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41章觐见市委书记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因为这小子不好骂他,不好打他,更可气的是一副纯真顽皮的懵懂模样,可他那深黑的大眼睛里不经意地闪过的一丝狡黠,让久经政治斗争考验的方晚秋也倍感棘手。

  他是真的顽劣,还是伪装的小色迷啊?

  “阿姨,你怎么啦,我惹你生气了?”

  韦小宇走过来。

  这,方晚秋顿时气结,但脸上不得不表示出爱怜的佯怒:“小宇,你把你妈妈的私事拿出来说,这就是不尊重她知道吗?要晓得她日理万机,公众人物,私生活方面的东西涉及到她的形象问题,作为儿子,怎么能不体谅母亲,不支持她的工作和事业呢?”

  额,自己也太上纲上线了吧,怎么习惯性地就说出这些大道理来了?

  “哦,我晓得了,阿姨,其实,我也只在你面前说说罢了,因为,因为我刚才看你尴尬不好下台嘛……”

  方晚秋一滞,人精啊这个小家伙,可既然在顾忌她的面子,为什么又说出来呢?

  “扑哧,”

  忍俊不禁,方晚秋用笑容来掩饰自己的窘迫,伸手去接内衣裤,含嗔地瞪他,“现在你让阿姨好下台了是不是,真是个臭小子。”

  “嘿嘿,只要阿姨不生我气了,就算你打我屁股,我也会欣然撅过来的嘛。”

  方晚秋脸上又是一红,嗔骂道:“阿姨看你就是欠揍了,一会跟你妈妈打电话通报一下好不好?”

  “哎呀呀,不要不要,”

  韦小宇帮着方晚秋一起收拾内衣裤,装进袋子,“阿姨,你不知道,前几天晚上,她脚滑要摔倒,我扶了她一把,我也不是有意的,结果,结果……”

  “结果什么?”

  方晚秋上身前倾着摆弄袋子,却看见韦小宇一双眼睛闪亮,盯着自己的胸口微红着脸。

  她低头一看,抹胸微微敞开,一道幽深迷人的雪白乳沟曝露了出来,深不见底,顿时羞愤不已。

  “小宇!”

  她正起身子,是真的有点熬不住要生气了。

  见高贵端庄的市委书记发怒了,韦小宇倒也不怵,接着自己的话题说下去:“结果搂到了妈妈的胸部,阿姨,你猜猜看,她什么反应?”

  额,这臭小子真不知道“怕”字怎么写的吗?方晚秋自然知道这臭小子是在避免尴尬,却拿他无可奈何,还得顺着他的意思接下去:“骂你是个小畜生咯,咯咯……”

  说完,方晚秋也察觉自己这样显得有些轻浮,不符合自己高贵的身份了,暗叹自己都是被这个臭小子害的,别开他的眼睛,拧着几个袋子朝休息室走去。

  “额,这倒不至于,”

  韦小宇亦步亦趋跟上去,“妈妈她是很爱我的,才舍不得这么骂我呢,再说她也知道我不是有意的嘛。”

  “那你是说阿姨最毒咯?”

  方晚秋回头含“愤”质问,“哎呀,你这个臭小子走路不用心啊?”

  突然停住回头说话的方晚秋,被韦小宇从后面贴了上去,要说他是真的刹不住呢,也不能这么说滴,嘎嘎。

  &n

  bsp; 好弹,好软,比棉花团子还有韧性啊!韦小宇心底很是忐忑激动,试问这世间,有谁敢这样轻撩一个大权在握的女市委书记的虎须啊?

  除了在下韦爵爷,舍我其谁?

  “哎呀,阿姨,你怎么就突然停住了呢?”

  韦小宇反诘道,“你这要是开车的话,可是要被追尾的,责任在你哦。”

  方晚秋被这个家伙弄的是娇喘呼呼,荡气回肠,还真有些说不过他了。

  “好好好,我明白了,”

  方晚秋推开休息室的门,“我理解你妈妈的苦恼了,家里有个你这样胡搅蛮缠的小鬼头,我对她能否全新全意做好工作表示极大的怀疑了。”

  “哇,好香,呼——”

  韦小宇深深滴吸了一口气,表情陶醉。

  方晚秋要抓狂了!

  “韦小宇,你再这么不正经,阿姨可是要赶你出去了。”

  “呵呵,阿姨,你生气的样子实在比我妈妈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毕竟是她的领导嘛,呵呵。”

  韦小宇打量起休息室里的布置来,“阿姨,我说句老实话吧,怎么看,都不得不承认,你比我妈妈更懂得享受,更懂得情调啊。”

  方晚秋无力地坐在床沿上,表示快要被他打败了:“小宇,阿姨问你啊,你是不是对你妈妈很有成见啊?”

  “咦——阿姨,”

  韦小宇精明地望着方晚秋,走过去,“你是不是在向一个小孩子套取你政治对手的隐私啊,哟哟哟,这可是不对滴哟。”

  方晚秋无语了,感觉自己已经筋疲力尽了,一只雪白的手捏成粉拳,在自己的肩头上轻轻地敲着:“你这个小鬼,恐怕韦老爷子也拿你干瞪眼咯。”

  “嘿嘿,”

  韦小宇老实不客气地在方晚秋身边坐下来,伸手拉过方书记的雪白小手就开始按捏指节,“可不是嘛,爷爷现在都懒得理我了,眼不见心不烦嘛,哈哈……”

  方晚秋没有想到这厮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让他按摩自己的手都感觉心底不踏实:“别套近乎,说吧,有什么事禀告?”

  天,自己都是怎么了,说话的口吻不知不觉地就跟这个小鬼一样不严肃了。

  方晚秋不禁仔细望了两眼身边这个漂亮的少年,她几乎能笃定,虽然他口花花的,却绝对不是本性邪恶之辈,在他那样的家庭环境里成长起来的孩子,不带一点纨绔气息,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阿姨的手真柔软,每个指节都修长纤细,白皙的肌肤,闪亮的指甲,真让人爱不释手,他用心地揉捏,按摩,嗅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成熟幽香,一时心旷神怡,神色却趋于严肃认真:“阿姨,你比我妈妈早来几个月,如今有没有站稳脚跟啊?”

  方晚秋一愣,不可置信地望着近在咫尺的少年,上位者的凌然气质散发了出来,冷峻,深沉:“跟你说的事有关吗?”

  韦小宇心里也是一懔,继而讪笑起来:“阿姨,别这样瞪着我,我不参政的,最多也就是不希望你跟妈妈掐起来罢了,我不愿意看着你们伤和气,真的,你相信我。”

  方晚秋选择

  了相信,她更多的是将韦小宇看成了故人的孩子,而不是属于陈飞扬的阵营。

  再说了,她虽然比之陈飞扬来更沉稳,霸气内敛,所以更清高自负,不愿意相信自己能被一个少年牵着鼻子走的,这是上位者的自信。

  “那你直接说事吧,别顾左右而他。”

  说完,她挪了挪浑圆的屁股,面对着韦小宇,伸出另一只雪白的纤手过去让他捏。

  韦小宇心底感叹,方晚秋绝对是个赏罚分明的人,不拘小节。一边给他气势上的威压震慑,又同时伸出橄榄枝来笼络人心,跟母亲陈飞扬摧枯拉朽的的风格比起来,显得政治素养更成熟,也更高明一些。

  所谓水至清则无鱼,就是这个道理。

  他由衷地捧起方晚秋递过来的玉手,凑到嘴唇边敬畏地亲了一口,似乎感觉到了女书记的娇躯有微微的颤栗:“阿姨,现在有一个契机,对你清理西京的旧有秩序能一个遮羞的幌子。”

  方晚秋还没有从小鬼贸然亲吻自己玉手的震惊中醒转过来,又听见从一个少年嘴里吐出如此匪夷所思的话来,她猛地抽回手,紧紧地盯着少年的眉宇:“小宇,你确定你只有十六岁?”

  “还差个把月。”

  韦小宇去拉方晚秋的小手,见她还执拗不允,便强行拽了过来,轻柔地按摩起来,“阿姨,你不用惊奇,其实爸爸妈妈甚至爷爷都并不太了解我,他们的事太多了,而且上面还有一堆成年的哥哥姐姐够他们操心的了,也只有外公,赋闲在家,有更多的时间关注我。”

  方晚秋震惊了。他的外公,那个所谓赋闲在家的陈司令,才真正是党内改革派的精神领袖呢。

  “你给自己戴高帽子,不羞?”

  方晚秋戏谑地注视着少年,嘴角微微勾起,眼眸里跳跃着的是促狭逗弄的眸光。

  一时让韦小宇看的呆了。

  方晚秋妄想从气势和阅历上压制少年,她已经把这个少年当成了真正可以博弈的一员,没想到少年稚气未脱的眼睛,被自己不经意间展示出的俏皮模样吸引了,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方晚秋别提多郁闷了,粉脸又一次抹上了羞红,别开脸,仍旧感觉心绪飘渺:“过了啊,小同志,对长辈应该有必须的尊重啊。”

  看着方晚秋正襟危坐,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韦小宇心神摇曳,目光久久地逗留在女书记高耸欺负的酥胸之上,那一起一伏的规模之宏伟,v字形领口一张一翕的诱惑,他情不自禁地咽了一口涎水。

  咕噜!他预感不对,连忙抱住头趴到床上。

  方晚秋再也矜持严肃不了了,扭身站起来,扬起雪白的巴掌,就在他撅起的屁股上狠狠地扇了好几下,小嘴里羞愤难忍:“我叫你吞口水,我打死你个小色迷,让你装老成,让你气阿姨,这就是忽悠市委书记的下场!”

  偶的神,不知道西京市民看到这一幕,该作何感想啊!

  韦小宇的屁股,接受着高贵无匹的女市委书记的拍打洗礼,听着她又羞又气又无奈的嗲骂,浑身的邪火都在呼呼地冒着,热血周游在他的全身,然后涌向了他的胯下,小神龙早就跃跃欲试,此刻更是一骨碌就翻身挺立了起来:“阿姨别打了别打了,我知错了,情不自禁,情不自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