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33章过分的条件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白啊,一片雪白啊,几乎晃瞎了韦小宇的狗眼,他顿时口干舌燥,鸡动不已。

  裙摆卷到膝盖以上,两条雪白的美腿几乎完全展露了出来,丰腴的大腿压着小腿,都是一片雪白,肉感十足,凝脂若膏,毫无瑕疵。

  而两条丰盈大腿的尽头,嘟着一只小山丘,肉嘟嘟,肥美美,纯白色的内裤堪堪遮掩着那神秘的桃花源地,却似乎有液体浸润过的迹象,都隐约透出一片黝黑了,更是令人心猿意马,浮想翩翩。

  “咳咳,姐,在摆弄什么呢?”

  韦小宇强制压抑自己的鸡动,装着若无其事地走进去,目光轻描淡写地投进芳姐微微敞开的领口。

  咕噜……韦小宇艰难地吞了口唾沫,芳姐身上实在是有太多值得挖掘的看点啊。

  又是一片雪白的领地,两只雪白粉嫩的玉兔乖乖地并在一起,挤出一道幽深迷人的沟壑,浑圆的乳肉,看起来就柔软蚀骨;粉嫩的肌肤,几乎能看到皮下表层里隐藏的血管。随着她的呼吸,两只玉兔一张一合,那迷人的乳沟便随之起伏张合,颤巍巍,软绵绵,好不叫人心旷神怡。

  “洗好啦?”

  王芳抬头看见韦小宇走进来,似乎有意无意地并了并腿,继而干脆站起身来,叮嘱他道,“一会你们配合好,我给你们录下来……”

  韦小宇有些尴尬地笑了。

  王芳也感觉气氛开始绮丽,空气开始荡漾了,也轻笑起来,粉拳在他手臂上锤了一下,扭身就要出去,避开这化不开的旖旎。

  “芳姐,等下,”

  但韦小宇不会轻易放过她的,反手就环住了她的柳腰,贴在了她的后背上,嘴巴凑到她香味融融的耳垂边,“芳姐,我能不能跟你谈一个条件?”

  又被这小子轻易地就搂在了怀中,他有力的臂膀在一瞬间让王芳产生了错觉:他不是一个少年,几乎就是一个厚重的男子汉了。

  “又来,臭小子,够了啊。”

  王芳立刻感觉自己的屁股上,那条粗大的凶器又顶上来了,在自己的股瓣儿上划动,顶出一个凹陷的小坑,那么有力,坚硬。

  “姐,我喜欢你……”

  韦着,在芳姐的耳垂上亲了亲。

  “嗯……”

  王芳敏感区域被突袭,娇躯跟着颤栗起来,一双眼帘幽幽地闭上了,小腹下刚刚熄灭的火苗,似乎又有死灰复燃的迹象,玉辩又有张开的趋势,火热,酥麻。

  “所以,我要跟你谈条件,姐,”

  韦小宇轻柔地在王芳的后背上摩擦蹭揉着,“我的第一次,我只愿意给你……”

  王芳娇躯跟着剧烈一震,转过脸盯着他的眼睛,一时眼波流转,妩媚娇艳,又将信将疑。

  “芳……”

  “不,不行,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王芳奋力挣脱了他的怀抱,双手捧着自己发烫的脸蛋,大口娇喘着。

  见芳姐反应这么大,韦小宇微微有些失落,心底却不得不赞叹,芳姐真不是个拿贞洁随便开玩笑的女人啊。

  他只能退而求其次,半垂着头,:“我,我是指跟钟敏姐姐那样的事……”

  口交?

  王芳明白了过来,一刹那间几乎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情,是愤怒,是羞涩,还是心动,她自己都弄不明白此刻自己的心里所思所想了,纤手指着战战兢兢的少年,最终给了他一个白眼,跺了跺脚,扭身逃出了房间。

  偶的个天,韦小宇拍着自己的胸脯,感觉自己完成了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不管结果如何,他已经算是胜利了,至少已经在芳姐心底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啊,还是这样的香艳刺激的一刻,嘎嘎……

  “芳姐,你,脸怎么这么红?”

  钟敏已经穿戴好,望着冲进卧室的王芳。

  “收拾屋子热的,我也冲个澡,要不,你先跟那家伙沟通一下,免得尴尬放不开?”

  王芳也不理钟敏的反应了,在柜子里捡了几件换洗衣服,就进了浴室。

  那家伙?芳姐对那个少年的称呼似乎有些值得玩味啊。但钟敏不去深究了,咬着樱唇,应了一声“嗯”就忐忑非常地走出了卧室,并拉上了门。

  她怀着绝大的毅力,预备跟少年独处的最强烈尴尬,但客厅里并没有人,而书房里传来声响。

  毕竟她是“有求”于人,而且自己的年龄比人家大好几岁,成年人应该主动跟少年沟通,但一想到这算什么事啊,何其荒唐,就有些迈不动步子。

  想到那个色魔的丑陋嘴脸和凶残行径,又想到还在国外谈一份大订单的妹妹钟婕,而且自己生命时日无多,自己一定要将歹徒绳之于法才能安心离开这个世界。

  她深深滴吸了一口气,怀中对陌生少年的愧疚,走到了书房门口,事已至此,再矫情造作的话,并不是她的风格。

  但当少年俊朗的面容出现在她面前时,钟敏仍旧无法控制自己的羞怯。多么年轻,多么阳光的少年啊,却要求人家来帮助自己,是不是自己病急乱投医了呢?

  “姐姐你好。”

  韦小宇倒落落大方,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钟敏的眼眸,似乎是想逮到她的羞意一般。

  邻家碧玉的羞涩矫情,最是令人销魂的啊。

  但他却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少年的稚气还挂在脸上呢。

  “嗯,你好,干嘛呢?”

  钟敏不敢看他的眼睛了,别开眼眸去,一眼就看见了放在书桌上的数码摄像机,粉脸立刻绯红了,几乎想转身逃去。

  “我叫韦小宇,姐姐叫我小宇就行了,也可以叫小家伙的,呵呵。”

  韦小宇逼的钟敏不敢对视了,看着她粉嫩的脸蛋上抹上羞红,说不出的亮丽动人。

  而她微蹙的秀眉之中,隐含着幽幽的病态,这让他大是内疚羞愧。

  钟敏听他调侃,心理压力倒也减轻了不少,再一次在心底做好了一切准备。

  “你上高中了吧?”

  钟敏问,同时从他身边走过去,拿起数码摄像机摆弄。

  “嗯,马上上高中。”

  韦小宇一时也找不到话说了,正经话不知道谈什么话题,淫邪的挑逗,似乎又不忍心。

  眼睛却被钟敏的身姿诱惑了。

  钟敏沐浴后,此刻穿着一件居家随意的休闲长裙,白色的底色,点缀着细碎的小花,宽松的制作,并不能看到她勾魂火辣的体型,整个人呈现出秀美婉约的一面

  来。

  “听你口音,似乎并不是西京人吧?”

  钟敏问,一边拿着摄像机走到落地窗前面,拉开窗帘,朝小区外面的街道拍摄。

  “……”

  韦小宇忘掉了回答钟敏的话,因为眼前出人意料的精致实在太美了。

  碎花长裙,被外面的阳光射透,清晰地照射出钟敏优美的身段来。

  她骨骼纤细窄削,体型看瘦,细胳膊细腿的身姿略显纤弱,却完全无法隐匿她优美的弧形。

  每一个部位都不是出奇的夸张火辣,但组构在一起,却是完美的搭配,令人叹为观止,唏嘘不禁。

  钟敏背对着少年,但她也红了脸蛋,羞羞的媚态,揭露了她别出心裁的伎俩,小巧的心思,彰显了她的秀外慧中,用透视装的惊鸿一现,来消除两人之间的尴尬,貌似无意的“袒露”身后立刻没有了声音。

  她知道身后这个少年并非对男女之事一窍不通的,至少他对女人的身体正在发生懵懂的好奇,牺牲自己的“色相”也算是自己给他的一些小小的补偿吧。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鼓足了余生所有的勇气,转过螓首回眸浅笑着小声问道:“小宇,姐姐的身体美吗?”

  “啊,哦……额,很美很美。”

  韦小宇无论如何也绝对没有想到,看似娇弱内敛的钟敏,居然突然给了他这样销魂的刺激,话都说不利索了。

  钟敏一双妩媚秋瞳,含着迷离的羞意,在这一刻,眼前这个青涩的少年,成了她在这一生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情郎,她要把自己对一个少年的“玷污”愧疚,用自己所能给予的所有来报答。

  她不想在离开这个人世之前,被人骂着“猥亵少年”的罪名,否则她在地下也会不安的。

  如果有如璞玉般纯净的她,听到韦小宇的心声却是“姐姐来吧,求你猥亵我”的话,不知道该怎样羞愤。

  “可姐姐这身子已经被玷污了,不值得你这样赞美。”

  钟敏悲从中来,却强制自己不要沮丧悲哀,她不想给少年任何心理负担。

  “不,姐姐你别这样说,”

  韦小宇一时也感喟良多,走上前去几步,面含倾慕,“我们都是新时代的人了,不应该用旧的世俗观念来约束自己,给自己戴上无谓的枷锁啊。”

  钟敏芳心微颤,眼眸含着雾气望着近在咫尺的少年,没想到出这样得道的话来,心理稍有欣慰。

  她让自己迸出自然温柔的笑意来,含着羞意,半垂了眼帘,长长的睫毛弯而翘,微微地颤抖着:“小宇,谢谢你,谢谢你宽慰姐姐,芳姐,应该跟你说过了吧?”

  “嗯。”

  他轻柔地答道,此刻他竟然心灵纯净,没有了一丝旖旎的杂念。

  面对如此纯美的璞玉,净化了他邪恶的灵魂。

  “谢谢你愿意帮助姐姐,要不是姐姐一心要送那个恶魔进监牢的话,也不想发生这样荒唐的事,但愿不会给你的心理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才好……”

  “姐姐,你别说了。”

  韦小宇张开双臂,将这块璞玉拥进了怀中,紧紧地箍着这具温香软玉,深吸着她微有湿意的发丝间的芳香,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