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48章小姨驾到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一次的激情,来得太猛烈了,让久旷的女律师消耗掉了她多年不曾释放的欲望,风平浪静后,她犹沉浸在方才那销魂蚀骨的迷情里难以自拔。

  几乎散了架的身子,有气无力,时不时那甬道深处还会迸发出一丝颤栗,提醒着她疯狂的发泄刚刚结束。

  “臭小子,呀唔……”

  她刚一开口,唇角一小坨液体滑进了她的小嘴里,咸咸的,酸酸的,带着一丝腥臊的味儿,她又羞又气,跳下了床,赤裸着粉白风韵的胴体朝浴室跑去。

  “真销魂啊!”

  经过一轮盘缠大战的韦小宇坐在床上,望着一具高挑妙曼的成熟胴体朝浴室而去,那散乱狂野的长发,纤细似藕的玉臂,雪白丰盈的身子,高翘隆起的丰臀,修长笔直的性感长腿,无一不美。

  这具胴体,刚才在他的身下婉转承欢,将她端庄高雅的形象完全抛弃了,十足的一个摄取和尽情享受欢爱的寂寞欲女。

  “小色鬼,等会才跟你算账……”

  光着身子跑到浴室门口的女律师回眸羞笑,脸上丝丝缕缕地挂着乳白色的液体,看起来是那么的放荡不羁。

  “不如现在就算吧。”

  韦小宇跳了起来,胯间神物半挺不坠。

  “真丑——哎呀!”

  王芳惊叫一声钻进了浴室,并立刻反别了玻璃门,里面传来几声欢快蚀骨的娇笑,然后水蓬头哗哗的水声就响了起来。

  韦小宇也不强求立即跟这个风情万端的女律师共浴,刚刚跟自己迈过了世俗鸿沟,必须要给她一点时间和空间来适应。

  一口吃个大胖子,会噎死人的。

  趁此机会,韦小宇找出手机,给妈妈拨了过去,响了好几声妈妈才接。

  “你终于记得你还有个老娘了啊?”

  陈飞扬的声音听起来不善。

  “这话说的,老妈,我想你了……”

  听到母亲悦耳的女中音,韦小宇居然感觉自己胯间的神物跳了一下,顿时羞愧难当,怎么能对妈妈有这种感觉呢,禽兽。

  “少腻歪,”

  陈飞扬虽然表示着自己的厌恶,但声音明显柔软了不少,“你打过来,正好有笔帐要跟你算一算,今天你跟你爸都说什么了,臭小子我看你是越来越放肆了。”

  怎么都要跟我算账啊?韦小宇眼睛朝下,看见自己胯间的神物在渐渐翘起,罪恶感油然而生,连忙定定神。

  “我晕,老爸也太……”

  “不找自己的问题还怪你爸?”

  陈飞扬羞愤了,“臭小子,我警告你,多少年没有揍你了,别以为我不会下手!”

  想到老妈颐使气指的蓬勃大气,指点江山的巾帼不让须眉,韦小宇感觉自己热血在沸腾了,朝浴室望了一眼,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老妈息怒,我错了,我不该告诉老爸你藏有丁字裤的事情,我……”

  “你还说,你还说?”

  陈飞扬声音里的羞愤万端几乎从话筒里传导过来了,“韦小宇,我郑重跟你说,别以为你长大了,你在我眼中永远都是个孩子,不要轻易来试探我的底线!”

  西京市市长越是声厉色荏,韦小宇却越是控制不住胯间兄弟的激昂,他不得不用手按住,声音都颤抖了:“老妈,我错了,成长的道路上总是会有所偏差的嘛,幸好有德高望重的您,我保证只走正道,不走邪路,不给党抹黑,更不给老娘添乱!”

  “……”

  陈飞扬的笑憋的很辛苦,“别给我油腔滑调,过两天就开学了,到时候我不会送你去学校的,若烟姐姐带你去——你最好给我安分守己,我可不想被

  学校传唤。”

  “明白,低调,一切都要低调嘛,对了老妈,老爸说腾氏嫂子两姐妹要过来跟我挤啊,老妈,不要啊,我好不容易有了私人空间……”

  “你少装苦,都是为了你好……”

  想到滕氏姐妹的不苟笑和冷酷,陈飞扬似乎看到了儿子噤若寒蝉的样子,就一阵开心不已。

  “这……”

  韦小宇似乎也透过话筒看见了老娘促狭的偷笑,报复性地松开了胯间的神物,任由它弹了起来,感觉好像将了老娘一军一样,“老妈,小姨也要过来呢,你要组织娘子军啊?可不要她们还没有站稳脚跟,这个元帅就被挤兑的……咳咳……”

  “臭小子,你对你老娘就这么没有信心啊?”

  陈飞扬几乎暴起了。

  “老妈英明神武,老妈在西京的统治千秋万代,老妈要一统江湖——拜拜,啵!”

  韦完,赶紧挂了电话,望着胯间雄赳赳的战将,百思不得其解。

  他扇了一耳光,骂道:“不长眼睛的混球,刚才真是白疼你了。”

  “小泼皮,你那个真要是长了眼睛的话,就好看了,咯咯……”

  不知道什么时候,女律师将玻璃门打开了一道缝,探出湿漉漉的螓首来,妩媚地调笑他。

  韦小宇做贼心虚,紧张地问道:“芳姐,你没有听到什么吧?”

  “我是聋子。”

  女律师飞快地缩回了螓首,那眼眸里明显是“我都听见了,看你还敢不敢纠缠人家”天啦,如果芳姐真猜到自己是因为跟母亲通话,胯间着玩意儿才挺立如柱的话,这可关系到自己声誉的大事啊!

  任他智计多端,也是忐忑不安。

  管他了,唯有施展出浑身解数,将这个风情知性的女律师彻底降服在胯下,方可保万无一失。

  他正要“金猴奋起千钧棒”手机不失时机地响起来了。

  小姨?

  他背心嗖嗖冒冷汗。

  “小……小姨,哈哈,我是多么的想你啊……”

  “嘿嘿,没白疼你,速来见驾……”

  挂了电话,韦小宇犹豫不决,一边是风情万种滋味迷人的赤裸少妇,一边是英姿飒爽胸大无脑的小姨,一边是温存香暖,一边是霹雳火辣,实难抉择啊!

  已经摘到手的果实,什么时候享用都是可以的,但火辣辣的鞭子可是随时会抽到自己屁股上的。

  他英明地选择了直奔西京市警备司令部。

  身为直辖市正军级西京市警备司令部纠察大队副大队长,兼纠察连连长的陈飞彤,上任伊始,秉承了老爷子低调的行事作风,和她别具一格的风范,居然只身简从,一个人拖着一只旅行包站在警备司令部大门外等侄子。

  街灯照耀下,一米七三的女军官,一身戎装笔挺,丰胸长腿,英姿飒爽,引来不少路人驻足观望,还指指点点,更有不少自以为身份地位才貌俱佳的男士,跃跃欲试地想要靠近,以睹芳容,抑或搭个讪。

  陈飞彤眼里无物,昂首挺胸,不时抬腕看时间。

  身后司令部大门岗哨上值班站岗的纠察战士也是心向往之,最近有传,纠察连连长要高升了,将空降过来一名新连长,而街边站着的绝色女军官,年纪不过二十七八,赫然已是少校军衔,该不就是她吧?

  那今后司令部里岂不是会有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了?战士开始憧憬那一天的到来,突然看见一辆出租车噶地停在女军官跟前,跳下一个少年,然后看见女军官抬腿在那少年屁股上就是一脚,战士目瞪口呆,美好的憧憬大打折扣了。

  “小姨,给点面子,这么多人,一会你怎么炮

  制我都可以……”

  韦小宇抹一把汗,前不久才在一个端庄知性的美貌少妇身上恣意驰骋,大逞威风,这一刻就被当做一个顽皮捣蛋的小屁孩修整,实在是汗颜啊。

  “真该带根小皮鞭的,这下你又落到了我手里,哼哼,抽不死你!”

  陈飞彤见侄子知趣地接过自己手中的旅行包拉杆,挺了挺胸,迈步朝斜对面的司令部招待所走去。

  观望者无不唏嘘感叹一番散去。

  办好入驻手续,两人被领进了三楼的一套套间。

  背着手,陈飞彤查看了一下卧室和卫生间,基本满意,才跟服务员报了几个菜名,让送上来,挥手赶走了服务员,开始解除军装。

  “额,小姨,你先别脱好吧,就这样更好看。”

  韦小宇请求道。

  陈飞彤柳眉一横:“小子,有制服情结了?”

  韦小宇老脸一红,讪讪道:“世人皆有,我也不能免俗啊!”

  陈飞彤伸手过来揪住侄子的脸皮:“可以啊,几天不见,长大了嘛。”

  倒也不再解纽扣了,只把军帽放在了茶几上。

  “嘿嘿,自然规律,也不能免俗啊,是不小姨?”

  韦小宇闻到一股熟悉的幽幽芳香,神清气爽。

  “哟,说话一套一套的了嘛,怎么以前没注意到呢,是不是最近春梦越来越多了?”

  陈飞彤似笑非笑地追着他的眼睛看。

  “额……”

  韦小宇难得地羞涩了,眼睛从小姨饱满的胸口艰难地移开,“笑了,人家都难为情了……”

  “哈哈哈……小家伙居然脸红了,被我说中了是不?”

  陈飞彤用指头点着侄子的额头,厉色乍现,“害什么羞,这也是自然规律啊,你免俗了是不?”

  “没……没有,”

  韦小宇狠了狠心,反诘道,“小姨不免俗,小宇怎敢免俗呢?”

  “那是那是……咦,”

  陈飞彤回味过来了,粉脸不禁有些泛红恼羞,“臭小子,你话里有话啊,居然探究你小姨的隐私来了,欠抽了是不?”

  “岂敢岂敢,”

  韦小宇走过去用遥控器将空调又下调了二度,“这话,侄子就要斗胆力争了,难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陈飞彤一愣,有些不可置信:“好好好,我一向开明大度,从善如流,你能说出过硬的理由,我也不耍家了,不错不错。”

  “嘿嘿,过奖过奖,真的,你穿军装就是好看,为人民军队增光添色了不少。”

  “仅仅是好看?”

  陈飞彤就做出她似笑非笑的神情了,目光炯炯,似有期待。

  “难道……”

  韦小宇眯着眼睛,猜度小姨的心思,“要说带劲不成?”

  “仅仅是带劲?”

  “性感,绝对的性感!”

  韦小宇豁出去了,斩钉切铁。

  “咳咳,也就那么一点点罢了,不算火辣。”

  陈飞彤似乎得到了想要的答案,面色颇为自得,倒也有些难得的羞涩。

  这么自恋?韦出来,连忙一记马屁拍过去:“呔,岂止是火辣,简直让人神魂颠倒夜不能眠啊小姨,你太谦虚了!”

  “嗯?夜不能眠?臭小子,你作死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