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40章觐见市委书记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批阅了文件,离午餐时间尚有半个小时,方晚秋推掉了两个饭局,打算在食堂解决。

  与在京城的老爷子通过电话后,方晚秋离开座位,在办公室里踱步。到了西京后,她锻炼的时间少了许多,一向注重保养的她很是无奈,千头万绪都需要梳理啊。

  站到窗口,伸手捏了捏脖子,歪蛋感觉有些酸痛,视线渐渐地定住了,大门岗哨那里站着的,不就是韦小宇吗?

  故人之子,虽然名义上是由韦家抚养,但方家以及陈家,都在关注,连“今上”都曾问过一次,毕竟他祖辈于国于民都有大功勋,却蒙冤含恨几代人。

  正沉吟间,桌上的手机响了,这是私人手机,非工作用手机。

  方晚秋拿起来一看,陌生号码,犹豫了一下按了接听键,并不出声。

  “喂,是方阿姨吗?”

  是一个略显稚气的少年声音。

  方晚秋疑惑地走到窗口,看见门岗那里韦小宇正在打手机,她蹙眉犹豫了一下说话了:“小宇?”

  额,市委书记的声音似乎并不热情啊。韦小宇朝办公大楼张望:“是啊,方阿姨你好啊,请问你有时间吗,我有重要的事要向你汇报呢。”

  方晚秋又被这个小子弄了个莫名其妙,一如前晚他直接来了句“你能让着点妈妈吗”真让人哭笑不得。

  方晚秋朝墙上时钟望了一眼:“我让他们放你进来吧。”

  说完挂了电话。

  然后按内线电话,让外间秘书室的方芸儿去接一下。

  方芸儿可是她如假包换的亲侄女,大哥方卫国的女儿,不爱红妆爱绿装的假小子,是她亲自从内卫部调到身边历练的,司机兼保镖。

  韦小宇乍见方芸儿,眼睛就亮了,咋呼着叫道:“啊,姐姐,那晚你怎么见到我就躲啊?”

  方芸儿粉脸一红,狠狠地瞪他一眼,歪蛋朝岗卫战士出示了证件,扭头就往回走。

  韦小宇吃了个瘪,也不为意,屁颠屁颠地跑到方芸儿身边,讨好地问:“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是方阿姨的保镖吧,身手怎么样,打得过若烟姐姐吗,要不我给你们俩找个机会切磋一下吧?”

  方芸儿气极,两只粉拳都要捏出水了,但碍于是市委大院,忍了。

  进了市委常委专用电梯后,方芸儿决定不再忍了,当韦小宇深吸一口气刚说出“哇,姐姐身上好香……”

  方芸儿就电闪般地出手,锁住了韦小宇的脖子,顶在了轿厢壁上,同时抓住了他本能地反抗的左手手指,向后反折。

  “啊……”

  韦小宇没想到这个看似娇弱的女保镖,一声不吭就给他来狠的,喉咙吃痛,气息不匀,左手又被制住,动弹不得。

  方芸儿仍旧不说话,一双刀子般的眼睛冷漠地瞪着他,手上一点不放松。

  投降呗,示弱呗。韦小宇艰难地吐出几个字:“姐……姐,我……再也……不敢了……咳咳……”

  方芸儿倒也爽快,立刻放手,撤退,正眼也不瞧他一眼,背着手,颇为冷酷地给了他一个背影。

  韦小宇揉着手指,又呼吸了几口,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怎能罢休?

  看电梯还有三层才到,恶向胆边生,歪蛋上前一步,双臂环抱,连带方芸儿的两只手臂也紧紧箍死,同时双腿膝盖顶入方芸儿的

  两腿之间防止她的反击,将方芸儿瞬间就搂在了怀里无法动弹。

  方芸儿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做出了反应,也不做声,螓首猛地朝后扬来。

  韦小宇早有准备,还是险些被方芸儿的后脑勺砸中了他的脸,他偏头而上,用下巴卡在了方芸儿的左锁骨窝处,向前一推,方芸儿直挺挺地迎面贴在了电梯轿门上,无法反击了。

  任是方芸儿自负,此刻也是回天无力,被一个恶少如此制服,居然力量如此之大,而且还是这样丢人的姿势,叫她怎么不悲愤欲绝?

  韦小宇也是有苦难,一丝也不敢放松。

  尽管大获全胜,却再也没有取得更大胜利成果的进攻手段了,头,手,腿,脚,全都用上了……额,还有舌头可以用啊!

  电光石火之间,电梯又升了一层。

  怎么都要占点便宜的嘛。他伸出了舌头,在方芸儿肌肤细腻的颈脖子上舔了一下,哇塞,口留余香,好不香甜啊,他感觉自己的邪火在腾腾燃烧了,胯间小龙应声挺立了起来,抵在了怀中美人的香臀上。

  偶的神,练武的女子,屁股都是这么丰翘结实吗?简直就像是倒扣了一只脸盆一般突兀销魂。

  “嗯……”

  方芸儿怎么可能想得到,这个恶少居然如此放肆作恶,少女平生第一次遭受了男子的轻薄,厌恶的嗓音变成了这般撩人,与那情动之时的娇啼呻吟有了异曲同工之妙,一时羞愤难禁,咬牙切齿威胁道,“韦小宇,你死定了。”

  “我还以为你不会说话呢,既然要死,我只好再舔一下才够本咯。”

  说完,争分夺秒地又伸出舌头,仔细地在方芸儿的粉颈上舔了一下,“咝——女保镖的味道就是销魂啊!”

  “你这个杀千刀的混蛋!”

  少女羞愤欲绝,奋力地扭动自己健美动感的娇躯,不挣扎还好,越挣扎,越是感觉自己的翘臀上顶着那一团东西越发的坚硬了,本来不曾留意的,突然之间意识到了那是什么玩意儿,方芸儿的一颗芳心几乎都要碎了。

  这岂止是轻薄,简直就是淫邪的羞辱啊!

  当!电梯到了。韦小宇一不做二不休,挺了挺屁股,让胯间兄弟好好地感受了一番女保镖结实浑圆又丰翘销魂的屁股,在电梯轿门打开的瞬间,他松手猛地后退。

  但,令他失算的是,方芸儿在同一时刻已经侧身平地拔起,当一只脚印在了他胸口上时,他才悔之晚矣,闷哼一声,背部狠狠地砸在了轿厢壁上。

  “哎哟,咳咳……”

  韦小宇捂着胸口,艰难地走出电梯,方芸儿已经在红地毯的尽头了。

  当他来到书记办公室外面时,看见左右各有一个办公室,一边应该是秘书室,一边是接待室,方芸儿坐在接待室,一脸如常,并不鸟他。

  跟若烟姐姐一个德行,装酷。

  当韦小宇进了书记办公室后,方芸儿摸了摸自己的香臀,感觉自己的脸颊火辣辣的烫……

  方晚秋今天穿了一件米黄色的短袖衬衣,v字形的领口可见浅紫色的抹胸,微微露出一点诱人的乳沟。

  丰挺的酥胸,令她胸口的那颗扣子紧绷欲绽,衬衣的腰身却是那么的紧窄,很好地勾勒出她纤细的柳腰,性感又不失庄重。

  下身是一条深黄色的直筒裤,薄,却不透视,显出她亭亭玉立的风韵,如果角度合适了的时候,乍一看,以为没有穿裤子呢。

  > 脚上是一双宽帮的凉鞋,前端和两侧镂空,肉色的丝袜包裹了她玉足的肌肤,却给人迷人的遐想。

  “没有吃饭吧,陪阿姨吃午饭,我已经让人送上来了。”

  方晚秋朝大沙发一指,先走过去坐了下来,一双明察秋毫的眸子含笑望着他。

  “谢谢阿姨,”

  韦小宇跑到大办公桌后面去,一屁股坐在方晚秋的椅子上,兴奋地叫道,“哇哈哈,方阿姨,你看我坐这椅子怎么样,是不是也很威风啊?”

  方晚秋又有些回不过神来了,这个小家伙的脑筋是不是异于常人啊,总是做出这样出人意料的事情来。

  “威风,威风八面。”

  方晚秋很想说“你妈妈今天上午那摧枯拉朽之势揽权才叫威风呢”将自己舒服地靠在沙发靠背上,跟这个孩子在一起,她自然地就褪去了伪装的威严,她还是当他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郎。

  “阿姨,那我来兼职做你的秘书好不好,就一下午?”

  韦小宇开始套近乎实施自己的计划了。

  真胡闹。但方晚秋不置可否,只笑盈盈地望着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家伙。

  毕竟是堂堂直辖市的市委书记,可没有那么好糊弄的,平时颐使气指,高高在上,跟一个少年一起胡闹,就算她一时童心大发,气质和行上也会是占主导地位的。

  韦小宇眼珠子一转,跳了起来:“阿姨先考察我一下,看合不合格好吗,我这就来表现吧。”

  说完,就东张西望,准备找点事来做,似乎一切都是整洁有序,他无从下手,突然看见椅子旁边办公桌的抽屉跟前,摆着几个时装袋子,立刻凑过去:“阿姨,买的新衣服啊,我来看看西京市委书记的眼光跟市长的眼光有啥不同,呵呵……”

  “哎呀,别看。”

  本来舒坦地半躺在沙发的方晚秋立刻站了起来,很失风度地跑过来,但已经迟了。

  听见方晚秋的口吻不对,韦小宇当然促狭地飞快就掏出了一只袋子里的衣物来了,顿时眼珠子差点掉出来:“阿……阿……阿姨,这……”

  手中还挂着商标牌的衣物,明显是一套内衣裤,而且是黑色的,蕾丝的,小巧的,镂空的,性感的,情趣的!

  “你放下呢,小鬼头。”

  方晚秋白皙的肌肤立刻红了,劈手夺了过来,拉开抽屉还没有放进去,哪知道韦小宇就拧出了一套白色的,堂堂市委书记气苦羞愤,连耳根都感觉火辣辣的了,又劈手去夺。

  韦小宇跳开一步,脸上是天真烂漫的调皮笑容:“哈哈,阿姨,你跟我妈妈一样,也喜欢穿这种东西啊,哈哈……”

  正不知道如何消除这种难堪的尴尬,听这,方晚秋忽然感觉心理平衡了不少,哼,既然你陈飞扬的贴身衣物都让这小子研究过了,被他取笑一下倒也没有什么了。

  虽然这么想,但自己的贴身内衣裤还被少年拿在手里的,她虽然是高高在上的市委书记,但首先还是个女人,女人就有羞耻之心,此刻她平时高贵端庄的气质,变的羞涩风韵了。

  高耸的酥胸也跟着剧烈起伏起来,尤其是眼眸里一定荡漾起了流盼的清水,琼鼻的鼻翼也翕张有致,特别是两片高贵的樱唇,亮亮的唇膏已经遮掩不住她们的殷红欲滴了。

  能让她羞愤万端的,这么多年来,也只有韦小宇这个少年了,她一时有些失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