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46章女律师的沦陷3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蜂腰只堪盈盈一握,却又显得力量十足,韧性夸张。

  突然增宽增肥的腰髋,包裹着一条黑色的超短裙,将她的三度曲线凸显的淋漓尽致。

  两条修长的美腿,笔直而性感撩人,滚圆丰腴,健美有力。

  丝袜,被誉为女人的第二层肌肤,肉色的丝袜预示着性感诱惑,完美地贴在芳姐两条长腿上面,火辣劲爆,看的韦小宇欲火顿时就腾地高涨起来。

  见少年眼珠子都要掉出来的丑态,王芳禁不住一阵自豪。又想到自己如此性感火辣的妆扮,不都是应了他的要求么?又是一阵心颤的羞涩。

  “芳姐,走一走,边走边转一圈看看。”

  韦小宇坐不住了,站起身来,十分热情。

  “小色迷,”

  王芳媚眼如丝,粉面含春,轻嗲了一句,“都是被你害的,不准笑。”

  她说完,小碎步走到鞋柜边,忸怩地换了一双时尚的银白色高跟凉鞋,抿着红唇,眼眸含春,一步一摇地走向激动非常的少年。

  好一个勾魂摄魄的美娇娘啊!韦小宇连连吞咽口水,大裤衩的裆上早就支起了高高的帐篷。

  “芳姐,我,我好激动啊。”

  韦小宇喘气如牛,哆哆嗦嗦地说完,就带着鉴赏和淫邪的目光饶到了风韵少妇的身后。

  王芳感觉自己的娇躯在颤抖,在舒张,那一刻恐怕就要来临了吧?

  被从身后瞧的心慌的王芳,嗲羞地转身,迎面就被韦小宇搂了一个结实。

  “哦,芳姐,我太幸福了。”

  温香软玉入怀,尤其是胸口那对丰满的玉兔,紧紧地压在他的胸口上,让韦小宇几乎窒息了。

  双手有力地揽着蜂腰,入手处一片柔软温暖,充满诱惑的肉感弹软,令他的心都要跳出胸膛了。

  “放……放手,急猴子……”

  王芳有气无力地呻吟着,一双玉臂却潜意识地环住了少年的身躯,感觉自己的左大腿上,顶着了那根坚硬的棍子,他还扭动着身子,让那火热硕大的阳根扫动着她性感的大腿,阵阵心颤的冲动,让王芳又迸发出了一声悠扬的娇啼,“嗯……小坏蛋哟……你,你究竟想怎么样呀?”

  “芳姐,我爱你,让我爱你吧好吗?”

  “不,不要……”

  王芳立刻阐明了自己的态度,却并没有离开少年的怀抱,这是女人的矜持之美,更是诱惑的大杀器,“小坏蛋,别为难姐姐好么,如果……如果姐姐真跟你有了什么,别人不知道,姐姐心里可是会承受道德谴责的呀……”

  见芳姐还在犹豫不决,韦小宇也不好强来,循序渐进:“那,芳姐,让我好好看看你的身子,我保证不乱来的,好不好?”

  说完,他伸出舌头,在少妇晶莹的耳垂上舔了一下,立刻感觉少妇的娇躯颤栗了一波。

  “嘤咛……”

  敏感的耳珠被袭,女律师的芳心差点就崩溃了,脆弱的防线她还想要多支撑一会儿,“别骗姐姐了,你这个借口好烂,姐姐才不会相信你呢……”

  没有坚决的抗拒,却还吐气如兰,声音婉转动听,犹如来自天籁。韦小宇不得不赞叹,怀中这是一个知情识趣的风情女子。

  “那,芳姐,我就看看你的胸好不好?”

  韦小宇陪着女律师兜圈子,反正估计今晚都属于他了,多说些情话也是不错的历练嘛。

  同时,他的一双贼手已经滑了下去,捧住了少妇那两瓣丰美高翘的屁股上,十指一收,两团丰厚肥美的脂肪,便破坏了她们浑圆完美的弧度,变幻了诱人的形状。

  “小坏蛋,你就不死心呀,那里有什么好看的,你小时候天天捧着的呢,咯咯……”

  女律师立刻感觉自

  己的丰美屁股被袭击了,那蚀骨的快感让她有些难以承受,连忙用手去按住他的贼手,“嗯……别,别想乱摸,小流氓……”

  “芳姐,”

  韦小宇急了,看来自己是太仁慈了些,“芳姐,就遂了我的心愿吧好吗?你没感觉到弟弟已经欲罢不能了啊?要是我真控制不住了,强来的话,芳姐,你忍心拒绝我么?我之所以不做那禽兽的行为,因为会侮辱了我对你的爱啊,芳姐,来嘛,就让我摸摸你的胸好不好?”

  “臭小子,一点耐心都没有……”

  王芳上身后仰,用嫩葱般的玉指点着他的鼻子,声音妩媚诱人,其情销魂蚀骨。

  “咕噜咕噜,”

  韦小宇狠狠地吞了两口唾沫,一矮身,拦腰一把抱起了惊声呼唤的美人,“芳姐,那我们到沙发上去慢慢聊吧。”

  女律师一时芳心激颤,一双玉臂挂在了少年的脖子上,一双媚眼勾勾地盯着情欲爆发的少年,说不出的风情动人,嘟着红唇嗲道:“小流氓,你一点也不浪漫……”

  “没办法,人家还是处男嘛。”

  王芳一听此话,芳心就是一荡:情结不光是男人的专利,女人也有权利追求的。

  “处男了不起啊,姐才不稀罕呢……”

  说完,王芳就羞的将脸蛋藏进了少年赤裸的胸口上,那鼓鼓的胸肌,结实如墙。

  “那我去找稀罕的人好不好?”

  “你敢!”

  王芳被少年逗弄的意乱情迷了,撅着红唇,宛若情窦初开的少女,别提有多诱媚了。

  “那你还不答应我的请求?”

  “不要脸皮的小混蛋……”

  王芳闭着眼眸,粉脸早已经红润欲滴,,“那,那就让你看一下吧……”

  韦小宇激动的差点一个趔趄,将怀中玉体横放到沙发上,忙不跌地问:“是我来解扣子呢,还是芳姐你亲自把关啊?”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嘤咛……”

  少妇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她也许能对一个情投意合的成年男人如此撒娇,但却对一个少年郎说出了如此不知羞耻的话来,是多么的怪异和刺激啊!

  韦小宇蹲在沙发边,解开了那紧绷的扣子时,顿时鼻血都要喷出来了。

  扣子一解,乖巧地躺在黑色蕾丝边罩杯里的一对山峰几乎是怒耸而出,颤巍巍地在女律师雪白的胸口抖动着。

  那雪白的乳肉隆起美妙诱人的弧线,肌肤如绸缎般平滑娇嫩,根根蜿蜒的血管清晰可见。

  深深的乳沟,散发出迷人沉醉的乳香,让那露出三分之一的乳肉更加新鲜娇嫩。

  “好了,看够了。”

  王芳早已羞涩不禁,飞快地合上敞开的衣襟,将雪嫩傲人的胸乳遮藏了起来。

  美妙的春色消失在眼前,但韦小宇恍然不觉,似乎仍在回味刚才那片刻的销魂。

  “芳姐,你耍赖,我可是要用霸王硬上弓了哦。”

  他不管了,亲自动手拉开了女律师的一双小手,用一只手交错抓住,腾出一只手来,直接隔着胸罩抓住了右边那只肥硕柔软的雪峰,入手处一片温暖的弹软,手上的力量犹如泥牛入海,消失无踪。

  何其丰美挺拔啊!

  “嗯……”

  美少妇的娇躯情不自禁地扭曲了一下,歪蛋那修长的身段扭动的诱惑,堪比美女蛇的销魂,“轻点……你抓痛我了小坏蛋……”

  “还不是因为芳姐你调皮呢,那我轻点……”

  他隔着蕾丝的内色胸罩揉捏起来,手中柔软销魂的乳肉,傲人的雪峰在手掌里变化着迷人的形状,“哇,芳姐,你的奶奶好柔软啊,我真要吃一口才甘心…

  …”

  “嗯……嗯……”

  美少妇已经被膨胀的****刺激的快陷入情欲的迷潭了,喉咙里千娇百媚的迸发着销魂的娇啼,对少年的话不置可否。

  今晚,顾先成注定是郁闷的,更有些不服气的纠结。

  西京市政法委办公厅刘主任,是他老子顾伟刚亲手提拔起来的嫡系,打电话问他是不是在插手一件强歼案,他承认了。刘主任又问他与有没有参与案子,他自然不会承认的了。然后刘主任也不多问,只劝他赶紧抽手,因为新任市委书记在关注了。

  不久,案子的主审庭长也打电话过来,说女律师王芳已经将最后的证据呈上来了。

  顾公子破财了,想要不受牵连,只能擦干净屁股,那厮居然狮子大开口,五十万封口费。

  事情紧迫,顾先成多方打听,也歪蛋是毫无头绪,不能为了一点小钱把自己陷进去,更不能置老头子的感受于不顾,否则倒了老头子这棵大树,他什么都不是了。

  幸好那厮没有妻小,就一个老母亲,不然他还不知道要出多少血呢。

  难得地,他今晚早早地回了家,必须要当面跟老头子请教了。虽然老头子退了下来,余威犹在,浸淫官场几十年,门道比自己清楚得很。

  可惜,老头子不在家,看见母亲一脸的不爽,他立刻明白:去二娘那里了。

  母亲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地朝他发了一顿无名火,他只好灰溜溜地上了楼,庆幸自己的老婆基本不干涉他的烂事,自己比老头子实在幸运的多。

  先去女儿顾嫣然的小书房,即将上初一的女儿正拿着手机在看电子书,见他进来,叫了一声爸,不再理他,装模作样地预习起初中课本来。

  他和颜悦色地关心了几句,却没有得到热情的回应,怏怏的不爽。

  女儿如今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大有向少女发展的趋势了,神情身材跟她妈妈一样高挑婀娜,这是他的骄傲。

  父爱的温暖刺邀了他,别无所与,掏出皮夹,将里面的几千块现金全都掏出来,收买亲情。

  听见女儿淡然地说了声谢谢,他已经很满足了。除了给予了她生命,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还给了女儿一些什么。

  有些惆怅,来到卧室,妻子不在,听见琴房里有声音,他解着衬衣纽扣走过去,妻子赵玉琪妙曼的背影侧对着他,坐在钢琴前面在熟悉琴谱。

  一头波浪的长发披散在肩头,薄薄的睡裙里隐约可见他妙曼的骄躯,特别是蹦得紧紧的屁股压在凳子上的肥美形状,腾地勾起了他的欲火。

  多少年了,特别是怀上嫣然以后,自己有没有碰过她十次?

  主要是她不让他近身。

  “咳咳,玉琪,还不休息啊?”

  他走过去,感觉自己的裤裆在隆起。

  赵玉琪恍若未闻,伸手翻过一页歪蛋,神情专注。

  顾先成邪火腾腾地冒,刚伸出手去,赵玉琪立刻转脸冷冷地盯着他。

  顾先成畏惧了,是一种发自骨子里的胆寒,怏怏地将伸出的手放到琴键上按了一个音符。

  当——“嫣然的学校定了吗?”

  他问,眼睛望着妻子睡裙微微敞开的领口,那浑圆的两只玉兔紧紧地并在一起,雪白骄嫩,他不禁喉结一动。

  赵玉琪也不掩饰,仍旧冷冷地盯着他,那漂亮的眼眸中不屑的鄙夷和强烈的反感,令他一阵心悸和羞愧。

  被漠视甚至无视的沮丧,高傲的顾先成一时难以接受,冷着脸转身走出了琴房,下楼,换鞋,出了别墅。

  驾着车直奔另一个家。

  这就是政治婚姻,赵玉琪的父亲曾经是西京的太上皇,如今全国人大的副委员长,他得罪不起,也指望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