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39章温存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遥远的欧罗巴大陆,最富盛名的浪漫之都,巴黎。

  彼得曼大酒店。

  七层以上,从窗口就能看见埃菲尔铁塔的雄姿。

  钟婕穿着半透明的睡裙,慵懒地坐在窗台上,望着远处的铁塔尖端,兴高采烈地拨了姐姐钟敏的手机,虽然双胞胎有心神相通这种说法,但钟婕一直没有确凿的证据,因为姐姐从来就不跟她在这方面沟通。

  “姐,你没事吧?”

  电话通了,钟婕就问了出来,虽然有天大的喜讯,但她心神总似乎不宁。

  她与姐姐是性格完全相反的类型。

  姐姐内敛如璞玉,而她却热情似火。

  钟敏手忙脚乱地套着浴裙,将韦小宇推出了书房,关上了门。

  “瞎说什么,我哪有事啊,”

  钟敏感觉自己嗓子里吐出来的气带着一丝咸咸的腥味,芳心一荡,想着方才深喉尽吞了小坏蛋的精液,就一阵恍惚,“倒是你没事吧?”

  这个小家伙的精液居然这么浓稠,刚才自己隐隐有些饥饿感,此刻竟然有了饱觉。他究竟射了多少啊?

  听了姐姐的回答后,钟婕放下心来,眉飞色舞起来:“姐,合约签好了!”

  “真的啊?”

  钟婕敏锐地听出了姐姐的语气并不是十分激动,她辛苦了一个多月的成果没有得到应有的认同,多少有些失落:“告诉你吧,凯特玛索你还记得吗,我同学,你见过的啊,名叫顾晓曼的法国同学啊,酷似苏菲玛索的那个。”

  “哦,记得了,难道是她帮助你的?”

  “是啊,我跟着那个雷诺先生转了整整一个月,人家还是决定跟京环大发签,说我们的实力不足,今早上就要正式签约了,我抱着最后的希望去了他们凯撒公司总部,姐,你知道吗,凯特玛索还真就是苏菲玛索的侄女啊,亲侄女呢,苏菲玛索是凯撒公司的第二股东,凯特玛索是她姑姑的在凯撒公司的全权代表……”

  听妹妹兴高采烈地讲诉着她峰回路转的离奇历程,钟敏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这下又抢了京环大发的单子,顾先成不知道会怎样发飙呢。

  她刚想试着开口,隐晦地劝妹妹放弃这笔生意,王芳在外面敲门了。

  “小敏,小敏,你没事吧?”

  王芳问着,拧开了门把手,推门进来了。

  “小婕,你什么时候回来……明天上午啊,好,那我一会回去给你打电话吧,保持畅通啊,一定啊……”

  挂了电话,钟敏却不敢看王芳的眼睛了。

  刚才那荒唐疯狂的一幕,恐怕会在她们心目中,永远保持无法磨灭的印记吧。

  王芳似乎已经忘掉了方才的荒唐,拉着钟敏就走出了书房,看见韦小宇居然提着拖把要过来拖地板。

  钟敏顿时羞涩不禁,想着书房的地板上残留着的自己的尿液,恐怕一会儿就要散发出腥臊的气味了吧。

  想着那失禁的几秒钟的销魂快感,钟敏的脸颊上又漂浮起了两朵红云。

  “臭小子,别假积极了,我问你一件事。”

  王芳指着沙发,让钟敏坐过去,自己坐在她的身边,才问愣着的韦小宇,“昨天我跟你说的顾先成的事,你能给两个姐姐交个底吗?”

  韦小宇略一思索,就想起来了,那个西京市前市长顾伟刚的儿子顾先成。他虽然并不是官场中,但从小的耳濡目染,早已经是半个合格的权倾斗争的公务猿了,毕竟这里是顾伟

  刚经营了好几年的地盘,初来乍到的母亲,虽然贵为市长,目前似乎还不适合轻易地去撩去虎须的。

  他望着芳姐严肃的眼神,似乎她此刻已经碰到了棘手不可回旋的事情了,苦主就是顾先成。

  他沉吟着,突然眼前一亮,顾伟刚暂时不能动,母亲也不会轻易受他蛊惑,那么加上方阿姨呢,西京的一二把手联手,还不够敲打一下顾伟刚的儿子么?

  但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请得动方晚秋这尊大神。不过,虽然她与母亲并不是同一个阵营,对于一个小孩子提出的小小要求,而且这个要求还关系着恃强凌弱的歪风邪气,她治下的太平,而且还可以趁机整顿一番官场,摘掉一批不合格官员的帽子,提拔她属意的人,不是一举二得么?

  不,一举三得呢。

  作为她对手的儿子不去找母亲,却去求她帮忙,想必她会欣然同意的吧,还能打击一下对手,何乐而不为呢?

  想到母亲可能气的大发雷霆,韦小宇就想嘎嘎奸笑。

  见韦小宇目光闪烁,面带邪笑,王芳愣住了:怎么才能让一个孩子在这样严肃的问题上,展示出这样古怪的表情来?

  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啊,这个怪胎啊!

  钟敏没想到王芳如此郑重地向一个少年问计,他除了胯间神器异于常人外,难道背景是高深莫测不成?

  呸呸呸,怎么老去想他胯间那条啊!

  “小敏,你怎么啦,脸红成这样?”

  王芳追着钟敏的眼睛,似乎到她心理去。

  “没,没什么,真的。”

  钟敏转移王芳的注意力,望着王芳胸口还湿润的一片,难为情地说,“芳姐,你,你换衣服吧……”

  王芳嗅嗅自己的胸口,确实有一股腥臊的刺鼻味儿,伸手在钟敏屁股上拍了一下,取笑道:“你这个死妮子,撒那么远,咯咯……”

  “呵呵呵呵……”

  韦小宇也跟着笑起来,回想当时钟敏的潮吹喷泉,不禁心神荡漾起来。

  “别笑,我问你的问题呢?”

  王芳瞪着他。

  韦小宇打了一个响指,走过来,搂住王芳,也凑到她胸口去嗅了嗅,叹道:“敏姐,好刺鼻啊,要不要我们再来一次?”

  “嘤咛……”

  钟敏羞愤不堪,起身拧着拖把进了书房,在那边才大胆地斥道,“你们都是坏人……”

  王芳见韦小宇轻松的表现,还是不放心,说道:“刚才我老师打电话来说,顾先成隐晦地警告他了,小宇,你别让芳姐着急啊?”

  王芳的老师,就是事务所的老板。

  韦小宇心有成竹,伸着舌头,像狗一样,提条件:“舔舔我的舌头先。”

  王芳被这家伙逗弄的心旌荡漾,湿濡的内裤还凉凉的贴在身上呢,刚被压制的情欲,似乎有抬头的迹象,呼吸跟着急促起来,脸蛋也渐渐润泽泛光了。

  冷静过后的美少妇,尽管芳心跳动,却也不会真被他逗弄戏耍的忘了自我,别开脸去不理他。

  这个反应,让韦小宇更加迷恋她了。芳姐并不是一个为了情欲就舍弃本我的好女人。

  “放心吧,芳姐,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何况还有敏姐的事呢,我能力范围之内,还袖手旁观的话,活该我以后一定阳痿不举……”

  他的嘴巴被女律师雪白的小手捂住了。

  “姐不要你这

  么说。”

  王芳眸光闪耀,风情动人,说不出的妩媚又知性,“臭小子,今日发生的事,只能有我们三个人知道,绝对不能……嘤咛……”

  韦小宇用嘴巴堵住了美少妇的樱唇,甘甜娇嫩的唇瓣被他吮吸在嘴里,同时一只贼手从少妇的领口伸进去,直接插入了胸罩里面,握住了一只肥美柔软的玉兔搓揉起来。

  “嗯……嗯……”

  王芳一双雪玉般的柔荑在他背上轻轻地拍打着,犹如出水的鲤鱼一般无力地扑腾。在少年霸道的侵犯之下,她久旷未曾得到慰藉的情火又被点燃了,柔弱无骨的娇躯一软,被少年扑倒在了沙发上,肆意轻薄起来。

  如玉柔软的少妇娇躯,成熟丰韵之中饱含着柔媚的诱惑,无一处不软,无一处不销魂。

  韦小宇的贼手,因为姿势的原因不方便揉捏女律师的酥胸了,便抽了出来,爱如珍宝一般地在她胸口抓捏把玩。

  感受着丰美少妇在身下扭动如蛇的情动,歪蛋他欲火焚身地伸手直接撩起了少妇的裙子,贼手毫不犹豫地摸向了她丰腴的两腿之间,触手处一片湿润。

  “嗯……不要……”

  王芳像是被惊了魂魄一般,奋力地推开了他,坐了起来,眼眸里飘荡着化不开的春意,双手捧着自己绯红的脸蛋说,“我马上要去所里,老师很焦急,她一直对我很好的,我不想给她添麻烦,小宇,你今天晚上给我一个准信好吗?”

  见王芳说的郑重,韦小宇也不再轻薄她了,却拉过王芳的一只纤细小手牵向自己的裤裆:“芳姐,我这就出发,力争在五点之前给你肯定的回复吧。”

  听少年这么说,王芳本来扭扭捏捏的小手便任由他按在他的裤裆上,隔着裤子可以真切地感受到里面躺着一条巨龙,热乎乎的,似乎还在跳动着。

  王芳心底感慨,竟然让她遇到了这样一个神秘的少年,而少年除了色迷迷之外,暂时倒也还没有发现别的缺点。

  感由心生,她的小手隔着裤子握着那热乎乎的条状物轻柔地捏了捏,感觉那东西应声就要站立起来了,女律师不敢再挑逗他了,却上身倾过来,凑到他耳朵边轻声说话,就像情意绵绵的呓语一般:“小混蛋,别老想那个,对身体不好的……”

  说着,嘟着殷红欲滴的樱唇,在韦小宇的脸颊上蜻蜓点水地亲了一口,含羞带嗔地起身走向卧室,那柳腰肥臀扭动摇曳的幅度有意无意地夸张诱惑,似乎在表明她的心迹。

  咕噜!迷死人不偿命的芳姐啊,韦小宇大咽口水,心里想着,经过今天这样的场面后,不知道推倒芳姐还有没有问题呢?

  想想就令人无限期待神往啊!不知道她在床上是矜持羞涩的呢,还是狂放野性啊……

  他暂时抛弃掉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念头,歪蛋站起身来,来到书房门口,正好拖好地要出来的钟敏明亮的大眼睛不敢跟他对视,半垂着螓首,一头长发披散下来,映衬她如霜的雪肌,衬配她温婉的形象,令人心旷神怡,心神荡漾。

  “敏姐……”

  “小宇,谢谢你。”

  钟敏低声说道,不知道她的话里蕴含了几层羞意。

  韦小宇真想抱抱这个命运多难的姐姐,还是忍住了:“敏姐,你放心吧,我这就出发去找我阿姨,我希望……敏姐你能快乐幸福地生活。”

  钟敏闻娇躯微微一颤,雾气朦胧的眸子望着他,咬了咬樱唇,用力地点了点头……

  西京市市委办公大楼毗邻政府大楼。

  市政府那边的市长工作会议结束后不到半个小时,市委书记方晚秋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