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32章无耻的挑逗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

  女律师被一个小少年挑逗的荡气回肠,她连杀了他的心都有了,他怎么这么能挑逗女人啊。自己的清白和矜持,高雅和端庄,都被他狠狠地践踏完了,她干脆豁出去了,咬着殷红欲滴的樱唇,一不做二不休,“弟弟的鸡…****更大……嘤咛……”

  最羞耻的话都说了出来,王芳立刻感到小腹上那条顶着的棍子更加坚挺有力了,早已经羞愤不堪的她,芳心禁不住浮起一丝得意:稍稍挑逗你就受不了,还这么嚣张,有得你的难堪,难受死你拉倒,哼……

  韦小宇却不这么想,他是真的难受,怀中温香软玉的娇躯,香味浓郁,柔情蜜意,而且一个高压知性的女律师,居然被自己诱惑的说出了“****”二字,这是怎样的一种销魂享受啊,不知道在床笫之间,自己美艳风情的芳姐,更会是怎样的一番销魂蚀骨,狂野不羁,好期待啊。

  所以他宁愿承受这样的难受,只要不爆体而亡,芳姐始终就会是自己菜,渴望与她水融巫山云雨的那一刻。

  “姐姐喜欢弟弟的大鸡吧吗?”

  韦小宇得寸进尺,沉浸在“消遣”女律师的快感之中,突然想起自己的一双贼手也该排上用场了,于是顺着芳姐柔滑的背脊抚摸下去,攀上了她裙内那两瓣丰隆肥美的屁股。

  丰臀,美臀,香臀,半月,锦团……都不能诉尽此刻韦小宇心中的销魂感受,只有用“屁股”二字,才能勉强道出他魂与色授的心境。

  “不要啊,小宇,放开姐姐吧……姐姐以后都依你好不好啊?”

  王芳挣脱不了,又被他如此轻薄折磨,一股一股丰沛的蜜汁淌也淌不尽,似乎要把这些年的亏欠都一次补上一般的汹涌,那羞稠的黏液,浸饱了内裤的底襟,湿润了茂盛的芳草,几乎要顺着她丰盈的大腿根流下去了。

  这是怎样的情火难抑啊!

  寂寞多年的女律师心中不禁一阵哀鸣,能引发自己涧水长流的男子,却是个小小少年,无法托付终生的邪恶之徒,难道自己心弦刚开始异动,就注定了是一场有花无果的残败结局么?

  情欲的潮涌之中,美少妇芳心矛盾非常,当感觉到一双贼手抚摸上了自己的丰臀之时,她本能地抗拒,僵直了娇躯,紧绷颤栗。

  韦小宇手掌中完全把握不住的两瓣肥屁股,挺翘丰美,弧度销魂完美无缺,他抓上去,这两团完全是厚厚脂肪塑造出来的完美杰作,根本不受力,十根指头都滑了开去,但那肥美的手感,颤巍巍的丰隆,让他也是赞叹不止。

  想想,一个端庄美丽的女律师,她只想好好地替当事人打官司,维护法律的正义,却总有他这样邪恶的家伙,只对她与法律和官司无关的完美娇躯产生浓厚的性趣,并且想要得而占之,实在是有辱斯文,有辱法律的尊严啊,不过,这也太刺激销魂了……

  “够了,”

  王芳突然在韦小宇的耳朵上咬了一口,“姐姐就只值得你这样作践的吗?”

  韦小宇正要再次抓捏女律师紧绷的肥屁股,闻后,顿时呆了,渐渐清醒,连忙放开她圣洁的娇躯,不敢看冷眼女律师的眼睛了:“我……芳姐,我……”

  “我什么我,都不知道你整天脑子里在想些什么,难道骚扰作践一个女人,就让你显得了不起了,你就这点能耐啊?”

  王芳一迭的质问,让自己都感到心惊:他还是个懵懂的孩子,对女人朦胧好奇的少年,他并不是一个成年人啊。

  韦小宇胆怯地抬头,正遇上横眉冷对的芳姐明眸鄙视,羞愧,后悔,委屈涌上了他的眼睛,他低垂了眼帘,声音低不可闻:“芳姐,你原谅我好不好,就这一次,我再也不敢了……”

  从意乱情迷,到冷眼嘲讽,王芳也觉得自己转变太快,矫揉造作,摆姿态的嫌疑太大,过犹不及这样的道理她比谁都更懂。

  眼见这个刚才还邪恶无耻的少年,转眼间就被自己训的悔恨欲死了,她心软了,语气变的柔润了:“好了,以后做什么事情,多想想后果,更要替别人设身处地考虑一些,来吧,我们进去吧,你钟敏姐姐等久了。”

  说完,王芳整理了一下衣裙和头发,拉开门走了进去:“小敏,你在哪里啊?”

  她绝对没有想到,她身后方才悔恨欲死的少年,正盯着她弯腰撅臀换拖鞋的销魂背影直流口水,一脸狡猾,奸计得逞的丑恶嘴脸。

  “你先去洗个澡吧,我跟她沟通一下。”

  王芳换好拖鞋,对韦了句,便朝书房望了望,不见钟敏的身影,去另外两个房间查看。

  房间里空调已经打好,凉爽适宜的室温,让人周身舒服。

  韦小宇换好拖鞋,心情不由自主地忐忑起来。钟敏给他的印象,柔柔弱弱,特别是那双大眼睛,深黑中透出幽怨的无辜,我见犹怜。

  姿色中上,主要是她病怏怏的神态给人的感官大打折扣了,但她惹人怜爱的小家碧玉形象,让韦小宇总感觉是趁人之危,而不是在帮助她。

  她已经很可怜了,如果再还原当初的受害场景,岂不是在她的伤口上撒盐吗?

  一定要想想办法,不能让她有再次遭受伤害的凄凉。

  想到这里,他不禁颇为诧异,自己不就是个处心积虑的邪恶份子么,怎么这么替别人着想了呢?貌似自己并不是个“好人”啊。

  从来就生长在豪门望族之中,那些普通民众的生存现实和状态,也只有通过电影电视这些介体稍有了解,却并无切身感受,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东西,得来并不会太费功夫,而且以前在京城生活,自己的所有一切都不需要自己操心,自有人安排妥当。

  所以,他并不能理解普通大众的疾苦哀乐。而这次来到西京,让自己一个人单独生活,自己照料自己,却是父亲的主意,他总归有他独到的见解和卓识的。

  难道自己本质上,在父亲的眼中已经算是个可造之材了,现在不过是在磨练自己,以后担当大任?

  他自嘲地笑笑,就看见王芳捧着几件衣裤递给他。

  “这是昨晚我就给你准备好的换洗衣服。”

  王芳说完,水汪汪的眸子似笑非笑地瞟了他一眼,其中蕴含的风情和妩媚,还有警示,都是那么的动人心魄。

  “姐,我们一起洗吧。”

  韦。

  王芳羞愤的恨不得掐死他,朝卧室里努嘴,意思是钟敏还是里面呢。

  “等我洗好后,我有话跟你说。”

  &n

  bsp;韦完,进了卫生间。

  王芳一只雪白的纤手捂着胸口,平静了一下,才走进卧室,钟敏在她卧室里的卫生间里沐浴。

  透过半透明的毛玻璃,钟敏略显娇小的身影,白花花的映了出来,朦胧里一具大姑娘的娇美胴体。

  一直没有注意,钟敏的身材原来如此优美呢,难怪那个变态的色魔选中了她,哎。

  王芳推开浴室的门,有些话,她要提前跟她交代好。

  钟敏听见声音,略显羞涩,似遮似掩,半侧着娇躯,手中浴巾有意无意地在娇嫩的胸口擦拭,轻唤了一声:“姐……”

  “嗯,你现在心里还有疙瘩么?”

  王芳倚在门框上,爱怜地打量钟敏的娇躯。

  这妮子真可惜了,无论是性格,还是相貌身材,都是千里挑一的好姑娘,却有这么凄苦的人生命运。

  侧影来看,钟敏的身材出奇的具有流线型,胸和臀,虽然并不是夸张的完美,但因为她骨骼窄瘦,蜂腰纤细,前凸后翘的体型,还真令人叹为观止。

  “……”

  钟敏对王芳的问题不置可否,也许是羞涩吧,但对于王芳审视的目光扫描自己的身体,还是感到很难为情,“姐,你安排吧……”

  “好吧,消除心魔就好,所以给你找一个男孩子,你的心理压力应该会小一些的对吧。”

  王芳突然想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问道,“小敏,姐有个疑问啊,你跟妹妹钟婕既然是双胞胎姐妹,是不是真有心意相通这种说法啊?”

  “有吧,也不是那么玄乎,就跟梦境一样,有时候是说不清的,事情过了才能印证呢。”

  换了话题,紧张的钟敏其实也是个心灵嘴快的姑娘,毕竟是高学历,还经营着一家外贸公司。

  “哦,那么你们除了长相和体型几乎一模一样外,胸啊,屁股啊这些也一样吗,咯咯……”

  见王芳打趣,聪慧的钟敏也意识到这是芳姐在缓解自己的心理压力,她不禁感激不尽,也应和芳姐的玩笑道:“差不多吧——芳姐,你别看了好吗,人家多不好意思的……”

  “好好好,不看了。”

  王芳转身欲走,却又伸手在钟敏湿漉漉的翘屁股上拍了一记。

  啪!王芳看到钟敏雪白的香臀被自己拍出了一片红印,那高高隆起的脂肪还颤巍巍地荡漾着,她笑的好不畅快。

  “哎呀,芳姐你……”

  钟敏羞涩不禁,一只小手抚着自己被拍了的股瓣,柔软弹性,肥嘟嘟的手感极美,芳心不禁生出一丝旖旎的涟漪。

  但想到自己最多还有三个月的生命,她幽怨的眸子轻轻地闭上了……

  当韦小宇洗好后走出卫生间,她主卧的门紧闭,而书房里传来倒腾的声音,于是用浴巾擦拭着头发轻轻地踱了过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幅令人发指的春光乍泄图。

  只见王芳对着门蹲在地上,正在整理数码相机的数据线,而穿着裙子的她两腿微微劈开,裙内美景尽收眼底。