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44章女律师的沦陷1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出租车上,他接到了父亲韦隐啸的电话:“爸,你好。”

  “呵呵,跟老子这么客气啊?”

  “这话说的,儿子对你的尊重和敬仰犹如滔滔……”

  “好了好了,少来马屁,我照样会对你严厉的,”

  韦隐啸顿了顿,“跟你说个事,你滕舒和滕潇两个嫂子过两天会调到西京去,暂时就跟你住一起了……”

  “我反对!”

  韦小宇打断父亲的话,一想到那两个不苟笑的姐妹花,连堂哥和表哥那般天不怕地不怕的主都敬而远之的,自己还不是老鼠见到猫啊,再说了,自己的泡妞事业才刚岂不,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可不能让那两个女青天来搅他好事。

  “反对无效,你可要搞清楚,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不过是通报你一声罢了。”

  韦隐啸颇为自得,让儿子又吃了一瘪,老怀大慰,当然,打一巴掌是要给一个甜枣的,“最近还习惯吧?西京太子爷大衙内的派头足不足?”

  “马马虎虎。”

  韦小宇终究不敢真的与韦一笑闹革命。

  “低调,更低调一点,别丢你爷爷的脸。”

  韦隐啸又顿了一下,“据你妹妹说,你的账户上今天突然少了四千多呢,什么开支啊?”

  说到这个,韦小宇就是一肚子憋屈。所谓的妹妹,就是堂妹韦丝雨了,小他二岁,处处跟他作对的丫头辫子,更令他伤心欲绝的是,一向雍容大方的婶子居然跟爷爷提议,让韦丝雨来管理和监督他的银行账户,直接跟她的手机绑定了起来。

  想起那个团中央第二副书记望着他促狭的笑容,韦小宇就双手成爪,恨恨地想在她那对挺拔的奶子上抓捏一把。

  迟早滴,婶子,迟早会让你尝尝我的挤奶龙爪手的!

  “不会吧,现在这么迟钝了,编借口需要这么长时间?”

  韦隐啸质疑揶揄。

  韦小宇一边付了打车费,一边拧着书下了车。

  “呵呵,爸,你老还是这么精明啊,我也不编了,是手机掉下水道了,不信可以让妈妈作证的——对了,爸,妈她说,你偏爱丁字裤,有没有这个说法啊?”

  “你……你说什么?”

  韦隐啸差点从轮椅上站起来了,“臭……嘟嘟嘟……”

  韦隐啸无奈地摘下耳机,老脸一红,讪笑着跟对面而坐的二舅子,国安部特勤一处陈处长说:“看,都是你们老爷子惯的。”

  陈浩扬不置可否,递给妹夫一根特供小熊猫:“风铃也想去西京呢,能不能不进国安局?”

  陈风铃,就是陈浩扬的掌上明珠,在国安部供职。

  “你的意思,还是丫头的意思?”

  “丫头的意思。”

  “你看你们,惯坏了我家那个混小子不打紧,连自家丫头也惯。”

  韦隐啸笑道,吐出一口烟圈……

  ***********首发***********首发********王芳一直心悸不已,从4店出来,拐上人民路,险些闯了红灯。

  掐了那小子的电话,她就有些后悔,经过中午的冷静之后,她实在无法说服自家去接受一个半大少年的情意,这不光是一个道

  德伦理的问题,更是关乎她一生的声誉。

  少年的依恋,除了懵懂的情意外,更多的还是情欲的发泄,他们不知道社会舆论的压力,他们更不知道责任和义务。

  虽然她从事的行业,让她接触了太多社会的阴暗面和残酷现实,但真要发生在自己身上,她无法做到坦然接受了。

  她可以允许自己心底深处藏着这个少年的影像,允许自己的情路之上,留下他淡淡的脚印,甚至双方之间玩玩无伤大雅的暧昧,却实在无法说服自己将身心都完全奉献出来。

  他还是个孩子啊!人家会认为是一个少年亵玩了她这个成年的律师吗?不会,只会鄙夷是她玩弄了一个未成年男孩的,会被千夫所指,万夫唾弃。

  纠结,彷徨中,她又不得不承认,如果伤了一个少年的心,她也会落寞懊悔的。

  远远地,韦小宇就看见王芳坐在驾驶室里,开着一辆红色的奥迪a4过来了,似乎她并没有发现站在大门口的他,他只好跳出来。

  嘎!王芳猛地刹车,幸好看见韦小宇朝后退了一步,不然一定撞上了,她连忙拉起手刹,开门出来。

  “没事吧?”

  王芳的脸色都青了,见韦小宇还嬉皮笑脸的,顿时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脸色迅速转为桃红,扭身进了车内,见这个小冤家拉开副驾驶里的门坐进来,她感觉自己的呼吸急促起来,放下手刹,溜进了大门,进入了地下停车场。

  “真美,真香。”

  韦小宇直愣愣地打量着神思不属的女律师。

  大翻领的无袖浅绿色连衣裙,红色的翻领,剪裁得体的裙子,白皙的肌肤,色彩映衬,大胆前卫的搭配,好一个惹火的时髦少妇啊!

  精心描过的眉线和眼影,弯弯的翘睫毛细长撩人。

  润红的唇膏,性感的唇线,薄施粉黛的脸颊,有精心雕琢的痕迹,却又不失天然之美。

  尖尖的下巴特别迷人,搭配细长的白皙玉颈,明显的性感锁骨,微微露出的淡红色抹胸,紧紧地托着一对丰润挺拔的玉兔,挤出一道幽幽迷人的乳沟,粉嫩白皙,肥美撩人。

  随着车子的悠悠晃动,胸口并不夸张硕大的玉兔展示了她们沉甸甸的规模,只有足够挺拔的酥胸,才能荡漾出如此销魂的微微颤动来。

  腰肢纤细平坦,盈盈一握,微微露出圆润膝盖的玉腿,熟练地变换在刹车油门之间,专注的女人,更显迷人。

  “真香,真美。”

  韦小宇又一次由衷地赞叹道。

  王芳被他看的终于崩溃了,粉面羞红地白了他一眼,停好车,自顾拧着包包下了车,朝出口走去。

  韦小宇屁颠屁颠地跟上去,望着前面娉婷飘渺的婀娜身影,口干舌燥。

  停车场里相对阴暗,而出口处阳光挥洒,走在前面的王芳几乎被透视了。她妙曼丰盈的胴体都几乎惟妙惟肖地展露了出来。

  身材高挑妙曼,骨骼纤细紧窄,蜂腰似柳,丰臀如盆,尤其是两条修长笔直的丰腴长腿,毫无一丝赘肉,紧绷而充满了弹性。

  步履稳健而稍显急促,似乎是在逃避恶狼的追逐一般。

  这个放心紊乱的少妇啊!韦小宇心里得意非凡,亦步亦趋,想到:如果此刻自己悄无声息地走掉,芳姐该作何感想呢?

  他当然不会负气而走,芳姐如此羞怯作态,

  不正是证明了她的芳心里恐怕已经将她自己在今晚即将狠狠地出卖了么?

  虽然这样猜测着,韦小宇也不敢笃定,毕竟一个真正端庄贤淑的女子,怎么可能轻易地跨过伦理的边界呢?

  他让自己渐渐落后,一面是试探女律师的心意,一面规划自己的猎艳步骤,粗暴急迫一点好呢,还是温柔浪漫一些好啊?

  两个心怀情意的男女,心里都在预感着那激情交融的一幕会上演,这本该是一件多么令人遐想期待的事啊,然而事实上却不是那么容易拉开帷幕的。

  疾步到了自家楼层的大门口,王芳取出门卡,嘀,大门开了,她装着无意地扭头望去,见韦小宇竟然远远地坠在后面,她心底立刻暗呸这个混蛋,故意让她为难。

  她犹豫着要不要等他,却见他仍旧慢悠悠地走着,芳心娇怒,自己进了门,听见大门“啪”的一声锁上了,她又有些懊悔,如果这个家伙真回头走了的话,倒是自己欠了他一个天大的人情还不了了。

  可如果乖乖地让他进了自己的家门,那么自己的身子清白就难以保全,那么就是那个小家伙欠自己了。

  哼!总归就是一个人情债罢了,臭小子你不主动献殷勤我难道还轻易倒贴给你,那我王芳算什么呀?

  她急急忙忙地回到家里,见对视器的显示屏上并没有未接通话,稍稍安心,连鞋子都忘掉了换,站在门口静静地等着。

  这算什么呀?王芳在心底狠狠地鄙夷自己,一只雪白的小手按在自己急促跳动的胸口,芳心颤栗。

  叮铃叮铃,对视器的铃声突然大作,显示器上显示出大门口韦小宇那欠揍的笑容,王芳感觉自己的心儿都要跳出来了。

  “芳姐,放我进来吧。”

  话筒里传来他霸道的声音,像狼。

  真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小色狼,王芳镇定一下自己,才按了开锁键,将包包随手放到客厅沙发上,得找点事来做,可不能让他一进来自己就手脚无措啊。

  她打开冰箱,计划了一下,勉强能弄出几样菜来,围上围裙,便动起手来。

  韦小宇进门后,倒也规矩,站在厨房门口对忙碌中的王芳望了一会儿说:“芳姐,我玩会电脑好吧?”

  王芳告诉了他密码,便不再理他。他便进了子里已经飘散着了清香,看来上午的战场已经被整理过了。

  开了电脑,韦小宇直奔硬盘,期待能找到寂寞芳姐留下的香艳证据。

  功夫不负有心人,硬盘里浩如烟海的文件,根本找不到他想要的,灵机一动,他查看了最近使用痕迹,一个“巨屌,黑白配”的mp4文件,让他欣喜若狂,一会就有挑逗芳姐的材料了。

  可惜,他点击打开,顿时失望了,显示“此文件不存在”他进入回收站,一片空白。

  他按捺不住了,跑到厨房里,看见王芳似乎娇躯颤抖了一下,不禁心花怒放:“芳姐,你做事真是滴水不漏啊。”

  王芳一惊,似乎想到了什么,粉脸绯红,手中扬着铲子来打他:“关你什么事啊,你这个小泼皮滚出去。”

  他当然知道王芳不会真打他的,轻易就捉住了王芳的手腕,将她性感的娇躯朝怀里一拉。

  “嘤咛……”

  王芳感觉自己几乎要平静的心瞬间就融化了,久旷的娇躯再也经不起任何一点点的撩拨,投入了少年的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