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38章箫歌笙舞4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朝京师。

  有一处神秘所在,叫王公府,占地八十多公顷,全是一套连着一套的四合院,有大有小,有的还大院套小院,有的院连院。

  从外面甚至从高空中俯瞰,这里与别处毫无异样,都是明末清初的建筑风格,但一般普通市民,都不敢轻易闯入,众所周知的,这里是天朝一众开国功臣的住所,戒备森严,外松内紧。

  其中靠近什刹海,即天朝最高权力中心的地方,有一套四进四出的宅子,天朝开国时的第一任主人姓韦,是开国元帅之一,与南巡伟人联手,雷霆万钧地剪除开国伟人遗留下来的风雨飘摇摊子的老帅。

  而今,老帅已经仙去,继承他衣钵的是老帅的次子,韦烈阳。韦烈阳并没有进入军队系统,而是参政,位列当今九大政治局常委之末,政法委书记。

  韦烈阳身材高瘦,六十二岁了,头发花白。

  此刻,他坐在前厅太公椅上,古色古香的茶几上泡着一壶特供碧螺春,他喜欢喝浓茶。

  隔着茶几,是一副轮椅,上面坐着一个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他就是韦烈阳的次子,韦隐啸。

  两父子还是在谈论西京形势。

  “一定要雷霆万钧,不可以怀柔?”

  父问子。

  韦隐啸淡然一笑:“爸,这才是我们改革派的风格啊。”

  韦烈阳悍然一笑:“看来,你爸爸我老了啊,已经失去了进取之心了,不如你们刚勇了。你说得对,重症下猛药,就把她们几个丫头派过去,组成娘子军,将西京闹个天翻地覆,否则‘今上’下不了决心,我们就来当这个马前卒好了。”

  “爸,”

  望着父亲意气风发,韦隐啸问道,“方老板那边……”

  方老板,就是九常委排名第八的纪委书记方忠祥,保守派中的保守进取派,也正是方忠祥的支持,才促成了这次西京的大地震,而方老板也就被绑上了改造西京的战车,骑虎难下之际,同意了女儿方晚秋进驻西京。

  “发展,进取;进取,发展,”

  “今上”当着众常委的面如此说道,“西部的小王国失败了,在我的任上,只有西京这一次机会了,不求千古留名,但取一城样板。”

  ***********首发***********首发***********首发********看着钟敏芳草丛下面,随着小混蛋手指的进出,带着她两片粉嫩的唇瓣翻出卷入,充盈的爱液已经被摩擦成了点点白沫,看起来好不****撩人啊。

  “不,啊……不……啊……”

  钟敏突然跷起一条赤裸的美腿,柳腰朝后面一缩,将小混蛋可恶的手指“吐”了出来。

  跟着,王芳就见钟敏整个娇躯剧烈地痉挛抽搐,然后猛地一挺腰送髋。

  “啊……”

  钟敏惊叫起来,伴随着撩人心魂的呜咽之声。

  王芳惊诧莫名,难道是钟敏病情发作了?

  但超出她想象力的是,只见钟敏大张的两腿之间,一片泥泞之中,露出鲜红小嘴的部位,一道有力的水柱,喷薄而出,直射王芳而来。

  “啊……”

  钟敏似乎竭尽全力地娇啼出来,带着哭声的宣泄。

  王芳从镜头里突然看到一股水柱朝自己喷来,她惊呆了,忘掉了躲闪。

  震撼,绝对震撼!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潮吹?

  王芳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她的胸前湿漉漉一片,还没有从震惊里醒悟过来,又是一道靓丽的水柱射了过来。

  王芳连忙躲闪,心情说不出的激荡,惊魂莫名。

  钟敏第五次的潮喷之后,颤抖着身子蹲在了地上,一脸苍白,最终跪在了地板上,望着地板上湿漉漉的液体,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失禁了,自己被一个少年弄

  失禁了!世间还有什么比这个更令人羞愤欲绝的事啊?

  但刚才那几秒钟的快感,几乎抽空了她毕生的所有欲望,那么销魂蚀骨,那么淋漓彻底,就是此刻自己死了也心甘了。

  眸子里渐渐地生了水雾,钟敏感觉自己的后脑正中,在隐隐作痛了。

  她跪在地板上,抬起螓首来,望着惊呆了少年,伸出玉手过去,牵住了少年仍旧挺立的巨棒,趟着自己腥臊味儿的尿液膝行过去,一面淡然地跟王芳说:“芳姐,请你拍吧。”

  说完,双手交叉握住了韦小宇的硕大阳物,还剩下近一半露在外面,她伸出鲜红柔软的丁香小舌来,在大龟头的马眼上舔了一下。

  “咝——”

  韦小宇激动的罗嗦起来,情不自禁地伸手扶着了钟敏的螓首,抚摸她乌黑亮丽的黑发,期待她完全吞噬自己的大****,深喉的销魂,恐怕这个世间不会有几个人能做得到呢,毕竟具有他这么强悍本钱的男人并不多,而能完全吞下他****的女人就更少了,看了那么多a片,他还没有见到过能气吞长虹,将一条二十公分长的巨大阳物完全进入口中的女人。

  无疑,钟敏能办到的话,她就是极品,是他的艳福。

  王芳保存了先前拍摄的文件,重新进入新一段影像的摄录。

  钟敏感觉自己头上的疼痛似乎有加重的迹象了,再也不耽搁时间,张开樱桃小嘴,用红润的舌头舔了舔樱唇,就毫不犹豫地张口含住了少年的龟头。

  “唔……”

  钟敏的小嘴张圆了,也才堪堪含住了大龟头,嗓子里本能地发出一声呜咽。同时,两只小手也握着玉茎,前后套弄起来,手中犹如带着骨头的大鸡吧,越来越硬,青筋暴起,怪异又让人怦然心动。

  火热的刺激,像电流一般传进韦小宇的大脑,再传遍整个全身。在强烈的快感之下,他深深滴吸了口气,又嗷嗷地呻吟了两声,才稳定下来。

  王芳也看得出钟敏的动作生涩,生硬,几乎没有太多技巧和挑逗,但韦小宇却表现出了十分的专注与激动。也许他在心底也在垂怜这个苦命的姑娘吧。

  钟敏只是为了做到完全吞噬十九公分长的阳具,而且她的时间已经不多,所以不能挑逗少年的情欲。

  但韦小宇和王芳都看得出,钟敏如此娇弱,口腔的空间也不大,要想完全吞噬韦小宇的宝贝,恐怕是强人所难,事难办到的。

  可他们也绝对相信钟敏在法庭上所说的事实,接下来,只能期待了,见证这一“伟大”奇迹的诞生。

  龟头在钟敏的嘴里越来越深地进入,但也仅仅是进入了三分之一,就卡在了钟敏的喉咙口。

  “敏姐,要不,你放弃吧。”

  韦小宇不忍心看着钟敏倔强地流出了两行眼泪。

  “不,我一定能行的。”

  钟敏吐出大阳具,两只小手还是前后滑动,撸动着手中硕大的阳物,一边抬起眼睛望着韦小宇,淡然一笑请求道,“小宇,你能不能按住姐姐的头,用力按住,帮姐姐用劲好吗?”

  韦小宇不敢答应,从刚才激情澎湃的时刻,变成了此刻“严肃”的场面,他似乎也看得出钟敏情绪的变化了,所以转眼去征求王芳的意见。

  王芳犹豫了一下,望着钟敏眼巴巴的神情,朝韦小宇郑重地点了点头。

  汗,自己岂不是成了那个强奸犯?韦小宇郁闷地双手开始用力,多少香艳的事情,搞的这么严肃残忍了,这让他纠结不已。

  钟敏似乎也感受到了韦小宇的闷闷不乐,盯着他的眼睛,嫣然一笑,在他的眼睁睁中,伸出柔软的小舌,绕着他的大龟头盘旋起来,不时在他的****系带上舔了一下,一只小手还托着了他的硕大阴囊,像玩健身球一样玩弄他的睾丸。

  热血开始在韦小宇的身体里涌动,对视着钟敏羞媚的眼眸,似乎有些情丝在传递着,他鸡动起来。

  真是个善解人意知情识趣的好女子啊!

  感受到

  了手中****的再次坚挺,钟敏又一次含入了他的龟头,并且扬起头来,在寻找最合适的角度,眼睛一直与他对视着。

  钟敏眼眸的丝絮更加浓郁了,她在用心灵挑逗他的兽性,并尽力扬起脖子,让那硕大的龟头朝自己的喉咙里挺进。

  还是那道坎,进入不了。

  钟敏双手伸到韦小宇背后,扳住了他的两瓣屁股,甚至有一根指头调皮地进入了他的臀缝,在他敏感的菊花上扫动。

  兽欲被点燃,韦小宇体会到了钟敏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坚决,带着炽烈的欲火,他奋力地挺着屁股,将胯间巨大的神龙尽力地朝钟敏喉咙里顶进去。

  钟敏眼眸里似乎泛起了泪光,用一只手按在他按着她头顶的手背上,示意他用力,不要怕她难受,而他是在帮助她。

  韦小宇闭上了眼睛,不敢看钟敏辛苦的表情,将她的螓首用力地朝自己的****上套来。

  王芳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稍动,看着镜头里少年那无敌的大将军,居然在一分一分地进入钟敏的嘴里,而钟敏细长的脖子,似乎渐渐变粗,就像蛇吞食物一样,一个硕大的东西在向她的喉咙深处进入。

  天啦,一种奇异的感觉从韦小宇的龟头上传来,像是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隧道一般,有一股巨大的吸力在吸引着他的龟头,虽然艰难,但并不曾有阻隔了。

  两行眼泪夺眶而出,也不知道是钟敏感觉突破瓶颈的鼓舞,还是痛楚,双手抓住他的屁股,用全身的力气来包裹少年的大阳物。

  奇迹出现了,韦小宇的整跟****,终于完全插入了他的嘴里,准确地说,是她的喉咙里,她泪流满面地用琼鼻,在他的小腹上撞击了几下。

  “小敏,小敏……”

  王芳的嗓音里带着哭声,“好了好了,够了,姐已经给你拍下来了……”

  韦小宇感觉龟头进入了一个无底深渊,钟敏的喉咙深处犹如蠕动的羊肠,包裹着他的大龟头一紧一松地吮吸着,一股股激流连续不断地从龟头上传回来,电击着韦小宇的大脑神经。

  这是怎样的一种绝妙享受啊,他感觉得到钟敏似乎在做吞咽的动作,她的每一次吞咽,龟头和****上就犹如被一张小嘴包裹着从头到尾地被吮吸了一遍似的,而且一波紧接着一波,更像是一只小水泵,要从他体内抽出每一滴精华。

  韦小宇沉浸在了销魂绝妙的享受之中,他不敢动作,就静静地感受着这无边的妙境。

  成功了!钟敏露出了安详幸福的笑容,双手情不自禁地拍着起韦小宇的屁股,啪啪的声响中,她的琼鼻鼻尖骄傲地一次次撞进他的阴毛丛中,小腹之上,用她特有的奇异技巧,给予韦小宇最极乐的体验。

  “敏姐,敏姐,你好棒!”

  韦小宇激动的龇牙咧嘴,想要抽出自己的****来,又极其的不舍得这样包裹吮吸的快感,感觉自己浑身所有的潜力都在朝自己的阴囊涌去,转化成了浓浓的精液,准备发射进钟敏的深喉之中。

  看着钟敏的脖子里,一个疙瘩模样的东西蹿上蹿下,坐着令人惊奇的活塞运动,王芳再一次被定性的思维多困惑了,颠覆了她最大胆的设想。

  “敏姐,我,我……”

  韦小宇强忍住精关,但也抵挡不住钟敏深喉的功力,在她越来越快的套弄之中,他精关不保,要喷薄而出。

  他想抽出自己的阳具,但被钟敏死死地抱住了他的屁股,一根手指头甚至插了一点点进入了他的菊花,前后夹击之下,他崩溃了。

  “啊啊啊……”

  他将钟敏的螓首死死在按在了自己的小腹上,让她的琼鼻埋伏在了自己的阴毛丛中,猛烈的喷射着浓浓的精华,朝着钟敏的胃部浇灌,“芳姐,芳姐,我要死啦,我要死啦……”

  王芳略有些嫉妒地看着钟敏喉咙上下抽动着,抽取着少年体内储藏了近十六的精华。见韦小宇亢奋的发抖,她深知自己给不了他这样极品的享受,不禁有些讪讪,正在此刻,她听见了客厅里自己的包包里传来手机的铃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