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42章觐见市委书记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方晚秋本来已经打算罢手放过他了的,听见他居然说“情不自禁”岂不是将他的小色迷本性曝露无遗了吗?

  她可是天朝如今最棘手可热的几个女高官之一,几乎站在了权力的最顶峰,大权在握,加上美容丽貌,身材出众,深知是太多男人心目中的女神级人物,但绝对不可能听到谁敢公然对她说“情不自禁”的,就算是稍稍情不自禁地表露出一点点那层意思的,也绝对要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

  而这个小家伙,毛有没有长齐呢,居然说出了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来,也不怕闪了舌头。

  羞愤至极,愤怒及顶,方晚秋再也顾不得自己的高贵威严形象了,扑上去,拉着他的手臂,将他翻过身来,一手撑在床上,另一只手身上去要揪这厮的耳朵:“别躲,不准躲,今天不撕了你这耳朵,我这个堂堂市委书记情何以堪!”

  “阿姨,饶命啊,市委书记阿姨饶命啊!”

  韦小宇平躺在芳香蚀骨的床上,仰望着几乎要趴到自己身上来的堂堂市委书记,羞愤欲滴的美丽脸庞与自己近在咫寸,她羞意浓浓的眼眸一如邻家阿姨一般妩媚风韵,琼鼻翘美可爱,红红的小嘴不住地吐出幽香醉人的兰气,两排细小整齐的贝齿之间,几乎能看到那尾柔软红润的丁香小舌了,真恨不得能含在嘴里品尝一番。

  目光再向下移,更是一片雪白丰盈的春色。

  女市委书记的v字形领口已经大大敞开,抹胸完全遮不住里面红色的蕾丝文胸,那蕾丝花边的罩杯托着一对滚圆荡漾的雪白玉兔,一道幽深而散发着醉人香味儿的诱人乳沟,看的他食指大动。

  特别是两团圆圆的溜溜的玉兔,随着她剧烈的动作而颤巍巍地抖动荡漾,这令人销魂蚀骨的滋味,要说寻常身份的女子做出如此撩人的动作来已经够他喝一壶的了,何况这可是共和国凤毛麟角的女市委书记啊。

  她是高高在上的女高官,她是万千体质系统官员乌纱帽的掌控者,她是可远观不可亵玩的神秘圣洁女神啊!

  官本位的天朝,普通民众视官员都潜意识里有敬畏的自觉,何况这个女神还口口声声地强调她直辖市市委书记的高贵身份,简直让韦小宇意淫不止,鸡动不已。

  邪火乱冒之际,不冒险,怕刺痛,怎么能摘到最鲜艳的玫瑰呢?

  他躲闪着自己的耳朵,混乱中,他的手臂在方晚秋的支撑手上一碰。

  “呀……”

  方晚秋惊叫声中,整个娇躯都趴歪蛋到了少年身上,丰满的酥胸压在了少年胸口的羞怯还没有消退,小腹下的敏感三角区压着了一坨硬硬的东西。

  完了,今天是自己最不幸的日子,斯文扫地,完全颠覆了自己高贵端庄的威压形象了。

  方晚秋立刻知道了自己转移自己的尴尬,一只撑着床,一手伸下去摸向小腹下压着的东西:“小鬼头,你兜里揣的什么东西,这么烙人。”

  韦小宇屏住呼吸,心都提到嗓子上了,很想说句“没什么,上不太台面的东西”的,最终却“良心”发现,开口制止道:“别摸,阿姨,你千万别摸啊!”

  时机可谓把握的恰到好处,火候刚刚好。

  见小色迷被她成功地转移了注意力,方晚秋心中暗喜:扑面趴在他身上的羞愤尴尬就这样轻轻揭过了,哼,臭小子,更阿姨斗呢。

  “你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啊,不,阿姨还偏看了,哼!”

  方晚秋自以为得计,逮到了臭小子露怯的时候

  “阿姨,我可不是藏着谋害党的大员的凶器哦。”

  她见韦小宇倒不挣扎了,双手还放到脑袋下面去高枕无忧的样子,心感不妙,但小手已经隔着裤子抓住了那东西。

  芳心一颤:不会的,小孩子的鸡鸡绝不可能有这么大。

  再探:小孩子的鸡鸡怎么可能会有这么长。

  再摸,天,自己今天都干了什么糗事啊?

  方晚秋芳心慌乱窘迫万端,热乎乎歪蛋,滑不留手,长着一个肉感十足的大头,还在她手中有节律地跳动。

  绝不可能啊!方晚秋索性朝下摸去,好大一坨,滑溜溜的两只椭圆形的蛋蛋,确凿无疑,这就是一根鸡鸡,而且还是一个半大少年的阳物。

  娇羞,愤慨,窘迫,尴尬,震惊,慌乱,无地自容,千般思绪融合起来,方晚秋感觉自己有种要窒息的迫切了。

  一个共和国的女高官,在自己庄严的办公室休息室里,半趴在一个英俊少年的身上,用手抚摸——或者说挑逗诱惑也无不可——他胯间的阳物,少年噤若寒蝉,不敢反抗,任由自己逞着淫威猥亵于他。

  天啦!方晚秋恨不得撞墙速死,她怎么能担当这样的灭顶后果啊!

  “哦,轻点,阿姨。”

  韦小宇提醒道。

  方晚秋不愧是共和国久经考验的斗士,智计百出的女高官,面色很快恢复如常,站直了身子,不屑地轻睨他一眼,甚至用手在他那高高挺立的帐篷上挥了一记,说出了一句让韦小宇奸计落空又五体投地的话来:“小鬼头,阿姨看你这是一种怪病,哪有小孩子长这么畸形的小鸡鸡的?”

  说完,整理了一下衣衫,施施然走了出去。

  韦小宇前一刻还以为自己今天会有天大的意外惊喜,这一刻就功败垂成了,巨大的落差,令他胯间的小弟轰然倒塌。

  走出休息室的方晚秋,暗暗地握了握粉拳,她不得不佩服自己高深莫测的急智,如此销魂的尴尬,竟然让她挥手间烟消云散了。

  然而小手中那有如实质的十足肉感,厚实坚挺的手感,深深地印在了她的心尖:欣桐啊欣桐(请大家务必要记住这个名字)你都生了一个怎样的儿子哦,古灵精怪语出惊人也就算了,还长着这么大一条吓人的玩意儿,可恨的还是老姐居然亲手抚摸了那硕大的东西,你不会怪姐姐吧……

  “阿姨,那我该怎么办啊?”

  韦小宇出来了,声音里一片凄凉。

  方晚秋一听这厮说话,就心惊胆战了,这让自负清高的她很是纠结。

  等她坐到沙发上后,她已经恢复了沉稳内敛的风范,一种高高在上,大权在握的自信:“你妈妈知道吗?”

  “没,没知道。”

  韦小宇坐到方晚秋身边,“我怎么好意思说啊?”

  哼,我比你妈妈疯狂吗?方晚秋岔开话题:“把茶几整理一下吧,估计午餐要来了。”

  见方晚秋成功地避开了令她难堪的话题,韦小宇只好收敛了自己的邪恶心思,一边收拾一边说:“阿姨,我要跟你说的是顾伟刚的儿子,顾先成……”

  等韦完,方晚秋正沉吟间,市委食堂的负责人领着一个服务员亲自送饭菜过来了,看见韦小宇在,疑惑不已,却也没敢多问,套了几句近乎,就乖乖地走了。

  >

  当方芸儿进来后,韦小宇就噤声了。

  菜肴并不丰富,还有些简朴,但方晚秋说“食不语”于是三人就静静地吃饭。

  韦小宇憋不住,夹了一筷子菜给方晚秋,方晚秋只略一迟疑,便继续吃起来。

  而当韦小宇又献宝似的给方芸儿夹菜过去时,方芸儿不动声色地丢进了骨头盒子里。

  方晚秋明察秋毫,却也没有说什么,心底却在疑惑:这个小色迷难道招惹小姑奶奶了?

  饭后,等在外面接待室的食堂服务员收了碗筷出去后,方芸儿也出去了。

  方晚秋去独立卫生间洗涮了一下才出来,望了一眼墙上的时钟说:“等我午休后,会打电话去相关单位求证一下,阿姨不能完全相信你的一面之词,如果正如你所说,顾先成有不法的行为,阿姨一定给你这个面子,还受害者一个公道的——我还没有说完,啊……”

  方晚秋没想到色胆包天的小家伙,居然捧着她的脸蛋,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

  “谢谢阿姨,敲山震虎之后,你和我妈妈的工作想必会更利于开展,‘西京双姝’的时代很快就会来临的,西京之福,万民之福啊!”

  方晚秋纠结地望着这个口花花的少年歪蛋,实在想不通他脑子都装了些什么。

  大棒槌很了不起吗?躺着床上,方晚秋这样想着,暗呸自己为老不尊,女儿都大学毕业了,居然被一个少年勾起了春心。

  越想越睡不着,娇躯还跟着燥热起来,她辗转反侧了一阵,闭上了一双春意盎然的眸子,一只雪白的玉手伸进了胸衣里面,捉住了一只发胀的柔软丰挺玉兔,拨弄了一下已经充盈的小枣,一道久违的电流从神峰上传导开去,娇躯跟着一荡。

  另一只小手趟过平坦滑腻的小腹,滑过芳郁茂盛的芳草地,陷入了搅动扭擦的双腿之间,指尖按住了那粒突突跳动的小豆豆,一波销魂的快感弥漫开来。

  “嗯……”

  一声天籁之音般的娇啼,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但如潮的情欲却铺天盖地地朝她袭卷而来,她紧紧地绞织着自己丰腴的两条大腿,似乎想阻止自己灵魂里欲念的升腾,却不知道这样反而更加火上浇油。

  “小色迷,你害苦阿姨了……”

  高贵端庄的直辖市女市委书记呢喃呓语着,娇喘急促,吐气如兰,腮红如樱,唇红欲滴。

  玉手在胸衣内一紧一松地抓揉着涨涨的玉兔。紧时,玉兔扭曲几欲窒息而绝;松时,又恢复了她浑圆丰挺的完美形状。每一下对樱桃的拨弄,都带出来一声娇婉噬魂的莺啼,每一次换捏玉兔时,都推动了无边的欲望潮涌。

  凄凄芳草掩映中的玉田,早已经泥泞不堪,出皮红豆更是敏感娇翠,膨胀柔唇,滑腻无比,娇嫩柔软,娇小紧窄的羊肠小道,蓬门经久无人光顾,如今容纳一根玉指也是艰难,呱呱的水声之中,高贵的市委书记,柔弱无骨的娇躯弯成了一只虾米,在一声紧促急迫的“小色迷,阿姨不会放过你——”

  吟啼之后,虾米蓦然伸展,双腿长伸紧绞,丰臀高抬,向上,再向上,痉挛抽搐之中,搭成了一座令人心颤的玉体拱桥。

  “啊……”

  犹如抽空了身体里所有的力气一般,一声销魂蚀骨的颤声呻吟之后,拱桥轰然倒塌,丰圆肥美的丰臀重重地砸落在床上,余下的是窃窃的凄语,“小宇,阿姨好怕,阿姨再也不要见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