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35章箫歌笙舞1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不,你哪里还有脸跟我讲条件,我恨死你这个臭小子了。”

  王芳说完,猛地推开亵玩了她敏感娇躯的少年,退后一步,整理好浴裙,恨恨地瞪着他。

  韦小宇见王芳似乎真的生气了,心底不禁一阵痛楚:跟芳姐的感情,比之徐逸秋来说,是更亲密一些的,如果说箫算是一种赏赐的话,他更愿意赐给芳姐,但在这样的境况之下,实在不好冷落了钟敏,她已经够可怜了,但芳姐似乎并不愿意体会他的“苦心”这怎么不让他感到心痛啊!

  聪慧如王芳,似乎感应到了少年的失落,芳心不禁一阵颤动,望向少年的眼神也变的迷离起来。

  但旁边还有一个人,她很难做到跟一个少年没羞没臊,而一旦让钟敏下口的话,势必会真的伤了少年的心,她一时柔肠百结。

  “小敏,你现在该知道这个臭小子不是个好东西了吧?”

  王芳心念转动间,有了计较,便顾左右而他,以期达成少年的美意,拉起钟敏的小手,盯着她的眼睛说,“但,这个小家伙,先前,先前跟姐讲了一个条件……”

  “我明白的,姐,我突然有点不舒服,去一下洗手间吧。”

  钟敏也不是好忽悠的主,似乎立刻明白了王芳的心思,说完就要走出去。

  王芳顿时羞愧,恨恨地瞪了一眼眉开眼笑的韦小宇,死死地拉着钟敏的手急切道:“你这个死妮子,跟姐玩小心思呢?”

  不是你先玩小心思的吗?钟敏抿着笑意,倒也不急着出去了。

  王芳自然知道自己的语病,顿时羞不自胜,用手中的直尺在韦小宇的大腿上拍了一下,看着那笔直挺立的大棒槌,就一阵心旌摇曳,妩媚的眸子春水荡漾着刮了韦小宇一眼,才对钟敏说:“小敏,不管你怎么想了,姐也要而有信的……”

  汗啊,这都是什么事啊,搞的两个女人似乎在争宠一般,就为了一根大的吓人的棒槌。

  书房里的气氛渐渐趋于热烈高亢,到处都蠕动着春的气息。

  韦小宇脑筋急转,跳了起来:“呔,说这么多干嘛,我来做恶人吧。”

  说完,就伸出猿臂,一边搂住一个千娇百媚的娇躯,在她们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刻,先一口亲在了王芳的樱唇上,深深滴啵了一声,然后又转脸对着钟敏娇嫩的樱唇含了上去。

  多么娇美的脸蛋,多么惹人怜爱的玉人儿啊,却有如此令人唏嘘的命运,韦小宇张开嘴巴,含住了钟敏的两片薄薄的柔嫩娇唇。

  “嘤咛……”

  柔若处子的钟敏,在两片樱唇被含住的一刹那,迸发出了一声娇婉悦耳的莺啼之声,娇弱的胴体跟着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多少次梦醒之间,她都在渴望如此亲昵的吻,此刻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她达成了愿望,脑海里顿时一片空白。

  她情不自禁地伸出玉臂,环住了少年的身体,渴望这一刻能永恒下去。

  缓缓地闭上了眼帘,沉醉在这迷醉的吻里。

  好柔嫩的嘴唇啊,香甜柔软,似乎能听得见钟敏檀香小口里两排贝齿颤抖的声音。韦小宇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钟敏的唇瓣,双臂向下压。

  两个女子都含羞带涩地缓缓蹲了下去,直到那一条粗大的****出现在她们的眼帘之中。

  几乎一丝也不曾摇晃的男根,就这么直挺挺地指着前面,紫黑色的玉茎看起来是那么的丑陋,又那么的令人心颤。

  怪异的龟头,明显被玉茎粗大了一圈,有如鹅蛋,前端裂开的缝隙里,已经微微地吐露出了一颗透明

  的黏液。

  男人的阳物,何其古怪,又何其迷人。

  空气在凝滞,三颗剧跳的心在这一刻几乎要达成共振了。

  “大不大,芳姐?”

  韦小宇追看着王芳羞涩的眼眸,又去追逐钟敏逃避的眼睛,“敏姐,喜不喜欢?”

  两个女子都被他无耻的问题弄的娇羞不禁。

  钟敏自己觉自己反正是将死之人了,这人世间不过是短暂的留恋,已经不想在意更多的世俗之见了。

  而王芳的心底却是翻江倒海。人到了三十的年纪,又寂寞了这么多年,却从来没有想到过,又朝一日会与另一个女子共享一个男人,同一根****,而且是面对面的荒淫场面。

  “说呀,芳姐,弟弟的鸡鸡大不大?”

  韦小宇更淫荡了,握着粗大的****,突然在王芳的嘴唇上碰了碰,见王芳紧闭着樱唇,羞的闭了眼睛,却并不躲闪开,一时激动万分,直接用龟头去戳女律师的两片嫣红欲滴的唇瓣。

  要是他有过性经验的话,就一定会感受得到,此刻女律师湿漉漉的两瓣樱唇,跟女人两腿之间的玉蚌是同一种享受。

  钟敏也想躲开目光,但近在咫尺,她也打算不回避任何难堪的局面了,于是心颤地盯着韦小宇握着粗大的丑东西“作践”芳姐,心底隐隐有种想替芳姐带过的心思,毕竟没有自己的麻烦事,就没有此刻芳姐的难堪啊。

  王芳的樱唇之间,被这个坏小子用丑陋的龟头揉蹭,那滚烫的有如实质的海绵体,毕竟是肮脏的代名词,此刻却怎么这么****,让人心慌神摇了啊?

  这个臭小子,当着钟敏的面,这么削自己的面子,总要得着机会报复死他的。

  她很想张开唇瓣,含住这根耀武扬威的棍子,咬他一口才好。但她始终下不了决心,任何事,第一次总是这么难的,虽然她终于启开了樱唇,却再也不能张开牙齿了。

  美少妇此刻浑身都徜徉着痒痒的舒服,热血在流淌,汇聚到了小腹下面,聚集成了一团火,因为自己的蹲姿,似乎那娇嫩的花园之中,已经蜜液在渗透了,蚌壳已经微微张开,渴望填充。

  见芳姐始终迈不过最后的一道坎,韦小宇转移目标,见钟敏一只羞羞地望着他作践芳姐,他便将大棒槌凑到了钟敏的脸蛋上,淫荡地拍了几下:“敏姐,告诉弟弟,你喜不喜欢啊?”

  钟敏的脸蛋被一根大鸡吧拍打,还发出啪啪的声音,别提有多淫荡了。

  她立刻知道,真要自然地做那种羞事,还不是那么容易办到的,见“受辱”后的芳姐此刻在看她的笑话了,钟敏脸蛋虽然羞意密布,却也不再退缩,含羞带嗔地点了点头,表示很喜欢少年的小弟弟。

  见钟敏这么内敛婉约的女孩子竟然能大胆大方地对少年的无耻行径表示配合,王芳羞怯之中,媚眼如丝地笑了,望着钟敏尽是赞许的目光,樱唇微微张开,笑意说不出的妩媚风情。

  韦小宇眼见芳姐微启了樱唇,激动非常,立刻挥舞着大棒槌,一手扶着芳姐的螓首,将大龟头插入了女律师的樱桃小嘴里。

  “哇哦……好爽啊……”

  他亢奋的呻吟起来,双手死死地按住女律师的头,动物一般地前后挺动起来。

  “啊呜……”

  王芳猝不及防,就被少年钻了空子,平生第一次含住了一个男人的****,而且还当着别人的面,这种近乎羞辱的****场面之下,她本能地奋力挣扎起来,一双小手潜意识地握着了这硕长的玉茎。

  这一刻,丰美的少妇,似乎感觉自己两腿之间翕开

  的玉瓣之中,那粒小蒂似乎都突突跳动了起来,泉眼之中更是有一股洪流涌了出来,热乎乎的黏稠液体,带着她久旷的欲望,浸湿了内裤,丰沛的蜜汁隐隐有浸到后庭菊花的迹象。

  此间的三个人,有谁能够想到,在自己的人生之中,会出现这样荒唐****的经历啊,不用说亲自上阵了,就是在心底想想都会羞耻不堪的。

  气氛之香艳,场面之淫秽,心情之激动,几乎无以表,热血沸腾之际,三颗心跳动出了同样的韵律,合奏起了一曲极度活色生香的淫词秽曲。

  “芳姐,芳姐啊,”

  韦小宇激动的鼻血都要喷出来了,感觉自己的两条大腿都在战抖了,“我终于插到你的小嘴了,我好高兴啊,我好幸福啊……”

  这个杀千刀的小混蛋啊,你让芳姐以后如何做人啊!

  王芳被迫大张着嘴,才能堪堪容纳少年的大龟头,但仍旧用丁香小舌死死地顶住那硬如卵石大若鹅蛋的丑陋龟头,不让他插的太深,但目光之中,这条巨无霸还有硕长的一段露在小嘴外面,上面血管暴起,黝黑泛光,更有那茂盛的阴毛,乌黑油亮,像根根钢针倒刺,看的她心旌激荡,情欲澎湃。

  “呜呜……”

  她根本不敢看对面钟敏的表情,不知道这个小妮子此刻在心底是如何的看待她这个大姐姐的,自己一向端庄高雅的形象全毁了,而且必定给人以视觉上的****刺激。

  西京市的洋浦大道,与人民路并行,高楼林立,鳞次栉比,是西京的商业中心之一。哪家的办公地址落在这条大道上,便证明了其公司的实力。

  龙翔大厦,是西京市八年前由政府投资落成的商业办公楼,地面二十层,入住了不少大公司驻西京的办事处。

  第二十五层,入住的公司叫“京环大发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名叫赵如冠,不到四十岁的年纪,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此刻正站在自己的办公桌前面,微微弓着腰,面色讪讪。

  而坐在自己大班椅上的,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冷面男子,两条腿翘在赵如冠的办公桌上,面色不善地瞪着他。

  这男子叫顾先成,是金环大发公司的高级顾问,西京市人大主任顾伟刚的儿子,也是金环大发的实际大老板。因为国家规定,科级以上的公务员直系亲属(妻子儿女)是不能经商的,因此顾先成找了一个傀儡赵如冠来幕前操作。

  “没有背景,她能这么拽?”

  顾先成皱眉盯着赵如冠问道。

  赵如冠噤若寒蝉,他派人调查了王芳的背景,除了王芳很少输过官司,实在没有什么深厚背景,而真老板这么问,就是在质疑他的执行力了,那个女律师真的没有背景吗?

  “顾少,据我调查,而且我亲自核实了调查结果,这个女人实在没有什么背景,却是很厉害的律师,在行业内有不小的知名度罢了,”

  赵如冠似乎有替自己开脱的嫌疑,擦了一把汗继续说道,“而且王芳离婚已经好几年了,不知道顾少知不知道,其实我们的辩护律师许莹莹就是王芳曾经的小姑子呢。”

  顾先成一愣,嘴角浮现了一丝笑容,心里意淫着:靠,没想到这对曾经的姑嫂都是这么漂亮迷人,而且还从事了令人敬畏的同一种职业,律师,啧啧,实在是令人食指大动啊。

  顾先成在昨天之前,其实并不怎么关注案情,因为他已经通过人大主任父亲顾伟刚的关系,早就跟主审庭长打了招呼。顾伟刚在西京经营多年,门生故旧遍布各大市委市政府班子,一个小小的强奸案并不值得他顾大少费心,而且这还是在他的指使之下发生的,因为那个受害人的小公司,总是跟他抢生意,决定给她点颜色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