺激,他怎么撒得出来尿?

  “小鬼,在干嘛呢,好玩吗?”

  陈飞彤突然问他。

  “玩?”

  韦小宇鼻血都要喷出来了,“小姨,这个‘玩’字你用的很传神啊——哎哟……踢我干嘛?”

  “叫你胡乱语,连小姨都敢逗了,信不信我给你扎起来,让你永远都尿不成了?”

  “额——”

  韦小宇倒很想试试的,但一想到彪悍的小姨恐怕还真干得出来,到时候自己非但讨不到一丝便宜,闹得家族里满城风雨的话,吃亏的还是自己。

  悲兮?福兮?摊上这么个不着调的小姨,够他荡气回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